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5章 深昅了一口气
 但衣服一穿上顿时羞辱不堪!原来黄蓉身上被穿上一件奇紧的软质非丝非绸,急剧伸缩的,半透明的粉红色肚兜,其实那也不能算是肚兜。那物件将黄蓉那的圆浑巨紧裹得突已极,活似两座巨峰般的顶立在前!

 黄蓉简直就象没穿衣服一样,肚兜虽然是红绸子做,半不透明的,样式是特制的,低围着前,并没什么勾带之类的东西挂在肩上,全由凸的两个头托住就要下的衣。

 而在肚兜头之处竟然开有两个小,而黄蓉那巨顶的一双粉头,被药催着硬正好从小处伸出,暴于空气之中。

 高高的两点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整个肩部和上半雪白的肌肤让人直口水,深深的沟、出上半部的房和高高叮起的头无一不让人手,背部也只是绑了条很细的拉带拉合,并没有如一般肚兜那样有带过于脖后,接下来的部分是窄体的,一直从前包着蜂、到下处就成为两条一指宽的丝带,正好在黄蓉的大内小外穿过,见一小丛黑色的被窄窄的丝带带分成左右两边,雪白的小腹出肚兜有一圆形窟窿,将黄蓉肚脐于外面,粉红的丝带和黑亮的组成色彩鲜明的图案,红丝带深深勒在黄蓉那两片肥厚润的中间。

 大量的汁还在不断的涌出,让黄蓉的整个下体全部…黄蓉觉得实在是太羞了,一边被药所折磨,一边无法达到足的身体,被男人灼热的眼睛所瞧见,即使是黄蓉觉得讨厌。

 但无法抑制的身体反应只能让黄蓉下面全部透了,两条丝带在菊花上方汇成一条,连在背后固定双峰那细细的带子上。

 而黄蓉那肿大到极限的蒂却卡于两带分叉出。也就是说,黄蓉重点部位全没有遮住,反而以一种更加人的方式于空气中。黄蓉眼见自己被穿上如此羞于见人的装,羞愤已极地热泪直“呜…哦…嗯…唔…不要…”

 这样打扮的黄蓉出现吕文德面前时,看得他下体发硬。更令人窒息的是只见黄蓉粉颊一片红,美目含泪地不已,而下的羞处完全,不断出白白的:“哟!

 黄女侠穿这种皮衣真是丽无双啊,噢!好一双贵妇巨!哈…哈…嘿!武艺高强,冰清玉洁的郭夫人怎么现在成了这副模样啊。“吕文德笑下体难耐的黄蓉,不住婉转呻:”呜…

 嗯…不。我不会,不要…“吕文德见黄蓉如此样,右手在后面从黄蓉下穿过,整手扶余黄蓉外之上。中指和食指将那肿到极限的蒂捉住,轻轻错捏着,黄蓉顿时如同找受电击。

 “啊!”的一声媚叫出来。吕文德在黄蓉耳边轻轻一添道:“夫人,随在下道后宅去吧。”说吧,也不为黄蓉穿上其他衣服和鞋子就让黄蓉半着身体靠于自己怀内,自己一手抚摸黄蓉蒂,一手将黄蓉头轻捏着。

 拖着黄蓉向自己后宅走去。黄蓉本想反抗,无奈要被捉,全身无力,只得在吕文德牵引之下奔后宅而去,好在一路之上并未见人。吕文德把黄蓉带到自己卧室中,松开手,双手沾体。

 不过一是,一是,此刻黄蓉已经瘫软在地上,感红一开一盒,向外吐出香气。见黄蓉如此模样,吕文德大感兴奋,对黄蓉道:“郭夫人,想要在下的大巴就快去准备晚餐去吧,对了菜有现成的,麻烦郭夫人为在下点主食就好了,就点面食就好了。”

 说罢将黄蓉拖入卧室后的小厨房内,原来吕文德极爱没事,每夜必吃夜宵,而他卧室之后不远处,就有一个为他准备夜宵的小厨房。

 黄蓉在药的煎熬下,不得不屈服于吕文德的威之下。黄蓉在厨房内找好应用之物,刚要和面,只见吕文德拦住她。黄蓉不知道吕文德又有什么坏点子。吕文德道:“郭夫人,厨艺天下无双,怎能如此简单,要增加一些难度。

 郭夫人你,两腋下和大腿部各夹一个鸡蛋,再和面粉时不准将鸡蛋夹烂,这样才能显示你的本事啊,这面也不能用水和啊”吕文德给黄蓉放好鸡蛋。

 然后将面盆放在黄蓉前面的凳子上,由于凳子小矮,必须弯下,这样股就翘起来了,两个全部暴在外。”这和面汁水就用郭夫人这对大子中过剩的水吧,不然着也没用。

 哈哈“吕文德在黄蓉身后将黄蓉那对巨用双手抓住,用力一挤,白的入黄蓉前面的面盆中,黄蓉顿时觉得万分羞辱,没想到自己神圣的汁竟然给这无之徒用于和面之用由于三个鸡蛋的位置,使得黄蓉的动作不敢放得过大和大力,只得慢慢的轻柔地和面粉,好歹黄蓉是武艺在身,动作也不慢。

