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12章 大喇喇开着腿
 就像你这个婊子,刚才我她的时候,这巴上粘了她里面的水,让她,她还不是乖乖的就下去了?你们想想这有多脏哪!可她还的怪的!

 你们说这奇怪不奇怪?啊…对…好好!“吕文德一边享受着黄蓉的口舌侍奉,一边用下的语言侮辱着她的自尊。

 吕文德的话像钢针一样刺痛着黄蓉的心,屈辱的感觉让她真想大声的哭出来,但她不敢这么做。她含着泪缓缓吐出吕文德的茎,只把头留在嘴里,用舌头过几遍后才吐出。

 她再用舌尖往去,让整个茎在她脸上摩擦,从部再往下到他皱皱的囊皮上,然后用手抬起茎,把一个丸整个入嘴里裹,再吐出换另一个丸。

 “啊……”黄蓉的用心的服伺已明显起到作用,吕文德忍不住用手轻抚着她的背部以示鼓励。黄蓉再次将吕文德的茎整个入嘴里,用舌头不断刺,慢慢吐出来,再快速含入,用舌尖挑逗一阵他那感的软沟。

 “行了!在吹老子就要了!”吕文德抓住黄蓉的胳膊,拽着她再次跨坐在他的身上。吕文德一把扯起黄蓉,用双手从背后托着她的大腿部,将她的道口对准自己直立怒茎,然后往下一按,这样茎就进了她那娇道。

 “自己动,快点!…”入后,吕文德并不动,而是叫黄蓉自己扭动股。黄蓉不得不坐在吕文德身上,的扭动着自己的丰

 过了一会,吕文德开始上下前后拱动髋部,他一边拱动一边把黄蓉的双腿往两边的侧后方高高抬起,黄蓉的双随着身体剧烈的上下晃动着,头也狂的跳动着,吕文德不时伸手揪住她的一只头往外拉“嗯…哦…哼…”黄蓉已经不住了,刚开始她还不出声,被吕文德干了一会儿后她的呻声渐渐大起来了,先还是娇声细气的,象弱女子婉转承不胜雨的那种,到后来呻就低下去。

 听得出是成妇人被迫与人,却不由自主被发,里透出无奈,无奈中又不乏的声音。不知道她了几次,但是她的呻进一步起了男人们的望。

 吕文德壮的茎还在黄蓉那已经红肿的道里,他着髋部,将黄蓉的身体以她体内的具为轴转了180度,把她按倒在了上,吕文德用肩膀扛着她的腿。

 然后用力的耸动着股,狠狠的干着身下不停痛苦叫着的少妇。“我…不行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哼…”黄蓉羞苦的摇头乞怜。

 但那吕文德根本不怜香惜玉,他的茎在黄蓉的道里猛烈的着,双手还跟着节奏大力的着她的房。连续的高折磨着黄蓉,她放在吕文德肩膀两边的脚掌显示出筋的样子,雪白脚趾用力的屈握在一起。

 “忍着点…快了…”吕文德也全身汗光,他强壮的部闪跳着肌线条,下体碰撞到黄蓉肥的下体,发出“啪滋!啪咑”响亮的声。

 “我…不行了…忍不住了…不行了…我要了…”黄蓉被吕文德干的香汗淋漓,她双手死命的搂住吕文德的脖子,着紧凑人的肥向吕文德的茎。她用下紧紧的夹住吕文德的茎不断的扭着股,娇躯也急促的耸动和颤抖起来。

 道深处更是颤颤的头,连连出了大股大股的水。在吕文德的连续下,黄蓉的道内开始不停的水,滑腻腻的水沿着她的往外淌着。

 顺着她肥美的股向下,浸了洁白的单。吕文德把尚未茎拔出她微微红肿的道,只见一股股半透明的从她的道内了出来,看着黄蓉的玉体微微颤动。

 尤其是她雪白肥隆的玉随着的摇摆,高耸柔房不住的摇晃,和她那媚眼微眯的人眼神,那种,妖冶人的样子,更是使吕文德魂飞魄散,火炽热的高烧着。

 为了让黄蓉感到痛苦,吕文德强忍着的快,将茎再度进她肥道里,使劲的在她娇媚人的体上,勇猛、快速、疯狂的着,吕文德的呼吸变得又又短促,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黄蓉明白吕文德的高快到了。

 她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悲愤和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她只能转过脸去,任凭吕文德在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猛的出了她的眼角。

 吕文德又猛烈的了二十多下,忽然,他浑身绷紧,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重重的在了黄蓉的身上。

