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2章 一会儿搔脚心
 黄蓉顺从的将白的脚趾头轻轻的分开,吕文德把进了黄蓉的脚趾之间,黄蓉的脚趾开始轻轻的夹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吕文德的心头涌动,茎在黄蓉脚趾的下,开始分泌粘了。

 吕文德用手把出的粘全部刮在黄蓉的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嗯…不要!”在吕文德的狎玩下,黄蓉感到很惶恐,她全身开始缓慢的颤抖起来。

 她微微闭上了眼睛,脚趾不由自主的难受的勾动了几下。“不要?这由得你吗?”吕文德把手掌移向黄蓉的脚外侧,慢慢向脚跟按摩。

 他的双手抱着黄蓉的脚跟,用手掌轻轻地挤,从脚跟又一直到了足弓,接着,他的拇指按着黄蓉的足底,不停地捏。就这样,他悉心地按摩着黄蓉双脚的脚跟、足弓、足底以至每一个脚趾。

 吕文德的手握着黄蓉的脚底,另一只手摩挲着她的脚背,由于刚刚洗过澡,她的双脚变得更加柔软,雪白细的皮肤微微泛红,吕文德的双手在她的脚掌滑动,在脚心轻轻按,她轻轻呼了口气,气吐如兰,脚趾勾了起来,吕文德挤了些水在黄蓉的脚背上,借着水在她的脚趾上又摩挲玩起来。

 吕文德把手指入了黄蓉的脚趾间,轻轻地来回拔,细的趾在手指的带动下,也不断外翻泛红起来,她不得不积极地反应,把脚趾夹得更紧,两腿也微微收紧。

 在了一阵黄蓉的脚趾后,吕文德把她的右腿竖起来,黄蓉明白吕文德要干什么,就绷直脚尖,把腿竖成90度让他欣赏。

 吕文德细细的欣赏着黄蓉那双白净的赤脚,她那十纤细的脚趾头乖巧的靠在一起,脚趾甲平滑整齐,整个脚掌没有一点茧子,光洁柔,除脚心是雪白的之外,纤细的脚趾、弯弯的脚弓,柔软的脚前掌、浑圆的脚跟、还有脚外缘都是粉红色的。

 黄蓉那纤细的脚踝,环指可握,高高的腿肚结实而不壮,的绷紧着,大腿更是可人了,皮肤洁白,孔细微,如凝脂般,绷紧肌微微显现。玉柱般的大腿,特别是她那绷成了一条优美的弧线的脚掌,在柔和的灯光照耀下象一件艺术品让人爱不释手。

 吕文德笑着把鼻子凑到黄蓉着红的脚掌上深深的,一股淡淡的女人特有的温热的脚香飘进了他的鼻子!黄蓉的浓郁的脚香像药一般深深地刺了吕文德的,他快要醉了…

 他对着黄蓉白皙的脚丫左看右看,终于忍不住将脸凑上去。吕文德重炙热的鼻息在黄蓉柔白皙的脚心上,使她只觉酥酥麻麻的搔由脚心蜿蜒而上直透心底――那感觉既难过却又有些舒服。她全身都软了,又有哪个女人脚心不怕呢。

 “呀啊…不要…”黄蓉突然一阵惊呼!原来吕文德正用他的脸颊磨擦着黄蓉光的脚底板!“哼…”黄蓉感觉自己感的脚掌肌肤说不出的,温热的脚底板带着脚汗津津的,微微发粘,吕文德脸颊的胡茬不停的刺着她脚底的神经腺,令她感到痕难当。

 黄蓉的两只脚被吕文德牢牢的抓着,无法躲避,她只能将脚趾不停的伸直和屈曲,好让脚底的肌能够拉紧和放松,将痕感觉稍稍得到消减,但就在此时,吕文德伸舌头了一下她那长长的细中趾!

 “嗯…”黄蓉激动的息着。“嗯…味道不错!有点淡淡的咸味。”吕文德像美食家一样评价着黄蓉脚上的味道。“不…不要!”黄蓉羞得都快要哭了,她那美丽的秀脚,现在沦落成了男人嘴上的美味!“不要什么?的还在后头呢!”

 吕文德笑着,将黄蓉那美丽脚掌上的五脚趾头往后拉,将她那纤柔的脚ㄚ扳直,使她的脚掌心浮出白的筋,然后用食指的指甲,在她的脚掌轻轻刮一条线。

 “啊…”随着黄蓉叫声,她那缩紧的脚掌向反方向翘起。吕文德在黄蓉的另一只脚掌也同样划一下。

 “呀啊…不要…”黄蓉全身像被电通过似的烈颤抖,脚趾头用力的想蜷握住,但是被吕文德的手指扳开根本动不了。

 吕文德修长的手指时而顺着黄蓉足底的纹路慢慢来回。时而上下快速的刮擦她的脚心。有时拨开她的脚趾,搔着她感的趾

 “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饶了我的脚吧…我真的受不了啊…啊嗷…我的脚好啊!”黄蓉有些受不了了,颤抖着哀求着吕文德。

 吕文德玩的正是兴起,那肯罢手,反而更加猛烈地攻击着黄蓉娇的脚心。这可苦了黄蓉,她只觉得一颗心就要从嘴里跳将出来,四肢百骸如要散开了一般。

 笑得花枝颤中,眼泪与冷汗却是大滴大滴的向外。这还是黄蓉在被男人中,首次尝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绝望!

