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32章 黄蓉侧裑闪出
 尖端的凹槽形的孔豁然扩大了一倍,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汁从里面分泌而出,而只有很少的水才能在紧紧颤要的细线下出一点点。说完,特使更用手指在铃铛尾部轻轻一弹!

 “啊咿!”接着,他更轻挟住铃铛的尾部,然后一上一下地摇动起来!“啊呀?!不要…这样…但、但是这感觉…很奇怪…”被铃铛紧紧绕着的尖。

 随着铃铛的上下摇动而拉得像要被拉断般,本来应该是很痛若的事,但此时此刻黄蓉的感觉却并不难受,反而期望这感觉能再大一点,一阵令全身也酥软的快美感觉再一次覆盖了黄蓉的全身。

 黄蓉完全的狂了,特使不停地拨头的两苹铃铛,一下又一下触电般的,沿沿不绝地施加在那被涂抹药物后已然变得异常发达的蓓蕾上。

 在烈药内外煎下,便好像连环轰炸一样,地涌起来,一次高未过第一次更大的高又再炸起,那是连人类的一切语言也不可能形容的、超乎想像的极乐景况!

 就当黄蓉要再次达到高时,特使停下了刺,一下让黄蓉从云端摔入地下,吕文德解开黄蓉头的丝线,在一边的房挤出水。

 在酒杯中接后给特使拿过来,说“大人慢慢来,还有好多,有的是”放的快,高的停止,另一只房的肿,让黄蓉在地狱中煎熬着特使看着黄蓉那扭曲的样子,心中无比兴奋,黄蓉你的痛苦才刚刚开始,以后这就是你地狱的开始。

 我们之间的恩怨要慢慢算下去。***黄蓉距离上次被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记得自己被吕文德和赵致敬再次,令她奇怪的是那蒙古特使一直在旁边看热闹,没有加入自己的行列中来,只是用一双冰冷的眼睛看着自己被别人,在他的目光中透出一种莫名的快

 黄蓉一度认为她是个太监,否则没人能逃脱自己的惑,开始的时候黄蓉怀疑那特使是耶律齐,可后来自己又推翻了自己的设想,因为虽然那特使浑身躲在黑布之下,声音可以模糊。

 但黄蓉的只觉告诉她,那绝对不是耶律齐,但那熟悉的身影绝对是她认识的一个人,但究竟是谁黄蓉是在是叫不准,因为那身影是清晰似模糊,七分熟悉三分陌生,似乎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可究竟是谁,黄蓉也不确定。黄蓉在那次之后,就没见过三人,黄蓉被再次关在地下室中。

 黄蓉回想起那水火中的酷刑,浑身上下不寒而栗,那是水刑让黄蓉深深的将痛苦记忆在骨子里,以黄蓉的心刚烈,既知要被如此折磨,何不散功自尽,一了百了∶问题的关键,也正在于此。

 最当初黄蓉知郭靖才力有限,自己一死,宋军顷刻而溃,同时儿女被拿投鼠忌器无力反抗,近知道郭靖返回襄,黄蓉想到自己终于等来自己的机会。所以她虽身受诸般惨无人道的酷刑,仍强撑一口气,要寻机逃脱。

 黄蓉的双手被并拢在身后高高吊起,身上是严密的绳索,双腿被分开,绑在地上的两个铁环上,身上只穿着感透明的丝内衣,两对酥也被用铐铐住,用锁链连着扣在了地面的铁环上。

 这样,她的身体,只能保持着弯着部高高翘起的姿势。她小和幽门分别被上了巨大的假具,用绳子捆着固定好。

 特别是里的那一,象螺丝一样有一圈圈的突起纹路,末端是个把手,可以让人用力拧动。不久前小莲和一个蒙面的侍女来优待过她。

 无非室将催情剂和催剂各倒了一大杯,灌到黄蓉的嘴里。小莲用力的拧动着那个把手,将螺纹一圈一圈的拧了进去,越来越深,摩擦着道的内壁。

 而黄蓉的头被拉的长出来,绷的紧紧的,嘴里被灌着催情剂和催剂的混合,下身的中空子中,竟然被通进了一块冰封着的很多可以被人体直接收的强力媚药水颗粒的冰块。

 正在被黄蓉的体温慢慢的融化。那个蒙面的侍女给黄蓉一种更熟悉的印记,可黄蓉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被折磨的记忆力减退,却始终想不起那人是谁。黄蓉决定实现自己筹谋已久的计划,逃走。

 可是催情剂和催剂都开始完全发生了作用,黄蓉体内燥热无比,房更是肿不堪,被勒的很难受,整个嘴巴里都是火辣辣的,舌头几乎都已经麻了。

 肚子里和幽门更是和火烧一样,俏丽的脸几乎全红完了,全身都冒着香汗,小里被撑的说不出的痛苦“呜!”黄蓉挣扎着,大声的呻着。但是全身在这样严密的束缚下,手指又完全被封死,她能怎么样?