 他将茎狠狠的顶到黄蓉的道深处,把在了里面。在的同时,他用手攥住黄蓉的房挤捏起来“啊…”黄蓉感到道里的茎,正深深的抵在自己的子上,一跳一跳地出炽热的

 她皱着眉头闭着眼,半张着嘴巴,全身颤抖着,拼命将下身向上,吕文德的茎每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呻

 她紧缩双腿猛夹住吕文德的股,从她道深处出了一股股炽热的水,洒在吕文德的头上,她道里的更是不断的收缩着,把吕文德的茎圈住。吕文德看到黄蓉接纳自己的姣态,兴奋地连续着。

 同时,手还不安分地挤捏着黄蓉的房。吕文德无力地趴在黄蓉的身体上气。过了好一会,黄蓉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她调匀了呼吸之后擦干了眼泪,推了推身上的吕文德。

 吕文德恋恋不舍地抬起身来,把已经软化的粘了白浊黏茎,从黄蓉的道里出来,而他的手指却还在贪婪地捏着黄蓉的头。黄蓉那情过后微微泛红的房余韵未消,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大股的涌出黄蓉的道,顺着她大腿慢慢地向下淌着,黄蓉高柳哀鸣着,在她大张开的大腿间,红润润的仍然无法克制的搐着。

 那娇片就像被暴雨打的花瓣,充血且黏分泌物,更难以相信的是,她那红肿并起的蒂黏膜剧烈的收缩起来,一股温热的体竟从她的孔释出来,混着从她道里反涌出来的,延着裂下缘上。

 她身下一片狼藉,到处都是一滩滩、一道道黏的体。***“我…不行…没力…没力了…”

 黄蓉烈而虚弱的着气,和吕文德兴奋如野兽般的浓浊呼吸彼此相应。“别撒娇…不行也得行…给我下来…”正炽的吕文德可不管黄蓉还有没有体力,鲁的把她从上揪下来,她怕摔到地上,只好勉力伸腿撑住。

 只是脚一着地双膝就软了下去“过来这里!”吕文德一把扯住黄蓉的头上的铃就要拖着走!

 虚弱的黄蓉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微弱地挣扎着,但一切都是如此的无济于事。现在,极其丰房现在更加突出了。

 绳索一圈圈地绕在房的部,黄连在头上的丝线轻轻一扯,鼓涨的夸张地向前拉出,伴随着黄蓉的惨叫声,长长地牵引着丰厚的,在前端形成尖锐的尖角,苍白地颤抖着。

 头彷佛就要从身体被拉断一样,黄蓉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在惨叫着,跪在地上的膝盖,随着丝线继续的前拉,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向前艰难地挪动着,骄傲地女侠,现在轻摇着肥大的股,被扎在两只头上的的丝线的牵引下,着傲人的脯,在地上可怜地跪着爬行。

 “啊…别拉…我会听话…”黄蓉痛得眼泪差点滚下来,哼哼的哀求吕文德。黄蓉这么一叫,原本亢奋过度的吕文德倒清醒了几分,当下也感到自己下手太鲁,这个全身赤趴跪在面前的可怜少妇,早像条宠物般屈服在自己威之下。

 此刻应该好好享受她心甘情愿的服务,何必再使用暴力呢?“好吧!让你自己表现,爬过来!…”

 想到这里,吕文德松开黄蓉漉漉的长发,退到书桌后的椅子前坐了下去,黄蓉发抖的低着头,虽然说她已经屈服在这可恨的男人跟前了。

 但她从小到大从没这么悲哀过,以前都是男人恋她的姿,现在竟然她要像条狗一样爬到男人脚下、用一丝不挂的身体来取悦他。

 而且还不是自己所爱的人,只是一头肥丑恶心的猪。黄蓉好不容易克服了羞心爬到吕文德跟前,他大喇喇的开着腿,那条丑陋的已有点软了下去,猥琐的半举在茸茸的下体,黄蓉知道又得帮它起了,虽然并非真的心甘情愿。

 但她不想等着被吕文德像唤狗一样命令,于是暗暗的深了口气,鼓足勇气主动伸出纤手,握起那条半软的茎,两片香缓缓凑上去…“等等!我叫你用嘴吗?”吕文德在黄蓉的嘴快碰到头前,突然伸手捏住她双颊。

 “我…”忍着羞主动地为恶心的男人口,结果还招来更大的侮辱,黄蓉为自己的卑感到无比的痛苦,只觉得当时体内血彷佛要凝结、躯壳和灵魂都不属于自己。

 “你什么?还敢犟嘴?我叫你动了吗?别自作聪明知不知道?”吕文德一边说、一边抬起脚掌拍打着黄蓉的脸颊。黄蓉缩着脖子,任由吕文德的脚掌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不敢反抗,其实吕文德就是要一寸一寸残忍粉碎她的尊严。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