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6章 不停摆动
 其实这女宝是经几十种药炮制,乃天下至之物,一入女子下体更是会令女子下体空虚莫名,花心不堪…

 两个柔软的在她的身体里,她难受得来回扭动身体,但她不敢动得太大,她害怕假具从她的体内出来,会给她带来更大的痛苦,这样恐怖的器具便牢牢地咬住了她的下身。

 “千万可别夹掉了,让郭大侠看见就不好了,不过看见也什么了,他已经是个废人了“”你们把靖哥哥怎么了“黄蓉的愤怒的问道”啪“黄蓉脸上挨了一巴

 掌“人,还是关心好你自己吧,还有心关心别人,你是不是皮了”小莲向黄蓉眼前晃动一下手上的银铃,黄蓉顿时觉得下体一麻,那刻骨铭心的痛苦又再次出现了。

 “人,今晚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好好享受吧,还不快走”黄蓉无奈只好硬撑着身体,只走了两三步,下的互动磨擦,更使得自己体内的两具活动力实足,黄蓉不得不弯下:“…呼…”

 “别磨蹭,快走”黄蓉只能一小步一小步,非常小心地忍耐,慢慢地往客厅走去。每走出一步,对黄蓉都是一个考验,因为随着黄蓉股左右的摇摆,两具就会摩擦着黄蓉那被大量药煎熬的,一不小心黄蓉就会兴奋的哼出声音,路上体内的假具在不停地扭动,在她身体深处放肆着。

 得她心不停地砰砰跳,水不断地渗出来,在路上她还差一点到了高,羞得她无地自容。***黄蓉和小莲来到客厅,这一路之上黄蓉不得不夹住跨下假具。

 可是细小之物在润滑的花径内甚是细化,使得黄蓉不得部用力夹住,可是越是用力越是向外滑出,得黄蓉万分痛苦。小莲没有将黄蓉直接带入厅中,而是将黄蓉带入厅后面的小厅内,只见赵志敬一个人在侧厅内。

 “公子,郭夫人带来了!”“你先下去吧!”“是!”“别奇怪,吕大人去接郭大侠了,一会就在前面厅内宴会接客了,来我们先乐一乐”说完赵志敬把黄蓉抓过来,出自己丑陋的东西。黄蓉别过头不去看赵志敬。

 “嘿嘿…你也很有感觉嘛。现在放下你的架子,过来给我吹吹…一会郭大侠就回来了,就享受不到了”赵志敬用力把黄蓉按下去“啊…不要…”黄蓉被按的跪在地上,看到赵志敬那丑恶的茎象一把凶器对着自己,恐惧地摇着头。

 “你看清楚没有,你需要用你的嘴把它含住,然后使劲的。知道吗?好了现在张开你的小嘴…”赵志敬一手捉紧黄蓉的头发,一手将茎送到她的嘴边。“不…不要…”赵志敬无助的挣扎着。

 “快点…张开嘴…”严厉的声音在黄蓉耳边响起,硕大的头顶在她的嘴上,就象一朵大菇,能闻到阵阵刺鼻的臊臭,黄蓉企图扭开头,但头发被紧紧抓住动弹不得,无奈中她只能闭上眼睛。

 “啊!…”一阵剧痛让黄蓉同时猛地张开眼睛和嘴,头皮仿佛要被撕开一般,赵志敬用力地扯动着手中的秀发。

 “还不含住,想吃苦头吗?你以为郭大侠回来你就有好日子过了吗?你错了,你更大的痛苦到来了”赵志敬恶狠狠地喝道,手上再度加力。他一手扯住黄蓉的头发,一手使劲掐住黄蓉的两腮,迫使黄蓉把嘴张开。

 “喔…痛…不要了…”黄蓉痛苦地呻,眼泪就要出来,在屈辱中她无奈地被迫慢慢张开秀口,屏住呼吸。赵志敬站在黄蓉的面前,当他看到赵志敬的嘴慢慢的张开后,便猛的把他那肮脏的茎,一下子戳进了黄蓉的嘴里。

 只见黄蓉嘴角颤抖着小心奕奕地深深含住了赵志敬那紫红的大头。赵志敬的入了她的口腔,一直顶住了她的喉咙,她感到一阵强烈恶心,胃里的酸水和食物一下子泛上来,直要呕吐。

 可是,赵志敬长的茎却深深地戳进了她的喉咙里,住了她的嗓子眼,憋得她吐不出来,赵志敬不停地猛力动着茎,疯狂地发泻着兽,黄蓉的脸被憋得涨成了紫红色,五脏六腑翻腾着。

 胃一阵阵泛上来,又一次次被下去,五六分钟后,她忍不住拼命吐出了口中的茎,扭头吐了起来。

 “现在可以继续了。”赵志敬静静地等了二分钟,直到黄蓉过气来才说道。黄蓉再一次屈辱的把茎含入嘴里,有了刚才一次经历,虽然她仍感到恶心,但还能勉强控制自己,不再次呕吐。

