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妈妈的大意 下章
第7章 妈妈下裑屏障
 妈妈望着陈伯的昂然而立,尺寸虽然没有父亲的大,但比父亲的。妈妈伸出颤抖的左手,起先只是用手指抚摸头,之后缓缓握住了陈伯的茎,妈妈一手握住陈伯的茎,上下动起来,坚硬的触感,卖力地上下套动起来。

 “陈伯…你舒服吗?”“真舒服,的确很舒服,比自己打舒服太多了。”妈妈很满意陈伯的反应,微笑着说:“我的手会不会太慢或太快,太慢或太快要跟我讲!”

 陈伯因为不想太快,于是告诉妈妈放慢速度,又说:“林太太,我可以摸摸你吗?一下就好了。”

 此时妈妈想了一想,反正只要能帮陈伯,这样应该可以的。于是又点点头,没有拒绝。就在妈妈答应之下,陈伯慢慢的开始敢把手伸到妈妈衣服里面了,摸捏妈妈如火山般沉睡的一双豪,玩妈妈的头,妈妈也足地闭上眼。

 而妈妈打手的技巧好像很纯啊,陈伯被妈妈不停的套了数十下,慢慢的开始忍不住了。

 “是…林太太的手,啊!就是那里,再…再…快一点,喔…不要停…”陈伯息着。妈妈加快速度不停的上下套动,又顺时钟的着陈伯的,只见妈妈两手又握住陈伯的大不停的抚,粉脸笑的娇呼着,芳心似乎很高兴。

 妈妈看着逐渐涨大的头,终于忍不住要发了,而且了好多。妈的衣服被到了,打的那只手也沾到好多。妈妈拿了张卫生纸帮陈伯擦一擦,再把自己也擦一擦。

 陈伯休息了一会儿,温柔地说:“谢谢太太今天的帮忙,林太太你真厉害!”“哪里哪里!邻居本来就该互相帮忙。”妈妈笑笑的说。

 ***公司最近业务繁多,妈妈忙得一个头两个大,偏偏陈伯又常来串门子,气得妈妈火冒三丈,痛斥了他一番,陈伯只好鼻子摸摸,好一阵子,只得自我节制,不敢随便造次。

 而为了方便处理公司的业务,妈妈索附近买下一间房子,有时忙完了公司业务,就近回新居休息,一晚和客户洽商完。

 想起好几天没有回透天厝,万一遭小偷那可不好,还是开车回老家好了,途中经过超商,顺道买了瓶饮料,没想到碰见许久未碰面的梁伯。“梁…伯,你怎么在这?”妈妈出诧异的表情。

 “太太是你啊,你忘啦,我住这附近。”梁伯显得神采奕奕。“我倒忘了,我老公大陆的工厂最近忙得很,台北的业务量也增多,所以…”妈妈告诉梁伯,近来实在太忙了。

 可这年头能多赚些钱就是好事。梁伯一脸喜出望外,开心的笑道“我到超商买打啤酒,还能碰面,可见我和太太真是有缘。”

 “嗯…是啊…”妈妈心里也觉得好巧,两人寒暄一阵,妈妈便被梁伯的热情请到他的家里。“梁伯,你的情趣店开张了没?”妈妈提起梁伯之前的开店计划。“还没有,因为有点事担搁,可能要过些时候。”梁伯表情有些落莫。

 “怎么不见你太太?”妈妈疑惑问着梁伯,这一问让梁伯愁容面,一时间让两人变得尴尬,妈妈看着梁伯的眼眶都红了。

 很快的转个话题,梁伯起身打开电视,从冰箱和酒柜拿出了包冰块酒杯,酒便一杯杯不停的乎搭啦,看在妈妈眼里,心里猜想多半是大陆新娘出了什么状况,两人东聊聊,西聊聊,还拼起酒来,妈妈手中的酒杯,一杯杯的往嘴里送,一张美丽的鹅蛋脸,两颊红润,可说是个醉美人。

 “梁伯,是不是你的老婆…”妈妈言又止,心想勾起人家的伤处,总是不太好。“也没有什么,一些证件出了问题,暂时回不来台湾…”说着说着低下头去,一双眼睛渐渐泛红,呆若木的喃喃轻道,话说的就跟针一般细,良久才对妈妈又挤出一丝笑容。

 “那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另一伴都在大陆,别想太多心情会快活些。”妈妈安慰起梁伯,顺手举杯敬起酒来。

 “太太说的是,只是我年纪一把,有时寂寞的,今晚好在有太太,我…”梁伯眼眶虽然红了起来,但和妈妈间也有说有笑。“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有事闷在心底总是不好。”妈妈笑着说。

 两人像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又像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随着酒酣耳热,话题越聊越开,言语间多了腥,好一阵子没见妈妈的梁伯,不停上下打量着妈妈。

 看着上身的粉红色衬衫,下身黑色的窄裙,十足的“ㄡㄟ楼”穿着,别具一番风味,仔细一瞧,妈妈前坚的一对大,似乎伴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妈妈起身从茶几了几张面纸,浑圆肥翘的股,又吸引住梁伯的目光。

