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变态实验室(禁) 下章
第9章 眼睛干瘪突兀
 “亲爱的,别再跟我玩心机,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没人救得了你。”你无力地攀住他的后颈,划过暗红色的领带。

 在洁白的衬衣领上,你的指尖摸到了粘稠的的血点子。可能是她父亲的血。死于火刑架下的又一个冤魂。

 伊莎贝拉茫然地歪头,看向食指那一点血痕时,骤然放声尖叫,凄厉哀婉如同被玫瑰荆棘刺穿心脏的夜莺,她歇斯底里地在男人身下挣扎,瘦弱的胳膊蹬着、踹着。毫无理智地挠。

 德温特面色阴沉地将发疯的子翻了个身,恶狠狠榻。你眼前一片黑,双手被紧紧束缚,只出嫣红的器被他猛,一下就被这猛烈下的进攻得高

 腿间热的水,可他还在,冰凉的落在后背错的鞭痕,男人好似是在亲吻自己用花体签下的名字。男人,把她全然绑在怀中恣意玩。你的呼吸了节奏,只听伊莎贝拉悲戚地“呜”叫着。快与痛苦织。

 他深一口气,神态微微扭曲。暴地在里头搅动十余下,继而掐着她酥软的进去。

 “亲爱的,我告诉过你要乖一点、乖一点,你不听。看看你现在…”男人的手指勾着感的花核了两下,顺着水钻到紧缩的甬道,把方才在里面的白浊挖出来。

 “呵,一肚子妇。”伊莎贝拉耸起肩膀,无力地撑住身子,又一个恍惚跌了回去。你随着她陷入一场大病。

 反复无常的高烧侵袭了她,不管德温特先生如何努力,伊莎贝拉都不可挽回地益消瘦,在一个幽暗的夜晚,伊莎贝拉从噩梦中惊醒。

 她看见重重纱幔的遮盖下,有一个修长曼妙的身影。无数黑蝴蝶停歇在她残破的裙摆,纱幔微动,蝴蝶扇动瑰丽的翅膀。女人头戴面纱,黑纱后的面庞是难以言表的光洁与肃穆。

 她端一瓶淡酒款款走来,熠亮火光下,恰似浓雾的纱幔上没有女人的影子,她仿佛一阵风,一个幽灵,一阵死亡的腐臭。伊莎贝拉伸长双臂,无声乞求她为自己斟上一杯猩红的酒,那美又冰冷的女人垂下头,风袭来。

 她抬起手,为伊莎贝拉从虚空里拿出水晶杯。伊莎贝拉苍白纤细的十指捧住那透明的杯盏,黑暗里,猩红的酒从她的酒瓶内了出来,她毫不犹豫,将它一口喝干。

 女人像对待途的孩子,轻轻抚摸起她的额发,无声地对她说…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

 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那个女人是死神。你很清楚。只有她才能从德温特先生的阁楼内带走自己的臣民。

 可伊莎贝拉直到死去第五都没能下葬。你的灵魂开她冰冷的尸身,转而跟随德温特四处飘,他在深夜给予冷掉的尸体无数个浓烈的吻,双目猩红。虚伪的贵族们讨好他,说:您为神作战,您的子必将深入天堂。

 天堂?她如果去往天堂,我将会去往何处?德温特冷笑几声,取下尘封已久的书籍。于是在伊莎贝拉死去的第七,男人怀抱着子冷却的尸首,横穿过这座鲜花之都,来到贫民窟最幽暗的一角。

 密密的雨帘下,河面宛如被摔得粉碎的镜子,一缕缕冷雾从破碎的裂升起,将口含翠玉的人偶般的少女绕在内。“我需要一些处女血。”他推开刻有六芒星的木门,面庞苍白。

 “或许是很多。”***翡冷翠的深夜仿佛蒙着一层寒雾的玉,静谧异常。连续几周的少女失踪案使得长老议会不得不颁布宵令,止市民。

 尤其是妙龄少女在夜间的出行,就在此时,一阵不知被哪儿来的风将流言吹入贫民窟。波斯商人说他看到郊野的墓园里爬出一位衣着华贵的夫人。

 她哭泣着在荒凉的坟碑前游,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来临,她又会安然睡去。杂耍艺人说他瞧见有一位英俊的黑发男子在城内徘徊,只要有女孩上前。

 他就会鼓起风将她们掳走,继而干鲜血。女巫、食尸鬼与血鬼相继出没的传闻令市民们惶恐不安。

 他们争相前往异端审判团名下的教堂,一双双攥着银币的手在募捐箱里松开。魔鬼要回来了。所有人都这么说。第一百名少女失踪的夜晚,德文特先生放下鎏金烛台。

 仅点燃烛火的房间,一缕薄青色的烟徐徐扩散。你飘的灵魂便倚着渐渐消散的淡烟,穿过浓雾般的纱幔,来到伊莎贝拉面前。

 是你在晕厥前看到的布置。细腻的红褐色棺椁停在房间,取代了原本榻,棺盖正中还没有铭文,也没有被撬开的白银钉。伊莎贝拉睡在其中,被泼洒了新鲜血的蔷薇簇拥着。

 双颊残留一分羸弱的薄红。像一个躺在猩红色天鹅绒里的瓷白玩偶,精致又安静。你数着日子度过三周,伊莎贝拉还是没能下葬。

 德文特在她的肌肤上涂抹了一种散发浓烈异香的药油,这能使尸体同生时一般鲜活。你看着男人一遍遍抚摸她的身躯,亲吻她的脸颊、、小腹,再把硬进甬道,用头顶娇气的宫口,一遍遍,她的神态安详。

 甚至有一丝解的微笑,可下体却被恶狠狠地霸占,有力的身撞击着花,甬道被撑得那么,嫣红的媚随着动直往外翻。

 留在小腹已然干涸的斑说明男人不是第一次犯下忌的爱,他对子的恋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哪怕她死去,留下一具无魂的尸体,也要

 “乖孩子…呃,真乖…我的伊莎贝拉,”男人咬着耳垂,亲昵地与她耳语“别着急,我很快就带你回家。”疯子!疯子!疯子!她已经死了!快让她安息!别再把她从天堂拉回来!

 你想咆哮,想阻拦,可对于过去你只能当一个安静的幽灵,随德文特四处飘,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无辜少女被拖入地窖,刺死在绘有六芒星的法阵之中。任何一场巫术都需要向魔鬼供奉祭品。

 少女要献上贞洁,父母要献上骨,有兄弟的要杀死兄弟,有爱人的要杀害挚爱。可德文特最重要的祭品已被上帝带走。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足够数量的血与灵魂来达成易。帮助德文特处理祭祀仪式的是霍普夫人。

 她似是与恶魔达成了不可告人的易,渐散发出熟悉的死亡气味,原本就干瘦的脸颊进一步收缩凹陷,眼睛干瘪突兀,嘴没有了活人的血

 少女还在失踪,美第奇家族不管派出多少骑士巡逻都无法找到绑架少女的罪犯,陷入惊恐的民众不得不向教皇国乞求庇护。“上帝保佑你们,”作为翡冷翠异端审判团的长官,德文特手持圣经,继续给予民众希望。

 没人知道他洁白的手套下是鲜血,他优雅的布道中只有一句真话…“现在恶魔正藏在我们之中。”

 第六百六十六名少女的鲜血泼洒在祭坛,腥臭的法阵发出微弱而腐败的磷光,你随之陷入眩晕。  M.wxIanXs.coM
上章 变态实验室(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