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17章 马上感到不对
 好象被糖浆腌泡透的枣儿,散发着人的成魅力,也仿佛在向猥琐的吕文德和赵致敬示威。黄蓉取下肚兜放在脚下时,她那对没有任何东西掩盖的丰房,好像很重似的的摇摆着。

 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火辣辣的眼光下,她显得很不自在。她下意识地用一支手遮住房、另一手盖在下体,遮住那洁白没有一的下体“把双手放开!”吕文德不耐烦的催促着。“…”黄蓉听见吕文德的命令时,她捂在房和下身的双手,明显的抖了一下,但她并没有放开双手。

 “人!叫你把手放开,你他妈的听见没有?”吕文德对着黄蓉大声怒喝到!黄蓉被吓的一哆嗦,不得不在吕文德和赵致敬毒辣的眼光注视下,慢慢的放开了双手。

 这是一具近乎完美的体,高耸拔的雪峰,两条丰感的大腿,分外人,纤美的玉脚蹬在鞋里则令人血脉贲张。…如九天神女下凡,纯美圣洁,气质尊贵超凡,不容亵渎。

 但感的体态分明地刺吕文德和赵致敬的官能,在子下面,每个男人都暗暗向黄蓉举致敬。黄蓉不知该把双手往那里放,只感受到十分的局促。

 她象展览品一样站在那里无助地摇头,她感到吕文德和赵致敬下的目光,像针一样在她的房、小腹、大腿这些部位游动着吕文德把黄蓉扶到饭桌上仰面躺下,膝盖弯曲,双腿叉开对着赵致敬。搬开双腿“不要!不要…”

 黄蓉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双腿一旦被打开以后,就更无法胜过吕文德的力量:在她那完全开放的大腿,美丽的花瓣张开嘴,发出的光泽,粉红的蒂骄傲的立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面前。

 黄蓉产生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不要看…不要…不要!”黄蓉还没从羞的心情恢复过来,吕文德的手指已伸向了她身完全绽放的花瓣。

 “你要干什么?”黄蓉烈的挣扎着“让我们看看更深的地方…”吕文德把手指放在黄蓉的小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啊…不要…”

 黄蓉想用力夹紧大腿,可是敌不过吕文德的力量,吕文德的手指任意地侵略着她柔软的,轻轻的在外核上,吕文德的另一只手攻击着她的房,手指夹住她房上因刺而突出的头,整个手掌在半球型丰房上旋转抚摸着。

 突然在男人面前受到这种刺,黄蓉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羞辱,但也感觉出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而自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黄蓉觉得快被击倒了。

 吕文德的蹂躏使得她的身体开始上下的扭动起来,另一边雪白的房随着动作上下的波动着。

 美丽的花瓣开始润的汁,此时赵致敬将用细绳穿在一起的红枣放入黄蓉那张开的花瓣中这是一种秘方,具体方法就是将红枣进女人的部,用女人的汁和体温把红枣浸渍加热,然后给男人服下。这种用少妇的汁浸渍过的红枣具有极强的壮作用。

 赵致敬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他懂得采,据说能增长寿命。黄蓉的道在吕文德玩下变得无比的感,只要将干红枣一道,道里便会分泌出大量的水。将干红枣道里,等到晚上要吃的时候,再让黄蓉将红枣从道里拿出来。

 ***见黄蓉那凸起的蒂,赵致敬轻轻弹了一下那小巧的银铃,带起一阵清脆的铃音。哼…“黄蓉立即感到一阵烈的麻自豆上传来,美丽的身子震了一下。

 “不…不要…”她颤泣的撑起上身。“没想到黄帮主还喜欢这样的首饰啊,还那,一定是吕大人所送吧””让赵公子见笑了。呵呵“”

 人,在地上爬几圈吧,我和赵公子要喝几杯“吕文德脸上闪过一抹阴险的笑容,拉起她的手臂扶她站起来。

 黄蓉夹着修长的双腿,步履蹒跚的被吕文德带着朝卧室另一头走去。从这头到那头约没多久,雪白的脚ㄚ虚浮的踩在特制的鞋里,吃力的踏在柔软的长地毯上,黄蓉甚至听得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她赤身体、尖和下体还缀着银铃,蒂被线系住,严重的充血使得走路时磨擦感十分强烈,上端的部位麻麻的很不舒服,如果动得烈一点,两腿就会差点软下去,虽然她边走边转头用乞怜的眼神看着吕文德,希望他会突然可怜她而放她回去。

 但吕文德却看都不看她一眼,一直抓着她的臂膀走到尽头。“好了!接下来我也不能再陪你了,我和赵公子就在那一头等你爬回来。记住!用爬的…”吕文德放开她的手臂轻声说道。“不…你陪我…”黄蓉忍不住轻喊出来。

 要是平常她真恨不得永远不要再见到这个衣冠禽兽,但是此刻却对他产生强烈的依存感,因为身上连一块遮羞的布都没有,极度的不安使她渴望有人陪。

 “嘘…反正你一定要爬回来,别想用走的,如果敢站起来,后果吗…”吕文德细声的警告她”怎么办…只好快点爬…“她心想着,虽然前面的路那么长,手脚都在发抖,当她鼓起勇气向前爬出一大步,只猛然感到核一阵剧麻!

