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6章 头已躺下去
 “郭夫人!你看!你明明不舒服!却还是面不改心不跳!”吕文德看着被污辱而不敢反抗的黄蓉,内心涌上一阵快意。

 “郭夫人!不舒服!就休息一下吧!”吕文德用他右脚那硬的脚趾,夹着黄蓉那柔,随着侵入间的脚趾的不停的动,黄蓉的开始充血象两片小嘴张开着。

 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吕文德的脚趾动的得越快、越重,粘得越多。黄蓉羞辱的闭着眼睛,她咬着牙忍受着,此刻她正被吕文德那肮脏的脚趾放肆的着。

 羞辱的泪水在她眼中打着转,但她不敢让它们出来,吕文德蜷起另外四个脚趾,只剩下大脚趾直楞楞的伸着,并不停的在黄蓉的道口附近拨着。

 黄蓉马上明白了吕文德的意思,她放下一只手,抱紧王佩里的脚,把他的大脚趾对准自己的道,慢慢的了进去。

 吕文德的脚趾在她的的道内上下搅动着,出入个不停。黄蓉那女人最为感的部位被吕文德不住的肆意,她哪经的起这样的玩

 不一会,她就觉得全身燥热,坐立不安,心开始蹦蹦跳起来,下身传来一种无法形容得冲动感,呼吸也不由自主的越来越急促起来“唔!啊!”黄蓉开始扭动身体,喉咙里冒出的哼声,身体随着吕文德脚趾的动作而摆动着。

 黄蓉只觉一股奇立即向全身扩散,直窜下空虚的下身内,得黄蓉的玉体完全抖不止,口中发出媚已极的闷喊泣声:“哦…哦…嗯…噢…呀…”

 在黄蓉受不住这亵的刺的同时,她下体的亦从大腿的部大量涌下来,黄蓉悲哀的知道今夜只能任吕文德娱了…***“嗯!好了时间快到了!你把衣服了。先伺候伺候我!然后我再让你

 “吕文德把手指在黄蓉的衣服上擦了擦说道。黄蓉无奈的着泪,光了衣服,站在吕文德面前。吕文德走上前捏开她的嘴一下吻了上去。

 “唔…不要…”一阵剌鼻的恶臭熏得黄蓉透不过气来,正要往后闪开,吕文德一只手伸到她的翘上大力地抓捏起来“呀…”黄蓉刚想要闭上嘴,但吕文德用手指狠狠地挖着她的道,她顿时痛得叫了起来。

 就在黄蓉张嘴的同时,吕文德恶心的把他嘴里的食物推进黄蓉口腔里。“唔…”黄蓉一阵反胃。“吃下去!”吕文德用力打了一下黄蓉的翘。黄蓉眼中含着泪水,艰难地咽着吕文德嚼过的东西。

 “现在你给我站好了!把一条腿给我抬起来用手抱着,要把出来知道吗?“吕文德恶狠狠盯着黄蓉说道。“…是…”黄蓉怯怯的答应道。她不知道吕文德让她摆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姿势,但凭她对吕文德的了解,她知道一般的姿势是足不了吕文德那变态的心理的。

 黄蓉在情急之下,她用双手扳住左边那条洁白修长匀称的玉腿,将脚尖绷直,从身后翘上来,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形。

 然后她将左脚背贴到头顶,用右脚独立支撑着身体。这个动作的造型极具观赏,极能凸现女身体曲线美,可当女人一但在的情况下便具有了特别秽的意味,因为女的下体征也在肌的极限绷张中更加突出。

 黄蓉本来就是一个自幼习武之人,平时练功的她完成这个动作非常的容易,可是今天她的下体被药催得红肿不堪,连走路都很艰难,做这样的动作就更艰难了。

 可是黄蓉为了取悦吕文德,她仍咬着牙扳起了自己的左腿摆出了感姿式,出了她下体的隐秘私处。“好!这个姿势叫什么名字?”吕文德没想到黄蓉会做出这样的姿势,他高兴的问道。“我…我也不知道这姿势叫什么名字…”黄蓉痛苦的回答道。

 “我看就叫金独立吧!…”吕文德边说边将他的手指进黄蓉的道内。“…啊!好就叫金独立!吕大人求求您轻点!别的太痛了!好吗?…”黄蓉疼痛地呻着,娇声哀求着吕文德。吕文德用手指在黄蓉的头和蒂的位置上蹭了几下。

 “嗯…”黄蓉“凌凌”打了几个冷战,又一次亢奋的呻起来。“臭婊子!你给我下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快点!”吕文德抓住黄蓉的头发,把她拽倒在地黄蓉那清秀的脸庞扭曲着,弯下去,吕文德拽住她头发的手一松,她就跪倒在了地上。

