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妈妈的大意 下章
第6章 当脚伸出来时
 陈伯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大,鲜红热的秘已经吐出渴望的汁,沾在指头上,大小上,闪亮着亮丽夺目的光芒,随着手指越越快,力量也更加重些…妈妈口中发出的不只是呻,而是阵阵急促地息。

 “陈伯…好美…好舒服…”妈妈真是勾魂魄,使得陈伯心摇神驰,此时经陈伯一抚摸玩核,内立即不停出大量的水。陈伯的手得妈妈声大叫:“啊,陈伯…我美死了,你的大拇指碰到我的花心了…”

 妈妈的声也越来越大声,陈伯的手则越越猛,水声“叭滋、叭滋”的响。在妈妈小里的大拇指头,被扭动得感觉水越来越多,于是再将大拇指用力地一下。“林太太!你舒服,是吗?一定要回答!”陈伯得意的说。

 妈妈娇羞叫道:“陈伯!不要这样嘛…不可以…”陈伯笑嘻嘻的说:“林太太!你的水得浴缸都是了呢!这么多呵!”“…你别…别说了嘛!…”妈妈羞得无地置容,结结巴巴的说。

 陈伯用大拇指顶住了妈妈的道口,却不急着进去,这可让我难受极了,妈妈体内的望早已泛滥,陈伯却还在慢悠悠的调情!

 特别是陈伯那大拇指,已经把妈妈儿撑开了一些,又热又硬,妈妈真恨不得马上把它整条进去才解馋呢!妈妈强忍着的饥渴,和陈伯僵持了一会儿,只希望大拇指快点入。

 但是,陈伯那大拇指还是一动也不动,逗得妈妈下面又是一股水涌出!妈妈忍不住了!快要疯了!忽然用力的把身体紧紧的贴上去,下体用力的向下一,只听见“噗!”的很响一声,陈伯那大拇指就着住了妈妈泛滥的,一捅到底!

 妈妈粉脸含,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声叫嚷!妈妈知道陈伯在看自已出洋相,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妈妈太需要那大拇指了!陈伯见妈妈已经主动求了,也不再逗妈妈,大拇指在妈妈里上下起来,出阵阵秽的“噗!噗!”的声音。妈妈水更加泛滥,泊泊的出!“呵!好…好!”妈妈闭目沉醉地叫。陈伯的手指更快的妈妈的小,妈妈的股也摇晃的更厉害,头也不由自主的左右摇着,妈妈的长发早已凌乱的遮住了脸!

 陈伯的手指抚愈加用力,陈伯更将大拇指留在外按蒂,其余四指皆入妈妈的美中,奋力不已,妈妈已经到最紧要的关头,妈妈芳口大张,忘情的叫喊。

 “啊…陈伯…你的手…好厉害…摸得人家的…小…好舒服…不要摸人家的头…它又被你摸的站起来了…好…”看着妈妈不断的被手指入她的里、又出的,水也越越多,甚至是用滴的滴下来,连也多了!

 此时陈伯用手握住大巴对准妈妈的道,把大巴抵在妈妈的裂上,准备妈妈的小。妈妈突然转身,睁开了眼睛,逃避陈伯的大巴,连忙合上大腿。妈妈说:“你真的得我好

 但我不会和你的,被你抱、摸、看,我不责怪你,我也有需要,但是要适可而止不能发生关系,人家有丈夫、孩子,若被别人知道了,我将来怎样做人!”陈伯很不好意思的说:“是的…是的…”***妈妈早上到街市,然后无聊地返回住所。

 妈妈步行至门外时,一个男子突然闪出,以一把8寸长的利刀威胁,强行将妈妈拖入垃圾房内,并掩上门。“救命啊!救命啊!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这男子一把抓住妈妈的头发,妈妈连忙痛的大叫说:“放…放开我!”

 妈妈大惊失,将手袋递给男子。男子却将手袋抛在一旁,将利刀在木门上,一步步行向妈妈,出急不及待的光。“你不要叫,再叫我杀了你!”

 妈妈不敢叫了,只敢象徵地微微挣扎,原来这男子悄悄地跟着妈妈,沿途对妈妈仔细分析,妈妈穿着一件舒服吊带背心和一条短裙,身材丰细细而大,摇来摇去,令这男子火高涨。

 妈妈的面容,眼大大肤又白又滑,更令人难以忍耐。当贼迫近时,妈妈软跌地上,只见妈妈双目紧闭,眼角却下泪水,身体因不安与惊吓而发颤。

 嘴倾抖地哀求:“求你放过我吧!”“别害怕,别紧张!”贼想更进一步。妈妈那颤抖的小嘴燃点了贼更大的火。

 尤其妈妈上半身的抖动,使巨微微跳动,像两只大蛋不停挣扎着急待破壳而出!贼盖住妈的嘴,在妈的耳边威胁:“若再反抗,便划花你的脸!”

