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31章 张开小嘴中
 “唔…”“怎么样?这样搅动时女儿红会渗入膣壁里很有效力吧。“吕文德一面说一面增加一只手指搅动。女儿红积存在体内越来越发挥效力,户已经超过陶醉到达深醉的程度。

 膣壁受到磨擦,手指尖在子口上动时,就像火种落在枯叶堆一样,黄蓉的火开始烈燃烧。“哎哟…”黄蓉为从来没有过的快发出甜美的哼声。

 膣壁里开始收女儿红,刺感从子口渗入,就像急中毒一样,黄蓉的感觉也变异常。就像麻醉一样膣壁开始松弛,可是被碰到时,比平时有更强烈的感觉。子开始发热,通常都说女人是用子思考,现在子已经烂醉,好像要准备发挥的性格。

 “吕兄,还有要做什么用呢?”“还要给她户喝下去,另外涂在户上然后摩擦。”吕文德毫不放松的继续攻击。

 “我这样把口拉开,你来给她喝吧。”在里面搅拌的手指拔出来后,用双手食指把扩大。就像吃饵的鲤鱼一样。

 “果然是相当,这样了还显得高兴…”赵致敬一面说一面把女儿红灌入里。“啊…”黄蓉皱起眉头发出喜悦的哼声。“现在要倒在三角地带上了。”

 赵致敬像一个刚获得新玩具的小孩一样,高兴的把女儿红在有的三角地带上。吕文德按摩隆起的户,让酒渗入皮肤里。“啊…那里有感…”黄蓉为强烈的刺脚尖拼命向下弯曲,因为她的身体开始收快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还要把酒倒在这里。”吕文德的脸上出得意的笑容,把剥开,出看起来就很感的红豆大小核,赵致敬把女儿红滴在柔芽上,这时候吕文德就用手指在上面。”

 不准动…要来了…“只见酒杯动一下,一泡热酒洒下来,强劲而准确的在黄蓉自己用手剥开的户顶端。”呀…好烫…好麻…不要…“原本应是飘逸芳香的秀发。此刻狼狈的黏贴在脸颊、,她不断弓动身体想减缓豆被刺的难耐!

 “你看看自己是什么样!蒂已经变大了!”毫不放松的把酒浇在可怜的花上,两片鲜红的小片被冲得颤。

 “没那回事…别这样…”她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体是想继续接受吕文德的凌辱、还是想要躲避,虽然有在扭动哀叫。

 但明明自己可以合起来的双腿却还心甘情愿的张着,而且手指更用力的拉开户,任由发麻的蒂充份而彻底的接受热酒洗礼。

 “唔…!”赵致敬总算酒完了,可怜的黄蓉差点被吕文德用的酒达到高,因为自己身体这种无的反应,使她更加失去自信和骨气。

 “好啊…”黄蓉的呼吸开始急促,火燃烧也越来越强烈,这时候子已经变成她的中心,是理性完全崩溃的前夕,脑海里开始朦胧,充行为的画面或猥亵的言语。特使在一旁看黄蓉的样子倍感兴奋。

 现在做喝酒的准备,说完吕文德拿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到处一些半透明的体,说“黄女侠,今天叫你感到什么叫水火融,感受完水了,该火了”吕文德伸手去抓黄蓉的房,黄蓉扭身想躲开,身子一歪差点倒在地上,仍在发抖的房早被吕文德抓在手里。

 他拨了一下象小拇指一样直的紫红色的头,把药膏细心地抹了上去。房因头被丝线拉扯而变着形,她那因被丝线绕而变得红紫的头开始高高的往上翘,晕的地方布了扭曲的青色细筋,头红紫得就像随时会出血来。

 “那、那究竟那是什么东西?”“…想知道这是什么吗?”刚刚涂药完毕的吕文德,随即又再开始涂抹另一边的头。“告诉吧!这是从西藏密宗特制媚药,再加上令腺更发达的刺,你可真是有福了哦!…嘻嘻…”黄蓉的心中立时被一阵惶恐所支配,特使平息静气地等待着药物的反应,等着看一出好戏”喔?…好…好啊!“很快,黄蓉便感到自己的头好像有百苹蚁爬过、又或是像被蚊针过一样,发出了一阵窝心的痕。女尖和晕都是大量神经腺的集中地,本身已经是感得不得了的部位,现在猛烈的痕便正是从这个位置开始发生,更迅即呈几何级数般增大!”

 啊呀呀…死了…救、救命啊!”那是比蚊钉虫咬更强十级的痕,令黄蓉现在是多么的想去大力搔一搔那处。

 可是,站在空旷的院子中央,双手被捆令她根本便无法去搔!她只有徒劳地把身体左右扭动,把手上佩戴的锁链也摇得卡卡作响,但对减低痕却是无补于事!