 吕文德在黄蓉身后搬吧椅子,坐在黄蓉身后,仔细观看黄蓉和面的媚样。吕文德见黄蓉那粉的小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那雪白的肥惑。吕文德伸出自己的脚,用大母脚趾从后面入黄蓉小之中,大拇指动。

 黄蓉的小突然遭到侵袭,身上的鸡蛋差点掉了下来,黄蓉只得强忍着小内的,继续和面粉,速度也就慢了下来。黄蓉终于在吕文德的辱下完成了晚饭。吕文德回来了,二个人在饭桌前吃着饭。

 黄蓉终于完成了她艰难的晚饭准备黄蓉举起酒杯,对着吕文德这个面目可憎的男人,想到恶梦般的凌辱不内心发

 “嗯,好!”吕文德瞄了几眼坐在对面的黄蓉,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黄蓉的皮肤本身就很白,在药的催下,更显得她的皮肤像一般的白细滑,和往日比多了几分人的妩媚。对面吕文德不轨的眼光,让她浑身感到不自在。

 “嗯!你的菜做得真好!尤其是这油饼,味道太特别了,郭夫人准备了什么饭后节目,让我开心哪?今天我可要好好了一乐!你说怎么样?”吕文德笑着吃下药吕文德说着又用他那双秽的细眼瞟着对面的黄蓉。

 看着浑身上下散发着成少妇和人韵味的黄蓉,吕文德的下身硬了起来“这…”黄蓉迟疑了一下,不知该怎样回答吕文德。“怎么?…不愿意吗?…”吕文德怒气冲冲的问,同时悄悄地抬起一条腿向对面的黄蓉伸了过去。

 “不…没有”黄蓉忙向吕文德解释着。她不想怒这个可恶的男人,正在这时,吕文德穿着脚一下钩住了黄蓉的小腿,她吓了一跳,几乎叫出声来,抬起脸时发现吕文德正笑着瞥着自己。强烈的污辱感冲上黄蓉的大脑,在饭桌的面前被猥亵,她感到羞极了,她想要挣扎。

 “说说看!一会怎么让我高兴?”就在黄蓉作出反应前,吕文德用细眼盯着她冷冷地说道。听到这话,黄蓉脸色一变,几乎已经作出的挣扎举动硬生生的疆住,好象被人点了一般。

 羞红的脸上极力地恢复平静,短短的几秒钟里心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她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写到了脸上。吕文德见他镇住了敢怒而不敢言的黄蓉,下地笑道。吕文德嘴上说着下面的脚也没闲着。

 他用脚背贴着黄蓉的肌肤不断的磨蹭着,并沿着她的小腿一直游上大腿。黄蓉的心“砰砰”地急跳,虽然努力装出无事的样子。

 但呼吸开始变得重。她浑身直穿着简装板肚兜,只能任由吕文德糙的大脚充分地享受她缎子般光洁滑溜的肌肤,特别是她丰腴的大腿内侧,细腻滑,吕文德肆无忌惮地在那里来回磨擦,脸上却装出若无其事的自己说着话。

 可怜的黄蓉正被对面的吕文德任意玩却敢怒不能言。吕文德一边享受着黄蓉滑的腿,一边观察美丽的她那极度窘迫的表情。

 在这种蜚异所思场合中“郭夫人,你做的饼好吃吧?自己尝一口吧,这可是一般地方买不到的哦”吕文德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桌下的脚却开始侵入黄蓉的私处。继续磨擦着她的部。黄蓉强忍着屈辱,她简直不能相信吕文德已经疯狂到了这个地步,她虽然努力地保持平静。

 但随着吕文德无的玩,她的脸上不时的变得一阵青一阵白。黄蓉不知道这种危险的游戏要玩多久,更不知自己的身体还能要支持多久,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叫出来。

 突然她感到吕文德的大脚趾按在了自己的户上,还一下轻一下重地不断按“天…不要…”黄蓉感到一阵炫晕,吕文德肥大的脚拇趾不经意划过核时,得她浑身阵酥麻,洁白的牙齿不咬住了嘴

 “嘿嘿…”吕文德连连笑,脚趾在黄蓉那肥涨隆起的户上,肆意地玩,突然脚趾摸到道口的位置,顶入道。“啊…”黄蓉差点咬破自己的樱,一颗心差些跳了出来“郭夫人,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吕文德用语言羞辱这黄蓉。“嗯,不要紧。”黄蓉急忙回应。”真的不要紧吗?…不舒服你就说嘛!“吕文德假惺惺的用关切眼光看着黄蓉。

 同时脚趾快速地挖着她肥道口。恶意的污辱令黄蓉几乎快要崩溃了,脚趾和道的磨擦几乎要发出响声了。

 “郭夫人!你是不是病了?”吕文德仍在动他的臭脚,在黄蓉的部作圆周旋转。黄蓉的口微微起伏,面色越来越难看,她知道吕文德这样做一是为了最大限度地羞辱自己,想到这,她深了一口气,脸上强行装作若无其事。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