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0章 稍稍手下留情
 黄蓉道口出来芽,黄蓉像触电般哀了一声,被侵犯的黏膜收缩了一下,一股温热的体竟从孔释出来,延着裂下缘上了身下。她夹紧大腿颤抖起来。

 “臭婊子,把腿张开!能张多开就张多开!自己把腿抓好!不准夹紧!知道吗?”吕文德拍了拍黄蓉匀皙的大腿命令道。

 黄蓉没有反抗,她羞颤的弯起膝,默默的把腿张到最开,用自己纤细的手臂紧紧挽着腿弯,让润粉红的再度暴在男人眼前。“我今天要找一找你的感点!你知道吗?只要找到了你的感点,我只要轻轻一碰,你就会!”

 吕文德把他的右手放在黄蓉上,用中指和食指触摸着她的蒂,轻轻逗着“啊…嗯”黄蓉闭上眼睛,大声的呻起来。

 她的脚掌到小腿用力的绷成一直线,脚趾头也紧紧的夹在一起。她边呻边把部向上起,用蒂来吕文德的的手指。吕文德看着黄蓉难过的样子,继续引逗着她,他的手指开始像下移动。他发现黄蓉蒂以下的中已经充体,非常粘滑,便用中指开始向深处摸索。

 吕文德的手从黄蓉的位置向下滑动,他将中指入了黄蓉的道,中指开始接触到处女膜的残片区,只觉得稍微有些不太平整,似乎有一些柔软的组织如嘴里的溃疡状。

 随后就接触到一个球体样的组织,约有拇指肚的前部那样大,硬度则稍微软一些,表面不光滑,尽是米样的颗粒,比舌头上的味蕾更大一些。他知道,这是女人里的“味蕾”

 吕文德继续在黄蓉的道里探索,黄蓉也被得更加兴奋,她竭力地扭动着身体合着吕文德,出的体更多了。

 吕文德的手指如入汤盆。按照书上的指点,吕文德开始在黄蓉道里,那个球体后部开始用手指寻找。吕文德手指进入道不到第二个指节的时候,感觉到一块组织稍有异样。

 那些小突起比别的地方更坚硬一些。用手指来回摩挲移动的时候,感觉这个地方的突起更加坚硬,甚至有起竖的感觉。“嗯…”黄蓉这时呻更厉害了,不过她的身体停止了摆动,似乎感觉到一些紧张。

 同时又轻微的前后移动身体,企图让吕文德摸在正确的位置。吕文德明白,当指尖接触到正确位置时,黄蓉的感觉最强、最舒服。于是,他将食指也深进加入到感点的按摩上来,并逐渐加大力度,同时观察着黄蓉的反应,调整的摩挲的位置。

 “呀…”大约过了一分钟,黄蓉终于叫喊起来,一股体从她的道口涌而出,洒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股…“出来了!出来了!喔…好多…”赵致敬又发出兴奋的欢呼。黄蓉刚刚平静下来,吕文德停下的手指又开始摩挲她的那个地方。黄蓉那刚刚变得柔软的道的肌,在片刻以后又重新“起”再次呈现出那种糙的感觉。

 黄蓉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看得出来她是竭力忍着不大声叫出来,但生理上的反应却使她的皮肤变红冒汗,出了大量爱。吕文德加快了摩挲的节奏,也用其他手指和掌心在外部加强了按摩。

 “嗯…呀…我…够了…不要了…我…受不了了…”终于,黄蓉尖叫着,一股股的体再次从她的道内涌出来,她向上起的身体猛的垮了下来,她紧咬着双着,全身不住的颤抖着。

 汗水粘了她赤的身体…“嗯…我…想”过了好一会,黄蓉吐了一口长长的气,身体开始慢慢的放松下来。她一边痛苦的呻一边低声哀求着吕文德。

 “想?那好办!蹲上去!把分开!给我们看!”吕文德一边在黄蓉雪白的肚子上擦拭着沾水手指,一边顺手搬过两张矮凳,放在相距一尺的地方,命令黄蓉蹲在上面。

 黄蓉浑身一颤,她知道,如果今天她不当着男人,把出来的话,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她着眼泪乖乖站了起来,步履艰难地挪了过去,一脚踩上一个凳子,颤巍巍地蹲下身去,用手指剥开自己部那两片红着向外张着的道。

 “在这里面!”吕文德从卧室里把黄蓉平时清洗下身的盆拿了出来,放在两张矮凳之间。“让我下来吧,这样我不出来…”看着摆在两张矮凳之间的盆,黄蓉的冷汗淌下来了,她可怜地哀求着,但扒在户上的手却没有敢松开。

