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妈妈的大意 下章
第12章 说到后来
 还好那杯水没有一口喝完,又看到桌上DV,妈妈心想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糟蹋,猛燃起一阵正义感,一个起身又给大师的下体狠狠的一脚,这一脚纵使大师使出神功护也来不及了,就此昏厥过去。

 妈妈赶紧穿好衣裙,顺手带走DV,跑离大师家一段距离,上气不接下气拿起手机正准备报警,两部警车从马路呼啸而过,直接开到大师家门口,妈妈站得远远的。

 一会只见警察扣着衣衫不整的大师走出,两个穿便服的男子还不停殴打大师,三四位警察急忙护住大师,还帮大师带上一顶哆啦a梦的安全帽,妈妈顿时笑了出来,妈妈边走边笑,突然想起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想让别人接受他的想法,他就不配称为大师。”

 妈妈不停的点头,心想大师真是不能随便叫。***自从几次和陈伯不正常的关系后,妈妈开始对自己的节产生了质疑。于是,她今天带着忏悔的心情,备齐香烛三牲,就到附近的庙里拜拜。

 “神明阿!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我好容易在别的男人面前出我的身体,难道我真的很吗?阿生离开我已经一年多了,不知道他的生意作的怎样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我?”

 妈妈长跪在神明前面,喃喃的说着自己的心事。“我趁阿生不在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和别的男生发生不良的关系,我是不是应该在注意一点呢?我的心情,神明阿,你帮我解吧…”说完,妈妈取过筊,打算问一下和自己的行为是否能得到救赎。喀喀!

 筊落在地上,呈现一。“感谢神明!”妈妈对这个圣筊所赐予的原谅,感到十分的感激,心上的不安也被释放了。

 妈妈问完后,打算起身回家,谁知道因为妈妈这一两天想着和陈伯的事情,夜夜安抚自己高涨的情绪的结果,使得自己睡眠不足,这样仓促的一起身。

 突然眼前一片黑暗,脚步一个踉跄,就绊倒在刚刚掷下的筊前,右脚竟也扭伤了,庙祝阿福见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搀扶妈妈。“太太,你有没有怎样?”阿福担心的问着。“嗯…我的脚好痛,唉唷!”

 边在阿福的搀扶下起身的妈妈,突然因为右脚的疼痛,再次扑倒下来,正倒在阿福的身上。阿福来不及缩回的右手,恰恰停留在妈妈丰部上。妈妈赶紧站好,脸上也出现一片红霞。

 “对不起。”忠厚的妈妈,自己被占便宜了,还跟人家道歉!“没关系啦!太太,我看你暂时休息一下,等舒服点再回去吧!我的休息室在那里,里面有冰箱,我拿些冰块帮你敷一下。”庙祝阿福好心的说着。妈妈本觉得不太好意思。

 但碍于自己的脚真的已经痛到走不动,只好接受阿福的建议,在阿福的搀扶下,慢慢一拐一拐的走到庙祝的休息室。

 说来妈妈含庙祝阿福也算是旧识,小时候和哥哥一起玩得阿福哥哥,都不会将自己看成游戏的累赘,而且还尽可能保护自己,不要在玩捉藏的时候,被鬼抓到。妈妈想起了往事。

 当初对这么一个大哥哥的仰慕心情,又在他今天的贴心下,有一点浮出台面的倾向。坐在休息室的藤椅上,阿福歌正用巾包裹着冰块,在对自己脚踝进行冷敷,这时妈妈才想起来,自己的裙子下,只有一件T字阿!

 万一阿福兄突然抬头,那不就全被看光了!想到这里,妈妈不兴奋起来“阿福哥,你还记得这座庙怎么建立的吗?”妈妈突然想捉弄一下庙祝阿福,故意说话,要阿福抬头看她。

 “这还不是…那个…那个…”阿福因为妈妈的问话,政要抬起头回答的时候,瞥见了妈妈的裙底,刹那间轰的一声,连自己要说什么都忘了。

 “你是…阿莲?”不知为什么,庙公阿福突然想起了这个名字,看到一个女人的部有这么令人印象深刻?为什么这样说,这可要推溯到20年前,阿福24岁,妈妈16岁那年。

 “福哥,我明年就要考高中了耶!你觉得我读哪里好?是XX护校,还是规规矩矩的去考个高中咧?或者听父母的话,去学商,以后赚大钱?”

 还是少女的妈妈,穿着制服,蹦蹦跳跳的在阿福面前愉快的跳着。那白色的上衣,几乎没办法隐藏妈妈丰有弹部,也跟着妈妈的跳跃一起一伏。

 “这…你自己决定就好啦!我字又没认识几个。”视线一直没办法离那件薄薄的上衣下,包裹的那一双人的子,那还在一跃一跃的招呼他呢!

