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14章 煞是好看
 “呀啊…”黄蓉闭上娇眸张大嘴哀叫出来,原本只约二公分左右的小豆豆现在被拉成一倍长,吕文德一手持住、一手慢慢收回活线圈,终于成功绑住部。铃正好垂于道口上方。

 而另一段却留出长长的一丝线。“嗯…”黄蓉感到上端一麻,血好像都充在那一点而无法回!“好了…成功了…”吕文德兴奋的叫着!“这种线是特制的,不会松掉。

 而且我留了一点弹让你核内的血可以循环,所以组织不会坏死,你不用担心,以后就让你留着这个!应该会更好玩吧…你以后想撒就会特别的,这铃和你头上是一样的。

 不过不是同母的,还有一子一母可以感应这小铃,稍稍一摇,你就会…”吕文德轻轻的铃上的细线。“哼…”黄蓉马上烈的抖动起来,被系住的豆从粉红色转成深红色,好像一滴血珠缀在户上端。

 “起来!”吕文德手指一勾细线!“哼…”黄蓉立即感到一阵烈的麻自豆上传来,美丽的身子震了一下。“不…不要…”黄蓉颤泣的撑起上身。黄蓉用了很大的力量和勇气才能扶着桌子站直身体,当她努力这样做的时候两条腿一直在不停地颤抖。她的脚趾肿着。

 “走两步,快点!”吕文德按捺不住急躁的心情猛了一下细线!“啊…不要拉…我听话…”黄蓉没心理准备,只感到豆一麻、一条玉腿忍不住像狗儿小便一样侧抬起来!

 “听话我就把线放长一点!”吕文德将在手指上的线放几圈下来,让黄蓉能顺利走动。“快点走啊!还在等什么?”吕文德又猛然提了一下在指头的细线,催促着黄蓉。

 “啊…”每当核被细线扯的刹那,黄蓉的大脑都会产生短暂的空白,而且感的芽一再被刺也急了起来,她丰股开始不自觉的轻扭起来。

 “我…要…我想…”黄蓉羞的轻喊、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颤动。“是吗!在这吧”吕文德住黄蓉香肩强迫她跪在地上。

 “不!你不能这样…”黄蓉又急又气的扭动着肩膀、想摆吕文德的手站起来,就在此时,吕文德又猛抖一下指上的细线!“哼嗯…”强烈的酸麻以核为中心急速扩散开来、也许是意已急,这次的刺比起前几次更厉害,麻痹感迅速的占据下体、冲了大脑、直达身体每一处末梢神经,黄蓉眼前一片空白。

 当然也无法再抵抗沈总!在黄蓉赤股间,一滴、二滴…金黄珠正在崩溃中!“起来!给我看看!”

 吕文德把黄蓉拉起来,分开她的双腿,兴致地拨着她已充血肿。她娇口翻成一个小小的红,黏黏白白的缘慢慢的出来。

 “不…求求你…不要…”黄蓉紧张地浑身发抖。“少罗嗦!蹲在盆上面…快!”吕文德从下拿出一个脸盆放在黄蓉的脚下。

 “不…放开我…我要去厕所…”黄蓉怯生生地看了吕文德一眼,低头不语,虽然她这个男人玩了一个晚上。但要她当着他的面身撒,她一想就冷得浑身发抖。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现在不,一会你求我,我还不一定让你呢!“吕文德在黄蓉面前慌了一下指上的细线冷冷地说到。黄蓉看了一眼吕文德手上的细线,不泪如雨下。

 她明白反抗是没有用的,她知道怒这男人对她会非常的不利。“我…我…”黄蓉顺从地分开腿站在脸盆上方,慢慢的蹲下身子。

 “把手背到身后,把出来!”吕文德仍不放过黄蓉,他命令她把双臂背到身后,下身向前,这样她的部便一览无余地暴他面前。

 “哈哈…好一个母狗撒…”吕文德把黄蓉的一条腿拉直后提起来“你…”黄蓉受到强烈的侮辱,羞得俏脸上青筋暴现。

 “小婊子,你现在可以畅快地撒了…"怎么?…难道还要我给你导吗?”“不…我不要…”黄蓉气得想哭,黄蓉想这家伙太没人了。

 “那让我来帮帮你…”吕文德说着手持一条丝线一端来到黄蓉身边蹲下,扶住黄蓉被拉直的光洁的大腿,侧下头用丝线轻轻着黄蓉的道口。

 “啊…”黄蓉打了一个冷颤,原本已忍耐到极限的意再也控制不住,道口一松,一股白色的柱突然出来,一发不可收拾。“啊…”黄蓉绝望地紧闭起双眼。“涮…”水有力地打在木盆里,发出不雅的响声吕文德仔细地观看着。