 “股好…”梁伯没想到自己竟口而出,赶忙咽下未说完的话,好在妈妈专注的看着电视,不然又是一阵尴尬,但脸上写秽,下的子,随着脑海的意,渐渐起了变化,自己还爱怜的用手给它轻了几下。

 梁伯望着妈妈,脸上表情变来变去,像是在打什么主意,缓缓的挪动身子,贴近妈妈的侧身,一边称赞妈妈的好身材,还说起妈妈上回穿情趣内衣的事。

 一边手却不安份的放到妈妈的大腿上,来回的轻摸,妈妈也不以为意,梁伯左手一伸大方搂起妈妈的,另一手更难以安份,放肆的在妈妈大腿上游走。

 把妈妈当成酒店的坐台小姐一样,酒过三巡,本来就没啥酒量的妈妈,举手投足似醉非醉,梁伯拼了老命般的举杯敬酒,自个儿连干了好几杯,顺势也灌起妈妈酒来,两人把酒言,划起台湾拳也罢,还诵起李白的将进酒。

 梁伯把妈妈搂的更紧,妈妈始终保持笑颜,心想老人家孤单单的,老婆在大陆回不来,眼下有个人陪,想必乐得开怀,两手自然拨起一头乌黑的秀发。

 梁伯一付坐立难安的模样,双手更是不得闲,一只抚摸着妈妈的际,有时停在妈妈的脯边,张大咸猪手,轻轻摸个几下,另外的一只开始大胆朝妈妈的大腿深处摸去。

 那个字全写在脸上,恨不得马上把妈妈扒得光,梁伯专心致志,也没管妈妈是怎么想,加上不见妈妈的阻止,手已经攻向粉衬衫的纽扣,很快已经被解下三粒。

 白色罩近在眼前,一对大因为罩的集中,挤出雪白的沟,伴随着呼吸的律动起伏,更显得波波人,梁伯瞧得出神,没想到一个抬头,却瞧见妈妈醉眼眯眯的盯着他看。

 “太太,天气太热,我帮你解几颗扣子,让身体透透气。”梁伯急中生智,又敬了妈妈几杯,还编这个狗不通的理由,只见梁伯小心翼翼的模样,显然担心妈妈会不会翻脸,有个差池就前功尽弃。

 “那你不会热吗?”妈妈或许酒喝多了,反应也变得迟钝,瞧见梁伯一脸正经八百,还反问起梁伯。

 这一问可让梁伯低下头,急忙的起身,一双眯眯的眼睛,盯着妈妈的身体,手上摆出拿着相机的模样,竟演起独脚戏来,补捉起妈妈媚人的神态,人一会左一会右,忽而站忽而蹲,好不忙碌。

 “太太,你下半身好像变得丰腴。”梁伯的眉头一皱,手还不停的摆动。“ㄜ…有吗…”妈妈打个嗝,表情有些狐疑,要说发福也应该是在部,近月来因为公司业务量增。

 特别专吃一些养生食补,偏偏增加的脂肪都跑到房上,D杯竟然升级到E罩杯,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女人家对身材可感的很,即使结婚也不例外。“太太,我帮你仔细看看。”梁伯一脸关心,简直妈妈成了他的老婆一样。

 妈妈听陈伯这么一说,起身打量起自己,喝多了酒,那酒的效力,让身子还有点微晃,梁伯贴上前去,两手就直往妈妈的上摸去,慢慢的又往股滑去。

 “这里啦,太太的部好像变大了。”梁伯斩钉截铁的说出。“怎么会呢,我前几天量过,还是37…”

 该不会最近久坐办公室,不知不觉变大,妈妈心想着。“太太,家里刚好有皮尺,还有脂肪测量机,我帮你量量。”“不用麻烦…”

 “不会啦!”老婆不在身边,别人的老婆更好,逮到机会的梁伯,兴冲冲回房,搜括出皮尺和脂肪机来,妈妈呆坐在沙发上,双眼微合,像是闭目养神一般。

 也没管已经出的罩,这等春光看在梁伯眼里,嘴角可是翩然扬起。梁伯扶起妈妈,忙碌的量起妈妈的围“太太,是38!”“怎么会?应该是37…”妈妈摇摇头。“这样好了,太太把裙子拉高,我再量仔细一点,”

 妈妈还没应答,梁伯的手勤快的很,已经卷高起裙尾,妈妈没有斥喝也罢,两手反倒自动的配合,窄裙慢慢拉上际,来到肤丝袜的尽头,白色的内很快映入眼帘。

 梁伯大方的蹲低了身子,一张脸缓缓贴近白色内,两手拿着皮尺,慢条斯理又量起妈妈的围,鼻息越来越重。妈妈好像真的醉了,身形一晃,重心一个不稳跌坐在沙发。

 上身直接侧躺了下去,眼睛也懒得睁开,梁伯痴痴地望着被内包裹的私密处,端详妈妈好一会,索抱起妈妈往卧房里走去,轻轻的让妈妈平躺上,还调了个昏暗的灯光。

 不一会儿便动起万能的手,一双丝袜已经被下,出匀称的双腿,际上的窄裙,也被往下拉,妈妈下身的屏障,就剩下一条白色内。  m.WxiANxs.COm
上章 妈妈的大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