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11章 要想亲近
 “别怕我帮你!”吕文德说着便用手沿着黄蓉晕的边缘,慢慢往内按摩起来,黄蓉的头在吕文德的刺下又充血起。

 吕文德分开五指按在她的房上,让她的头硬硬地顶着自己的掌心。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吕文德的掌心直传到全身。他把黄蓉前的软大把的抓在手中,软绵绵,热乎呼的。吕文德左右开弓,尽情把玩着黄蓉的房。

 时而轻轻爱抚,时而大力捏,他觉得这两只房活象两只大面团,被他捏扁了又圆,到右边,又弹回左边,到左边,又弹回右边真是弹十足,这时,汁开始从他的指中渗出,沿着黄蓉圆润的下线一直染到肚脐。

 “嗯…”黄蓉随着吕文德的刺轻抖着身体,发出娇嗲的息,两只肥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动着,象两只盘,将吕文德的双手牢牢住,无法放开…“水这样一直好可惜!再用这个把头绑起来好了。”

 “不要!…”黄蓉想到自己的头又要被扎起来,忍不住叫出声,但是这一切根本不是她能决定的,手被抓住后,房从部被握紧,吕文德拉紧细丝线,恶的磨擦着她那娇部。

 “不…住手…哼…”黄蓉辛苦的颤抖,绵绳锯得娇头产生麻和疼痛。“得绑紧点!要不水会浪费掉。”吕文德自言自语的说着。吕文德拿着细丝线开始着黄蓉的头绕圈。黄蓉咬着嘴痛苦的忍耐着,当吕文德最后用力打结、黄蓉部被细丝线绞紧的刹那。

 “唔…”黄蓉哀哼一声,连脚趾都忍不住紧屈起来…“快动啊,婊子!”吕文德玩够了黄蓉的房,开始催促她在自己身上耸动。黄蓉只好一上一下的不停动着她的股,让吕文德坚硬的在她的道里动,她前两只白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的跳动着。

 她的房又开始慢慢的大,晕也随之扩大,长长的头再次由绛红色慢慢的变成了紫红色。头拽着铃发出快的翠响。***

 吕文德搂着黄蓉,把她的两条腿托到他身后,让她整个身体悬空,唯一承受重量的地方就是他们俩生殖器的交接处。“啊,啊,啊”吕文德高声吼叫着。

 惬意的拱动着他的股,他利用黄蓉的体重形成的惯性,大的具狠狠地冲击着黄蓉的门,丝毫不留余地。他的没有更多的招式,就是特别的猛烈,每次的冲撞都会让到花心。白色的随着“噗哧,噗哧…”的,从黄蓉的内被挤出来。

 溅得两人的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斑点。”啊…“黄蓉无法控制自己的。她已经渐渐无法抵抗来自下体的冲击了。

 “噗哧…噗哧…”的足以让任何一个良家妇女失去理性和理智,完全沉浸在的享受中去。黄蓉虽然不喜欢被男人这样的,但作为女人,她再也无法承受这种。黄蓉痛苦万分,她很快被道里受到的猛烈冲击得七荤八素。

 她感到下腹一阵痉挛,一丝不挂的身体顿时软弱无力,房被捏得酸头和下体一阵火辣辣的感觉,道口的分泌物,沿着她白皙充健康美的大腿开始往下

 她只好抱住吕文德象公牛一样壮的脖子,使自己不会失去平衡,身子则完全听任吕文德撞击。

 “小紧,真不像生过孩子的样子,反应也不错!嘿嘿!”吕文德的话语让黄蓉羞愧地紧闭起眼,任由他玷污自己的身体,心中只是希望这一切可以早点结束。道里已经不知不觉中有了大量的爱,黄蓉在恍惚中听见,茎在道里面摩擦时产生的尖锐的声音。

 她那雪白的脸一下红到了耳边,但是,那种使人旋转的感觉,充斥着她全身的每一个器官,理智似乎已在和之间的战斗中落败,被污的痛苦和羞辱已渐渐在神智中模糊起来,吕文德开始加大了力度。

 “啊…”黄蓉再也不能抑制自己情的狂,强烈快象决堤的洪水般涌出,她起了,失去理智地合着男人的动作。“来了?…”黄蓉仿佛突然被电击中,混乱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巨大的力量一次次把她推向了无边的天空。

 “我不行了…”吕文德的茎也快要爆炸了,头象雨点般疯狂地入黄蓉道的最深处。“呃啊…”黄蓉猛的抱紧吕文德的脖子,白的大腿也用力夹紧。

 “啊…”吕文德发出野兽的嚎叫,猛烈地摇晃着身体,他直起了,黄蓉息着紧紧抱住他。

 随着他直立的身体坐在了起来,双腿仍夹在他的背上,乌黑的长发左右晃动着,股也剧烈地摇摆起来“啊…呃…”黄蓉高地尖叫着。

 向后反弓起了,长发向后甩去。吕文德狂吻着黄蓉起的膛,头一阵颤动,在她的道里出大量的体。黄蓉虚地松开手,一下子向后软倒下去,她呈“大”字型的靠在上,双眼迷茫气息微弱的息着。