 “呀…”忍不住张大嘴从喉咙发出哀鸣,那比米粒还小的豆仿佛有控制全身神经的能力,麻痹迅速蔓延开来,手腿不听使唤的软下去,她整个人趴在地上搐,原来另一头的赵致敬已经摇起一个和黄蓉蒂上同样的铃铛,子母感应,当黄蓉爬行时,铃铛跳动撤动细线,细线就会无情的咬扯另一端的核,这样一距离简直和天边海角一样长。

 “呜…”体承受了极端的折磨黄蓉实在没有勇气再爬第二步,她也不敢站起来,因为吕文德一直在对面看她!

 “不管多痛苦!我还是要爬回去…”黄蓉抓了一撮头发咬在嘴里,撑起上半身慢慢的挪动手和脚膝盖让自己前进。赵致敬一边在对面一边喝着就,一边时不时摇一下手中铃铛“唔…”核还是传来难以忍受的麻,脚心都快筋了、关节也失去力气,但有了心理准备后已不像第一次那样差点倒地起不来,她着泪咬着发束、辛苦而小心的像前挪动,一次只能前进一点点,汗珠已经布雪白的背脊。爬着爬着。

 又沿着大腿一直淌下来,昏天暗地也不知过了多久,黄蓉转头看时只离起点没多远,她爬过的地方留下的一条痕迹!充血的豆又麻又!“嗯…”她试着轻扭股看是不是能让自己松。但是搞得头大汗体力虚都没达到效果。

 “不…不行…再下去…我会没力气…那里愈来愈麻了…”…赵致敬和吕文德边吃边看黄蓉向狗一样的爬来爬去。赵致敬喝得差不多了,要品偿美味了“爬到这边来…”

 赵致敬十分得意,看到黄蓉趴在地上屈辱的样子,赵致敬足地命令黄蓉爬到他的面前。黄蓉不知这个变态的家伙要做什么,又惊又怕。

 “好,转过来,股向着我…”“啊,做什么…”黄蓉强忍羞辱,象狗一样趴着,把成部向着赵致敬高高翘起。赵致敬站起身慢慢的走近,面对黄蓉人的部不咽了口口水,部丰肥翘,散发着成女人的魅力。

 “气味很特别呀…”赵致敬把鼻子凑到黄蓉那部深深地了口气,一边回味一边自言自语。“嘿嘿…真是极品。”赵致敬一边抚摸着黄蓉丰部一边赞叹道。

 “嗯…够肥,够厚…”赵致敬手上用力,手指陷入黄蓉部雪白的里。赵致敬一双大手肆意地抓捏着黄蓉肥硕的部,仔细观赏着她那精致绝伦的菊,黄蓉的深门隐藏在深处,赵致敬用手指在黄蓉那微微隆起的门上作着圆周磨擦,好象在对它的主人说:“怎么样?

 舒服吗?身上最难于示人的排便器官被这样玩。"赵致敬下的玩令黄蓉羞得无地自容,以往的种种尊严和自信在这一刻已被彻底粉碎。

 “眼还紧的吗?郭夫人,郭靖一定没过你这里吗?…”赵致敬无比下地问道。“这个男人真是恶心之极,上天为什么要让我落在这样的人手里…啊!”黄蓉突然听到这么下骨的脏话,脸腾地红起来。

 “那我今开就来个越俎代孢,给你开苞…嘿嘿…”赵致敬见黄蓉不作声,猛的把黄蓉的股扳开,将一口唾猛吐在黄蓉的眼上,黄蓉一声惊叫,还没来得及反应,赵致敬已经把他大的中指硬生生地进去了一节。

 黄蓉惊恐万分,挣扎着扭动下体想要躲避这恶心的侵袭,赵致敬见状,挥动另一只手狠狠地拍在黄蓉肥腴的上“啪…啪…”直打得黄蓉连声叫痛,部每打一下她的头就仰起一次。

 “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的…”赵致敬边说,边把手指往黄蓉的门里门突然受到异物的入侵产生反的收缩,括约肌有力地钳住了入侵的手指。

 “嘿嘿…郭夫人…你夹得我好紧啊…”赵致敬不怀好意地讥笑着,黄蓉听了脸一红,马上感到不对,她不得不放松身体,此刻,赵致敬笑着把剩下的半节手指全部进了她的门里。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