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10章 像拉胶皮一样
 充足的水完全沦为了恶魔发的玩物,以往象征着母爱的圣洁汁,现在带给她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屈辱和羞愧。

 “喔,怎么水这么少的?是不是头不通畅不出来?”吕文德故意做出诧异的样子,指尖深深的陷入其中一边的深红色晕,让那粒柔蒂更加坚的突出来。

 尖端的凹槽形的孔豁然扩大了一倍,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汁从里面分泌而出,而只有很少的水才能在紧紧颤要的细线下出一点点。

 “求求你…给我吧…干我吧…我吧…我受不了啊…我要啊…快啊…”黄蓉再也忍不住了,她不顾一切地大叫着哀求着。

 体内的药再次沸腾,原来黄蓉在药一点点的摧残下,身体已经倍加感(虫和玉女花心开毕竟是已经在黄蓉的身体里潜藏好久了)“什么狗女侠,不还是求我”吕文德继续用头挑逗着黄蓉,就是不入,不停的挑逗黄蓉。

 看着黄蓉那表情的变化黄蓉只感觉被吕文德的头擦到的地方是一阵阵的畅快,可里面深处却越来说不出的,让她心里像是猫抓的一样,好想把这具整个吃下去呀。黄蓉不自觉的股,想把吕文德的物吃的更多一些。

 可吕文德好象看穿了她的心思,还在挑逗她。黄蓉觉得受不了了,全身好象被望淹没了一样,心里只有一件东西了,就是吕文德那涨的红彤彤的,烫乎乎的擎天玉柱。

 “你要什么呢?我听不到。”吕文德的轻敲着黄蓉的部。我要…要你…来…我要…“黄蓉颤动着股,含含糊糊地娇着“是这样吗?”吕文德的轻轻入少许,停住不动。

 “我要…“被持续挑逗着的黄蓉已经情不自了哭着哼哼。火已经撞破了她心理的防线,但那根本无法望的入,只是更为剧烈地燃起女人身体内的火焰。“说我要巴!”吕文德道。

 “我要巴!”黄蓉轻声哼着“大声一点!我要巴!”吕文德略为提高一下嗓门。“我要巴!我要巴!”黄蓉放声大哭起来,像海般飞扑而来的,灼灭了她苦苦地支撑了好久的自尊心。强忍了好久的心内症结一经释放,立刻不可收拾地放纵起来,不再顾忌的女人高声地叫起来“哈哈!”

 吕文德脸上出胜利的笑容,得意地大笑着“你是母狗!”吕文德又轻轻进入一节,笑笑着看着黄蓉那因害羞已经被红霞的美丽脸蛋。“我是母狗!啊…快…我要…”

 黄蓉失去理智地呻着,听任着吕文德的指挥。吕文德满意地晃着头,一下子猛冲入了黄蓉户的最深处。那虽然经过昨夜的摧残,但仍然紧密温柔的,像尘器一样。

 立刻紧紧地包住那入侵的丑物,似乎像在饥渴地着它的撒下的津。“好舒服…”吕文德头上冒出点点汗水。这个平时高不可攀的女侠,终于屈服在他的下了,多少次在梦中出现的场景,他一直不敢想像。

 但现在竟然实现了!吕文德抱起黄蓉走向前,边走边干,吕文德觉得惬意非常,最后吕文德坐于上,用观音坐莲的方式在黄蓉下体吕文德一边动着股享用黄蓉的的,一边腾,迫不及待的解开了黄蓉头上的丝线。还不等他用手挤白色的水就从黄蓉的头冲了出来。

 水呈小水柱状向了地面。“别浪费了”吕文德说着用手捉住了黄蓉的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夹住了她紫红色的头尽力的送到嘴边。

 “唔…好…啾…实在…太正点了。”吕文德用右手托起黄蓉的左侧房张开嘴含住起来,从黄蓉头里猛地涌出一大股汁,一般。

 直灌进吕文德的嘴里。吕文德拼命地着黄蓉的头,他看到,黄蓉的另一只房由于受到了刺头上象有几个泉眼似的向外汁,他将黄蓉的两个头拢到一起,全都含到嘴里使劲的着,感觉极了。

 “嗯…”黄蓉不由扭动着身子,吕文德一下子没含住嘴里的头,汁从他嘴角了出来,头也从他间滑落下来。

 “妈的!不给喝是不是?臭婊子!我要你像给你孩子喂一样,喂我喝!快点!”吕文德没含住黄蓉的头,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黄蓉只得屈辱的用手托着自己的左房,用中指和食指夹住红润的头,尽力的将头送到吕文德的嘴边,将头连同整个晕都进了吕文德的嘴里。吕文德迫不及待地含住黄蓉的头,他感到嘴里的头开始膨变硬了。

