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4章 想再揷进去
 “此时,也加入战团。赵志敬的双手用力地捏着黄蓉那丰腴的大腿,并向上用力,使得她那成股高高起。“求求你…我吧…”黄蓉说完,强烈的羞感使她不由的扭动起身体来。

 “没听清楚,再说一次,但这一次要一面说,一面摆动你的股。”赵志敬仍不放过黄蓉。“求…求…你…我吧…”黄蓉的声音颤抖,说完,她咬住下按照赵志敬的要求,慢慢扭动着雪白、浑圆的股。“好美的股呀!”赵志敬嘴里赞叹道,情不自地用双手不停地抚摸着黄蓉滚圆的股。

 黄蓉的股开始颤抖,双手吃力地撑在地上,这时吕文德走到她的前面,将更加暴涨的头捅进她嘴里,快速动起来。

 “嘿嘿嘿…”赵志敬的笑容,用手握住,顶在黄蓉的花瓣上,黄蓉想逃避,可是嘴里入的茎,正不断的蹂躏着她。

 “啊…”赵志敬的茎向前进,巨大的头推开了黄蓉柔软的门进入里面,充汁的道,变得十分滑润感,茎一下子就抵到最深处。

 “哦…”黄蓉疼得哼了一声,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辱着她,形成了一幅十分的画面。黄蓉的身体同时入两个男人的具,极度的羞使她痛不生。

 “啊…”前所未有的刺使黄蓉的身体不由得紧缩,赵志敬不理会她的样子,马上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动,火热的里被烈的刺着,又开始美妙的动,里的开始

 赵志敬单膝跪地,股一前一后的在黄蓉的两腿间快速耸动着,猛干着她的道。头在她的里进出自如,发出扑嗤、扑嗤的声响,每次下去都会挤出一泡水,泛滥在户周围,粘连的那东西像是刚从油锅里捞起的油条,油漉漉的。黄蓉一边呻着,一边专注的她嘴里的,她不敢抬头。

 正在享受她口技的吕文德一直往前股,象要把整个囊和里面的两个卵蛋都进她嘴里。

 在黄蓉的下身,道包围茎的部位不断有一滴一滴的体往下滴,稀溜溜白花花的,象是,还有可能是她的水,黄蓉的粉脸涨的通红,身体随着赵志敬的送,不时抬起合着那个强行侵入她身体的,双脚自动伸到赵志敬上并夹住,赵志敬使劲的着黄蓉,她的体被得前后耸动,她的嘴也被另一个的茎给堵住了。

 那茎又又长,把她的嘴的,使得她无法喊叫。她那丰房,也被吕文德的两只手抓住使劲的捏着,就是那菊花蕾似的门也被赵志敬用手指使劲的扣摸着,可以说她全身没有什么地方不被男人们扣摸的…

 “啊…这婊子的…实在是…太美了…夹得紧紧地…好舒服…赵志敬张大嘴,眼睛向上望着天花板,送的动作一次比一次猛烈。头在黄蓉的道中磨得又红又大,酥麻的感觉使他的身体阵阵动。

 黄蓉的身体被疯狂的赵志敬死命地住,连扭动一下都不可能,两条大腿被用力掰开到最大限度。吕文德用手抓住黄蓉一对房,十分舒服地玩着,手指捏住头,用力向上拽拉。

 “啊…”黄蓉疼得皱了一下眉,头向一边扭过去。吕文德不光玩黄蓉的房,双手还在她的间、肚皮上游动,手指抠玩着她的肚脐眼。就这样,黄蓉被男人同时玩着,入她道的茎则不停的改变着角度旋转着。

 痛伴着情不断地自她的子传了上来,她全身几乎都融化了,茎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水也不停地溢了出来,赵志敬的膝盖离开了地面,身体向前弯着。

 几乎趴在了黄蓉的背上,两手按在她纤细的身两侧,下体猛烈撞击着她的股,发出了急促的“啪啪”声。“啊…”黄蓉的道被赵志敬疯狂地,驴一样的茎象一滚烫的,她只感到全身象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麻难当。

 “好美…好美的股…”赵志敬拼命地着黄蓉,茎在道中飞快。“啊…”黄蓉的面孔已经涨得通红,头也凸了出来,闪现出紫的光泽。含着茎的嘴里发出浊重的呼吸声。

 “怎么样,舒服吧,同时被男人玩,舒服吧?”把进黄蓉嘴里的吕文德,开始调侃她,茎照样在她的嘴里送着,在不停疯狂的后达到了高,他屈着腿,用手抚摸着黄蓉光滑的脊背,用茎顶住她的上牙膛,停止了送。

