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24章
 等到石能用尽,你们再回来取石。世之万物皆有相生相克之道,同理,只要是世上的问题,一定都有办法可解。我回来丽山后想了想,这干坤长寿石应该有办法帮你们延长些寿命。”

 果然是神奇的石头。大哥和辜英已经开始起宽袖、拉起袍摆、下鞋袜,兴奋地准备找石头去。“我也下去找?”小朱问我。

 “…我也去!”虽然我不想动,但事关延寿,我可不能丢着小朱早早殒命啊,要是孩子出生没多久我就死了,他会不会找上别人,而把我忘了,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啊?所以我也要下去找!可不能让小朱被别人拐了!跟着苗缈的那群小倌对小朱有意思的还不在少数呢!

 “不要吧,你肚子里有孩子,要好好注意,我去找就好。你就坐在这儿歇着,我比较放心。”小朱担心地看着我。“我不管…”我挣开小朱的双手,也开始挽起衣袖。“小三,你就听小朱的话,在旁边看着歇着。”师爹也劝说。

 大哥说:“等会儿还得走段路回去呢,你别累着。”“不要让我担心好吗?”小朱又把我的手握着,还我的手。他真挚地凝视着我,眼中是关心情意,让我不由自主地就点了头说:“好。”捡了石头,又休息了会儿,这才又顺溪而下,回到仙人太祖爷爷的竹屋。

 然后又待了一两天,大哥他们就决定回去。我也想一道回去,可太祖爷爷怕路途遥远颠颇对我身体和孩子不好就要我和小朱住下来。

 小朱一听也不愿意走了,他怕我路上会因为肚子越来越大而吃不消。我想想,虽然现在没什么征兆,但这一路回去,肚子确实会大起来吧,要是旅途中让人瞧见一个男人大着肚子,面对别人怪异的眼神,叫我这面子往哪里摆?

 男人怀孕…毕竟从来就未见于世啊!连我这个不在乎别人看法的人,也会因此而惴惴不安的…小征爷爷倒是被太祖爷爷赶了,要他快去解决掉那个人的事情,…

 又是那个人?干爹和师爹想留下来观察我身孕的状况,太祖爷爷说。所以,我们就这么住下了。***

 我第一次胎动那天,小朱抱着我哭了一下午。我知道他是感动的,一下午抚摸着我的肚子眼泪喃喃说着感谢的话。

 我肚子已经突起得厉害,太祖爷爷与干爹都觉得我的肚子有些过大,这才又重新帮我号脉,说我肚子里有两个小孩…两个小孩耶…看着自己渐大的肚子,身材已经完全走样,腹肌早就被两个正在长着的婴孩体积给取代。

 这才真切感受到我一个大男人正经历其它男人不可能有的怀孕经验。接下来的日子,干爹更是卯足了劲帮我补身,一天到晚喂我吃这个吃那个,深怕我吃不够多给不了孩子养分。

 大哥怀孕那时我不能吃的东西,现在都有口福能吃得到,甚至能吃到丽山这地方的特殊出产,像铃笋、高山彩雉等等这类稀奇的物种。

 也许也是看过辜英如何照应大哥的,小朱时时注意着我。我走动时总是用双手护着我周身,我休息时总是帮我布置到舒适。

 怀着孩子大概从第四个月开始,就常常被孩子折腾。肚子里只要有一个一动,另一个一定会呼应对方,两孩子一起拳打脚踢,这时我就难受得紧,肠胃像是被什么打着辗着,不舒服得想吐,可又呕不出东西来,常常得我闷痛难受的身大汗。

 而且他们一动就是大半天,非得让我痛白了脸,没力气去抵抗他们的胡闹了,才愿意饶过我。每次一难受就想开口骂这两个兔崽子,这么不会体谅你爹怀你们的辛苦,还老在我肚子里运动打架!

 可小朱只要一发觉到我脸色异常,就开始摸着我肚皮,柔声劝着肚里的孩子乖些,还一直帮我按摩让我能舒服点别那么难受。

 几个月下来,除了这两小子不大听话,老拿我肚子里当练功房叫我不舒服外,其它时候我不是吃就是睡,什么事情都被照顾得好好的,脑子都不必动就开始变得迟钝,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当成猪来养了…

 在丽山谷里的这些时间,小朱除了照应我,就是开始跟着干爹学些医术与厨艺。师爹常常跟着太祖爷爷在山里跑,到处找宝。太祖爷爷吃素的,所以他都找些珍贵的药材、蔬果叶菜,师爹也受太祖爷爷精神感召,不再猎取小动物,体念上苍好生之德…

 难怪我最近好象没尝过什么味啊…吃过午饭后,我们泡着茶歇午。“小朱,你这两个孩子想取什么名字呢?”