 “不出来你就一直在那上面蹲着吧!”吕文德无动于衷。黄蓉抬起哀怨的脸,看着吕文德的脸色,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于是她涨红了脸拚命使劲,她“嗯…”地呻着,全身都在发抖。终于“叮咚”

 一声脆响,一股了出来,落在盆里,紧接着“哗…”的一声,一股金黄的从她那打开的道口出来。

 她扒着不敢松手,任涌而出,落入盆内。盆被急急而下的冲得“叮咚”作响,这声音好象敲在她心头,把她羞得无地自容。她难过的哭着,边哭边,直到一阵急风骤雨过去,她才松了一口气。

 ***黄蓉羞辱地跪在地上,紧紧遮挡着部和下部紧抵着墙角,躲避男人们贪婪的的目光,她知道今天难逃一顿折磨,低头不语。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吕文德把黄蓉带到一座菱形木器旁边,指着问她。黄蓉摇摇头,但她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求求您…饶了我吧?“黄蓉吓的苦苦哀求。

 “这叫木马,是一种对女人缓慢施加痛苦的刑具,也叫做”三角木马“,这东西的作用就是:当女人骑在上面时,她的可以更加深入地覆盖在上面。

 木马离地面较近,处于恰好让女人必须踮起脚尖才能保持站立的高度。当女人跨骑上去后,由于重力作用,她身体的分量便集中在三角形的顶角边,部和门处被迫,身体就好像被撕裂成两半一样。

 过上一段时间,她的大腿就会开始酸麻,她会用尽最后的一点力量来踮起脚尖,以免自己的下被那坚硬而狭窄的木条入,可是她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下沉,她的被木片得越来越紧,而她又要努力踮起身子。

 但是过不了几秒钟,她的腿就会开始发抖,身体又开始下沉。她这次需要更长时间来积累力气,然而很快又会往下沉。这在古代是专门惩罚象你这种妇的,今天我要你尝尝它的滋味。

 “吕文德故意刺着黄蓉的自尊心。“…求求您…不要…”黄蓉害怕地直往后缩。“告诉你这只是第一步,后面收拾你的东西还多着呢!是不是要我来帮你啊?双手揪着自己的头自己坐上去“吕文德的脸色突然严厉起来。

 “不要…我…自己来…”黄蓉吓的连连摇头,她知道吕文德的脾气。黄蓉看着面前这所谓“木马”的东西。

 其实是一长长的木头做成的三角柱体,尖尖的那面朝上,有座像马头的木头接在前方,为了使女人的大腿能分开的大一点,中间和下面都做的特别宽大。最大的不同是马身里形成空,相当于马鞍中央的部分有一个椭圆形的孔。

 黄蓉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吃力地踏上木马旁边的台阶,跨到了木马上,木马背上那不算锋利的木边正好对着她的户。

 她不得不踮起脚趾勉强够到地面,以此来减轻她部的痛苦。吕文德掉黄蓉脚下的木头垫子,这下黄蓉身体的重量大多到了与木马接触的部。

 但这时她的双手仍紧紧的揪着自己的头,不敢放开。黄蓉不敢用双手去扶住木马,好让自己的部稍歇缓解。

 虽然吕文德没有命令她用双手揪住自己的头,但她知道她应该这么做,她知道,吕文德让她坐木马的目的就是要折磨她的部。如果她不用双手揪住自己的头。

 而是用双手扶着木马作支撑的话,就达不到吕文德折磨她的目的而惹恼吕文德,这样只会让吕文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更加疯狂的惩罚她,让她更加的痛苦不堪。

 她只有主动的在吕文德面前,做出一些女人在男人面前觉得屈辱和的动作,才能让男人们开心,才能让男人们在接下来对她的玩当中,稍稍的手下留情,其实她并不愿意这么做。

 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在这么一群恶魔似的男人面前,她没有选择的权利。“骑在马上的滋味怎么样?”吕文德一面说一面抚摸着黄蓉雪白的大腿。

 她雪白的大腿已经彻底的向左右分开“求求您…把我放下去吧…”黄蓉一面哭一面哀求。“别急!你好好享受吧!我先去拉泡屎,等我拉完屎再说!”吕文德摸了摸黄蓉的秀发说到。

 说罢吕文德就道桌前和赵致敬享受特殊的补品去了,把黄蓉留坐在木马背上。“赵公子,恢复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吕大人花样可真多啊”“那里,才刚刚开始”大概过了一炷香时间,吕文德走了回去。“怎么样,木马的滋味吧?”吕文德边用嘲笑般的口气对黄蓉说道,边把右手伸入空的马身里。

 “啊!…”突然被摸到,黄蓉的身体向上,差点没有从马上摔下来。黄蓉分开双腿骑在马上后,中央的部份正好对着马背上椭圆形的,所以户和门正好在上,从下面伸手进来时,可任意摸到那个部份。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