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33章 是狌感和惹滟
 黄蓉现在主要是找到自己的儿女离开是非之地,最好能换掉身上那几乎相当于不存在的丝衣,此时正值盛夏,湖广地区本就炎热,加上黄蓉此深打扮,闷热的天气加上羞,使得她的身体被汗透了。

 的肌肤黏在丝衣内面而印出若隐若现的,微微颤动的团上,有两点可爱的绛红凸起她忍不住双臂环抱住自己的前,房却被挤的更人。

 原本紧绷的衣襟愈来愈往下的向两边敞开,沟又深又紧,黄蓉的肩膀和身很纤瘦,房却异常丰润,仿佛要将衣服绷裂般的人。她房上暗红色的头耸立,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了整个房,闪烁着人的光亮。

 随着呼吸起伏,似乎在期待着残酷的蹂躏。黄蓉感觉自己的儿女可能是在小莲那里,小莲是吕文德的心腹,吕文德一定会把自己的儿女放到那里去的,黄蓉凭着自己的记忆,找寻小莲的住处。

 黄蓉一路小心的在吕府后宅穿行,避开可能遇到的人,一路之上,黄蓉觉得之前小莲在自己身上涂抹的药已经开始发作,体内那熟悉的搔也再次折磨这自己。

 黄蓉终于凭记忆找到小莲以前服侍自己时,所在的房间,可令黄蓉失望的是,原来的侍女房没有自己儿女的踪影,黄蓉一边抵抗这体内的搔,一边思索着儿女可能的所在。

 黄蓉突然觉得小莲一定不会是一个侍女那么简单,可能只是当初为了接近自己才住在这里,也许自己原来住的地方才是小莲真正住的地方。

 黄蓉觉得可能极大,急忙忍着体内的搔奔自己原来居住的主房,可没等走出房间,身上的那空虚的感觉就令黄蓉被开发异常灵敏的身体软弱无力,黄蓉的双手忍不住放在了自己的双峰之上。

 黄蓉原本就很感的头,擦了药之后变得更加的感,一对头已高高的起体内不由的掀起快,再加上药的助力,深红色的头更加被的感,被手一碰触就立刻充血坚硬起来。

 黄蓉此刻早已是香汗淋漓,在小腹、房、头上都挂了晶莹的珠,同时散发出女人特有的香气。那香气在房间里淡淡飘高耸的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急促的起伏着。

 在那坚尖上,镶嵌着两粒绛红色的头,房与头的衔接处是淡淡的绛红色的晕,那是少妇才有的特征。黄蓉已经被药折磨了许久。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到,一种让她恐惧的快。这是一种她熟悉的快,是她在被男人猛烈时才会有的快。她的双手忍不住在自己那洁白如玉的下体处,人的桃花处动起来。

 黄蓉已经无法抵抗那魔鬼般的惑,自己的身体被最近的开发已经背离了自己的思想控制。更令她感到恐惧的是,在这种快的刺下,她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可怕的变化:丰的双,变得越发的硕大尖

 原来软软的头,也硬耸立。圆翘的股,开始下意识的扭动,细密的汗珠,从全身泌出,透了她的长发,一张俏脸也憋的通红…

 越来越强烈的快和越来越可怕的身体变化,叫黄蓉不知所措起来,为了减轻这种“快”她开始力所能及的使用各种方法:她想摇动头部来逃避快

 但一阵阵的眩晕只能加剧快的程度。她想用扭动身体来减弱感觉,却发现股竟不由自主的象般的前后运动起来,最后她想用喊叫来进行发,但喊出口的竟是多于痛苦的呻…黄蓉一次次的努力都失败了。

 可那种可怕的快,却象一高过一的海涛,冲击着她的身体。她绷紧了身体,玉腿的笔直,十玉雕般的白脚趾一会儿紧紧的蜷在一起、一会儿又用力的分开…虽然她还用仅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坚持着,抵抗着最后的崩溃。

 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多久…“嗯…”在昏暗的灯光下,黄蓉的赤的身体在羞辱和的双重迫下,不断的扭动着。

 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光泽,雪白的肌肤和上面星罗棋布的汗珠,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从她那可爱的嘴间,不停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她那得不到安慰的户,延长了痛苦折磨的时间。

 已经情不自的黄蓉,已经深刻地感受到戒毒的痛苦…或者,她比戒毒更痛苦,她始终深陷于辱的地狱之下,没有一点尊严。“我…”黄蓉急促地着气,户上麻和炙热的迫,使她抛弃了尊严。在痛苦地煎熬之中,她不得不屈服。

