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5章 属于细长形
 而赵志敬还是用力地往里入,已经进黄蓉花瓣的吕文德,则是同时用力地捏着她的房,不断的

 黄蓉面前的赵志敬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他的茎全部进黄蓉的道里了,两个男人开始疯狂地黄蓉,两只同时着黄蓉的花瓣。黄蓉感到比刚才更加痛苦的感觉。***

 黄蓉在二人的下昏死过去,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吕文德和赵志敬没有来找她,让她得到休息的机会,不过吕文德派小莲时不时调教黄蓉一两次,不过黄蓉已经是得到恢复的机会。

 “哦…好舒服!”黄蓉泡在浴里,离着美丽的双眼,任由小莲温柔地抚摸洗着,水着黄蓉的密溪谷,两片鲜的蚌在水中游动,像种美丽的带状珊瑚,又像是珍珠蚌探出贝壳在舞蹈。

 而在珍珠蚌的中央真的含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洁白珍珠,足有一粒美国大樱桃那么大!黄蓉的花园显然已经被小莲精心地收拾过了,光光的,如幼女的,显得非常的稚

 丰腴的大腿叉部,柔下面,裂开一条的秘,挂着水珠的两片很肥很大,但不松懈,探在外面,还在动。两片的内面,泛着晶莹的光泽,那显然不是浴的光泽。

 就在两片的包裹里面,半含半地凸现一颗洁白晶亮的珍珠。一颗圆润无比的硕大珍珠放出美丽的眩光,这珍珠通过丝线穿挂在黄蓉凸起的部,下珍珠,可以看见雨黄蓉那颗核,鲜红鲜红,微微透明,凸起如大颗的红豆。

 这是小莲新给黄蓉加的,更加美丽动人“洗干净就出来吧,主人今天要宠幸你”小莲向黄蓉命令道“站好,检查。“冷冰冰的命令。“什么?检查什么?”黄蓉感到羞愤。

 “检查皮肤病,病!”小莲有些放肆“向你这种女人谁知道会不会染病,主人宠幸前要好好检查”

 “胡说!”黄蓉感到被羞辱。“哪那么多废话?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告诉你,只要进了这里,你就是主人的一条母狗,不会是股有了吧,想主人给你通通”黄蓉回忆起上次的顿时脸色惨白,黄蓉没办法,只好抬起双手,羞怯地抱住脑后,多羞呀?!

 美丽的黄蓉现在不得不赤身体站好把自己引以为傲的躯体、房、股,尤其女人最隐秘、最羞的溪谷花园都展览在小莲面前。就在不久前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女侠,可是现在!?黄蓉屈辱的眼泪止不住,但痛苦的哭声却不敢不止住。

 “这是什么?”小莲的手正在捏黄蓉那沉甸甸的巨,另一只房被连扯得悠悠晃晃。故意羞辱黄蓉问道“啊!”黄蓉又是惨叫“是,是房。”

 说出羞的话,黄蓉感到耳朵在发烧。“真不错!嘿嘿!有份量。你平时觉得不沉么?”小莲羞辱问着黄蓉的话。“你?…你你?…不是要检查病么?怎么…怎么问这个?”黄蓉又羞又气。

 “噢?…对对…检查病。把腿叉开。”小莲放开房,在黄蓉紧紧并着的大腿上拍了一下,还顺手搂了一下黄蓉那柔软的花瓣。黄蓉象是被电打了一下似的,本能地往后躲避。“啪!”小莲不说话,只是狠狠打了黄蓉股。黄蓉明白,她没有退路,只好含羞忍辱,慢慢分开一双修长的玉腿。天呀!那女孩子的私处竟然着任凭人察看?这种视令黄蓉浑身发抖,不敢睁眼。

 “啊!不要…不要摸!”小莲的魔爪已经开始在黄蓉感丰腴的埠上抓挠了,黄蓉扭着股,却无法逃避。“嗯!还真是干净!”“转过来,蹶起股,自己扒开眼,我要检查那里。”

 “啊!什么?自己蹶着扒开眼?”黄蓉的姑娘羞之心令她实在做不出这么靡的姿势。“啪!啪!啪!”小莲好像打的很过瘾,照着已经红肿的股没头没脑地打。

 “啊!、、啊!不要打了!”黄蓉感觉股火辣辣的,实在躲不了!也熬不过!只好屈辱地转过身子,慢慢蹶起肥硕的股,颈肩着地,翘起白儿,腾出手扒住,轻轻剥开,沟里一只红小巧的孔。好孔不过指尖大小,细细的菊纹紧张地缩着。

 衬着雪白的,纤秀可爱,令人不住心生怜惜。“哈哈,哈哈,早听话就不会挨打了。”

