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7章 带孩子离开
 “男人的是很补的,以后你每天多吃一点,保管你更加漂亮。”赵志敬带着胜利的微笑对黄蓉说道。

 “不许下去,也不许吐出来,好好享受一下吧”大的茎开始渐渐地小下来,赵志敬把它从黄蓉的嘴里拔了出来。看到从黄蓉的嘴边溢出来,这时大厅内传来了声音。

 “郭大侠,一路辛苦,”…赵志敬把嘴贴道黄蓉耳朵边“郭大侠回来了。好戏开罗了,嘿嘿”***原来小厅内有一铜管通入客厅内,在小厅内可听见客厅内的谈话,这是吕文德特制的装置。

 “吕大人,襄…”黄蓉耳边传来自己熟悉的声音,黄蓉再次听到自己丈夫的声音,心中百感集,黄蓉想尽情地说出心内的苦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这些来的苦难、所受折辱,万般辛酸却又不敢对自己丈夫诉说。

 黄蓉内心想着:“我能告诉靖哥哥,我的身子已被玷辱了吗?已被男人过,不再是完全属于他一人了吗?我要怎么面对靖哥哥?”黄蓉在心情激动之余,根本没听清后面的对话,只是在那里发呆。

 “不要急,马上你就可以见到你的靖哥哥了”赵志敬在黄蓉耳边低声道。”不过,你要换一个样子,你不想你的靖哥哥看到你这个样子吧,别想让郭靖来对付我们,你的一双儿女还在我们手里呢“赵志敬让小莲把准备好的中药那来,”喝完这个再去见你的靖哥哥!”

 “不…我不渴…”黄蓉因为说话口中含着的了出来“这和渴不渴没关系,要喝!全都喝下去!”

 赵志敬硬把碗顶在她边!“含了这么久的,好吃罢,来就当苏口了”“我…不要…”她羞的轻喊、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颤动。那令人呕吐的滋味让黄蓉万分难看“快喝!

 “赵志敬把碗顶在她边。“嗯…咕…”黄蓉揪着眉、神情勉强的喝着,药汁从出来了!“好了…”赵志敬将碗拿开,黄蓉如释重负的着气,从角到沟都漉漉一片。

 “来,把黄蓉女侠的装备推上来。”小莲推来一架轮椅,轮椅车轮的轴不在中央。而偏下了一寸多,在车轴上铸上一,向上伸出车轮。有用木头雕刻了一个足有将近一尺来长、形状酷似男人具的东西,接在铁上端。轮椅的桌面上掏了一个,使那具正好能从里伸出去,从轮椅上出来,这样一来。

 由于车轴不在中央,轮椅一推起来,车轴也随着上下转动,连在车轴上的那具也就会在轮椅一上一下的运动。

 那个出假具的小后面不到一尺处立了一两尺来高的木,赵志敬兴奋地让小莲将轮椅推进来,说道∶“郭夫人,这和那天的木马一曲同工,坐着它去见你的靖哥哥吧。

 不过要带上面纱,你不是郭夫人了,而是吕大人的小妾,一个非常仰慕郭大侠的受宠的小妾。

 乖乖不要说话,不然,哼,在说你这个样子也不想郭大侠看到吧”赵志敬笑着轻轻拉着黄蓉和后庭里出来的具,那小巧的具从黄蓉道深处慢慢的一点点的拉出来,便是这样轻微的刺,就让黄蓉感到下体深处加剧起来。

 随即从花心泌出一股热,她慌乱又娇羞得轻哼一声。“嗯…”只见黄蓉皱和中央的黏膜动了一下,先是一滴透明的汁从大启的下来。

 接着一大股热腾腾的汁竟一路涌出来,赵志敬笑着了一会便把那黑色的[女宝]取出来。

 取出来的时候自然已经得不成样子了,沾了黄蓉的。赵志敬笑着问黄蓉∶“看来郭夫人,你还真啊…”边说边把[女宝]摆在黄蓉面前。黄蓉看到这些秽东西羞得无地自容,现在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黄蓉见一个轮椅被小莲推着进来,上面还有一像男人具一样的木上下动着,立刻明白了,将黄蓉羞得脸通红。

 赵志敬从身上掏出一瓶药,在那个假具上抹了一层,然后笑嘻嘻地对黄蓉道∶“郭夫人,郭大侠在等你呢!”

