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9章 腿肚子菗了筋
 内心方面,黄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屈服于吕文德的威,为什么在那无徒的强暴之下,自己会生出快,昨晚在最后高来临之时自己会如此兴奋。黄蓉有点狠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她感觉自己对不起靖哥哥黄蓉脑子在斗争着,悔恨着。

 可她没有注意到,她的手却一只在下体处,进进出出,自着,就在此时“郭夫人,你还真听话啊”小莲从外面走了进来小莲走到黄蓉近前,伸手抬起黄蓉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看着黄蓉那秀美的面孔。

 小莲心中充了嫉妒黄蓉望着小莲那充嘲讽和嫉妒的面孔,黄蓉觉得恶心,黄蓉将脸扭到旁边。

 “脾气还不小嘛”小莲见黄蓉转过脸去,不理自己不由暗怒。心到。人一会有你受的,到时看你还是不是这副面孔,一会叫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黄女侠,我家老爷让我带你去见他,来让奴婢服侍你更衣,不过在此之前得看你是否听话”小莲蹲在黄蓉的双腿间,黄蓉那油黑的、通红的和粉红的门纤毫毕现在小莲的眼里。

 蒂已经如花生米大小,在剥皮外,粉得小向外着白色得。“蛮听话的嘛”小莲很是满意如此结果。“郭夫人,来穿上你的最爱”小莲拿出石女乐,笑眯眯的为黄蓉系于下,那紧贴核部位的凸起物,像是忽地长出了爪子,紧紧扣住黄蓉那珍珠般早已硬核。

 黄蓉只觉一阵趐畅快,念如火山爆发一般的而出,她不腿软筋麻,轻哼出声。“郭夫人,没想到,一条内就让你如此,老爷说了你不喜欢穿肚兜。而老爷要送你的在定做中,到时一定给你惊喜,今天就不穿了,外衣也就不必了”说吧,小莲抓起黄蓉前的铃向外走去。

 “啊!”黄蓉前遭到如此刺,强烈的阵痛使得身子本能的跟随小莲行动。黄蓉觉得万分羞,没想到自己只着如此一件物件,全身赤的随人而行。

 而自己前要紧之物却握于人手,好在小莲并没有向外走,而是拽着黄蓉向卧室里面走来到吕文德的卧室后,小莲转动机关,把黄蓉带往吕文德密室之中原来在吕文德卧室下面有一件吕文德避难的密室,密室有三个出口,分别在吕文德卧室你,书房,和城外,这原是吕文德用于逃命的用处。

 可以使他可以在卧室和书房逃往城外,而密室是吕文德以防万一可以躲避之用,也是他躲避蒙人之所。

 后来这就成了吕文德调教女人的秘密场所。小莲将黄蓉带到密室之中,吕文德早已由书房来到密室之中,坐在密室中的大上,密室中点着一对巨蜡,将地下密室照得通明。

 小莲向吕文德到:“老爷,郭夫人带到”“你先下去吧”小莲转身出密室,将机关放好,顿时密室里只剩下二人“郭夫人,你涨吗?…”吕文德望着黄蓉那一身外白内的皮肤,和那身秽的装饰倍感兴奋“住嘴!我要把你永远送进地狱!”黄蓉愤怒的对他道。

 她说着盯住吕文德,脸上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悲愤神色。吕文德不在乎的耸耸肩。“我好怕啊,郭夫人,听说你不久前生了一对双胞胎,好可爱啊。呵呵我见了后,也喜欢的不得了”

 “不要!”黄蓉惊慌失措的大叫“混蛋,你到底要干吗,别碰我孩子!你…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哈哈!我没有想怎么样,只不过要郭夫人你安慰一下我”“你要干什么?”“嘿嘿!”吕文德的口气转趋严厉∶“我要你当我的奴隶!”“什么?要我作奴隶?办不到!”黄蓉听到吕文德的变态要求,厉声的拒绝了。

 “你以为还有你选择的余地吗?”吕文德一步步问黄蓉言语中带有威胁的态度,他从黄蓉的神情中知道这个女人一定会就范。”

 我可不会照顾孩子,郭夫人你知道我是个清官,可我又养了几条看家之物,那群畜生太爱吃了,下官快为不起了。令公子千金倒是粉状可爱,哈哈,夫人那么聪明…“吕文德的话正中黄蓉的要害,一想到自己可爱孩子喂了狗,她感觉天要塌了。

 但她又明白一旦自己向吕文德屈服,等待自己的会是更加屈辱的命运,落在这个恶魔手里她将彻底的变成工具。“考虑的如何?我的条件不算苛刻,只要你在这几天乖乖听我的话,我保证替你保守秘密,以后你还是黄女侠。

 不然你现在就可已把我杀了,不过…”随即他把一个黑色的金属项圈丢在了黄蓉面前。“如果你答应的话就把这个戴上。”