 这时候的阿福,哪里有空闲去思考妈妈的问题阿!只恨不得现在就可把那件已经因为夏天的热度而濡出的汗水所沾,而呈现半透明状态的上衣掉。

 然后将双手覆盖在那上面,来回的动着呢!“唉呀!福哥你这狼!”妈妈终于发现阿福不安分的眼神,羞怯的双手护住前,就在那娇嗔着。

 “什…么…我哪有!”向是做错了事被发现的小孩子,羞愧的阿福脸早已红到耳,还是死命的否认自己刚刚的幻想。

 “还说没有!你明明就一直…一直…”“一直什么?”阿福又在装迷糊了!“一直看人家的部啦!狼!”妈妈原本不好意思说的,却不起人家一,就毫无遮拦的说了出来。

 “你…不要说!我哪有,我只是在想,如果你去当护士的话,很可能被病人脚,尤其是那种没什么大病却又要装得很严重的小病人,一定会想非礼你的,我刚刚是因为担心你,才刻意去注意你的身体的。你不要想太多,你好歹也叫我一声大哥,我哪里敢怎样?”

 男人就是这么回事,只要自己的心事被识破了,不管是怎样的歪理,一定要说到让人信服,而妈妈就是那种会相信的笨蛋。“你说的是真的吗?”妈妈半信半疑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走,现在到我家的祖先牌位前,我发誓给你听,宜切都是为了你好阿!”真是受不了。

 说谎的人连自己的祖先也要拖下去当连带保证人,这的人真是不孝喔!笨笨的妈妈就这样相信了,竟然就尾随着阿福来到他家的祖先牌位前,听他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如果…就…”之类的话。

 “阿莲,听说那些护校都对身体健不健康很要求,你有把握吗?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很想读护校,不过,没有好的身体,我想大概没有什么机会的吧!”不知道阿福在说些什么。

 就在祖先灵位前,突然对妈妈开口说了这些话。“这…”妈妈有点担心了,穿上天使般的白衣,温柔亲切的服务着每个病患,这是多少少女所梦想的,虽然父母亲不同意。

 但心里多少有些挣扎着,现在又听阿福一说,似乎连自己偷偷去报名都不一定会读的了护校了“那怎么办?”思想逐渐趋于焦虑的妈妈,终于开口像阿福求救了“那也不是说稳不上的啦!阿莲,你不要太担心啦!

 不然…我帮你先检查一下,你再想想到底要不要报名好了。”哈哈!出马脚了,果然刚当完兵回来的男人就是比较急,说没两句话就已经原形毕了。

 可是无知的少女妈妈,哪里晓得那么多呢,只是单纯的想到,让一个男人来检查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太妥当,心里面,还是有点赞同这的方式的。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在祖先面前做,他们会盯着我的,我保证绝对不来!相信我,或者你还是不放心的话,那就不要检查了。”

 阿福看出妈妈的疑虑,赶紧说了一番话,希望妈妈能掉进自己的陷阱里。“这…好吧!不过你不能跟别人说喔!而且要保证不来喔!”

 拿出超自然力量这一招果然有效,毕竟是乡下小女孩,对未知的东西的惧怕,超脱了一切思考范畴,果然,妈妈答应了。

 于是,阿福很认真的拿起皮尺,由妈妈的身高开始量起,一步步的攻城掠地。他知道,这不能急,虽然心里想早点看到这小妹的身子,不过万一吓坏他就不好了,他可是单纯的小女娃呀!“身高…163,体重…你多重阿?”

 “我才不说咧!”因为紧张而紧绷着身体的妈妈,对于少女的秘密,可是很有戒心的。“不说阿!你这个大母猪,一定有70公斤啦!不用量也知道。”阿福打趣的说。

 “你讲,人家哪有那么重,你才是大猪公啦!”妈妈有点生气了“ㄟ…我是猪公,你是猪母,那我们的猪儿子咧?”“谁跟你“我们”了。

 哪里有猪儿子,只有你这只猪才会生猪啦!”…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斗嘴,说到后来,两个人竟然开始动手动脚起来,阿福戏谑似的逗着妈妈,轻轻的在妈妈的身上拍了几下,也不忘趁机偕偕油。

 “好啦!告诉你啦!我…47公斤啦!你满意了吧!”妈妈斗不过阿福,只好照实说啦!只是这里面有没有偷斤减两,我想那也不重要啦!

 “嗯…163公分…47公斤,很标准阿!咦?不对呀!你的…部那么大,你怎么会那么轻?”男人阿!给他一点颜色,就开始得寸进尺了。  m.wXiaNxS.COm
上章 妈妈的大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