 道内缓缓的出了晶莹浓稠的汁…吕文德在兴奋地连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他气,手还不停地着黄蓉的房。情过后的黄蓉颤抖着。

 从吕文德身上站了起来,吕文德那已经软化的茎滑出了她的道“唉,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吗?”一行清澈的泪水。

 这时快速地在黄蓉的眼眶中滚动着“过来!我看看!”吕文德不由分说拉着黄蓉,让她再次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黄蓉赤着身体,面通红,娇着坐在吕文德的双腿上,任由吕文德将她揽入怀里。

 她这时如同一只温驯的小猫,卷曲的靠在吕文德那宽大的怀里,双手无力地搂着吕文德的部,一对丰人的房紧贴着吕文德强健的膛,让吕文德那黝黑浓密的轻柔的摩擦着她鼓房。

 吕文德双手搂着黄蓉那微微翘起的肥,忍不住捏了一把。“哎呀…痛啊…求求你…放过我吧!”黄蓉推开吕文德。

 “不行!…我还没玩够呢?…怎么能放过你?…”吕文德看着坐在他腿上的黄蓉,是那么的人,两只不知被他玩了多少次的头仍然红红的,骄人地高着,黑丛林的下面,自己的正慢慢地从她的道顺着大腿下来。吕文德茎又开始变硬了。

 “好了!先下去给我吹一吹,吹硬了我再你!”吕文德推了推黄蓉,示意她从他身上下来。

 黄蓉顺从的从吕文德腿上站起来,跪在吕文德已经大大分开的双腿中间,看着吕文德那又开始慢慢变硬的茎,她闭上了眼睛,她用力地咬着嘴,她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她抛弃了自己的尊严,一次又一次的跪倒在男人脚下,屈辱的用嘴含着男人们那肮脏的东西。

 她不想这样做,可在男人的威下,她除了按照男人们的要求去做,她,还能怎么样?!吕文德用他那红得发紫的蘸水和头,在黄蓉的脸颊上磨擦着。

 黄蓉闭着眼睛,嘴里呜咽般的呻着,默默得忍受着头对她面颊的羞辱,她轻轻的张开双,慢慢的向吕文德的茎凑去。“先从下面开始!你要好好的用心吹,听见没有?”吕文德一肚子,把茎向黄蓉的嘴边伸去。

 “嗯…”黄蓉顺从的点了点头,温柔地一手捧起吕文德的丸,一手轻捏他的茎,把他已有些变软的家伙上的包皮退下,出泛红的头。她用舌尖轻轻地头的尖端,先用口水润,再用嘴将其裹住,然后在嘴里用舌头不停地刺头。

 含了一会,黄蓉吐出口中的头,她伸长了舌头沿着吕文德的茎往。她用舌头轻着吕文德的囊,等到吕文德的囊逐渐被她的唾润了后。

 她又将吕文德的丸轻轻的含入口中,含着丸的同时,她又用手指按住吕文德囊与门的中间的会处,轻轻的按摩着,为了增加吕文德的快,黄蓉用舌头快速地轻拍着吕文德的茎,再回到头。

 这时吕文德的具已再次立。她继续用她的舌头刺着吕文德,舌尖划过头的上下,在他的茎周围温柔地轻着,当黄蓉的舌头掠过吕文德头下部接的软沟处时,吕文德发出一声轻。黄蓉知道那是吕文德的感带,她集中那个区域,吕文德的呻开始不断加大。

 黄蓉知道光是这样刺吕文德,吕文德未必会足,她不断变化她舌头的力度,在他茎上下游走,不时回到他最感的部位给他快

 然后她开始用嘴含住茎,试探着用最合适的松紧度含住,用不同的速度上下套,并同时用舌头加以刺。她的用心没有白费。吕文德很快就显示出兴奋的迹象,息声在加大。

 黄蓉尽力张大嘴,让吕文德的茎最深地进入她的嘴里,她用稳稳地含住茎,然后慢慢地一边茎下的舌头,一边将其吐出,在这样的刺下吕文德不住地轻抖起来。

 她重复着这一动作,让吕文德舒服地享受她的口舌服务。黄蓉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同时用手轻摸着吕文德的两个丸,她已越来越深地含入他的具,每次含入都尽力再含多一点,她的鼻子几乎能碰到他的上。

 “你说!你们女人这东西她怪不怪?你们穿着衣服的时候,你要想亲近她们,那高傲的样恨不得能把你拒之千里,可是当她们在你面前了衣服,你叫她们干什么她们就会为你干什么。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