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蓉落难记 下章
第2章 全裑一阵颤抖
 可现在却是成无比,即有少女般的气息,又有少妇的风采,面容更是美绝世,肌芙人,全身奇香、柔软无比,因她天生体质不同常人是个天下少有的尤物。黄蓉由于没有穿肚兜,一双奇高无比的粉在外衣下,两点尖尖的突立出来。

 深深的沟,在黄蓉呼吸时两不停颤动,看起来呼吸都困难,那对巨没有肚兜的保护,在黄蓉行走之间,不断有向外跳出的趋势,黄蓉也因双而心烦。

 想到自己将生产之后因水的原故不知双会涨到什么程度,想到进来双有不断变大的趋势,黄蓉不粉脸通红。

 吕文德见黄蓉如此风动人,不下之物爆起,幸好他坐在书桌后面,否则就要当众出丑了,黄蓉见吕文德盯着自己的豪,不暗怒,也为自己听闻紧急军情忙中忘了穿肚兜感到后悔。

 黄蓉见吕文德盯着自己前两点凸起,也不说话,只得自己发言,问道:”大人,找民妇过来,不知是何紧急军情。

 “吕文德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面上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黄蓉见吕文德并不答话,正要发怒,突然觉得下体趐酸麻,道子阵阵收缩,原来吕文德那桌上香炉中,不是什么檀香。

 而是一种及其霸道的药,叫欢喜禅是西域僧所致,这欢喜禅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发黄蓉下所穿的石女乐中的虫,更加强烈的活动。黄蓉“石女乐”在身,一经拨,立时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这些反应具体而微,但落在有心观察的吕文德却是绝妙好景,极端的挑逗煽情,只见黄蓉面泛红,目光朦胧。

 贝齿轻咬下,瑶鼻微皱含羞。她时而微张小嘴,时而轻扭身躯,一股慵懒快意的情,铺天盖地的,从她周身散发出来,吕文德深知“石女乐”的妙用,如今瞧见黄蓉难耐,强忍畅快的模样,不由得心顿起,兴奋莫名。

 见黄蓉两腿叠,颤栗抖动,显然已是舒服畅快,飘飘仙了!吕文德见黄蓉焰焚身,克制强忍的模样,真是说不出的人。他有意捉弄,吕文德假意道:“郭夫人,你怎么了身体可否有什么不适之处。”

 黄蓉她勉强压抑住不住的媚态,挪动因舒服而痉挛的身躯,突然之间,黄蓉感到浑身血翻勇,浑身燥热不堪,全身无力,双腿一软,向前倒去。

 此时,吕文德早已在黄蓉媚态发作前起身走出书桌,见黄蓉在三大药的夹攻下已是不能自抑,见黄蓉身体前倒,急忙抢步搀扶,顺势将黄蓉搂入怀中。

 此刻,吕文德只觉一股说不出的幽香直入鼻孔,全身说不出的惬意,软香在怀,双手好似搂到一团棉花,轻飘柔,美不胜收。吕文德只见怀中娇娃,媚眼如丝,口中向外吐出阵阵幽香,精致玉容上冒出细细汗珠。

 见此情景不下之物有立几分。吕文德见黄蓉如此,假意关心,问道:“郭夫人,怎么身体如此炙热啊,看都出汗了。

 可能是天气过于炎热,郭夫人,怎么穿着如此之多,此乃盛夏,还是清几分的好,大家都是自家人,来来来让在下为夫人除去外衣吧。”说吧就去解黄蓉外衣“谁…谁…和你是…自家人,无之徒,啊…”黄蓉见吕文德伸手为自己宽衣,那里肯从,无奈身体在三中药夹攻之下,浑身使不出半点力气。

 吕文德在一旁看得兴起,从黄蓉的背后,连忙把拉带给解开了,边对黄蓉笑:“郭夫人还是要小心,万一热出病来就不好了,还是解开衣服让在下为夫人宽衣吧。”

 黄蓉本来用手阻止吕文德的动作,但已经迟了,吕文德已经解开了前衣,由于黄蓉没穿肚兜,两只大玉兔直接跳了出来。

 两棵比葡萄还大的红色的头分外显眼,吕文德看呆了,吕文德这时把黄蓉的身体靠向自己,两手分别用力握住黄蓉那巨大的体,嘿嘿直笑:“郭夫人,没想到你如此开放,竟然不穿贴身之物,嘿嘿…”然后用力一挤,头溢出了水,顺着铜钱般大小的红色的晕打转,一滴一滴往下。黄蓉这时才在吕文德不断用力挤的剌下发出了阵阵呻:“啊…不要啊!啊…停…啊!你别济呀…啊!用力点!