 “呜…”黄蓉的脸因为痛苦扭曲着,绽红的脸蛋此刻看起来更是人。黄蓉的体在不停颤抖,呜咽和哭泣显得那么凄惨绝!“主人料得不错,你一定会逃来的,也一定会找到这里。

 不过唯一没料到你会在这里发”就在黄蓉在天堂地狱间徘徊的时候,黄蓉听到了小莲那熟悉的声音。

 “吕文德赵致敬这两个小丑果然没有降服你,不过对你的开发却很成功,乖乖的带上它,我家主人说还你自由,方你离开”所完小莲把一件东西仍给黄蓉。

 “别鬼,别忘了你还有弱点在我的手上”小莲到底扔给黄蓉一件什么,小莲的主人到底是谁,黄蓉是否会投鼠忌器,黄蓉命运怎样,敬请期待下文。

 ***地点:襄城郊关帝庙(后来鲁有脚死那个地方,是不是关帝庙小弟记不清了)时间:蒙宋和谈开始,黄蓉逃离吕府后人物:黄蓉黄蓉虽然逃离吕文德的魔手,但却没能找到自己子女,并且被小莲施舍给自己一套无法外出的情趣外套。就再也没有衣服了。

 趁着天未亮,黄蓉含恨离开吕府,在夜的掩护下躲进了城郊关帝庙中,由于庙宇因战火废弃多年,很少有人来此,成为黄蓉暂时避难之处。黄蓉逃到此处之时,已经疲惫不堪,在关帝象前黄蓉靠于供桌之后。

 感觉浑身乏力,头沉沉的无法思考,黄蓉此时在考虑如何就出自己的儿女,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又是谁?一连串的问题搞得黄蓉筋疲力尽,黄蓉感觉眼皮不断下垂。

 渐渐进入梦中…黄蓉不知过了多久,黄蓉似乎做了一个真是的梦,又似乎那不是梦,那是真是存在的一般,在那里黄蓉似乎有感到那人的高,黄蓉是在绮梦里娇呻中醒来的。

 当她睁开眼睛时不大吃一惊刚醒过来的黄蓉衣衫不整,如蝉衣纸薄的轻纱根本遮掩不了她那巧夺天工、鬼哭神泣、美得让所有男人火沸

 腾的体:她的酥,淡红色的头几乎全抖了出来,那片几乎将男理性引爆的雪白脯、那对让任何一位正常男人一见便只能联想到上这字眼的美

 那两颗引人遐思的突,高耸骄傲的立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捏,便可出如涌泉般的汁,美丽完美的线型,彷佛一种高价艺术品般的存在在眼前。

 一对修长亳无半点瑕疵的光滑美腿全在外、叫人忍不住要冲上前去吻过痛快、摸过够本。还有她那粉雪白、浑圆微翘起的玉、那个男人见了具不迅速起才怪呢!

 至于她一身的冰肌雪肤和体散发出的成女人香,耐力不足者早就难忍其引尽落荒而逃了!黄蓉得让人火沸腾。

 而且连地上都有一大片是淋淋的…回想起梦中的所发生的事,是那么真实,那么虚幻,在那里黄蓉感觉又回到那个让她痛不生的场景,那些可恶的面孔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她又在那个地域煎熬着。

 黄蓉恍惚记得自己同时在几个恶魔面前,把自己的双腿打开成M字形,令自己最私处的下体完全张开在众人眼前,然后,她左手握住自己又的巨,右手伸向下面腿间的裂,然后便开始自起来。

 “喔…嗄…喔啊…呀咿!…”只不过按摩了几下,从变成红葡萄般大的蒂尖端便已像水出一蓬白的汁。

 只不过拨了一会,人透的器便染成赤红地完全盛放,花蕊中央更立刻铺上一层甘香的水。完全没有思想而只剩下对的本能反应和感觉的身体,很轻易便动情起来。

 发情女的低声,是那么的感和惹,而她那进取得近乎暴的自动作,也令任何看到的人心生一阵炽热的望。

 这黄蓉的俏脸上闪过一丝恐惧、憎恨的表情,但手指的自动作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在道里进出的更迅速了,雪白的大腿也张的更开。黄蓉一边息哀求着,一边扭动着惹火的体,两颗高耸的豪颤,漾开了一阵阵

 黄蓉这时完全没有了思想,而只剩下对的本能反应和感觉的身体,她很轻易便动起情来。她那发情女的低声,是那么的感和惹

 而她那进取得近乎暴的自动作,也令任何看到的人心生一阵炽热的望…用力磨擦还会产生又麻又的快,那是种滨临高却又不容易、全身软洋洋的连骨头都要酥掉的感觉…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