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13章 用活线圈
 吕文德要彻底摧毁她的自尊,让她觉得自己抬不起头。“那…到底…要我…怎样…”黄蓉果然无法承受连番而来的屈辱,神智变得恍惚而浑沌,近乎哭泣的问着“美啊”吕文德将铃牵在手里,轻轻扯了一扯两只鼓鼓的球状,被向前扯出,前端形成一个圆锥体。

 “哈哈哈…”吕文德有趣地大笑。“啊…”黄蓉不大声惨叫出来,刚刚高后的身体本来就已经颇为虚弱,这下顿时疼得面色青白。“这样就受不了啊?以后你怎么能应付呢?”

 吕文德得意地一下下拉扯着手里的铃,还不忘嘲这到手的美。“呀…”黄蓉疼得头发摇,硕大的房随着丝线的伸缩,一弹一收。

 当被拉绷的丝线突然松开的时候,被弹回自己身体的房,震得上下左右突突跳,雪白的眩目地在男人的面前,不由自主地展示着它良好的弹

 低头见她两团白的丰,随着她的身体动作而一震一震的跳动,突然心生一计。

 “你子这么大,以前帮男人洗过浴吗?”吕文德拉起黄蓉的脸问道。“…”黄蓉一脸的茫然,根本不知道吕文德在说些什么?“来!

 用手捧着自己子。用你子帮我作全身按摩,从脚底开始!“吕文德索直接教黄蓉自己扶着两只丰房,然后把茸茸的臭脚伸到她面前。

 黄蓉不敢反抗,她乖乖的一手捧着吕文德的脚ㄚ、一手扶着房,倾向前用柔软丰,按摩着吕文德糙的脚底板。

 吕文德直感如水般滑溜美好的触感包围着他的脚掌、还有硬烫的头磨得他的脚底既麻又,简直要酥到他骨子里似的。

 “来!它!一,右脚完就左脚。”吕文德抬起脚,把脚趾进黄蓉嘴里。黄蓉无奈的含住吕文德的脚趾,认真的了起来。

 “有感觉吗?”在黄蓉完脚后,吕文德开始用脚爱抚着她的房。这和先前的微妙爱抚是完全不同的,这是非常暴的

 “…有…”黄蓉不得不违心的回答。“有感觉!就应该发出声音吧?”“…”黄蓉发出呻声。显然她是在表演。“唔…真不错…正点啊…”吕文德微微皱起眉头闭上双眼、丑陋的身躯瘫在椅子上,黄蓉捧起吕文德的臭脚,将它夹在沟上下

 “好…你是不是以前作过…你一定给郭靖做过…对不对…”吕文德畅快的呻着,另一只脚也没闲,而是伸到黄蓉跪在地上的两腿间,用脚趾头拨她滑烫的。“嗯…没…有…我没有…”黄蓉虽然嘴里反驳。

 但仍低着头努力工作,感的被吕文德用他那肮脏的脚趾头挑逗得意迭起,忍不住红着脸一直地娇,有时跪都跪不稳。

 “过来…洗我的老二…”吕文德被黄蓉用脚ㄚ得心难耐,早就硬梆梆的矗立在丛上,他拿起预备好的持久药丸了进去,一把将黄蓉拉近两腿间,让她前两团肥球紧贴着下腹,被光滑挤住的怒茎兴奋的抖起来。

 “哼…”黄蓉只觉口上着一条动的硬物,温度高得好象会烙在肌肤上。“唔…真好…抓着子…你知道怎么吧?用心点…”在吕文德半迫指导下,黄蓉自己抓着两团房往中间挤。

 然后一上一下的抬动股,盘怒筋的黝黑就包覆在她雪白的秽的吐没…对男人来说这简直是登天的享乐,但对体力透支过度的黄蓉而言,却是十分辛苦的工作,不消一会儿功夫,她额头鼻心已渗出细汗,动作也愈来愈迟缓,然而吕文德却才刚舒服起来。

 “唔…真…妈的!快点…用舌头它…”吕文德继续苍白、娇嘘嘘的黄蓉卖力的抬动娇躯,还要她吐出着,在她沟间吐没的紫裂头,这样又了近一炷香的时间,黄蓉实在撑不下去。

 连再动一下的力气都没了!“我…我不行…真的…没力气了…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妈的!真没用!老子正呢!想休息,我家的狼狗可正饿着呢,想休息自己看着办“吕文德一把推开趴扶在他两腿间、玉体软绵绵的黄蓉。

 “没力气作这个,帮我洗眼总行吧!过来!”吕文德双脚抬到桌子坐上,无的张着腿,只见鬈浓的体从下腹延伸到门附近,十分的丑陋恶心!“你边用子帮我洗,边我的身体,不准用水!”

