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25章 不要停(全书完)
 “哦!那我得带着小严儿先去请安!”“那么我们就先回小朱家了,过两天再过来。”胡翟回家的高兴与兴奋全写在脸上。

 看到两个弟弟被抱着转身就走,胡严大叫了声:“不要!”然后就对着小朱胡翟的背影挥动双臂开始哭叫:“弟弟…弟弟…”印象中,胡严从不曾如此哭闹的,连辜英都愣住。小朱与胡翟也停下了脚步。

 “严儿不哭,弟弟会再来啊。乖…”辜英只好柔声劝慰。胡严奋力尖声哭叫:“不要!”涨红的小脸哽咽着:“要弟弟…弟弟…”胡翟又起坏心眼,逗着胡小严说:“弟弟是我的,不给你!”

 这一句话,让胡严哭得更卖力。辜英根本已经完全傻眼,怎么知道这孩子会这么喜欢两个弟弟。

 朱喜莫可奈何地看了一脸不在乎的胡翟一眼,便抱着胡山走近辜英抱着的胡严,安慰地说:“小少爷,这是胡山喔,你以后就叫他小山,他会常常来跟你玩耍的,好不好啊?”

 辜英抬眼看着朱喜,感觉有些怪怪的,到底怪在哪里,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好…”胡严这才止了泪,咽地伸出一只小手抓着胡小山握在脸侧没比他小多少的手掌,怎么都不愿放开。

 “小朱,小严算是你的晚辈,你可别叫他小少爷呀!唉…看样子,我们回不了家了。”胡翟瞪了眼胡小严凉凉地说,却看到胡小严哭红的小脸愤恨地跟他对瞪着。

 胡翟不噗叱一声笑了出来,心想胡小严这孩子这么小就会瞪人,长大了一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这样吧,我先去跟师父他们请个安,再随你们回小朱家吧!我看严儿是不肯放手的了!”想起严儿抓周那天一整天抱着那些抓周物品,一刻也不愿放下,就知道胡严多么会坚持、毅力有多强了,如果不让胡严时时刻刻看着弟弟,他要是哭闹整天,自己也会心疼啊。

 于是,三人各抱一个小孩,去向辜英的师执辈们问过安了,这才一道回去朱喜家。出门前,朱晴从后面赶了出来,听到朱喜回来的消息,想先看眼大哥朱喜,一看到朱喜不瞠目结舌,惊呼:“哥!你怎么突然长得这么高?”

 这时辜英才恍然,原来觉得小朱怪的地方,就怪在,以前他是俯视着小朱,现在却变成仰视!是这丽山之行改变小朱的?肚子疑惑,却也让辜英感到兴奋,好久没碰到新鲜能算的事情了,他得找个机会好好问问小朱。

 回到朱喜家,朱喜双亲看到两个孙子,这嘴自然笑得都合不拢了,只是嘴里还喃喃怪着朱喜胡翟去年怎么不跟着胡兴辜英回来,让他们老人家想念得紧。

 看着两个漂亮的孩子,一个比较像小朱,一个比较像小三,原本怀疑他们在外头偷找小孩抱回来却骗他们说小三能生的这点疑惑也全然不见。

 听着朱喜说到小三怀孕的过程之艰辛,生产过程剖腹的仔细描述,朱喜爸妈早也乐得抱着孩子慰问胡翟的辛苦。

 只是胡严虽已放开了小山与小海的双手,却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一刻也不忍离开视线,还挣扎着要从辜英身上下来,步履不稳地走到朱喜父母身边,一手拉着一个弟弟的衣摆他也甘愿。

 几个父执辈的看了不发出会心微笑,还说起方才在辜英家胡严是如何哭闹。聊着聊着,胡翟就说到希望朱喜举家搬迁到他婚前住的大宅邸,好让他能照顾到家人。

 才说完,他看着胡小严,又看了眼辜英,慢慢产生出一个想法。“不如,我们全家人全都住到一块儿怎样?你看胡小严根本离不开小山小海,我们住在一起又能互相照应,三餐又能吃到辜英、小朱煮的菜…”

 拜这一年留在丽山的生活,朱喜确实向柳无学到重点式的湛厨艺。“好啊!”辜英也高兴。“爹娘就受我们奉养,享福就好了!”胡翟真诚地对朱喜父母说。

 朱喜的爹沉思了会儿便微笑响应道:“听你们做主吧,我们老了,就在家中含饴孙的也好。”

 这事就这么定了。晚餐朱家二老留了辜英吃晚饭,可辜英得回家做饭给下了工的老婆、师父们、还有嗷嗷待哺(嗷嗷待哺?)一大家口人吃,所以也顾不得胡小严哭闹,硬是把胡小严抱回家。在胡严的哭闹声中,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吃饭聊天,胡兴也知道了小三生了两个孩子,决定隔天就去朱家探望。

 而胡严闹了一整晚,闹到该睡了,还不停下来,闹得胡兴火起拍桌子。“严儿!你是胡家的老大,以后弟弟都归你照顾,现在如此吵闹不休,还有没有当大哥的气概啊?嗄!”

