首页 爱的表达 下章
第10章
 傍晚,周明如约而至,在妈妈注视与不舍的眼神下,我们离开了仓库。

 路上周明话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我表面上很自然,心里却是紧张的很。

 到了目的地,是我家这边数得着的大饭店——粤港海鲜酒楼,我经常从门口路过,但进来还是第一次。

 “周总来了!”刚一进大厅,立刻有几个似乎是个前台经理之类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谄媚的向周明殷勤献好。周明笑着说道:“来了,我订的包间呢?我朋友来了没有?”

 “您放心,都安排好了,您的朋友也都到齐了!”周明点点头,笑容逐渐收敛,随手扔给了对方一个纸团。

 虽然没看清,但我猜得出肯定是小费,打个招呼就这么实惠,难怪跟他这么客气呢!

 到了二楼包房,一进门,里面果然坐了不少人,有的横眉立目一看就不是善类,有的却是斯斯文文,怎么也不像个跟周明这个贩毒的人打交道的,这大概就是人不可貌相吧!

 只有两个空位了,一个在主位,自然是留给周明的,他旁边还有个位置,难道是给我留的?

 “给你们介绍一下,张栩,我兄弟,也是我的高级助理!今后大家多帮着他点!”看众人都站了起来,周明给我做了介绍。

 他脚底下踩了我一下,我立刻朝众人江湖式的抱拳,说道:“请大家多帮衬了!”

 那些人显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等我说完了才醒过来纷纷客气的说:

 “这没得说!”

 “放心,都是自己兄弟嘛,没什么客气的!”

 “张兄弟有话只管说了!”

 “妈的,我认识他们哪个呀,跟我称兄道弟的,看来周明这小子真是有点底子。”我一边想着,一边听着他跟我介绍。

 这些人都是他公司的主要属下,我看着最不像善类的跟我同姓,叫张彪,他的名字我以前听说过,是我们这一带数得上的混黑道的。

 而那个最斯文的叫谢锦湖,听到他的名字我才明白,为什么刚才看他觉得那么眼

 市领导中有个叫谢锦添的,看来跟他是兄弟,两个人真的很像。其他的人看来地位都没有他们二人高,都是简单介绍了一下。

 寒暄过后,叫来服务员上菜,鲍鱼龙虾都是少不了的,问题是我想吃却也不好显得太过,毕竟人家都是显得很矜持,我也要注意点形象,好歹也是周明带来的呀。

 “今天把大家叫来是有几个事情要说说。”看众人喝得差不多了,周明突然一改他脸堆笑的样子,而那些人本来还是嘻嘻哈哈放形骸,一瞬间也都一本正经的听他说话。

 “今天是庆功宴,可除了这批货走的很顺利外,还有件事情要庆功的,就是公司竞标的那两块地皮已经全部顺利拿下,也就是说,公司的房地产项目已经顺利启动了!”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又热闹了起来“好呀,这下可是真正发达了!”

 “看看他们那几个做房地产的,一天到晚牛哄哄的,怎么样?地皮还不是被我们,啊不是,被周总拿下了?”

 “好了!”看众人轰一阵,周明继续说道:“明天开始公司运作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房地产,由谢总负责。张栩就交给谢总了,他刚接触这一行,谢总多提携!”

 谢锦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忙不迭的说:“是是是,周总放心吧!”转头又对我说:“张老弟,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我客气几句,心想周明就是要我看着他,怕他做手脚。可看他高兴的样子,难道是知道我什么都不懂,看不出什么?

 “彪哥,以后公司在对外事务,还有原有的几个项目都是你负责了,不过,记着我们说过的话,这边既然好了那边就要见好就收,毕竟我们赚钱的地方太多了!”

 本来听周明让谢锦湖管房地产这边,张彪脸色多少有些不好看,可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是拨云见“周总放心,您待的事情保证一点都不会忘!哈哈哈哈哈”说着大笑起来,众人也跟着大笑,但看得出,更多是觉得张彪这个人草包的。

 闹闹哄哄的,总算是散席了,周明没有喝酒,他说是要开车,那些人也不敢太劝他了。倒是都来跟我碰杯,我是来者不拒,别的不说我的酒量可能是受老爸遗传,出奇的好。连续跟他们喝,我没有怎么样,反倒是他们有几个不能喝的有些飘乎乎了。

 酒足饭后,他们要去找小姐,周明却是说要送我回去,让他们先去。也知道老板是有事情,他们便没有坚持,东摇西晃的走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跟着谢锦湖?”路上,周明突然问我“是让我看着他,怕他从里面做手脚?”

