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变态实验室(禁) 下章
第8章 撞着里头软朒
 “伊莎贝拉,”男人呢喃一句,手指探到发硬的下体。脑海忽得浮现出那双小脚。于是他的梦中多出一双小巧的足。柔的脚轻轻踩着他的大腿,少女咯咯发笑,她自下而上掉长裙,出光洁的身子。

 右手的两指掰开无的花瓣,中指进泥泞的小缓缓动,顶端的指节微曲,抠着嫣红的内壁。另一只手胡乱房,指腹戳着淡粉头,她歪着头,娇憨地息着。

 软弱纤细的手指不断捣,随着扑哧扑哧的声,水顺着腿滑落,两腿间是晶莹的水渍。好像还不够似的。

 她委屈地皱皱鼻子,俯下身,少年微凸的喉结,他被这份无知且动人的美景蛊惑。德温特拽住她的脚踝,将她一把拉入怀中。

 他把女孩榻,顶着滑的浅浅戳了几下,继而全没入。里面的软又热,手掐着肢让她母狗一般跪着。鲁的亲吻落在面颊、脖颈、肩头,后背。

 他的眼底因为亢奋而猩红一片。这么小就知道跑来神学院勾引男人,货,女,蛊惑人心的魔鬼!他捏着女孩冻般的,狠狠打,逐渐绞紧的亲吻着,令人脊椎发麻。

 “好…顶到那里了。啊…要…”她抓紧单,身子骤然一松。男人还没停止,着高后更加绵软柔的小,她被玩身红痕,在最后的亲吻里化为一朵朵蔷薇。德温特醒来。

 手污秽。几年后,德温特提前从神学院毕业,担任异端审判团最年轻都是审判员,他对异教徒的巫术了如指掌,有时,甚至超过了玩巫术的魔鬼与女巫。

 与此同时,远方的翡冷翠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政变,不愿被一个家族扼住咽喉的民众要求建立长老会议,实现权力分散。

 就这样,翡冷翠共和国建立,它由美第奇家族主导,多方贵族参与,市民可以通过选举组建警备队,而市民代表在长老会议中拥有一席之地,而这意味着。

 翡冷翠离教皇国的掌控,变成一个象征自由和开放的独立城邦。于是,异端审判局中最有前途的德温特被身披红衣的主教们选中。他将作为间谍,前往翡冷翠。

 “去吧,让翡冷翠重新回到神的怀抱。”教皇取下斟葡萄酒的圣杯。“上帝保佑你,我的孩子。”他饮下剔透的葡萄酒,畔残留的酒渍恰如干涸的血。呵,愿上帝保佑。我持有上帝之鞭,前往鲜花之都。

 此刻,十七岁的伊莎贝拉在社面已有一年,年轻的贵族们追逐她的裙摆和轻轻摇动的羽扇,为她灵动的舞姿写下无数赞美诗。是啊…谁能不被她的惑?

 德温特在一个寂静的月夜,以神秘的远东贵族身份登场。沉默寡言的他与热闹的舞会格格不入,这很快引起了伊莎贝拉的注意。像是闻到他身上与众不同的清冽气息,她俯身小猫似的嗅嗅。

 “是伏特加吗?”伊莎贝拉仰起脸念叨这几个单词时有着可爱的卷舌音。德温特笑了下。“嗯…是伏特加。”伴随着管风琴呼啸的乐声,仿若天堂之门的圣光降临,她羞赧地冲男子出微笑。

 ***大块檀木在铜火钵内渐渐焚烧透,凝聚成一团炭,烟雾拖曳着铅灰的裙摆,走过回旋的楼梯。窄小的窗户深深嵌在墙体,半开着。

 枯萎的荆棘快要攀着墙体爬进屋内,曼妙的香雾一瞬间扭曲,被冷寂的风推动,游到阁楼门前。你的灵魂便倚在这飘忽不定的香火中,随一阵潜伏进房内的气旋,回到伊莎贝拉身边。

 “求求你,请不要…他年纪大了…我不会…求求你放过他。”她在哭。的背脊鞭痕错,房含在前。

 她用烟粉的短绸勉强盖住下体,恍如人们在泥沙中挖出的大理石雕塑。曼妙的希腊女神袒,绸裙围住丰润的,打个结挽在间。德温特笑了下,他俯身抬起伊莎贝拉的下巴,指腹摩挲起干裂的双。“嘘,不要为异端难过。”“父亲不是异端!”她说,泪水残留在两腮。

 “你才是。”“他被魔鬼蛊惑了。企图将贫民窟的女作为祭品献给魔鬼。”德温特站起,淡淡道。“那几个无辜的少女昨午间招供,审判庭也已经找到他施法的证据。”

 “好了。乖乖睡一觉。”他说着。“明早些起来,或许还能赶上他的…火刑。”伊莎贝拉牙齿打颤。

 随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一声凄厉地尖叫响彻别墅。你这才发现她的双足被镣铐绑着。铁链一直延伸到帷幔后的墙体,那儿有两个凸出的环,专门用来扣住锁链。

 她还能用什么保持纯洁?用鞭痕密布的身躯,用泛红发肿的小,用被房,还是用媾和时的呻?伊莎贝拉跪在银橡木地板,失声痛哭,为慈祥的父亲祈祷。翌,一场罕见的大雾席卷翡冷翠。

 薄薄的铅灰色里,这块沁凉的碧玉石渗出血珠。坎特伯雷公爵握住装有女儿肖像画的怀表,仿佛神父死前攥紧前的纯银十字架。

 点燃火焰,一股漆黑的烟直冲云霄。德温特低头看向自己洁白的手套,长长舒出一口气。没有人可以从我手中抢走她。

 哪怕是她的父亲。这散发死亡恶臭的庄园,你借宿在伊莎贝拉身上,看向窗外挥散不去的浓雾。

 她可能被关在阁楼有三四年,上一次离魂前看到的矮橡树,错的枝桠现在快要够到二楼的台。

 忽得,传来几声敲门声。咚…咚…咚…是吃饭的声音。德温特不在时,三餐会通过墙壁上的一个小口进来。伊莎贝拉不认识这位送餐的女管家,但你认识…那是霍普夫人的声音,只是比你见到她时听起来年轻。

 又是那个古怪的黏糊,你的神经刚琢磨出滋味就想呕吐。伊莎贝拉安安静静地吃掉餐点,爬回软塌,她吃得极少,总在沉睡。

 半梦半醒之间,男人健硕的身子了下来,舌头鲁地闯入,口白兰地酒的味道。发的器强硬地顶开两瓣,令她鞭痕未退的房随着肩膀微微颤抖。

 早已习惯的花徐徐收缩,水意泛滥,令男人发狠地送,撞着里头的软,让娇气的宫口咬住头。“好乖。”他眼神幽暗。“乖孩子,你是我的,知道吗。”

 伊莎贝拉看着他,眼泪珍珠似的一粒粒落下。德温特并不介意她的无声,五指穿过栗的卷发,鼻尖贪婪地嗅着她发间的香气。  M.WxIAnXs.coM
上章 变态实验室(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