 “天啊…”黄蓉脑子中一阵炫晕,强烈的羞感占据了她的意识,被成这么可的姿势当众排,简直是生不如死的侮辱,对她的自尊心和人格是无情的打击。

 在水的冲击下,道上方的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同时拽动连在蒂上的细线,黄蓉顿时全身发软,几乎不出来,但膀胱的压力一旦得到释放便再也无法收住,有如黄河缺堤一发不可收拾,或者是她的主人根本就不想再忍了。

 积已久的望一旦得以发,那一刹竟是如此的快意,柱持续地强劲地着,黄蓉的身体得到了放松,在极度的羞中竟不觉出一丝舒畅的表情。

 黄蓉就处在一种极度煎熬下,的快和以核为中心急速扩散开来的酸麻织在一起“嗯…撒得真啊…真象一条不要脸的母狗…以后凡是撒就会这么的”

 “不…不是…”吕文德的话深深地刺伤了黄蓉,纯洁的人格受到了最恶毒的污辱,心灵的创伤是最惨痛最深刻的,对一个女人来说更是如此。黄蓉三肢着地,一腿后伸,象狗一样无地排着。

 强烈的羞感冲击着她,水一出便再也无法收住,意识中不断收缩道括约肌,想收敛一下速度,便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起来,雪白圆润的大腿长长地向后伸展着,不时搐地抖动。

 “唔…了好多啊…小婊子…”吕文德等黄蓉的滴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木盆从她身下拉出来,里面已盛了小半盆淡黄的水。黄蓉是一个心智成,品坚韧,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女

 但在这种非人的恶行面前,她内心中的构筑起来心理防线却显得很渺小和脆弱,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污辱,而是赤的人的扭曲,对自信心打击是致命的。

 “自己看一下吧,小婊子!”吕文德无地将盛了的木盆放到黄蓉面前。黄蓉羞辱万分,愤怒地转开面,这男人太恶毒了,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自己从来没招惹过他啊…“嗯…子真沉手啊…”吕文德把他的手伸到黄蓉的口,抓住吊下来的球形的房,肆意地狎玩着,就象爱抚他的宠物:黄蓉干枯的手挤捏着黄蓉那富有弹房,洁白滑腻的被抓得从指冒出来。

 “好了,撒完让你…”“嗯…”还没完全清醒的黄蓉轻轻的娇着,吕文德从背后搂住她的,抓着她一条腿的腿弯往上抬,让股间红烫的出来,然后微微蹲下,头抵住慢慢顶入。

 “哼…”黄蓉大声呻出来。可怜的小又被吕文德巨大的扩张成大窟窿。“很吧…我的大又来了…”黄蓉辛苦的抓紧桌子,吕文德的再一次进入,仍让她有快窒息的痛苦。

 “慢慢来!…”吕文德一手扶着黄蓉的小腹、一手穿过她腋下抓住她的肩头,然后微偻着背、一振一振的动结实的股,茸茸的下体啪啪的撞击在她亮的丘上。

 “咿…咿…”黄蓉被迫踮着脚,双手和双腿张得全开、十脚趾头吃力的站在地上,吕文德黑的大在她滑烫的内“啾滋、啾滋”的进出。她全身赤着。

 白皙纤柔的四肢紧绷着,强大的冲击力使她的肌绷紧到极限,身体曲线也更形人。“不…”痛醒了的黄蓉来不及求饶、就又被顶得头晕目眩、连连哀叫。她被吕文德顶得花枝颤,根本抓都抓不稳,到后来吕文德索放开手,无法直身体的她不得不弯下用一手按在地上。吕文德放开她的肩头改用双手握住她的柳,一波波的猛干起来,黄蓉最后再次沉沦于吕文德的下…

 ***黄蓉最后再次沉沦于吕文德的下,接下来的日子里,黄蓉在地下宫殿里每没夜的被吕文德凌辱、玩,乐得也把她当成了一个性玩具。黄蓉的本渐渐沉于高之中,在这里黄蓉正在渐渐一点点的失自我。

 黄蓉每天都被吕文德临,每天穿吕文德规定的衣服,在吕文德面前摆出各种姿势以供吕文德辱,黄蓉每天在小莲的帮助下固定排,放,化妆穿衣,开始的时候,黄蓉还有点反抗,可换来的是更加变态的

 渐渐的黄蓉也适应了新的生活,在快失,沉沦这一黄蓉在小莲的服侍下沐浴后,小莲让黄蓉在上躺好,自己抱住双腿,出下体。

 再看黄蓉,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一对玉硕大浑圆,两个浅红色的头坚高翘,肢纤细,肚脐深凹,特别隆起间粉红的,夹着一颗鲜美的核,煞是好看,双蒂上的映成趣。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