 她被眼前这个男人简单却有技巧的摩擦动作将她至狂边缘,仅能任由自己的身体顺着感的赤足传来一波一波的强烈感觉而自发反应!

 她脸通红,浑身香汗淋漓、全身肌紧绷,娇笑声中混着泪,变成一个完全失控、疯狂挣扎的美丽女!黄蓉这副的模样也起了吕文德的暴望,吕文德猛地将黄蓉从上拉起来,低下头将她左入口中,贪婪的呜咂起来。

 “啊!”在遭吕文德新奇的酷刑轻薄摆布之后,黄蓉全身遭受过度刺的神经已完全开放。现在感的头又遭玩,无法抗拒的她,只能更大口的着气。黄蓉一再想忍住要发出的呻声。

 但是当吕文德的舌尖二次、三次划过她的头时,她的心情却是异常的兴奋,而垂直向上的头更是坚。吕文德的脸几乎碾进了黄蓉的之中,口内“吱吱”有声,汗水和口水须刻间便布了黄蓉的酥,蜿蜒的顺着她那浑圆的房呈曲线装的了下来。在她的肚处汇集成滴,或微微甩动,或垂线滴下。

 “噢!…”黄蓉一时间失去了自我,而且这种感觉随着吕文德再三将头含在口中,且逐渐用力时而变得强烈起来,原本就十分感的房,这时简直达到了顶点,由于这一呼应,黄蓉感到户已散发出糜的味道。

 三十岁的女人是最旺盛的时候,在男人的极有技巧的爱抚下,黄蓉心理与生理开始走上不同的轨道,在愤怒、羞、恐惧、无助、绝望各种纷繁复杂感受错时,生理的反应却不受意志控制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原来就有些丰腴的如出炉的馒头膨涨起来,而且开始渗出粘手的体。黄蓉户里的变化自然逃不出吕文德的眼睛,他更是趁势追击,将两手指入了黄蓉道中,黄蓉尖叫着。

 身体向前一,吕文德顺势托住她的后,两指飞快在秘动,搞得黄蓉如发的女人,高声呻着,身体如柳枝舞。过够了瘾的吕文德将黄蓉再次推倒在上,又一次抓起她的双脚。仔细的打量着,握在手中的那一对近在咫尺的尤物。

 黄蓉那白脚踝因使力而浮出了细的青筋,十各脚趾头紧紧的向脚心蜷着,她脚底的那条筋绷得紧紧的,脚心的皮肤显得特别白皙,依稀可以看到皮肤下面那几纤细的血脉。***

 “好,再让我和你的美脚好好亲近亲近!”这人的景让本就心存歹念的吕文德忍不住了。”求求你…不要!

 “黄蓉泣着声说。可是现在吕文德哪肯听黄蓉的哀求,他磨娑着黄蓉崩直的脚背,黄蓉的脚趾头紧张的簇拥在一起,就好象几个相拥的、惊慌失措的小姑娘。

 吕文德看着黄蓉那雪白红润的脚掌上五个蚕豆般的脚趾,肤质光滑细致,足弓弯曲,脚趾上翘,他再也按捺不住,伸出舌头从黄蓉的脚跟起,过脚心,脚掌,再脚趾,一的。

 从黄蓉的秀脚上发出的一股淡淡的幽香,由吕文德的鼻孔传遍他的全身。闻着黄蓉脚上那扑鼻的幽香,吕文德如被电击中一样浑身发抖,他再也忍不住,张开嘴猛的把黄蓉的整只前脚掌连同脚趾入口中贪婪地起来。

 吕文德用舌头细细地着黄蓉那五个细可爱的脚趾头,他感觉到黄蓉的脚趾在他的口中不安地挪动着,他用舌头一会儿捧着黄蓉的脚拇趾,一会儿又将它按在底下,恣意着上面光滑的趾甲盖儿。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黄蓉那一双可怜的玉脚犹如风中残花,在吕文德的百般挠咬之下瑟瑟发抖。她痛苦的呻起来。

 “咯咯”声、告饶声不绝于耳,人心神。吕文德把黄蓉十脚趾头挨个过,又把两只脚掌了几遍,把前脚掌来回吐几次,直到黄蓉的两只玉脚都淋淋地沾上了他的口水,他才把黄蓉的脚从嘴里拔出来。

 用黄蓉的脚在他的脸上的按摩,黄蓉的脚底细腻而有弹,有节奏地在他的脸上蹬踏,摩擦。吕文德对手中的黄蓉的另一只脚也不放过,他一会儿按捏,一会儿搔脚心,一会儿叉五指…黄蓉此时已是花容失,凌乱不堪。

 她做梦也没想过会有人做出这种肮脏的行为,她的脚趾受着吕文德的羞辱,她的趾甲盖上沾了吕文德的唾,亮晶晶的,她想把脚缩回去。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