 妈妈不敢叫,只有苦苦挣扎!贼看妈妈竟还敢挣扎,狠狠地就打了妈妈两巴掌!贼一阵剥,把妈妈的吊带背心扯至间,再将那白色的罩扯下,只妈妈那对尖可爱的房跑了出来。

 贼发出如野兽般低沉的吼声,疯狂地着妈妈的房,妈妈不敢直视,只觉得一条又又软的东西不断地拭着自己的头。

 妈妈想起被一名陌生男子凌辱,一阵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串串泪珠自眼眶落下。贼再下妈妈的短裙,然后用刀将妈妈的内割破,将内扯下。

 终于看到妈妈那人的了,妈妈的又黑又多,一道粉红色的被两片包裹着,贼把妈妈一丝不挂的丢到地上!妈妈全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贼眼前。

 妈妈几乎毫无暇疪的身体,丰润的皮肤,玲珑的身材,娇美的脸蛋,无一不是上上之选,那雪白丰腴的房,红的晕,修长的双腿,以及下面极为茂盛的,更是一般从外表上看不到的美

 “你…你想干什么…”妈妈脸上充惊惧的表情。“不要明知故问,我要跟你做!”妈妈卷缩成一团,战栗发抖!妈妈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哭了出来了。

 “不要…快停止…呀…救命啊…”贼以左手抚摸妈妈的房,另一只手则贴着妈妈的身体慢慢向下移动,妈妈想尽办法去挣脱魔掌,但双臂给贼紧紧锁着而无从发力。

 “不要…我不要…不…”贼此时分开妈妈的腿,用右手摩擦妈妈的大腿内侧!贼的手再向下移动,当贼抚摸妈妈下体的同时,手指轻轻进紧窄的里,妈妈双脚夹得紧紧的,贼只能把中指的指头仅仅入。

 “啊…不…”贼的大炮早已高举,他子,把一早已硬掏出准备向妈妈的进攻,妈妈下意识地将两腿叉夹紧。

 贼将刀背在妈妈的脸上轻轻划过,妈妈吓的动也不敢动,妈妈这才吓的乖乖将两腿分开,贼刻意向妈妈展室他那巨大,妈妈看到这么大的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妈妈连忙大声地呼救,贼大怒,又狠狠地打了妈妈两巴掌!妈妈下眼泪,嘴倾抖地哀求:“求你放过我吧!”贼摸着妈妈的脸蛋笑着说:“小妇,你不要哭嘛!等一下我会好好疼你的!”

 贼将妈妈的大腿抬起,如此便很容易能够对准妈妈的,他握住在妈妈口轻轻地摩擦后,正巧此时有人经过,看见此情景,大声喝止。贼急忙持逃跑,边跑边穿回子。

 “林太太,是你﹗你没事吧?”他是陈伯﹗妈妈只是哭泣,陈伯背向妈妈,等妈妈穿回衣服后,问妈妈要不要报警?妈妈摇了摇头,抹了抹脸的眼泪。

 “谢谢陈伯今天的帮忙,我真是非常感谢!”妈妈还哭泣着。陈伯说:“不会不会,邻居本来就该互相帮忙。”“陈伯今天大恩大德,我不知怎样报答你,但我一定不会忘记的。”“不用了。”陈伯笑笑的说。

 “陈伯,我还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我?”妈妈不好意思说。“什么事啊?尽管说。”“我们这件事你可不可以为我保守秘密?”妈妈低着头说。

 “可以!”“陈伯,真是非常感谢!后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一定帮忙。”陈伯脸上情不自的恶意笑起来。

 隔一,隔壁房东陈伯出找妈妈,又摇头叹气着。“陈伯怎么忽然垂头丧气似的?是不是遇上什么困难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帮忙?”妈妈关心的问道。“这…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啊!”陈伯回答。“陈伯你昨天救了我,我一定帮忙。”妈妈鼓励陈伯说。

 “林太太你有所不知啊!我老婆冷感的,我已很久没有…”“陈伯你…”妈妈的声音显得很微弱。“林太太你可不可以为我吹喇叭?”

 陈伯说的一脸像。妈听了有点惊讶,妈妈不懂口,但听人家说过吹喇叭,可是妈妈从来没做过。妈妈心中怀着怀疑问,因为要把别人的茎含在嘴里允很难为情,不好意思。

 但妈妈又答应一定帮陈伯,忽然感到十分难堪和窘迫,嚅嚅着答不出话来。“哦…这…这不太好吧!人家是有老公的。”“但你答应…”陈伯又道。“这…难道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妈妈脸红红尴尬的说。

 于是陈伯退而求其次,要妈帮手打手。“你帮我打手好不好?”“…”妈妈没有出声。顿了一下子,点点头说好。

 于是陈伯躺了下来,然后妈就坐在陈伯部旁边,陈伯眼晴一直盯着妈妈的身体看,妈妈轻轻解开陈伯的头,于陈伯协助下,将陈伯的子给下来。

 陈伯将股稍为往上翘,当脚伸出来时,子就容易的下来。陈伯把小弟弟掏了出来,妈妈看到陈伯的小弟弟便说到“哗”一声。  M.wxIanXs.coM
上章 妈妈的大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