 “呜!…”黄蓉扭动着身子,手指在身后摸索着绳结,慢慢地解着绳子“呜!”黄蓉被这一顶,手指滑了一下,被迫从新解起,下身的刺不断地涌上来,干扰着她的挣脱,感觉很不舒服。身体剧烈的摇晃着,房被铐子扯的不停的跳动,”呜!…

 “黄蓉象触了电一样开始颤动起来,有一种被烈火灼烧的感觉,在充水的小和幽门中疯狂地肆着。

 黄蓉看起来神智都有些离起来,半闭着眼睛,肿房上下晃动,挣扎中,绳子深深地勒进了她的里,看上去更加感十足,黄蓉道里的媚药已经完全解冻了。

 在子中积了小半瓶,正在被收着,而黄蓉的双眼,也开始眯成了一条逢,在努力地想睁开。黄蓉下身的螺纹已经几乎被完全拧了进去,子本身有点弹,所以在最深处弯曲着迫着子口。

 “呃!啊!呜!”黄蓉的身体更加疯狂的颤抖起来,伴随着她身体的颤动,身上的箍绳越收越紧,深深陷入皮之中,身上的衣物已经在发出“叽叽”的声音,似乎随时都会被绳索的力量撕成碎片。

 从黄蓉的表情上看她的承受能力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全身的被绳子勒着的部位都因为缺血而涨的通红,黄蓉还必须尽量控制自己的反应以免让绳索收的更紧。

 但是就是这样她又能支持多久?黄蓉在稳定了自己的身体之后,开始再次缓慢而小心的尝试解绳索。

 不过在经过几次收紧之后她的双手根本就被进了背部,一点活动的空间也没有,就是稍微动一下手腕都会导致房被勒的更紧和部的更猛烈的刺

 汁已经顺着假到地上,她的全身也已经香汗淋漓,下身灼热刺让她不停的痉挛,虽然黄蓉已努力控制不让身体有太大的反应,但是每次哪怕是极微小的颤动还是让绳子越收越紧。

 黄蓉突然深深了一口气,将这些日子力勉强恢复的一点内力散于全身,将绳子震开一个细小的空间,运用缩骨攻将一只手从背后了出来。

 九真经不溃是天下武学总纲,其中了练骨易经篇帮助黄蓉勉强恢复一丝功力,也就是这一丝功力帮助黄蓉终于将一直手逃出来。

 可这也耗尽了这些天来的努力。黄蓉终于摆了绳索的束缚,可是双蒂上的铃铛黄蓉成了黄蓉另一道难题。在地上息半天,解除身上的束缚,黄蓉开始解决铃铛的痛苦,在密室中找不到水,将自己出的混在密室梳妆台上的胭脂里,关入铃铛内将铃铛球体封死,让其无法震动,黄蓉进来故意刺头上的响动,麻痹在另一面吕文德对母体的注意。

 终于黄蓉摆头的铃铛,那丝线的技法难不倒黄蓉。黄蓉终于摆了身上的束缚,不常常出了一口气。

 此时黄蓉她身上穿着象牙白色的丝衣,丰隆起的前,呈现着美丽雪白的深沟,透过薄薄的刺绣布料,依稀可以看见她漂亮丰房在里面跳动着。

 她那高高起的绛红色的头,出上缘的晕向外傲着,极短的衣裙刚刚盖过她的下身,裙摆修长的美腿几乎到了大腿,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没穿着任何衣部。

 她白的胳膊和大腿完全暴在外。黄蓉急于找到一件像样的衣服好离开这个魔窟,可是她找遍密室也没找到衣服,只好穿着这身衣服离开这里,她来到门前,转动门旁机关,门打开了。

 黄蓉不知道自己能否顺利逃脱,不知道开门之后等待自己的将是何种命运。黄蓉更不会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密室墙上的小孔反映在一个人的眼中,一个浑身包裹在黑布的人――蒙古特使。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这样黄蓉都能逃脱,我不得不佩服你,我要不要通知他们一声,还是继续看戏呢”蒙古特使在墙后自言自语到。黄蓉是否能逃脱,蒙古特使究竟是谁,黄蓉接下来的命运如何,敬请期待下面的故事。***

 黄蓉再打开石门的一刹那,心中有一种离苦海的喜悦,黄蓉知道自己没有完全离危险,现在自己的功力不足一层,想要找到自已一双儿女安全离完全要靠运气,以及自己的坚定的信心。

 黄蓉转出吕文德的书房,幸运的是正式夜晚,书房中没人,这些日子也没见吕文德等人来凌辱自己,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黄蓉慢慢靠近房门,侧耳听了听,没有什么异常声音,黄蓉把房门打开一个小,见外面没人,黄蓉侧身闪出,在吕府后宅内缓缓搜索。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