 由于上身前倾接近水平,一对雪白丰房随着重力垂落下去,吕文德用脚踢蹬着黄蓉的身体,黄蓉含糊地呻着。

 扭动着玉体,挪动着双腿向前爬去,她一边抵抗着催情剂的药力,一边想要逃脱吕文德的追击,只见她白皙的部全着,吕文德就跟在她的背后,欣赏着她不断摆动着浑圆的部。

 “啊…呃…”在催情剂药力的作用下,面对吕文德的羞辱,黄蓉只能呻着爬到了墙角边,她再也无路可走了。

 吕文德蹲下身来,双手抓住了黄蓉纤细的脚踝,拖着她的双腿向后退去,直把她拖到了边。吕文德再度拽住了黄蓉的秀发,另一手提着她的左脚踝,将她脸朝下按在了上。

 吕文德抓着她秀气的肩头,将她翻转过来,她那一对尖的巨在吕文德的目光下一览无余。

 由于药的作用,她那两颗绛红色的头坚硬地立着,极为人。吕文德将她在身下,双手将她精致的左峰拽住,一口就咬住了她的头。

 “啊…”剧烈的刺感的尖传来,黄蓉那本已接近崩溃的防线顿告失守,体剧烈地颤抖着,呻声中的成分听来已越发明显。

 吕文德将头紧靠在黄蓉的峰上,不断地着她的尖,使她发出的呻声越来越响,双手则离开了她的酥,转向她的间。“把腿分开让我看看!”吕文德从黄蓉的身上起来,喝令她分开双腿。

 道深处又一次传来奇特的麻,那种不是身体表皮的,那是一种透彻心肺的令人死不能的折磨。“给我吧…求求你…我不行了…”黄蓉大声哭叫着,她用双手抓挠着自己的部。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吕文德阴险地笑着。“知…知道了…求求你…不行了…”黄蓉又是一声长长惨叫,道里的麻感源源不绝地涌出来,她快要疯了“知道厉害了还不把腿分开?”吕文德问道。“不…求求你!放过我吧?…”黄蓉哀羞绝、淌着泪不停挣扎。

 但还是被吕文德分开她的双腿,她只能张着大腿躺在上任吕文德观赏。黄蓉紧闭着双眼,脸屈辱的神色,她的双脚的脚背已和腿部绷成了一直线,双手攒成拳状死死地握住了单。来自头和下身的快不停地冲击着她的神经,使她产生一种如临地狱般的感受。

 “!隔了这么久还成这样…你他妈的还真啊…”吕文德用手指拉开黄蓉红润润的小,她那里还在冒着,里面粉片沾了许多白白的,整道会黏黏的,有股女分泌物的混腥味。

 吕文德松开了咬住黄蓉左头的嘴,吕文德微微抬起头,看见黄蓉那精致白皙的峰上已布了自己的牙印和唾,更觉得兴奋。他随即又埋下了头,又咬住了黄蓉右头,开始起来。

 “啊…”这最后的一击击溃了黄蓉的所有抵抗。她刚觉得来自左的刺得到了缓解,又一阵剧烈的刺从她的右传来,她精神上最后的防线刚一松懈,就被新的一波冲击彻底击垮。

 她发出了一声极为悠长和凄厉的呻,其中痛苦、羞所占的比例竟已是平分之数,清秀的脸庞疯狂地左右摇晃,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之飘

 “你这的颜色还这么漂亮!你是怎么保养的?”吕文德松开黄蓉的头,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抚黄蓉那红的花瓣。“不…哼…”黄蓉忍着私处被玩辱和,拼命的挣动抗议,但是她怎么挣扎都是罔然!

 “唔…味道真好…没什么腥臭!不像有些女人下体一股臭味…闻了就让人没兴趣…”吕文德进一步把脸贴在黄蓉灼热的处轻轻磨擦。

 “啊…别这样…”黄蓉冒出皮疙瘩,浑身不住的冷颤,她平常很注意户的清洁,因此那里很少有难闻的味道。

 但此刻却羡慕极那些下体有异味的女人,至少不会让吕文德这样轻薄。吕文德的油脸边磨边转动,磨擦面由脸颊慢慢转到肥厚的双

 “啊…不要…”黄蓉拼死的挣扭,吕文德那两片肥腻腻的厚已贴上她的,像在和小接吻似的发出啾啾的轻响。

 “呜…”黄蓉感到极度的恶心,吕文德的肥正和她的接触!“婊子!你喜欢被男人是不是!…你看看,我用舌头一你的蒂…你就舒服的…”吕文德兴奋的抬起脸,边粘了黄蓉的水。

 “不…没有…”黄蓉噙着泪害怕的摇头。但吕文德已再度埋首于她股间,随即黄蓉感到自己上端,吕文德那热呼呼的、黏黏的舌头正在她的核。

 “啊…不…哼…”酥的电一波一波的袭击着黄蓉的大脑,她的头已躺下去,举在空中的脚掌也绷直了,吕文德着黄蓉那颗变硬的黏滑豆,渐渐整张嘴上她滚热的户。”唔…咕啾…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