 黄蓉狠狠地瞪了赵志敬一眼,扭过头去。小莲扶起黄蓉,将那假具对准她的小,让黄蓉坐上。黄蓉深感羞,想反抗。

 但无济于事,终被那进自己下体的小里,她感到一又硬又冷的木捅进了下体,十分难受。黄蓉低着头,紧咬着嘴,俏脸涨得通红。

 赵志敬得意地出微笑∶“今夜不能浪费,要开发你的后门,你就忍着点罢!“说完,把后面那细长形状的具,那是一支门专用的,其度大约比一手指一半左右。

 赵志敬在身涂上了一点药后,再把子缓缓推入黄蓉的门中!“痛!不要,不要推进去!快拔出来!”比手指还

 虽然有润滑(前面贞女产生的)的帮助,但要入黄蓉那因为紧张而紧紧收缩着的门仍是有一点困难,强行进入的结果,便是令门壁被推撞、磨擦得红肿破损,令黄蓉感到一阵痛楚。

 “不要!呜啊!”“不是早告诉你了吗,只要完全放松的话那便不会痛。这子比起大的粪便还有所不及,又怎会容纳不下呢?

 “赵志敬完全入后,在下面按动机关,并挂上一个重物,将轮椅外侧挡板关上,使人看不出一点端倪来”这是天下第一巧手为妇人专门打造的,好好享受吧“奇妙的事开始了∶原来那黑是身所转动的。

 随着转动,假具开始变,黄蓉门的难受程度也随之增加,想必那撕裂般的痛苦也绝非常人可以忍受,从黄蓉扭曲的表情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

 可是黄蓉感的躯体却更加剧烈地扭动起来,好像十分痛苦。“那是假具是你使劲夹紧门,当缩达到一定力量时,就会停止变的。

 “赵志敬知道黄蓉现在的情况,便指导她如何应付。于是黄蓉开始憋足劲,拼命收缩肌,终于,假具停了下来。黄蓉刚刚松口气,却突然又痛苦地扭动起来。

 赵志敬又说道∶“你们还要使劲缩,否则它会再次转动。这是绝妙的肌训练器。”于是黄蓉为了减轻疼痛,只好再次努力缩,终于又使假具停止变,美丽而可怜的菊再次被撑扩大,这个小巧的肌训练器,毫无怜香惜玉的情,机械地凌、训练着这黄蓉的菊。黄蓉的眼被凌着。

 道和子里也慢慢弥漫起一股难以言表的,像是万千只蚂蚁在啃噬子道细壁,可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噜呜噜”的声响,和不受控制的体的动。

 “郭夫人,见到郭大侠要聪明点,千万别被看穿了,你的名声,郭大侠的名声,你的儿女可别都喂了狗啊。对了,一定要夹住啊,你刚刚喝的是巴豆煮的要,夹不住的化,嘿嘿,有好戏看了,小莲,推夫人进厅,正戏开罗了”***

 赵致敬皮笑脸地望着困惑与悲哀中的黄蓉脸孔。她有柔软而又光的长发,清秀雪白的衣服、成部非常之,雪白透明的肌肤,就像打磨过了似的。

 长长的睫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端下面,是花瓣似的可爱的樱桃小嘴,赵致敬的眼睛,找遍四面八方,都没有见过这么美貌的女人。

 除了原有的端庄美丽之外,为人的那种成热美,当她在息之间,那线所展现的起伏,令人窒息地想多看一眼。

 赵致敬看着黄蓉那无助的样子有无限成就感“看你这花痴的样子,只会不停的叫,出去给郭大侠丢人,我来帮帮你”说完点了黄蓉的哑

 赵致敬是怕黄蓉过于反抗不顾一切当着郭靖的面说出一切,现在他们还无法对付郭靖那身绝世神功,所以点了黄蓉哑已被万一。黄蓉终于在次看见心爱的靖哥哥,可是却是一她一种及其不停情愿的方式见面的。

 当黄蓉被小莲推出的时候,黄蓉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崩溃了,下体在假具和强力药的折磨下已经让自己快要崩溃,而自己的后庭又在那恶的工具下做着训练,加上巴豆的作用,黄蓉觉得自己就像在地狱中一样。

 黄蓉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怕自己的异动让自己的丈夫看出来,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被人推上来的女人是自己,只知道是吕文德的夫人,仰慕大侠郭靖来进一进地主之宜。黄蓉坐在吕文德身旁。

 虽然停止了户内的上下推动,可停下来之后,小莲按动机关,让那大的假具开始转动,让黄蓉感到另一种折磨。

 席面上只有郭靖,耶律齐和吕文德,郭靖对吕文德这个所谓的夫人眼中充了鄙夷,因为在这种场合上来一个如此装素有伤风化的女人深感不

 而一旁的耶律齐和吕文德对黄蓉的眼神充念。黄蓉的紧身服被丰房撑得涨涨的,耶律齐老是瞟这个女人部。

 眼中充了余年和一种令人难以琢磨的目光。黄蓉从郭靖眼中读到不屑,她深知丈夫十分保守,看到自己的样子,自己心如刀割。郭靖从席面起身道“吕大人,既然容而三前收到家岳书信,带孩子离开,蒙古近军情不祥,郭某寻城去了。告辞,齐儿我们走”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