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8章 在舂药刺缴下
 黄蓉无力倒在上,她无助的泣着,此时她不再是那个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女侠黄蓉,现在她只是一个受尽凌辱而无法反抗的柔弱女子。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恶梦。黄蓉无助的再泣着。

 不知过了多久,黄蓉觉得前万分难受她前那一对早已涨水的房涨大了许多,连她那雪白的峰下的青色的血管也鼓了起来。

 由于她头上的丝线被吕文德系得太紧,又加上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她的两个头已经明显的肿了起来,颜色变成了绛红色,由于丝线紧紧的系着她两个头的部,又加上头充血,她头上的孔开始向外大大的张着。

 在她两个头的顶端形成了两个深,由于她的头被丝线栓住,出不来,得混圆,颜色惨白,墨绿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两个房被旺盛的水涨的厉害,好像有股热在里面不停的蠢蠢动,那种难受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黄蓉又羞愧又狼狈,真想马上把水全部挤出来她的头被丝线栓住,出不来。她无意识的拚命扭动着身躯,仿佛这样可以减轻痛苦似的,前那对浑圆的巨颤巍巍的上下弹跳了起来。…啊,涨死了…我要涨死了…她前两只白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的跳动着,她的房又开始慢慢的大,晕也随之扩大,长长的头由绛红色慢慢的变成了紫红色。

 正在这是,侍女小莲走了进来,原来小莲早就来了,一直在门口没有进来,吕文德吩咐过她,让她在黄蓉难受之时,看准时机,好好羞辱黄蓉一番,借此来一点点的打破黄蓉心里防线“哈…不要脸的人,瞧你像什么样?”

 一直在旁边偷偷观看的小莲故意羞辱她“被绑起来了还要摇晃子勾引男人,真是太了!”黄蓉羞的抬不起头来,泪面的哭泣着,可是脯还是在不由自主的颤。带动起一阵阵清脆的铃声。

 “郭夫人,老爷吩咐过了,给你沐浴更衣”小莲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黄蓉,仿佛在她面前的不是女笑黄蓉,而是一只发情的母狗。说罢小莲用手拇指和食指掐在黄蓉晕周围,然后双手同时用力一捏。黄蓉的头猛地向后一仰,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

 “人,快点动,从现在起不是万人敬仰的什么狗女侠了,从今天起,你就是老爷的一只玩物,连下的婊子都不如的玩物。”小莲用言语行动侮辱着黄蓉。

 此刻的黄蓉感到自己的头完全失去了知觉,而水则涨的越来越厉害,前的房已经变成了两个无比肥硕的肿团,仿佛里面每一血管动的都是汁,身子稍微一动弹就引起钻心的剧痛。

 “挤…挤,我要挤!”黄蓉语无伦次的哭喊“我受不了!…求你快给牛挤…”她一边哭,一边急不可耐的摇着光股,那样子真是到极点,女侠的圣洁高贵气质已经然无存。

 “人,先忍着,只有老爷才能给你放,要放找老爷去,不过在这之前,先洗干净”小莲说完抓起黄蓉前的铜铃,向外走去。

 “啊!…”黄蓉本已肿头在丝线的拽撤下越发疼痛,黄蓉没有办法只有跟着小莲来到吕文德卧室的外间的屋子。只见一个巨大的木盆已经,放在中间,里面刚好放了水。

 “人,快点洗干净,一会我还有工作要做,没空陪你蘑菇”小莲把黄蓉推道木盆边上喝道。

 黄蓉没有办法坐到木盆中,水温刚刚好,经过一夜的劳累,黄蓉泡在温水中,感觉舒服极了,不过前的肿在全身的放松的对比下更强烈了。

 “人,别偷懒,快点洗,记得把你那洗净,一会老爷还要用”小莲不时用言语羞辱着黄蓉原来黄蓉很喜欢洗浴,可今天原本很享受的事,却变得那么羞

 “人快点,见你那洗干净,听见没有,不想放了吗”小莲再次喝道。黄蓉不得不张开腿看见在一片乌黑的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两片肥美的不停的在张合。

 黄蓉用双手的食指小心的拉开两片粉,她看到了自己的里面,里面和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她的的有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复杂的璧纹,沾上,像在息。

 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小的道口,再往上是已经肿大充血的像小花生米班大小的蒂…

 黄蓉用一手在盆中搅着热水,冲洗着她那如玉凝脂赤体,黄蓉双目紧闭,一只手前高高立的双房上紫红色起发硬如红枣般大的头,另一只手则探入两腿之中,在丰盛的下,肥厚的花瓣被手指搅动着。

