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7章 不穿衣服
 “黄蓉道里的汁大量的入吕文德嘴里。“嗯…”不知何时黄蓉的玉手已紧紧的握住自己脚踝,变成好像自己把腿举开的姿势让吕文德吃她。”味道真好…汁好浓,一点不好闻的腥味也没有…

 “吕文德抬起脸来边的水汁、朝黄蓉猥亵的说道。“不…不要了…求求你…”黄蓉微弱的哀求着,但已不像先前那么挣扎,身子也得有点烈。

 “配点酒来吃味道可能更好。”吕文德顺手起旁边刚烫热的清酒,拿到黄蓉的上方。”不…“黄蓉忍不住又弯起脖子揪着眉、哀怨的看着吕文德手上抓的酒瓶摇头,她这种神情反而使男人更想侵犯她。

 “把自己的腿抓好!”吕文德兴奋的命令,然后徐徐的倾下酒瓶,一条滚烫的酒泉从瓶口泻下淋在黄蓉粉红的户上!“啊…”黄蓉的身体在上痉挛起来,酒的温度约有六十度吧!淋在她娇的小上就像在浇花一样,这样的温度有点过高但还不会灼伤。

 原本粉和果马上呈现鲜的桃红色,吕文德没有浪费太多酒,他肥厚的凸马上凑到黄蓉乘美酒的。“呜…”黄蓉真得感到户在熔化了,吕文德那像肥虫般的舌混着滚热的酒浆钻入她道深处!

 “ㄠ…不…”意识才刚开始昏,滚热的清酒又淋下来,吕文德正一边一边加酒,黄蓉下身被搞的糊糊的一片狼藉。

 “啾…咕唔…啾…真…不错…”吕文德唏哩呼噜的着、着,直到整瓶清酒都倒完了,他的嘴才松开黄蓉

 他烈的气、肥脸兴奋得红通通“嗯…”相对于吕文德的足、黄蓉张着腿早已被搞得全身无力,那两片大方的翻开,道孔也看得很清楚,里面还一涌一涌的冒出酒水来!

 “求求你啊…要干就快点干吧…这样我受不了啊”黄蓉扭曲着身体哭叫这不像是聪慧贞洁的女侠黄蓉会喊出来的话,可见黄蓉现在被被药给彻底打败自尊心这时吕文德把黄蓉的左腿抬起放置间,用手护着那杆大顶向黄蓉的小,一边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撑开正水的小

 只见吕文德一,一尺来长的大巴就入了黄蓉的小美里,黄蓉不甚忍受从下处传来的酸软的感觉,全身不停晃动,吕文德一边黄蓉的下,一边拉住黄蓉的一只美腿让黄蓉保持摇摇堕的身体。

 黄蓉体内的药已发作到极,道内强烈的搔感和难耐的空虚,这时被一大火热的进去,舒服的黄蓉止不住的发出惑人心的呻声”哦…”吕文德这才发现难怪黄蓉怎么会乖乖的听话了。

 原来现在黄蓉的户被药催到极,里面温度热烫的惊人,户里的壁惊人的紧缩痉挛,夹着自己的茎爽快无比…

 加上黄蓉体自动的向她需索让他又惊又喜高兴的猛猛推…整整一夜,吕文德尽情地玩着这个被情燃烧着的雪白体,吕文德都是花丛老手,在密制药的强力作用下男人将黄蓉这位武林中的娴淑美妇身体了无数遍。

 黄蓉最终昏倒在吕文德的上。***上文说道黄蓉在吕文德一夜的中,终于达到高,昏倒在吕文德上。吕文德也让上气不接下坐在上。

 经过一夜的操劳,吕文德就是天赋异炳,能力超强,却也感到酸腿软,他看着昏死过去的黄蓉,用手扶着黄蓉那肿的双,黄蓉鲜红的头一让吕文德的手碰到就不停地水。

 看着那水的大,吕文德感到不可思议,放了一夜,没想到竟然还能来。黄蓉如果此时是清醒的情况下,一定会发现吕文德那张脸上挂着让人心寒的笑容。

 吕文德,从头的暗隔中,取出一个紫檀木雕小盒,看着手中之物,在看看昏死过去的黄蓉,吕文德心中一阵得意,小人看你以后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没想到当年所得之物,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吕文德打开檀木小盒,从中取出一物。

 原来是一对小球,有葡萄大小,小球下方开有一长形小口,球内中空,轻轻一摇发出清脆的声音,原来那小球是一对铜铃。小球上端有一小眼,从球内伸出条长度适中的透明细丝。

 吕文德伸手捏住黄蓉右上的头,缓慢的将铜铃上的丝线绕在她头上,将头紧紧的捆住。

 打了一个特殊的结,如果你拉动丝线就会使细线越收越紧,在这期间黄蓉由于一夜的,在最后才得到高,已经筋疲力尽,在这过程中。

 只是本能的扭了扭身子,一躲避头上的痛楚。吕文德如法炮制,将黄蓉左边的头也带好铜铃。一对沉甸甸的铜铃挂在黄蓉那白皙丰房上显得格外抢眼,虽然铜铃的分量不重。

 但仍坠得她那对丰房颤颤巍巍。铜铃具头还有一指长的距离。垂于头两侧。吕文德见黄蓉还是没有醒来便一手抓住一个房用力了起来,黄蓉在吕文德的下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不多时她的房就涨了起来。

