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4章 照顾面子
 随即从子出一股热,她慌乱又娇羞得轻哼一声。吕文德只见她皱和中央的黏膜动了一下,先是一滴透明的汁从下来,接着热腾腾的汁一路出来滴在地面上。吕文德望着黄蓉那求不的样子,心中一片得意。

 想到:“小人想得到高,没那么容易,今晚不会让你好过的。”吕文德笑对黄蓉道:“吧…郭夫人!还要不要我你的小呀…”

 说着一只手继续捏着黄容的双,另一只手则按住蒂快速的着,黄容脸通红:“啊…不要啊…”慢慢的摇着下身将就着吕文德的手,左手不停的挤着自己高傲的双,右手则伸手去边摸吕文德的巨边把巨引向自己的下身。

 吕文德又顺势俯身亲吻着黄容人的小红,黄容马上热情的回吻着吕文德,下身又自动自觉的最大限度的张开,吕文德并没有把巨大的具再次入黄蓉那小里,而是不断用自己的头在来回扫黄蓉的出来的,已经肿大到极限了。

 有大母手指盖大小的蒂。夏天的天气是那样的炎热,黄蓉早已是香汗淋漓,在小腹、房、头上都挂了晶莹的珠,同时散发出女人特有的香气。那香气在房间里淡淡飘,令吕文德心神恍惚。

 吕文德就这样一边握着起的茎在黄蓉的蒂上摩擦着,一边欣赏着黄蓉美丽的体,足足看了好久。

 黄蓉在这时间内,却是掩饰不住的羞辱,绝望和无处发火。吕文德换了一个姿势,将下体继续靠近黄蓉,催着。

 他的茎犹如凶狠的利器一样对着黄蓉的脸。黄蓉哭泣着挪过身子跪在吕文德的两腿间,努力的张大羞口,将吕文德的茎含进嘴里,她虽然从来没和男人口过。

 但心里明白男人想让她干什么。她用纤纤玉手轻轻扶住吕文德的茎,慢慢的套着,她一边含着吕文德的头轻柔地啜,一边用舌尖轻轻头的冠。

 然后慢慢地将茎含入她那人的嘴中上下吐着,并用她的舌尖绕着冠的边缘,不时茎。

 “哦…要好好啊,舌头也要动…不错…虽然很生疏…但是也别有一翻滋味。我先让你的嘴给我得到高,我才会给你高。”吕文德紧闭双目,牙关咬的咯蹦咯蹦直响,在黄蓉的吐吐中,他的茎变得更加紫红、强悍起来,”

 尖端的马口要好好。把嘴张大点,别让牙齿疼我的宝贝。喉咙张开,让巴进的更深一点。

 “她的嘴里不断的分泌着津,小嘴拼命,不时发出下靡的声音。这就是战场上威仪万方的女侠啊,那个曾经在武林,令无数崇拜者心动的女神!她那张曾经神圣不可亵渎的嘴,正在为一个卑鄙的男人口

 吕文德配合着黄蓉的吐,前后摆动着股,尽情着这张嘴,体会着践踏女神的快。黄蓉被越来越糜的气氛感染,神智也变得起来,她完全抛弃了一个女人的的尊严,无地投入嘴与具的活运动中。

 吕文德把下体贴在黄蓉那秀美的脸上,开始享受她的口,黄蓉的嘴里发出了“渍…渍…”的响声,仿佛吕文德的茎是一道美味的大餐似的,她吃的是有滋有味,她还时不时用整个一条舌头裹住吕文德的动着包皮,一对玉手也不断的把玩着吕文德的丸,两排洁白的牙齿也没闲着。

 它们在轻轻挤着吕文德茎上的动脉,吕文德哪里还憋得住,茎上酥麻的感觉一波接一波的扑过来,他低叫一声,把黄蓉的嘴当做,他两手抱住黄蓉的头,奋力向黄蓉的嘴里冲撞起来,这下可把黄蓉害惨了。

 她的嘴巴太小,根本无法容纳下吕文德已经涨大的茎,吕文德每一次的都顶到了她的喉咙深处,她被呛的脸通红,一阵阵闷咳在她的喉咙里回响着,舌头也被茎撞的歪歪斜斜。

 “好了…停…”吕文德突然,中止了黄蓉的。“…”黄蓉不知出了什么事,她呆呆看吕文德,吕文德那双眼睛让她想到了鹰的眼睛,有一种使她全身瘫软的威严。

 吕文德脸上挂着令她感到害怕的笑容。吕文德再次把他那大的具递到黄蓉的嘴边,不过并没有伸入黄蓉的口中,而是自己用手套这他那大黑具,吕文德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终于,吕文德了。

 一大股热如雨般的迸发,火热的瞬间就从黄蓉的鼻孔处入,黄蓉几乎背过气去,张大口息着,太多了,顺势填了她的嘴。

 吕文德捏住黄蓉的嘴巴,不让她有机会吐出,并且把茎再次入黄蓉口中,努力的在她嘴里着,意图释放出所有的能量。黄蓉几费力的咽着吕文德的,可是吕文德的实在太多,她的嘴又被吕文德捏住。