 胡小严第一次看到爹爹这么凶自己,马上噤了声,红的小嘴立刻瘪了瘪,豆大的眼泪还在掉着。“老婆,严儿还小…”辜英不舍。“就是还小才要敎,这时不敎,等以后长大了翅膀硬了就敎不来了!”

 胡兴对着辜英耳畔低语,不让小胡严听了去。这孩子得很!辜英听了也觉得老婆说的有道理,不再帮着小严儿,却开始帮着老婆。抱起胡严便温言相劝。

 “大哥要有大哥的样唷,你这样闹,小山小海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笑你不懂事的。你不想被他们笑吧,对不对?”胡严瘪着嘴点点头。“所以是不是必须听爹的话,不再哭闹啦?”

 “嗯…”胡严看着胡兴从严厉软化下来的表情,不又想哭了,瘪着嘴对胡兴伸出手:“爹抱抱…”胡兴对自己的儿子到底是心软的,抱过儿子,亲掉他脸上的泪痕,安慰道:“爹是为你好,知道不?”

 “知道…”胡严埋头趴在胡兴颈肩,兴许是闹了半天累了,立刻就睡着了。辜英揽着抱着小严儿的老婆,轻声细语说:“小三提了个主意,我觉得不错的。他说我们一大家子全都搬到一处可以互相照应,严儿也可以这样看着弟弟,你觉得如何?”胡兴笑了:“这是个好主意啊!”“我也这么觉得。你瞧,我娶了你,小朱娶了小三,都还生了孩子。像我们这种特殊家庭背景的,世上大概少之又少吧?更何况,我们都互相了解自己的这种背景,能住在一起互相照应是最好不过的吧?”

 “那就让小三去找个地方!我们三兄弟如果都住在一起,还连同另一半的家人,不论搬到谁家,我们各自的家宅都显得太小了。

 再加上,师父、太师父、太祖爷爷他们若常来走动,也得找个很大的宅子才行,不如找块地依需要而建构也可以。”辜英突然沉默了会儿。胡兴把胡小严放上了,才问辜英在想些什么。“胡嘉…逢…可能和我们一起住吗?”

 辜英脸色肃穆的怀疑。胡兴也沉下脸:“…左伯伯、左伯母还不答应他们成亲呢。”两人相拥入睡,心里还搁着这个极待解决的问题。

 另一头在小朱家,似是亲人间心有灵犀,刚喂了胡山朱海喝了羊与补品、摇了两个孩子入睡的两个爹,也正躺在上担心着胡嘉与左逢之事。

 “想让所有家人住在一起,我是不是太没大脑啦?一想到在涫县时,左逢父母那种坚决烈的反对,我就为我二哥的事情担忧…”胡翟闷闷地说着。

 已经长得比胡翟高的朱喜把老婆抱进怀里微微取笑道:“你不是不想让你二哥嫁给左相?怎么现在又为他可能嫁不成而担忧了?”

 “小朱!你不要仗着现在比我高、仗着我爱你而吃定我欺负我!”胡翟掐了下小朱感的

 “哎唷!天地良心!我疼你爱你都来不及了,哪会欺负你啊?”小朱反地歪了身,心里的疼爱,温柔地伸冤。

 “刚才拿我以前的作为堵我就是欺负我!你明知道我讨厌别人翻我旧帐!”越说越气的胡翟推了朱喜怀抱一把,用力转过身,小脾气地背对着朱喜。朱喜紧拥胡翟。

 “别气,我以后再也不做你讨厌的事了,好不好?别生气嘛!你生气我这儿就闷痛得难受…”

 朱喜的声音也蔫了。胡翟马上转过身来,脸上不无担忧,急问:“哪儿难受?”朱喜拉着胡翟的手贴到自己心尖上:“这儿难受…”怨怼地看了眼朱喜,胡翟问:“那你还敢惹我生气?”

 “不敢了,三儿…”亲着胡翟,朱喜眼里的望开始盈溢。“喂,今儿个很累啊,别玩了…”胡翟开始推拒,心想,不会才一到家就马上要被啃光了吧?“嗯…”朱喜则想着他们夫俩太久没…怀孕期加上生产后的修养期也有一年了吧…声音虽应着,可他的动作却没停半分。“小朱!让我睡!”想挣扎的胡翟,却只能口头上警告,火速被起的望却从脚趾头窜了上来。

 “嗯…我好想你啊…三儿…”朱喜喃喃说着、一边努力开发着。“呃嗯…”胡翟的脑子有些糊了,嘴里却呢喃着:“你…停手…”

 “不要停好不好?我想你想得心都痛了…”胡翟心里突然冒出个疑问:小朱你是不是只在这特定的时候特别会甜言语啊?我好象每次都栽在这儿、翻不了身耶…可这想法一闪即逝,胡翟早溺毙在爱的漩涡里,再一次被啃光光了。

 (全文完)  m.wXIaN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