 黄蓉好象也开始感起来,脯不由自主地向前,将房往吕文德的脸上使劲挤,好象要把整个房都进吕文德的嘴里似的。

 吕文德用双手搂着黄蓉纤细的,呼吸着她房上腥香的味道,用舌尖在她的头和晕上刮着,细细品味着那种软中带硬的感觉,刮着她头上糙的纹,刮着她晕上颗颗粒及细软的汗

 吕文德将头埋进黄蓉的中咬着头用力起来,甘甜的汁不断的从黄蓉的头里涌出,吕文德开始大口大口地

 “轻一点…会痛…”黄蓉被咬的全身颤,羞得泪珠直垂。她的头与晕反地缩了一下,一大股甜美的汁从她的头里涌出来。

 灌入吕文德口腔。吕文德感到一股热热的、粘粘的、腥腥的香味从他鼻子里直往外翻。吕文德加大力量,故意发出“滋…滋…滋…滋…”的声音。黄蓉咬着牙一声不吭,房任吕文德。在吕文德的强力下,她开始有了反应。

 “啊…”黄蓉嘴里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声,她用双手紧紧地抱住吕文德的头好象生怕他跑了或是怕他停止似的。她彻底的放弃了道德观念的束缚,开始配合吕文德的,用手不停的挤着自己的房。黄蓉的汁又粘又多。

 吕文德每用力一下,她都不不经意地绷紧身体,房象高一样将汁一股股地往外,只有哺妇女才能体会到的的快,一次次的侵袭着她。

 吕文德了好一会儿,黄蓉左的力量慢慢的变弱了,房也渐渐的软缩下来。到最后她的汁完全被吕文德空了,只有小股淡淡的清从她头里出来,吕文德吐出黄蓉的左头,头上面混合着口水和水,渍渍的。

 吕文德腾出双手,捧起她的左房挤,又用牙轻轻地呷住头,想榨干她最后一滴汁。“嗯…”黄蓉脸桃红,轻轻地哼着,吕文德突然含住黄蓉的头咬了一下。“啊!…”黄蓉惊叫了一声,她身子一抖,右边的房快活地蹦跳着。

 滴滴嗒嗒地淌着汁,白呼呼地晃来晃去,象一大块一碰就碎的果冻,在灯下闪着白花花的光。吕文德胃里翻了一下,打了个嘴生香的嗝。黄蓉主动侧过身子,将右房向吕文德送了过来。

 吕文德托着她鼓而沉重右房,将她的右房托高,又猛地往下一撤,那球忽颤忽颤地颠动了几下,吕文德扶住她的右房,手指在头上轻轻地拨了几下。

 “啊…”黄蓉微起来,她不停的咽着唾沫,头朝后仰,身体搐了几下。黄蓉的的房颤抖着。

 房上暴起隐隐的青色血管,头开始起,尖端出一股汁,吕文德伸出舌头接住,一股香沁人心脾。黄蓉呻着,伸手将吕文德的头拥住,房朝他脸上挤,房的软将吕文德的口鼻堵了个严严实实。

 吕文德的嘴只要一动,黄蓉房里那又腥又粘的汁就会直灌他的喉咙,吕文德饥渴的咽着…“啊…”黄蓉房里的得更了,她兴奋得浑身抖,嘴里含混不清地呻起来,吕文德闷着头,不停地着。

 随着汁的渐渐减少,黄蓉的呻声也渐渐低了下去,吕文德嘴里的头也渐渐软缩下来。净了汁,吕文德将头吐了出来,头已经失去了充汁时的威风,晕儿只是微微隆起,上面的粒儿稍稍消退了些。

 吕文德越看越觉得可爱,于是用双手环握住黄蓉峰,轻轻的紧握着,使晕向外凸出,头突兀外头又溢出一丝丝残润了他的双手,散发出幽幽的香。

 吕文德张开嘴再次含住黄蓉的头,他轻轻地呷住头,用牙轻咬,舌尖在晕上轻刮,细细品味上面香甜的残,享受上面软软的汗和刺刺的小粒儿。

 吕文德用舌尖拨着黄蓉的头,他用舌尖将黄蓉的倒,然后放开让头又站起来,接着他用舌尖将黄蓉的房,再放开,让她的头又”噌“地弹起来。

 最后他用双用力抿住黄蓉的的头向上提,像拉胶皮一样,连带晕扯起一寸多长,然后一张嘴,让她的头又缩回去。吕文德轮翻着黄蓉的头,黄蓉的两团房濡汁和吕文德黏的口水,水似乎愈愈多,等到吕文德足了,两粒头已是又红又肿,几乎快滴血似的。

 “真可怜,头都肿起来了!”吕文德假悻悻的抚着黄蓉的房说着。“…求求你…别了…”黄蓉痛不生的哭着。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