 终于使一部分又从她的鼻子里倒出来,黄蓉就象三岁的小孩一样,鼻子下垂淌着两条白色的长龙,看上去煞是可笑!吕文德终于松开了手,仰面无力的倒靠在书桌上,黄蓉还在那低咳着咽着吕文德的分泌物…

 “嘿嘿-我看你是已经上瘾了!把下面的袋也一下吧,要含在嘴里哦!“吕文德暗自高兴,凭着老道的经验他觉察出了黄蓉已经有了被望,开始接受他的调教了,黄蓉爬了过去,把吕文德的茎轻轻的提了起来。

 开始继续用舌头那只黑色麻球上残留的,不久便把囊整个的含进了口中。许久之后,吕文德才让黄蓉结束了口舌侍奉,可是黄蓉此时的火却烧的更烈了。

 股深处的有如万蚁钻心,折磨着女侠成体,令人疯狂的来自身体深处,烈药已经深深渗入黄蓉的子,那药发作起来。

 女子的是一次强过一次…黄蓉身体的变化当然逃不过吕文德的眼睛,他清楚的知道这几种药的厉害,黄蓉刚刚没有获得任何高,那些药的药力现在在黄蓉的下体已是成倍的不断增加…结果就是更加火难耐。吕文德故意笑着说:“郭夫人,我刚才了,真是好累了。

 你看我要好好休息了,你先回去吧,今天就到此结束吧,以后个走各路,我也不会对人提起此时。郭夫人真是太厉害了啊。我不是对手啊。不愧是名江湖的女侠啊”黄蓉身体内就象有一股闷在窜动,双颊绯红,口干舌燥,心跳加快。

 而脑中越来越混糊,只觉得焦燥无比,下体的是越来越强,和男人媾的望越来越强烈。听到吕文德的话黄蓉羞急的快要疯了,但是自己只能无助地扭动着硕大的股。对男人无的评论,黄蓉羞涩不已,一向端庄高雅的女侠仪态尽失。

 “不…不要…快救我…”黄蓉现在象全身要起火一样,额头冒汗双眉紧蹙,焦虑万分地看着他。

 “要我怎么救你啊?…”“我…”黄蓉的身体搐动着,口中哆嗦着寻找合适的话语开口。怎么说对她这样身份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侮辱,这么下肮脏的字眼怎么能从她口中说出啊!但药力在她的肌体里无情地作用着,水象决了堤一般渗出来,沿着大腿下来,身体深处象被万千虫蚁咬一般难以忍受。“放进去…帮我…我不行了…”一向高贵自恃的黄蓉眼里水汪汪,用乞求的眼光望着他,几乎是在哀求。

 “放进去?放什么啊?…记住以后和我说话要说清楚,不然我可不会明白郭夫人的话…”吕文德笑着说。

 可怜的黄蓉现在全身的美都泛起红色,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面色更是赤红,下身变化更大,本来娇小的户此时明显看得出肥厚很多,大大的向两边自动裂开,水不停息地从口渗涌出来。

 把户下方到股浸润得光鲜透亮。黄蓉的股不由自主地作前后小幅摆动,嘴歙动着发出含糊间歇的呻声,任谁都看得出这个美妇人正在药的煎熬。

 “…是…请…你们用具…我的户…”黄蓉羞涩的闭上美丽的双眼,强迫自己说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话,吕文德得意的哈哈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何人都不敢相信黄蓉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不过黄女侠,我们现在可真是累了,你也是知道我们男人过一次后,怎么也要时间恢复了,要不我去叫几个兵丁来足你?”

 黄蓉大羞:“不行,那样别人不都知道这事情了?我以后怎么做人啊。”吕文德笑着:“嘿嘿,也是啊,看来为了照顾你郭夫人的面子,我只好也吃上几颗药舍命陪你了。”黄蓉羞涩的垂下头:“嗯,就是这样最好了。”

 “不过,我们吃这药需要用酒送服,服过后也需要几注香的时辰才能见效啊。”吕文德嘿嘿笑:“听说郭夫人厨艺天下无双。麻烦郭夫人为在下准备一点下酒菜吧。”敬请期待下一部分:恶梦晚宴黄蓉将会度过怎样的一顿晚饭呢。***

 黄蓉羞涩万分,但无比的却好像自己的喉咙般发出了轻轻的”嗯…“的秽的声音,只见原来是黄蓉户里竟不断往外涌而出。这秽的声音使黄蓉脸飞红,看着更是美极了。

 吕文德笑着拿出一件红色的肚兜:“来,黄女侠,为了照顾你的面子,我给你穿上衣服吧。

 我说过几件肚兜我还是送得起得,从这里到我的卧室还有一段距离,末让别人看了去”说着上前帮黄蓉把那套装穿上,黄蓉本以为这吕文德真是大发善心。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