 “黄蓉的双在吕文德不断的玩下迅速起来,黄蓉只感到双难受,不停的动双,吕文德吻着黄容的香,源源不断的食着黄蓉的香,吕文德也开始不断吐出口,让黄蓉食,两人相互换着香

 吕文德的两手都没停,辱得黄蓉的双,两个硕大无比的香留下了许多手指痕和指甲印。头溢出的水,两棵红葡萄已经变得长尖的,足有手指头这么大了,好象红的草莓,上面不时滴上牛一样。

 而因为房的大,晕周围出来了不少孔,不时渗出白的水,吕文德松开的双手把黄蓉下身的撕去,才发现黄蓉根本没穿内,下身巴掌大的石女乐穿在黄蓉下,黄蓉的身体就是非常感的,在药,吕文德和石女乐的三从刺下,下身早已水泛滥,得两腿都是。

 此刻,吕文德调笑黄蓉到:“素闻郭大侠夫妇,生平节俭,美想到郭夫人竟节俭自此,连肚兜都不穿,早知道,本官就送几件给夫人也不是不可,本官虽也清贫,但几件肚兜还是有的。哈…哈…”“不是的,你们不要来,不然我可要对你们不客气了。”黄蓉忍着剧烈的,好不容易想到现在唯一得体不失身份的话,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侠浑身发抖,脸通红,几乎要哭了的样子,吕文德放肆地笑着。

 “黄蓉女侠你看看,这个就是你的小,嘿嘿,想不到黄女侠会穿这样下具,哈哈,真是痛快!

 明天也许全襄都知道女侠黄蓉有如此一件宝贝,还不穿贴身之物,哈哈”黄蓉听到这里心中一片慌乱,∶“不!不!啊,求、求求你,不要说出去!求求你!呜…”

 “呵呵,郭夫人不要着急啊,我仰慕郭夫人已经很久了,虽然得不到夫人的芳心,但是能够有机会得到名闻天下的黄蓉女侠令人垂涎三尺的体也是我的福份啊,哈哈…只要女侠答应和我风一夜,我们自然不会和别人说起今夜之事了,嘿嘿,黄女侠这样聪明,应该知道我可都是朝廷命官,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我头上的乌纱也不保了啊。怎么样啊,郭夫人?”

 黄蓉虽是女中诸葛,但是碰到这样的女子名节大事,却是心如麻,细想一下,本想反抗,但无奈浑身无力,觉得也只能答应他们了,黄蓉羞涩的垂头:“只此一夜,以后你休想纠,不然的话,我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取你之命!”

 吕文德见黄蓉答应,忙口应承:“那是自然,我可惹不起名江湖的郭大侠夫妇。嘿嘿…”吕文德用左手在她前澎涨的峰上轻柔地抚摸着。用手指头夹住了一边微微上翘的绛红色好象红的葡萄的头。

 “嗯!”黄蓉嘴中连哼了几声,娇躯轻轻地颤动了几下,那粒原本就很得的头,逐渐地从她峰顶的晕再次上凸了起来。

 一直到高过手指才算停了下来。远远望去,就像一颗刚摘下来的好象红的草莓般可爱。吕文德的手摸了一边的头,接着又去另一边的头,这次才摸了几下,那粒头也了起来,在黄蓉前和另一颗头巍然并立着,黄蓉两只媚眼的视线也显得模糊起来。

 好象没有焦点似地半闭着眼睛瞟着天花板。吕文德两眼贪婪地向黄蓉的下身望过去,她的围好象削过一样的细窄,平滑的小腹相当圆浑地微微凸起着。

 她仰躺在怀中的姿势,看起来真是人,这时黄蓉分开了自己的两条大腿,那微凸的上长着乌黑油亮、不多不少的鬈,两片粉的大的突起,将道口掩盖。

 吕文德的右手在黄蓉那淡红色的粘膜上轻轻碰了一下,不由得使她“啊…“地叫了一声,又见她下身动了一下,吕文德以中指轻轻着两片薄薄的,手指捞起了一些粘,又摸了一下上端突出来像大小形状似樱桃状的小核,”啊…“又叫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出一幅情难忍的模样。

 “啊!我…”吕文德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开两片粉红色的,右手从自己书桌上拿起一支没使用过的中号羊毫笔,捏着笔轻轻的在黄蓉的蒂上刷了起来。

 黄蓉纤细的枝也由缓而急地在地上扭动了起来,吕文德把手固定在小腹下方的半空中,黄蓉却笔的笔尖,肥圆的到空中,变成了拱起的型状,嘴里的嗯哼声渐渐变成了的叫声。

 黄蓉两间的道口颤动着,一股透明的体不由自主的从道内溢出,她全身痉挛地抖着。

 可怜的黄蓉忍受着下传来的阵阵,她咬着牙,从鼻腔里发出一阵阵让人心神俱颤的叫声,整具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像是在对着一个隐形的男人献媚一般,她那两片鲜红的象两片小嘴张开着。

 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透明的体从上垂了下来,成一条细线注入放在地上。笔刷的越快、越重,粘的越多…黄蓉的声音渐渐的弱了下来,刚开始她还的大声呻着。  m.wXIaNxS.coM
上章 黄蓉落难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