 听到我想当然的回答,周明一笑说道:“你能看出他怎么做手脚吗?”

 “这个…自然是不能!”他知道我的底细,我自己更清楚自己的斤两,也就没有吹牛。

 “所以,我不是要你去看着他,而是要你去学,学着他管理!”周明解释道:“他哥跟我们老头子说好的一起拿下那两块地皮,等开发后赚了钱平分。也就是说,等这个项目完成后,我就会和他分道扬镳。可你刚才也看见了,出来谢锦湖,我手底下没有一个可以做这种运作的人,所以我才想让你来学,明白吗?”

 这下我才明白,原来他那天遇到我,就盘算着让我通过这个项目跟谢锦湖来学运营的这些东西,以后就算是不能独立支撑,至少也可以帮他来做了。

 “那…张彪他们干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他直接截断我的话,说:“开始做点拿不上台面的生意,为的是创业的资本。老爸虽然能帮我,但尽量还是少用,只是在关键事情上动用一下他的关系和力量。”他忽然鄙视的一笑说:“你看那张彪除了做打手,还能有什么用处吗?等这边运作起来的时候,他也就彻底没用了,我也就要解决他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突然跳了一下“他这个人,表面上俗少智慧,其实心眼一点也不少。而且,他是个有便是娘的主儿,这几年没少背着我从生意里面黑钱!而且他跟谢锦湖不同,跟我没有什么政治上的瓜葛,如果有点风吹草动他肯定要出卖我。”

 他似乎是看出我心中的不安,跟我说道:“栩子,生活在社会上,有很多事情都是要你自己去判断的。我之所以看重你,就是看出你可以托付重任!”

 我自己可是没看出自己有哪点可以托付重任的,但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倒是踏实不少。反正我就是一个穷小子,要什么没什么,他最多是让我做替死鬼。

 如果真的有不对的情况出现,我跑不就成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帮妈妈收拾好了仓库这边的东西,先帮着她搬到离新房不远的租住的房子里。妈妈一如既往的勤劳,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我也还算是顺利,在周明新的公司里给谢锦湖当着助手,仔细的学习他的运作管理。

 为了以后能更好的管理公司,我没事就买管理方面的书看,没有报班去学主要是时间不够,但我想,只要肯努力,就是不去报班也一样能学好,毕竟那些培训班多数都是骗钱的!

 不久,新房下来了,付完余款,进行了简单的装修,在焦急的通风散味一个月后,我和妈妈终于搬进了期盼已久的新房。

 看着从窗户进来的阳光,我惬意的躺在上,没想到我也有自己的房子了!

 “昨天你去上班的时候,我回去了一趟。”妈妈突然红着脸说道:“我回去拿了点东西。”

 我腾地坐起“我爸没有为难您吧?”

 “没有,”她摇摇头,等了一会儿说道:“我们去了民政局,离婚了!”

 “什么?”我猛地跳起“您…怎么不跟我说一下…”

 “你不想让我离婚?我…我都被你…这样了…怎么…怎么…呜…”妈妈的眼泪一下子了下来。

 我看她误会忙抱着她说道:“不是,不是…我…我就是觉得您应该带我去,我怕他为难您…”

 听我这么一说,她才好了点,说道:“我以为你不想让我离婚呢…”看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我心里忽然冒起一个火苗,而且越来越旺,转瞬就变成了熊熊烈火。

 而她看到我眼神的变化,有些怕怕的慢慢站起身说道:“你…你…怎么…了?”

 我猛地咽了一口唾,也跟着站起身,说道:“妈,我…您已经离婚了,那就可以嫁给我了吧?”说着便要向她扑去。

 她看我神色不善,提前转身就跑,我大步追上,一下子就在客厅把她抓住,倒在地。

 “你…你不行,你说过不能我的…”妈妈一边说一边挣扎,可挣扎的力量是那么弱,根本不像我印象里那个能拖动汽油桶的妈妈。

 但已经冲昏了我的神志,我暴的将妈妈身上的白衬衫,撕得粉碎,又把她的内撕掉扔到一旁。

 接着将她裙子向上一,掏出我的巴,凶悍的朝着她的,也是我的老家刺了进去。

 “啊…疼…疼死了…”妈妈疯狂的扭动身子,但我终究是比她有力的多,拼命住她的同时开足马力的送自己的巴。

 如同打桩一样有力而迅速,将妈妈冲击得风摆荷叶一样左摇右晃的。

 “妈妈…妈妈…我…我爱你…”我一边苦苦的耕耘,一边向她表达着自己对她的爱意。  m.WxiAnXs.COm
上章 爱的表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