 她不安地动,无助地扭动身子,试图躲开那双魔鬼一样的手,但那双手如影随形般地紧贴在她几乎没有活动余地的双上,不停地,不到片刻的时间,她那两只白房竟又涨大了。

 墨绿色的血管在粉白的皮肤下像蚯蚓一样暴凸出来,黄蓉的脸被憋得通红,汗水顺脸颊了下来,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吕文德的节奏摇动轻声的呻也变成了颤声的哀嚎。

 黄蓉在如此强烈的刺下终于清醒过来。吕文德感觉到手掌下的房在迅速的膨,黄蓉绛红的头开始坚硬起来。

 随着大力的捏,摩擦着自己的手掌心,看着黄蓉时伸时曲的小腿,吕文德突然用手指捻住她娇头,一边用力的向上拉提,一边狠狠的用力把头在手指间捏扁。

 “啊…”黄蓉痛得摇着头,嘴里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叫声。“看着你的子!你想不想知道?对你这对漂亮的子进行惩罚,会是什么滋味?…”

 吕文德抓紧黄蓉的头发,把她的头从上拉起来往前按,让她的脸凑到自己前的那对房上,让她看看自己的房现在的样子。

 房因头被丝线拉扯而变着形,她那因被丝线绕而变得红紫的头开始高高的往上翘,晕的地方布了扭曲的青色细筋,头红紫得就像随时会出血来。

 她那对透了的房上,布了哺期妇女所特有的青色的血管,由于她鼓涨房里充了温暖甜美的汁,所以她房上青色的血管微微的鼓了出来。

 房沉重地微微向下垂着,挂在呼呼地直晃,散发出热乎乎的体温和腥腥的香,红褐色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的晕上嵌妇特有的小珠儿。

 晕中央,被细丝线着的头示威似地上翘着,足有两厘米长,一厘米,深红油亮,丰腴发达,上面还布了纵横的纹,呼呼,粘渍渍的。

 好象被糖浆腌泡透的枣儿,散发着人的成魅力,也仿佛在向猥琐的男人示威。头上的细线下方吊着一对金色的铃铛,由于黄蓉上下的动作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音乐。“这,这,这是什么”黄蓉看着前的饰物,不知所措。

 “嘿嘿,这是什么,这是我送给黄蓉女侠的礼物啊,都说一恩,我们一夜夫,就算没有百恩,我也要送夫人一点小小礼物啊”吕文德看这黄蓉那媚样笑着“谁和你事夫,才不要着劳什子”黄蓉怒道,说罢便伸手去解头上的细线。

 吕文德也没阻拦黄蓉的动作。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黄蓉的动作。黄蓉把手伸到丝线上的结头处,刚一撤动线头,由于吕文德打的是一个特殊的活结,黄蓉刚撤动线头,丝线就将如头收紧,而下面的铃铛也再次响起。

 不过这次铃铛是自己跳起,而另一侧的铃铛也跟着在空中舞动起来,黄蓉顿时觉得头同时收紧。

 “啊!…”黄蓉突然受到如此强烈的刺双手也顾不上再解丝线了,身子再强烈的刺下倒在了上,下身私处,也再次

 “哈哈”看到如此情景,吕文德不发出得意的笑声“郭夫人,我劝你还是省省吧,这子母连环铃可不是谁都能解的,老师告诉你把,这铃铛里面有苗家密制的一对子蛊,一受到外力拉扯必定环跳。

 而子蛊相连,一动另外一个必随之跳动,你是那不下来的,而且还有一子一母两个,子蛊一动母蛊必有感应,只要百里之内母蛊必有感应子母相应,嘿嘿,要想取下此物,必将母蛊收好,否则后果你已经尝到了吧,你是找不到母蛊再那的,就算你找到也不知如何隔绝二者的感应,哈哈”“你无,你混蛋”黄蓉怒骂道。“我是无,我是混蛋,不过郭夫人,今后要想好受,就要乖乖听话”吕文德得意的笑道。“不然,有你好看,忙了一夜,好好休息吧,晚上我们还有活动呢,对了,今天你会感觉一种特别的感受。

 一会我会叫小莲来服侍你,乖乖的听话,不然,到时你就明白了,下官要处理公务去了”吕文德突然用手指捻住她娇头狠狠的用力把头在手指间捏扁,然后再大笑中,也不穿衣服,扔下发呆的黄蓉扬长而去。***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