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30章 还有很多赵兄
 哗啦哗啦的水声和咯吱咯吱的声格外刺耳。黄蓉扭过头、咬住牙,浑身的肌绷的紧紧的。特使着,大的手指就进了中间的细。黄蓉浑身哆嗦了起来,徒劳地扭了下股。特使的手指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儿得意洋洋地说:“女侠!看来也不过如此。

 “不大功夫,黄蓉的身题目也出了雪白的本。特使在盆里涮了涮手,向上摆摆手,侍女们见了忙拉起绳索,黄蓉又给敞着下身吊到了空中。

 “曾经叱诧江湖的女侠黄蓉,没想到会有今天吧,这就是和我大蒙古作对的下场”“畜生,你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黄蓉已经没什么力气了“黄帮主,还这么有勇气,看来吕大人不是很成功啊”那特使笑道。

 “人,你会为你刚才的举动付出代价的”吕文德觉得很美面子,吕文德想小莲耳语几句侯道“来人,在院中摆宴,我给特使大人看出戏,叫水淹七军。”

 此时小莲已经安吕文德吩咐拿来工具。吕文德吩咐将黄蓉吊好后。“两位先吃,边吃边看”说完吕文德一笑,从工具重拿起一蛇皮管,竟向黄蓉的鼻孔进去。

 黄蓉大惊,拚命扭头,可被吊的死死的,除了呜闷叫之外,哪里动弹的了!只见那二尺多长的蛇皮管竟一点点地给了进去,不一会儿外面就剩了不到半尺。

 吕文德又拿起另一,照样了进去。黄蓉难受地拚命摆头,可只见那两截在鼻子外的蛇皮管甩来甩去,却根本无法把它们甩掉。

 吕文德看黄蓉挣扎的样子,不动声地笑了笑,回头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紫红色拳头大小的橡皮球,球上拖着一一公尺多长的蛇皮管。吕文德上前一步,抓住黄蓉鼻子里着的两管子,在他手里的橡皮球上。

 这时一个侍女已将一桶清水放在了黄蓉脚下。吕文德把橡皮球拖着的管子进水桶,对黄蓉笑笑,一捏那个小小的橡皮球,黄蓉不由自主地大张开嘴。

 只听咕噜一声,一股水冲进了她的肚子里。吕文德慢条斯理的捏着那个皮球,黄蓉开始还摆着头试图挣扎。

 但不一会儿就明白根本无济于事,大股的清水不断地涌进她的肚子,她的呼吸开始紧张起来,高耸的脯起伏的越来越剧烈。待灌后,吕文德回到席间,等待看戏开始时,黄蓉还挣扎。

 此刻的黄蓉低垂着头,脸色惨白,鼻翼扇动,嘴无力地张着,眼睛半开半闭,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呻。黄蓉浑身不时地搐,尤其是两条大腿,虽然紧紧夹着,可大腿内侧的肌不停的发抖,再看她苍白的脸,两颊已经渗出细小的汗珠。

 吕文德三人来到黄蓉身前,吕文德道“今就叫黄蓉服服帖帖的,洗净一会有大用”吕文德拨开黄蓉红肿发亮的

 只见那两片已经变得肥大的直直的立着,使道口看起来象张小嘴,里面红红的清晰可见,那小嘴还在微微地一张一合,周围的肌都在紧张地动。

 吕文德得意地笑了说:“我们再稍等一下,就可以亲眼看见这个大美人啦,现在我就要看看她究竟还能多久!”

 院中好像忽然静了下来,黄蓉的呼吸一下变得格外重,中间还夹杂着低低的呻。我她正打了个哆嗦,紧接着又是一个,像是打冷战,可她苍白的脸颊却淌下了两排豆大的汗珠。

 只见两片直立的明显在动,越动越快,忽然向两边一开,哗的声,一股混黄的带着热气象绝堤的洪水冲了出来,围了一圈的人忽地散开,只有吕文德伸脚把事先准备好的铜盆踢了过去,接住了

 打在盆里发出当当的响声,格外刺耳,黄蓉浑身一软,头无力地低垂下去,像瘫了一样,黄蓉鼓的肚子渐渐地塌瘪了下去,吕文德把几乎接了的搪瓷盆放到黄蓉下方,敞开的门里还不时涌出一股到盆里。

 黄蓉像一块没有知觉的死,悬在那里一动不动。那特使上去抓住她的头发,掀起她的脸,见她双目微合,面颊挂了泪水,眼珠一动不动。

 “怎么样,郭夫人”黄蓉猛地睁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吕文德手里的橡皮球,:“不…你们这些畜生,放开我,你们杀死我吧…畜生…”

 “还敢反抗”特使骂道吕文德道:“看我的!”说着又拿出那个橡皮球,接上黄蓉鼻子里的蛇皮管,把另一端进了刚才给黄蓉另一水桶。一股股水忽忽地冲进黄蓉的肚子,眼看着她刚刚瘪下来的肚子明显地又股了起来。