 小莲目光着黄蓉的眼,尽管没有接触,可是黄蓉感觉象是有一只蟑螂在她的眼上爬呀爬的,那种极其羞辱的麻感觉几乎令黄蓉晕厥,黄蓉感觉更加羞。小莲抚片刻。

 黄蓉的又细又,滑不溜手,摸在沟里手都是柔滑,唯有眼儿紧缩着,指尖按去紧绷绷没有丝毫隙。黄蓉成体开始违背她的意志,对小莲的手指发出惑的反应:花已经润,菊蕾也在动。

 “小妇,还装什么节妇烈女,看看这里,已经洪水泛滥了!”小莲的话令黄蓉羞得无地自容!真恨自己竟然这么感!“来,把衣服穿好,接郭大侠的归来”***

 “来来来,人,给你好好打扮一下”小莲说完拿出两个物件,将其穿在黄蓉双上的铃铛上的丝线上,与头相贴,并将丝线系紧。

 小莲一边着黄蓉的房,一边欣赏挂在黄蓉红头上的滴珠:这是一颗水滴形状的红玛瑙,有小樱桃那般大小,鲜红鲜红的,半透明,挂在穿过头的小小丝线上,映衬着白房,煞是好看!

 由于头下又挂异物,黄蓉觉得头被丝线勒的生疼,但她再没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仍不敢私自松一松自己头上的丝线。黄蓉虽然痛苦不堪,但她始终都按照小莲的吩咐保持着姿势,没敢动半分。

 黄蓉已经逐渐习惯调教,变得很少反抗“…能不能…让我把头上的线…重新绑一下?…刚刚绑的太紧了…我的头好疼…“黄蓉指了指自己的房,怯怯的看着小莲问到。

 听了黄蓉的话,小莲抬眼看了看她的房,她前那一对早已涨水的房涨大了许多,连她那雪白的峰下的青色的血管也鼓了起来。

 由于她头上的丝线被系得太紧,她的两个头已经明显的肿了起来,颜色变成了黑绛红色,由于丝线紧紧的系着她两个头的部,又加上头充血,她头上的孔开始向外大大的张着。

 在她两个头的顶端形成了两个深。“人!你的事怎么那么多?头疼?有多疼?嗯?嫌给你绑的紧了?不绑紧了能行吗?不绑紧了你那还不都出来了吗?现在让你穿衣服!你她妈的还跟我谈条件?你以为你是什么女侠吗?你就是一条母狗我看你头上的线不是太紧了!而是太松了!我再帮你紧一紧!”

 小莲同为女人知道黄蓉的头被丝线系紧后,黄蓉有多痛苦,可是她就是要折磨黄蓉。不但如此,她还要继续加深黄蓉的痛苦,她边说边伸出手抓住长出来的丝线,一圈又一圈的绕在黄蓉的头上,熟练地拉紧并确认。

 黄蓉房因头被丝线拉扯而变着形,她那因被丝线绕而变得红紫的头开始高高的往上翘,晕的地方布了扭曲的青色细筋,头红紫得就像随时会出血来。

 “臭婊子!你给我听着,想松头上的线,一会等你今晚伺候主人的时候你去求主人!主人同意你松你才能松!现在你给我忍着!快点穿衣服!再磨磨蹭蹭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听见没!快点!”小莲又一次系紧了黄蓉的头后,大声的对着黄蓉说道。

 “嗯…”黄蓉有点要哭似的咬着发抖,默默的拿起小莲准备的衣服顺从的穿到身上。这次黄蓉没穿任何内衣,一黑色细皮带把黄蓉那对豪扎紧,使其向前凸起,外衣下依稀可见凸起两点, 而黄蓉那巨顶的一双粉头,被药催着硬地顶着薄外衣突起高高的两点,已极!

 而黄蓉的小蛮处被紧扣上宽硬的亮皮刑带,黄蓉感到原本就纤细的被一条宽宽皮带紧紧地束缚起来,以至于她感觉内脏都被挤到腔里去了,呼吸困难,恶心闷,更显得巨怒耸、美翘。

 最令黄蓉羞愤绝的是裙下肥虽穿上紧身,但在双股间的美妙处竟然是被特别开了个大口,两双圆浑修长的玉腿,黄蓉眼见自己被穿上如此羞于见人的装,羞愤已极地热泪直

 小莲笑着拿出两个黑玉般乌亮,有三指般细,长三寸余的柔软的假具,小莲笑着:“郭夫人,可不要小看这黑黑的不起眼的玩意,这玩意名叫女宝。

 此物是由海狗具销制,经几十种名贵药材炮制,一旦被放入女子下体,粘到女子,便会不断伸缩,令女子享受到死的妙处。嘿嘿…但是此物柔软细小却不能与老爷的宝贝相比了“说罢把假向黄蓉下体。

 “嗯…ㄛ…”上面都是一轮一轮波的纹理的软,慢慢的没入黄蓉那粉红的小中,黄蓉感到道再度被充实了。

 尤其积血的小豆几乎要烧起来的感觉。还好那具作得并不是很,属于细长形的,因此还稍微能够忍受,另一个假具也进了她的门。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