 “呵呵,怎么跳起扭舞来啦?”特使挖苦地笑道。“看看她的头!”三人细意观察着,只见黄蓉本来便比常人稍大的晕,此刻便像是肿了似的膨起来。

 更向外突起约半公分活像个大大的硬币,而本是青豆般大的蒂,此刻更变成两粒波子般大,泛着深深的玫红色的两粒红提子,就是表面看起来已可以感受到会感到什么程度!

 黄蓉觉得前万分难受她前那一对早已涨水的房涨大了许多,连她那雪白的峰下的青色的血管也鼓了起来,由于她头上的丝线被吕文德系得太紧,又加上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她的两个头已经明显的肿了起来,颜色变成了绛红色。

 由于丝线紧紧的系着她两个头的部,又加上头充血,她头上的孔开始向外大大的张着。

 在她两个头的顶端形成了两个深,由于她的头被丝线栓住,出不来,得混圆,颜色惨白,墨绿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两个房被旺盛的水涨的厉害,好像有股热在里面不停的蠢蠢动,那种难受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黄蓉又羞愧又狼狈,真想马上把水全部挤出来她的头被丝线栓住,出不来。她无意识的拚命扭动着身躯,仿佛这样可以减轻痛苦似的,前那对浑圆的巨颤巍巍的上下弹跳了起来。…啊,涨死了…我要涨死了…她前两只白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的跳动着,她的房又开始慢慢的大,晕也随之扩大,长长的头由绛红色慢慢的变成了紫红色。在加上一种莫名的搔,让黄蓉向疯了一样扭动身体“啊呜!你们这班…禽兽…好哦!啊…快要疯掉了…天啊!”。那要命的蚀骨奇,令她简直恨不得用叉子刺自己的头几下,这种拷问式的折磨令她渐渐连神智也开始模糊不清了,只见她双眼暴突、口边泛起了泡沫、俏脸红如滴血而浑身香汗淋漓,一双美更在阳光下聚了一点点的水滴。

 她像疯了似地扭动蛇,令一对秀玉也像布丁般左右弹跳晃动,以求能够减少那要命的痕,就只是半成也好!“嘻嘻,似乎想要我们碰碰她呢!”吕文德冷笑道。“想我们碰子吗?”特使明知故问地道。

 “我…”本来立刻想回答说“我想”但残存的半分理智仍在发生作用,令她刚说到口边的话又再了回去,可是,彻骨的奇,令她半张的嘴巴一时间合不上去,而一丝口涎更由她的下边溢了出来,非常有黏的口涎由感的下直连结到秀丽的脯间!“看!

 竟然像个智障白痴似的在口水!你真的是那个武林赫赫有名的女侠黄蓉吗?”特使挖苦地说着,而他的每一句残酷无情的说话,都比吕文德、赵致敬十句说话加起来更加有效,像刀子般剖割着黄蓉的心。所谓“哀莫大于心死”

 外有奇刺骨、内有悲哀心碎,令纵是铁般的意志,也不得不崩溃下来。“…杀了我吧…你们…杀了我吧!”一瞬之间,她竟然真的有“不想活了”的念头。

 对于自信十足而明朗外向的黄蓉来说“结束自己的生命”根本便是连做梦也不会出现的想法,但是当加诸自己身上那如此痛苦的酷刑,是来自那曾经最爱最亲的人,便令她完全失去了再战斗下去的意志。

 “怎么这样便想死了?还未尝过人生最高的悦乐便去死真是太浪费了!”终于,特使也伸出了双手,挟住她那波子般的头,用力向两边一扭!“啊呀呀呀呀!”有如遭到雷殛一样。

 处在昏边缘的黄蓉立刻整个人惊醒过来,双眼像死鱼般暴突,至极点的头受此一挟,这真是什么仙浆泉也比不上的甜美爽快的滋味!只见黄蓉的娇躯随即像失控的机械人般跳了几下。

 然后浑身一震之后,一个巨般的高便猛地汹涌起来!下体玉门一开,便即洒出了一股!“呵呵,真是得不得了,竟然扭一扭尖便已 成这样了呢!”

 前所未有的高体验,令黄蓉一时间像完全失去了自我控制、自动控制力一样,下处括约肌一松,一条微黄的水柱便潺潺地直洒在地上!

 “啊,竟然失了!还有没有羞心的啊!”黄蓉已经不懂得回答了,精神受到悲痛、待、以至强烈高等多重刺,早已超越了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极限。

 陷于精神恍惚状态的她,双目无神像无法聚焦似的,而张开的小嘴中,则仍在不停地着口水。特用力一捏掌中的两个光滑巨,柔软而又富有弹靡的颤动着,孔里终于挤出了些许白白的汁。

 “喔,怎么水这么少的?是不是头不通畅不出来?”特使故意做出诧异的样子,指尖深深的陷入其中一边的深红色晕,让那粒柔蒂更加坚的突出来。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