 “啊…”长时间的寂静后黄蓉发出了凄惨的哭喊声,她低下了头,呆滞的目光渐渐移到了眼前的这个器上,两行屈辱的泪水过美丽的面颊。

 这一瞬间黄蓉暗暗下了决心,不管自己遭受到多大的屈辱,也绝不能让孩子受到半点损害。吕文德完全找到了她的弱点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她慢慢拾起了项圈。

 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项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黑色的具被黄蓉白的肌肤衬托的格外突显。她仍一丝不挂的跪坐在地上等待着吕文德下一步的行动。

 “嘿嘿!很好你很认实物。放心这两天我一定会让你感受到以前从没有快乐!哈哈…你昨天不久感受到了吗,你只有听我的,任命吧“吕文德大声的笑起来。

 眼前这个不可一视的黄蓉已经屈服在他的威胁下,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把她调教成奴。

 “好,你过来!”吕文德轻佻的勾了勾手指,就像是在招呼一个下的风尘女子。黄蓉拖着沉重的脚步,无可奈何的走到了他身前一米远处停下。她的脸上挂着泪痕,然而目光里却有种凛然不屈的神色。吕文德得意的望着眼前的女人。

 看着女人屈辱的美脸、含恨的双眸、紧咬着的双,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嘿嘿笑中轻问道:“你涨吗?…

 “吕文德的大手突然袭上她的酥,缓缓着她充水的涨的房,被丝线捆住的不出,快要窒息的迫感让她不过气。黄蓉心中悲痛之极,火的双眸直似要把眼前丑陋的男人烧成灰烬方能解恨。

 但转瞬间悲愤的神色又被无奈所代替,心中再次被悲痛填,闭上美目,下了屈辱的眼泪。“啊…求求您…别再捏了…”黄蓉难受的下泪来。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涨了?”吕文德问着黄蓉,他两手指,还用力夹着黄蓉那被丝线部的头,黄蓉那嫣红立的可怜头被拉成了长柱状,吕文德还残忍的旋转它。

 “吕大人…求求您…别折磨我了…我…是涨…”黄蓉受不了痛苦,终于如实招出。“要我解开你头上的线,帮你把出来吗?”

 “呜…解开…”黄蓉哭泣着回答。“帮你解开可以,但你的按我说得做”吕文德无的说到。”听说黄女侠武艺高强,来在凳子上扎个马步,要把出来,用手托着子,一个时辰后我就让你挤。

 “黄蓉不得不搬过凳子,按照吕文德的吩咐分开双腿,去石女乐的下体,肿大的蒂,用手托着房,在凳子上扎了个马步。

 此时,黄蓉的房更加的鼓涨了,但她仍用双手托着自己的房不敢动,剧烈的痛使她皱起眉头,痛苦地呻着,她肥硕的房紧张地向前出,并随着她重的的呼吸而颤抖“我你加点料!你会更的!”

 吕文德全身去衣服,尺寸惊人的茎跑出来,火烫坚硬的头抵在黄蓉润的道口来回磨蹭,进不进,虽然他的那茎随时都能突破黄蓉最后的那道防线。

 但他却不急着马上得到黄蓉的身体,而是慢慢的羞辱糟蹋她,看着黄蓉哀羞绝的模样,简直比还让他兴奋。,手里抓着黄蓉脖子上的项圈,头已经慢慢往前挤,前端陷入了黄蓉那润的道口,被软烫细腻的紧紧包覆起来。

 再次受到刺那对紫红色的被细丝线着的头,早已经从晕中高高的翘起。人的立着两只紫红色的头坚硬地起几乎有两厘米高,周围的晕也隆出了房。

 房鼓涨的极度痛楚很快便传到黄蓉的脑子里,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吕文德用两只大手房,黄蓉辛苦的扭着身体想挣扎,滑滑的在指和手掌下跑来跑去,房虽然已被捏得不断变形,但是细绳仍紧紧的绑住烈撕扯。

 “好可爱…头红红的好像快血了…”吕文德还不停用指甲去括黄蓉头前端,得血无法回尖又红又肿。

 “呜…饶…饶了…我…”黄蓉用了仅存的力气终于挤出一句哀求的话。吕文德的头在黄蓉的小中,饼没有向里

 而是在道口出不停的摩擦,刺着黄蓉的脸越来越红,开始她还拚命憋着,张开两腿好像要把那东西甩出去,可很快她就支持不住了,她先是轻声的呻,双腿用力夹紧、摩擦。

 不一会儿她大声叫了起来,黄蓉的两条修长的白腿拚命绞在一起,阵阵搐,脚尖绷直,腿肚子了筋,鼓房不停地颤动,紫红色的头上竟自己渗出了白色的珠。

 黄蓉在凳子上不停的晃动“没想到,黄女侠连个马步也站不稳”说着他用力一捏掌中的两个光滑巨,柔软而又富有弹靡的颤动着,孔里终于挤出了些许白白的汁。黄蓉的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内心充了悲哀。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