 茎在她的嘴里连连跳动着,出黏黏的。“喝下去,不准吐出来!”听到严厉的声音,黄蓉像梦游病患一样。

 把有腥味的白色了下去“放在嘴里好好的!”黄蓉的脸颊更加红润,她微启红了上去,在还在不断冒出男人的滚烫的头上发疯似着。

 “唷…唷…”吕文德舒服的呻起来“看那,出来了,这婊子的出来了。”极度的羞使黄蓉痛不生。

 虽然她心里非常厌恶被迫做的这一切,但是生理上的反应,却使她的道开始出大量的爱。“这婊子扛不住了,夹得好紧哪…我也快不行了…妈的…看你夹…干死你个…干死你…干死你…”赵志敬不顾一切地继续着。

 也出黏黏的片刻后,从震雄风的吕文德来到黄蓉的后面,见黄蓉被赵志敬这次,那朵后庭花比以往足足大了一圈,红嘟嘟鼓在里,柔人。下面干干净净地,这会儿趴在上,两腿张开,层次分明的花瓣微微绽开,中间一只红腻的孔,的散发着靡的光。

 吕文德一手在黄蓉白的大股里,恣意掏摸起来,黄蓉两肘撑着身子,双悬空,殷红的尖渐渐硬起,几乎触到榻。吕文德仅是手指带来的快,已经足以令黄蓉战栗。她娇着抬起柔颈,玉齿不时咬住瓣。

 答答滴落下来,黄蓉圆轻摆,合着手指的亵玩,沉浸在醉人的快中。黄蓉的脸色微变,突然间后一阵剧,不由得低叫起来,黄蓉眼儿收得极紧,吕文德一手攀住黄蓉肩头,一手托着头顶住菊,缓缓使力。

 黄蓉蹙额颦眉,忍痛抱着圆,将肥白的大股掰得敞开,的进入。红菊在头挤下渐渐张开,过于紧凑的后庭很快就到极限,头圆端才浅浅没入三分之一。

 吕文德了口气,又硬上几分,然后狠狠一捅。黄蓉呀的叫出声来,被头撑成一条红线的被尽数挤入体内,那黑的彷佛直接在一团雪之间。

 她没想到带给自己无数乐趣的换个地方会是如此凶狠,眼儿彷佛被头搅得粉碎,再整个捅入肠道,撕裂般的痛意从间升起,转眼就传遍全身。

 还在继续深入,一缕鲜血从挤成凹陷的雪中缓缓涌出,沿着掰成平面的沟一直淌到大腿内侧。吕文德毫不怜惜地一捅到底,整个捅入肠道,享受着美妇的战栗与呻,片刻后向外一拔。

 黄蓉紧紧咬着红,小声啼哭起来,受痛的后庭愈发紧窄,吕文德抱着黄蓉的纤,在她受创的大白中用力,他的动作又快又猛,身下美的妇人一边掉着泪珠,一边乖乖着圆任他肆意捅

 随着的起落,那只白生生的大股溅出朵朵血花。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腻光亮,曲线,犹如绝美的瓷。

 此时张得开开的,被一凶狠的斡进里面,捅得不住变形。殷红的鲜血四处淌,顺着白滑的大腿源源而下,在水面上绽开片片血痕。

 黄蓉的眼儿紧韧,肠壁的柔腻却,尤其是肠道中一圈圈的褶皱,随着头的进出层层地涌起,又被层层推平,那种柔滑的触感妙不可言。

 黄蓉的身子无处不柔软,那只股犹如透的浆果,香软滑中妙态横生,虽然眼儿被得裂开,但里面一圈韧韧的软却完好无损,犹如一只箍套住前后滑动。

 吕文德心下大定,不顾黄蓉婉转哀泣,只是一味蛮干。黄蓉股,被一得鲜血直,忽然身一紧,被吕文德两手握住。

 接着在肠道里跳动着。吕文德拔出变软的,抱着黄蓉淋淋的身子放在上。黄蓉眼泪越掉越多,吕文德也不理会,按着玉人滴血的雪朝两边分开。

 柔眼儿绽出几道伤口,里面犹如血般灌鲜血,不多时,一股浓从血迹中滚出,到两腿之间。

 纵然没有得到黄蓉的初次,能让这个的妇人再次落红,吕文德也足可得意了,接着,吕文德把变软的茎再次进黄蓉的花瓣,而且一直到底,使他的小腹紧紧贴在黄蓉丰部上。

 然后他把黄蓉的骨盆往前抬,赵志敬也把他的头顶在黄蓉已经入一茎的户上,想再进去,黄蓉美而痛苦的脸庞,脸泪痕的看着两个男人。黄蓉痛苦的叫道:“你们想干什么,!”

 但是赵志敬充耳不闻,他硬是把黄蓉的用力拨开,然后慢慢地把了进去。黄蓉觉得身体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感觉,她觉得她的花瓣好像被撕开了似的。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