 吕文德吩咐道。可怜的黄蓉咬着嘴爬过去,用丰软的硬的头,磨擦着吕文德龌龊的股门,她辛苦的娇着。听话的吐出尖尖长长的粉红舌,来回的着吕文德结实的沟和肚子。

 “哦…真…再这样下去…就要出来了…”吕文德舒服的直打冷颤,前端的头已经红通通的像颗的灯泡。

 “嗯…”黄蓉哼哼、口齿不清的呻着,动作却更加卖力起来“好了!过来这边…我要给你点奖励…”吕文德拉着黄蓉到桌上,然后要黄蓉躺上去。黄蓉那红润的户和精致的菊一览无遗的尽入她所厌恶的男人眼底。

 “我想,你躺下去把腿打开!告诉我!你的蒂长在哪里?”“我…我不知道…”黄蓉难堪的别过脸、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不知道?要不要我的狗,看他知不知道饿”“别…别找…”黄蓉思绪一片混乱“不找可以,你自己用手把蒂剥出来给我看!”吕文德抓着黄蓉的脚残忍的命令。

 “在…在这里…”黄蓉屈从的用纤指拉开自己红润润的户,一对鲜的小向左右两边分开,感的蒂从绽裂的包皮间出一点头。

 “这么小谁看得到?指给我看!”吕文德继续着黄蓉!“在…这里!…看到了…可以…合起来了吧?…”黄蓉指尖颤抖的微指张裂的户顶端,哀羞万分的苦苦央求。

 “很好!就维持这样,不准放手,腿也不许动…”吕文德站起身,手握着茎,把头对准黄蓉毫无防御的下体。“你…要干什么?…别这样…”黄蓉似乎意识到吕文德的企图,嘴里喊着别那样,却没勇气夹起腿。

 “不准动…要来了…”只见吕文德头微抖涨了一下,一泡热淅沥沥的洒下来,强劲而准确的在黄蓉自己用手剥开的户顶端。

 “呀…脏…脏…好烫…不要…”原本应是飘逸芳香的秀发,此刻狼狈的黏贴在脸颊、还在答答的桌上铺散开,黄蓉不断弓动身体想减缓豆被刺的难耐!“剥开一点!你看看自己是什么样!蒂已经变大了!”

 吕文德一脚踩在黄蓉雪白柔滑的大腿,毫不放松的把在可怜的花上,她身下那两片鲜红的小片被冲得颤。

 “没有…别这样…”黄蓉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体是想继续接受吕文德的凌辱、还是想要躲避,虽然在扭动哀叫,但明明自己可以合起来的双腿却还心甘情愿的张着,而且手指更用力的拉开户,任由发麻的蒂充份而彻底的接受热洗礼。

 可怜的黄蓉正两腿开开的躺在味的桌上息,她竟差点被吕文德用肮脏的冲淋私处而达到高,因为自己身体这种无的反应,使她更加失去自信和骨气。

 “看…你喜欢被这样吧?蒂一下子就变大了…”吕文德兴奋的刺着鲜花!“…不…没有…你…说…”黄蓉言不由衷的反驳,整个人却完全瘫了。

 ***“自己拔着!让我看看你的核最兴奋时会长多大?”吕文德叫黄蓉自己拉开户,自己又从书桌抽屉里取出一只比黄蓉头上小几号样式相同的铃出来“不…你到底要作什么…”黄蓉羞愤的叫着。

 但她却不得不接过扒开深深陷的里,将她粉红的户翻出一大片。吕文德用手扒住黄蓉户上端的豆!“啊…住手…”黄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殖器被三只手拉开。

 “跑出来了…”吕文德兴奋的叫道,黄蓉的核从手爪的间隙立起来,粉红色的芽已经硬起来了。

 “住手啊…别这样…”黄蓉只能着泪发抖的哭着“我来帮你绑起来!”吕文德铃上的丝线。试着打了一个小活圈,想套住黄蓉那颗充血的豆。

 “呜…”黄蓉感到无法忍受的羞,细线一次又一次的磨擦过她最感的部位,每一次都给她带来难以忍耐的电麻,她也知道被翻开的户已淌水和吕文德的水,就像一只淋上汁的肥鲍。

 “不好绑!太小了…这是第一次尝试,要是真得绑得起来就太妙了…”吕文德绑得头大汗还是无法顺利如愿!“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黄蓉恐惧的看着站在她前面的吕文德哀求道。

 “把腿抓好!别动!”吕文德在黄蓉的大腿内侧打了一巴掌。“不…你想作什么…住手…”

 黄蓉惊羞而更利害的扭动,但手却不听使唤的大大分开双腿。吕文德把黄蓉的头推高,让她更清楚看到自己被扒开的户,然后用活线圈,小心的套住立起于手爪间的豆,再用尖尖的指甲夹住那粒豆子!

 “咿…不要…”黄蓉感到那里从没这么麻过,这种奇怪的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因此雪白的柳腹烈的缩起来“要绑起来了!别动!”吕文德用力夹紧镊嘴间的豆、有点颤抖的往上提。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