 她的舌头尝到一股咸味,一阵恶心涌了上来使她想要吐出那紫涨的东西“含进去…”赵志敬手一紧,对着黄蓉喝道,同时借势向前一捅。

 “呜…”黄蓉被熏得一阵干呕,瑶鼻皱起鼓作一团。“…嘿嘿…很久没洗了,好好清理吧…”赵志敬说完股一茎又进去一截。

 “唔…”黄蓉发出一声闷哼,嘴被撑成可爱的O型。“嘿嘿…太大了是吗?…现在来让你感觉一下它的长度…”赵志敬说着向前一送,这次整支而入,头直顶到黄蓉的喉咙深处,浓浓的淹没了她的嘴。

 “唔…”黄蓉的横隔膜受到剌,惊恐地挣扎起来,她美丽的脸上瞳孔和鼻孔同时扩大。“嘿嘿…不要惊讶…小婊子…慢慢你就会适应的…”赵志敬开始兴奋起来。

 “嗯唔…呵…”黄蓉感到呼吸困难,她努力地吐出茎,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赵志敬的茎很快就在她嘴里开始了活运动。

 “嘿…今天一定要好好招呼招呼你!”赵志敬笑着欣赏黄蓉为他口股前后纵。赵志敬一边享受着在黄蓉软软地小嘴里的愉悦,一边用手玩着黄蓉的房,这种快令他十分陶醉。黄蓉只把赵志敬的茎含在嘴里,赵志敬就有了要的兴奋。

 “呼哧…”雄壮的具在黄蓉的樱口中出没,变得又硬又直,上面沾了她的唾,闪闪发亮。“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赵志敬一边着黄蓉的嘴,一边无地说。

 口中男人肮脏的,棱沟里令人作呕的污垢落入口腔,和着唾下肚子,令平时清洁有加的黄蓉感到反胃,呕吐感一阵阵涌上心头,美丽的双眉皱成一团。

 “用心一点,舌头别偷懒…”赵志敬大幅地送,硬的刺在黄蓉的脸上。“啊…”黄蓉的头被有力地固定住,丝毫没有闪避的余地,她只能生硬地承受着,黄蓉头脑发昏,只感到茎在口中越涨越大,双颌好象快要臼了,赵志敬想立刻进入黄蓉的体内,享受最高的快乐,但他清楚知道,以现在兴奋的程度,也许不了一半就会。这实在是十分浪费。

 好的东西需要慢慢地享受,他打算在黄蓉的嘴里,这样才过瘾。赵志敬从黄蓉嘴里拔出了茎,因为他已快控制不住了,他不想这么快就结束。

 “啊…”黄蓉象被长时间按在水里,一下子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着气,在嘴里的东西严重妨碍了她的呼吸。赵志敬一边伸手在自己的部不停的捏着以便缓和一下冲动,一边看着赵志敬呕吐。

 他就迫不及待的扒开黄蓉的房,把黑大的茎放入黄蓉深深的沟里,再用两只大手握住黄蓉的两个丰房往中间挤大的茎干完全埋入雪白和沟里,只头翘在黄蓉的嘴边。

 “不…”黄蓉的双捏的又痛又麻,尤其是沟中间夹着的那越来越硬的茎,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羞辱感,但是这种羞辱的刺,却让她的房不争气的大了,头也开始起。

 “用你的舌头…快点!…”赵志敬命令道。黄蓉屈辱的伸出舌尖,轻轻地着充血膨头。“对…对,不要停,喔…”赵志敬呻着,大的茎像一条黑蛇一般地黄蓉的白玉似的脯上动着。

 两边丰房紧紧地包裹着它,但它似乎随时要冲出噬咬。一颗晶莹如水般的眼泪顺着黄蓉秀丽的面庞滴落。头带来的趐麻,使赵志敬再次把整条入黄蓉的嘴里。

 “你不要告诉我连什么叫做都不知道?用力!快点”赵志敬兴奋地道。黄蓉只有开始用小嘴着的赵志敬头,给赵志敬带来得足远远超过了赵志敬的想像。“对,使劲,啊…再大点,太好了,再得深一点,对,对…用舌头

 “赵志敬一边教着黄蓉口的技巧,一边大声的发出的叫声。赵志敬左手托住黄蓉的头发,右手捏住她右,身体与手配合着把茎在她口中送,随着兴奋的加剧,送的速度在加快,而捏住房的手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黄蓉不仅感到气、恶心,房更是被赵志敬捏提的非常地痛。进行了好一会儿,黄蓉的房被的红通通的。

 赵志敬终于控制不住,开始达到高,他的茎更加壮,动更为猛烈,几乎入了黄蓉的喉管。黄蓉涨红着脸,但她不敢挣扎,忽然她觉得一股浓浓地带很重腥味的体从赵志敬的出。

 接着又一股,顺着喉咙进入了她的体内。“不要…”黄蓉绝望地尖叫呜咽着,但却出不了声,她拼命摇晃着头,身体如狂风的柳枝,不停的摆动,她摇头想摆这恶梦般的污辱,但赵志敬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头,把她按在自己的下。

 大量粘稠的不停地进黄蓉的嘴里,顺着她的喉咙进她的食道,又咸又黏的感觉充斥了她的嘴里,令她几乎要呕吐出来!一阵疯狂的搐,赵志敬出最后一点黄蓉的喉咙咕咕作响,显然是把赵志敬的了下去。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