 吕文德说道:“一般来说,当一个女人要求别人杀死她时,就是对自己的抵抗能力已经绝望,马上就要崩溃了。”

 黄蓉似乎给了筋,全身软的不起来,低垂着头,任水咕噜咕噜地涌进喉咙。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只有那两片血红的还直直的立着,一扇一扇的,像在做着无谓的抵抗。

 黄蓉像个临产的孕妇,肚子已经涨的好像要透明,吕文德却仍在不停地捏手里的皮球,水咕噜噜的从她嘴里出来。

 顺着赤条条的身子到地上。黄蓉瞪着血红的眼睛,气,灌了水的圆滚滚的肚子像个硕大的皮球,原先立的房软软地趴在了前。

 她全身不见一丝伤痕,皮雪白细腻,但下身的门和门肿凸起,松垮垮地敞开着,仍在徒劳地收缩,她的眼神里充了绝望。***黄蓉的苦难终于得到解,当黄蓉被放下来的时候,她已经不想反抗了。

 痛苦的屈辱使她无力反抗,那痛苦的滋味让她在灵魂深处有着刻骨的记忆,在不知不觉中,黄蓉的意志在一点点的瓦解。黄蓉被在次绑在一个铁架子上,一个象火炉上烤可以360度转动的架子上。

 就在吕文德三人旁边,桌上的三人看了一出好戏之后,倍感刺,尤其在那特使眼中出一种特别的目光,看到黄蓉受到的刺,那眼神是倍感兴奋。

 “特使大人,怎么不喜欢这女儿红”赵致敬看特使不怎么喝酒,口问道”好喝是好喝,不过更喜欢草原的马酒“特使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马酒这里没有,不过人酒到有“吕文德在一旁达到。

 “哦,在那里”赵致敬在一旁问道“不就在那里”吕文德向旁边一努嘴。特使顺着所指方向一看,看见被绑在铁架子上的黄蓉,此时的黄蓉被绑成大字行。那对豪立。她那对透了的房上,布了哺期妇女所特有的青色的血管。

 由于她鼓涨房里充了温暖甜美的汁,所以她房上青色的血管微微的鼓了出来。

 房沉重地微微向下垂着,挂在呼呼地直晃,散发出热乎乎的体温和腥腥的香,红褐色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的晕上嵌妇特有的小珠儿。晕中央,被细丝线着的头示威似地上翘着。

 足有两厘米长,一厘米,深红油亮,丰腴发达,上面还布了纵横的纹,呼呼,粘渍渍的。好象被糖浆腌泡透的枣儿,散发着人的成魅力,也仿佛在向猥琐的男人示威。

 “吕大人的意思是指”赵致敬在一旁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我们喝了这么久,黄女侠酒了这么久,也该请女侠喝几杯啊”吕文德在次出笑容。吕文德拿来四杯女儿红。

 这时黄蓉双膝竖起仰卧在铁架上,那是暴出下半身非常靡的姿势。三角地带高高隆起,包围核的的瓣特别显著,从隆起的粉红色,好像很贪婪的动。吕文德不理会黄蓉那半死捕获的样子,举起手里的女儿红给赵致敬和特使看。

 这时候二个人还不知道吕文德拿来女儿红的目地是什么?“想不想喝酒?”“我才不要喝酒。”黄蓉对于将要发生的凌辱,在心中充无奈。“不用客气,还有很多…赵兄,把这位女侠的股对上。”

 “这样吗?”赵致敬抓住黄蓉的脚踝就高高举起一直到能看见门的位置。“难过死啦…”身体快要变成对折,迫肚子使黄蓉感到痛苦。

 “不过是一小瓶而已,会让你一口气喝光的。”吕文德在赵致敬的身边坐下,然后用手指剥开出粉红色的沟,猛然把女儿红壶嘴入膣口。

 “做什么…不要…唉呀…”黄蓉发出哀叫声,因为做梦也没想到会让她用下面的嘴喝酒。“这样直接喝下去才会特别有效。”

 不理会扭动股反抗的黄蓉,吕文德摇动把女儿红倒入膣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黄蓉的很快把女儿红喝光。

 “啊…”黄蓉的下半身突然热起来,然后是强烈的感。柔软的粘膜有很快的收力。酒从膣壁渗入,户好像喝醉酒一样“怎么样?直接从喝光女儿红的滋味。”黄蓉的下半身已经充奇妙的快

 “啊…”黄蓉没有话可说。只是在美丽的脸上出惊慌的表情。吕文德异常的行为使她恐慌,可是,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一方面像火一样热,但又有清凉的感觉,使她产生羞也像内疚的快。黄蓉在受凌辱的同时,异常的行为使她的情更强烈。

 扭动身体时,女儿红从口溢出,琥珀门上向里渗入,因此直肠的粘膜也受到刺,下半身也不由得的颤抖。吕文德丢下空,这次是把食指里开始搅拌。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