 太祖爷爷问道。小朱愣了一下,摇摇头说:“太祖爷爷,我没读过什么书,没什么想法呢。而且,也还不知道这两孩子是男是女…”“都是男的,受胡家的祖坟影响,只生得出男的。”太祖爷爷斩钉截铁地说。

 “啊!那…”小朱眼里有些惊慌。我马上问:“你担心什么?”他为难地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

 倒是太祖爷爷似乎知道小朱的担忧而大笑着说:“你们的孩子不会受到胡家祖坟的影响。”原来他担心我们的孩子必须嫁人啊…小朱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过他也跟我一样继而出怀疑的表情。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不会受到胡家祖坟的影响?我就说太祖爷爷有读心术吧,我们还没问,他就把解答说了出来。“凡是墓,运势都有一定的周期,一般来说这周期在六十年上下。胡家祖坟周期就很强,有七十五年的运势。

 过了这运势,能发挥的影响力就不大了。离运势将尽还有十二三年光景,到时候,你们再把祖坟迁到丽山来吧,阿英说他上次在阵眼寻到的位可能正适合胡家呢!”

 既然这样,大哥、二哥、我根本不必嫁给男人的,不是吗?十几年后再娶一样会有后代啊!“笨小三,事情没你想象的如此简单!”太祖爷爷笑骂。

 “如今你家祖坟气运正值强势,对你们这一代的影响还是很强,就算你们能等到十几年后再娶,其结果仍同此时,你们这一代逃不了的。你们的后代也许就不一定了,这还得参月星辰四时节气的变化,复杂的咧!”

 干爹在一旁笑着。我和小朱对望一眼,好象真的很复杂啊!就算我肚子里两个小调皮老打架让我难受,但毕竟是我辛苦怀胎的孩子啊,说真的,我也不愿他们长大后被男人!说到被男人,我什么时候才能反攻成功啊?!不怨怼地瞪了小朱一眼。接收到我“关爱”的眼神,小朱赶紧关心地问我一声:“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你快想孩子要叫什么名字!”赶紧转移话题,不然我会越想越不!“你书读得好,懂得多,你来取名吧,小三。”他笑盈盈地看着我。“好吧…”我想!我用力地想!不行…脑子好久没用了,想不出来。“一个叫山、一个叫海,小三你觉得怎样?”小朱温柔地说着。

 “朱山、朱海?”好象不错呢。“胡山、朱海。”小朱脸笑容。

 胡…胡山?呜…好感动啊…小朱要让一个孩子姓胡!虽然我不是很在意孩子姓啥,可是他这么做…我又想哭了。“傻孩子,哭什么?小朱这么体贴你,该高兴啊。”干爹说。

 小朱紧握着我一只手,一边帮我擦眼泪。等等,肚子怪怪的…“啊…痛…”我捧着肚子,开始盗汗。

 这两个小兔崽子又来了,又开始捣乱!“他肚子里那两个又开始作怪了。”干爹了然地说。小朱扶起我…咦?他是不是又长高了?我都能平视他了!怎么他这段时间这么能长呢?“我们回屋里去,我给你按按筋骨放松放松,让你舒服点。”

 “好…”痛…兔崽子!等你两个出世,看我不好好打你们一顿股!痛…***“大哥!我们回来了!”

 胡翟与朱喜一人抱着一个娃儿快步走进胡兴家的大堂。后头跟着丽山仙人、韩征、柳无、宋真几位老人家缓步走着,鱼贯而入。

 可堂上胡兴不在家,也没见着辜英人影,就两个奴仆正在打扫。两奴仆是认得胡家三公子与前任管家朱喜的,连忙停下手边工作,向两位问安。

 朱喜一思索起前任雇主的生活习惯,料想大爷一定在商行工作,辜爷就有可能在花园院里与胡严小少爷玩耍,便开口问了仆奴两位爷的去向,回答果如他所料。于是先吩咐了仆奴安置好这些跟着进门的老人家,再进了内堂,往内院去找人。

 “辜英!”胡翟高声叫着。“回来啦!”辜英撇头一看,马上笑容面,小三和小朱回来了!看他们一手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他不愣了下,却也缓缓抱起一岁几个月大、走路跌跌撞撞的胡严,向来人。

 “双胞胎?”辜英看着两个近在眼前的孩子,声音里有迟疑。“嗯,双胞胎。”小三骄傲地说。“都是男娃儿?”辜英看那两张甜甜睡着的小脸,心里一片温暖。“嗯,都是男娃儿。”小朱是关爱地说。

 “取了什么名字?”“胡山、朱海…”胡严睁大了眼睛瞧着眼前这两个小娃儿,被抱在辜英怀里的他,根本不理会正在聊着的大人,努力伸长了软软的双臂,好奇的他好想摸摸他们。

 但尽管他再怎么伸长了手臂却半点摸不到,身子便一寸一寸往前倾。察觉到儿子的意图,辜英走近了些,还对胡严说:“严儿,这是你表弟喔,你以后要好好照顾他们唷。”

 “爸!弟…好可爱!”胡严摸到了两个弟弟的脸,开心咯咯地笑了起来。“胡小严会说话了!”胡翟惊讶。“他都多大了,当然早开始牙牙学语啦!”辜英脸上是骄傲、是足。“大哥不在,那我们过两天再过来好了。我还以为一回来就能看到大哥呢!小朱体贴我,我们回京城没先回小朱家,是想让大哥先看眼这两个孩子。还有就是,你们师门的人全跟着来了,得先把他们送过来。”  M.WxiAn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