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变态实验室(禁) 下章
第11章 底线(全书终)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亡灵高唱。往昔的场景再度浮现在你眼前…终于,这次是他们来找你,而不是你去他们。

 封死棺材的白银钉止不住抖动,时光倒,它们接二连三地出,消失在空气。你不敢上前,只踮起脚往棺木内看。

 干枯的花朵残渣依附在躺在棺内的两个身影,它们好似鲜血,死而复苏,一个接一个地盛开。最终,少女重新沉睡在娇的蔷薇。身后传来推门声,你转头一看,发现是举着蜡烛的德温特。

 他看不到你。男人唤醒棺椁内的亡,为她换上妩媚的裙裾。“不是一直想要参加舞会?”德温特轻声说。

 “我带你去。”残损的琥珀金壁画恢复原状,蒙上虚妄的辉煌。你捂住一只眼,看到的是破败,可当双眼同时睁开。

 看到的便是往昔的繁盛。你随他们下楼,来客正随音乐舞动,那是一阵快的舞曲,名为之圆舞曲,讲述大地回、冰雪消融的美景。你听着。不由想起德温特有关石榴子的比喻。伊莎贝拉归巢般走向舞池。

 她的脚步小心翼翼,动作轻巧,皮肤在火光的映照下近乎透明。未几,天色变换,夜斑斓。

 一个干瘪的人影潜入寻作乐的人群,她身姿枯瘦,如同僵尸。旋转的伊莎贝拉大喊:“不要!”身姿僵硬的霍普夫人高举一把出鞘的短剑,毫无征兆地朝来客刺去,只听一声惨叫。

 那把短剑入绅士的口,血透过真丝衬衫和羊西装,浸染开来,他摇晃着后退半步,骤然扑倒在地上。

 来客之中响起一声慌张的尖叫,未等叫声落下,人群四散逃离。身着西装的德温特不紧不慢地向前,朝舞池中央走去。

 手中的鎏金手杖一下又一下,富有节奏地敲打着雪松木的地板,那些不久前在你身边翩翩起舞的绅士淑女,跟随着敲击声,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火光熄灭了。你在幽暗的寂静中。

 看到舞池中央的德温特先生牵起仍在哭泣的子的手,箍住她的,两个往昔的灵魂翩翩起舞。“乖孩子,仪式完成了。此后你将永远陪伴我。”德温特说。

 你头痛裂,就在此刻,伊莎贝拉的声音缓慢浮现在你的脑海,她的声音细小,婉如夜晚躲着母亲,偷偷呼唤猫咪跳进被窝里睡觉的女孩。

 “德温特找不到永生的方法,于是决定随我前往间…他举办舞会,邀请翡冷翠的贵族,然后用巫术将来客献祭…他我跟他一起躺进棺椁…银钉封死了棺材板,他将我们活埋…只要他还与我同衾。

 就会不断纠…你最初看到的是只有我们的地狱。我呼唤你,令你沉睡,现在唤醒你,让你看到破败…救救我,林,救救我…地牢的门口有一柄斧头,用它打开棺材,把我们的尸骨分开…

 把银钉进我的心脏,让我得到安息。”你如梦惊醒,心惊胆颤地取来斧头,继而朝阁楼奔去。苍白的雪融化在红褐色的棺椁,透了棺盖的铭文,他的爱情充,他的望没有克制。

 你挥动斧头劈开棺椁,发现碎屑中的两具死尸…准确的说是一具骷髅和一个沉睡百年的血鬼。

 骷髅洁白如玉,没有沾染一丝尘埃,衣衫全然腐烂,锃亮的纯金袖扣落在木板,他搂抱着身侧沉睡的少女,蛇绞死猎物般,将她紧紧住,而女人面色惨白,没有呼吸。你将斧刃对准骷髅,锋利的刀口刚触到肋骨。

 他便化作尘埃四散。别墅发出一声嘹亮的轰鸣,紧跟着剧烈地摇动,头顶的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撕裂,炸出无数裂痕。你扔掉斧头朝出口奔去,逃出阁楼,逃出这栋古宅。

 你在大雪中狂奔,忽的被一块石砖绊住,扑倒在地。你四肢并用地爬起,回头望去,这才发现,你先前隔着窗户看到的浅灰色影子并非花砖,而是一片藏在雪地的野墓。破败的别墅渐渐崩塌,被舞的雪片裹挟而去,淹没在一望无际的墓碑中。

 遥遥的远方传来人声的呼唤与兴奋的犬吠,你晕厥在茫茫雪地。当你再度醒来,是医院的病房。人们说你遭遇了罕见的暴风雪,幸好搜救队及时找到了你。没人知道哪栋深山里的别墅,以及那位叫伊莎贝拉的小姐。

 ***又到了认罪的时刻。没想到这样没丝毫营养的短篇会从一月拖到三月,人类的懒惰果然没有底线。

 “变态实验室”比起脑储存室,更像尝试各种体裁和文风的练笔集,而一月份的“枯骨”本意是趁着天冷,写点应景的哥特小说…然而愣生生被我写到天暖。

 哥特小说是西方文学史上一种固定的小说类型,繁荣于18至19世纪。这类小说常以古堡、寺庙、废墟、破败别墅为背景,充斥复仇、死亡、诅咒。

 (见百科)城堡或寺院常有黝黑森的地下隧道或内藏不可告人的秘密,并时有怪诞、恐怖的现象发生。

 恶常在其间追逐、关留甚至迫害一位年轻纤细却富有想象力的少女,在抵抗迫害、企图逃遁的过程中,少女会经历堡垒或寺院的黑暗与恐怖,屡经恶的惊吓与折磨。

 (见苏耕欣《哥特小说…社会转型时期的矛盾文学》)因此“枯骨”被设定在雪山内一栋老旧别墅,有英俊苍白的男主人,僵尸般的老管家,一个幽灵般的女主人。

 故事借鉴爱伦坡的《厄舍府的崩塌》,算经典的哥特风故事构架。先选一个局外人来到看上去就不正常的山庄,男主通常英俊、残暴且有精神疾病,女主美貌孱弱又神经兮兮,仆人沉默寡言如同行尸。

 然后让局外人经历一系列诡异事件后发现山庄的秘密,最终在暴风雨/暴风雪中逃出山庄。“恋尸”那一块剧情来源于福克纳的《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文中艾米丽爱上了来小镇修铁路的工头荷默,因各种原因艾米丽选择将心上人毒死,再与尸体同共枕。多重世界的想法来自“寂静岭”的表世界、里世界设定。

 没胆子亲自玩游戏,看电影和游戏实况算承受极限了。写完的感想大概是…哥特小说是真的既没有正常人,也没有正常情节。

 【全书完】  M.wXIaNXS.coM
上章 变态实验室(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