 大量白色的道口泛着泡沫,随着热水出,她不停地冲洗着道,她想把所受的羞辱通通冲洗掉,但精神和体上受到的创伤,使她的双腿终于支持不住早已酥软的身体,她慢慢的靠在木桶边上。

 “洗干净就快点出来,不想放了是吧,你个不要脸的货”小莲的呵斥声,打断了在捅边息的黄蓉。

 黄蓉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听从小莲的命令,从木桶里爬了出来,黄蓉用巾把全身擦洗干净。浴后的黄蓉全身肌肤白柔滑,白里透红,格外人,那完美的身材让小莲嫉妒不以。

 “先剥开给我看看,你的脏里有没有洗干净!”小莲变态的命令着黄蓉口气中充了嫉妒。

 黄蓉在小莲的胁迫下,缓缓的分开她修长的腿,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泪珠不断延脸颊滑落,黄蓉没有反抗这种无的要胁,她用修长的玉指慢慢拉开,粉红色的褶一览无遗的暴在小莲的面前,以前让人仰望难及的美女,现在双腿分开、自己器官给人看,谁也想象不到的事。

 “你的蒂在哪里!用手一下。”小莲很有经验的侮辱着黄蓉。她抓着黄蓉的手,强迫她伸到下体。

 “唉…”黄蓉认命的叹了口气,用指尖拉开自己红润润的户,把一对鲜的小向左右两边分开,感的蒂从绽裂的包皮间出一点头。她指尖颤抖的剥开她上端的皮,轻轻的碰着感的豆。”

 唔…“羞加上生理的变化,让黄蓉的每一寸肌肤都无法松懈,她那两条瘦美修直的腿,被身旁站着的小莲朝两边拉开,纤细的脚踝让小莲抓在手里,玉足感的弓起,修长的脚趾不自主的微屈着。

 小莲蹲在黄蓉的双腿间,目光刚好平视着她的部。黄蓉羞辱得浑身发抖,泪水不断的从眼眶滚下来,呼吸也了,但她却不肯发出一点呻。她那油黑的、通红的和粉红的门纤毫毕现在小莲的眼里。

 她吃力地大大分开自己的双腿,部被绷得紧紧的连都张开了,道口撑得老大。小莲闻了闻,仔细的看了看说道:“洗的还算干净,人记住,以后见老爷之前必须把你那脏洗干净。

 而且见老爷时必须穿老爷指定的服侍,到时我会告诉你,在此之前不得私自穿任何衣服,否则…”小莲说完用手在黄蓉起的蒂上狠狠拧了一下。“啊!…”黄蓉突然受到如此刺,双腿一颤,几乎摔倒。

 “人,记住我现在去请示老爷,你就跪在门边自吧,回来时你那要是没蒂要是不应,今天就别想放了,对了不需你动你的双。不然有你好看”说完把黄蓉拖到房门前,让黄蓉跪在傍边。

 然后在黄蓉的头上摸上一些透明的体“记住,不需动你那对见”说完转身出门,并且没有把门带好。如果你此时从门前经过,就会看见一个全身赤的,前挂着一对铃铛的绝美女,跪在地上自

 ***地点:吕文德书房“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吕文德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老爷,已经按你的吩咐做好了”小莲在下面躬身答道“那件事也办好了吗”

 “是,也办好了”“那就好,你先下去吧,一会把黄蓉带到那里。你知道该怎么坐的”吕文德向小莲吩咐到。“是”

 “记住,办好这件事,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要是办不好,哼哼”说道这里吕文德突然做起身,睁开双目盯着小莲”后果你是知道德“小莲感到吕文德冰冷的目光,身子一顿,感到无比压力。”奴婢不敢“”

 不敢就好,下去吧“小莲转身出去见小莲出去,吕文德又靠回椅子,自言自语到”黄蓉,我会叫你彻底屈服于我,到时就可以向贾相爷代了,我又有一个如此尤物,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地点:吕文德卧室黄蓉跪在地上,在她脸上写了痛苦,既有体方面得,也有内心得。

 体方面,黄蓉在忍受着,前两个房被旺盛的水涨的厉害,好像有股热在里面不停的蠢蠢动,那种难受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而小莲在走之前在她头上涂抹得体是一种强烈得药,在药的刺下,本来已经肿到极限的头再次变大变硬,头上犹如有蚂蚁在爬,搔万分。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