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18章
 我笑着:“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哼!”我走到小朱身边,把胡小严从他怀里抱出,用力给辜英。胡小严高兴地猛踢脚。牵着小朱的手,往房门外走:“小朱!我们回房去!”***

 从京城出发,不及不徐地走着,花了二十天的时间到了涫县。这一路上,我昏睡的时间居多,但只要我醒着,便不闲累地钉牢小朱。到达涫县时,天已经黑了,家家户户传来烹煮食物的飘香,我们快马加鞭进了城,辜英在前头领路往他家赶去。

 涫县城是座大城,是全国木材、木料的批发集散地,虽然晚餐时间到了,街上仍灯火通明,大街上的店铺里都还人声鼎沸。

 涫县的街道也都比我们所到达过的大城镇更为宽广,路上到处都停着或行驶着超大型的载货马车,车上载的全是木料,城中主要街道路面之宽阔可以同时容下六辆大型马车并排通行。

 原来辜英是在这种城市中长大的。我们从城门进来走上主要大街,过了不久就拐入一个次要大街,虽没主要大街宽阔,也还能容下四辆车并排,行了不久,便缓速停下。停在一个佑记香铺前面,这是辜英他家吧。记忆中,他父母开了香铺的。

 我们下了车,辜英大哥抱着胡严领着我们进了店门,看见在柜上招呼的是个笑咪咪的年轻人,模样和辜英很像。辜英朝那人喊了声:“大哥!”辜英的大哥看到辜英后便亮了一张脸,转头往后头大喊:“爹!娘!阿英回来啦!”辜英的大哥似乎观察出我们跟辜英是一伙的,就对着我们一笑,领着我们往后头走去,还吩咐店里伙计招呼其它客人。“大哥,大嫂呢?”辜英问着。

 “她伺候爹娘用饭呢。你啊!要回来也不事先通知,带了朋友来,饭菜要是不够怎么办?”辜大哥说着。

 “喔…没关系啊,我想家里也没地方住,等会儿我们上金馔馆吃饭住店就成。还有,他们不是我朋友,是我家人,等等给大家介绍。”辜英大哥闻言惊讶地转头来又看我们一眼。

 到了后一进大堂,堂里摆菜肴的大圆桌上坐了五个人,里头主座上缓缓站起的该就是辜英父母。

 “爹!娘!我回来了!”辜英说完,喀噔一声双膝就往地上跪去,拜了一拜。大哥手里抱着胡严,见状也跟着辜英双膝一跪,弯了上身。我心里一热,不知为什么就跟着激动起来。也许是自小对自己的双亲毫无印象,未曾感受过这种与父母间的情感…

 从小到大护着我的都是大哥、二哥,对着有双亲的人,这心里总是会有一份向往吧…手里紧紧握着小朱的手,想到了小朱的爹娘…辜英的父母疑惑地看着跪在辜英身边的我大哥,也不管如何先后扶起了辜英和我大哥,直说:“回来就好!”“爹,娘,这…这是我的子胡兴,这是我们生的孩子胡严…”辜英一句话凝了气氛,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爹、娘,媳…媳妇胡兴,给爹娘请安…”平常沉稳的大哥,这句话也说得战战兢兢,是恐惧不被承认?

 这下气氛更僵了,四下一片静默。婴孩的格格笑声打破沉默,胡小严对着辜英父母的方向猛挥双手,吸引了辜英父母的注意力。“这孩子…”辜伯母伸出双手就想抱胡严,大哥忙把孩子送进辜伯母手里。

 “孩子叫胡严,是个男娃儿,是阿英让我怀孕生下的…”大哥回话。辜伯伯、辜伯母疑惑地把大哥从头到脚仔细端详过一遍。辜伯伯带着尴尬的笑意微笑着说:“都坐下来说吧!”大伙儿坐了下来,辜英就为大家介绍所有人,辜英家的人也讶异地知道了我与小朱的夫身份。

 之后辜英就开始说我胡家的特殊背景与历史,惟独没提起折寿一事。听完,大伙儿都能理解为什么我们家男人都得嫁男人,但他们无法理解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更无法理解男人还能生下孩子…

 可是现下辜英与大哥在左逢的协助下木已成舟,更何况还有个活生生的胡严就在他们眼前活蹦跳的。

 辜伯母越看胡严就越喜爱得紧,她抱着胡严逗着玩,还对辜伯伯说:“天佑,你看看,这小子长得真像我们阿英,当然也像阿兴啦,两个人都像!像极了!严儿长的可真好!”辜伯伯看着胡严那伶俐的样子,也笑开了,伸出手指让胡严抓着上下晃。辜伯伯笑着称许逗着胡小严:“严儿好灵啊,这孩子多大啦?…为什么姓胡?”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抬眼看向辜英与大哥。

 “爹,你别不高兴,因为男人怀胎也很辛苦的,所以第一胎我就让给我老婆了。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之后的孩子当然就姓辜了。”辜英理所当然地应对,一点让步也无,相反的倒是大哥,他让我感觉到有一丝丝退缩。

 这我能体会,毕竟他是嫁给辜家,所生的孩子理当姓辜,难怪他会有那种歉然的反应。辜英紧握着大哥的手,让大哥别应声说话,非常地维护大哥,这点我和小朱都看在眼里。

 与小朱相视一笑,我们完全能体会辜英的做法,知道辜英认为对的便硬着头皮去承担,一点也不退缩,他站出来保护大哥此举着实让我感到震撼。一直以来我觉得辜英受制于大哥的形象在这个时刻完全崩解,原来,他是一直如此包容地爱着我大哥…

 “爹,严儿刚四个月,他以后可是要继承阿兴事业的栋梁之材啊!你看他这么小就鬼灵怪的,聪慧得很呢!”辜英的大哥也开口说话了,饶有兴趣地问:“阿兴是做什么事业的?”

 “阿兴是顺来发的大当家啊!他啊,可会带小孩了,严儿白天都粘着他不理我呢!”辜英开始自吹自擂,说起胡小严,口育儿经,渐渐地也把辜伯伯、辜伯母给逗笑了。

 辜英说到大哥,也是口的称赞与疼爱,让辜伯伯、辜伯母面对大哥也渐渐能给予鼓励的微笑了。倒是大哥还真像小媳妇般一直小心翼翼地放不开…我轻声地对大哥说:“哥,你自然一点嘛,辜伯伯和辜伯母已经释出善意了,看样子是接受你了。

 有了胡小严当润滑,你这个爹不会被拒绝啦,更何况辜英这么护着你,你就放宽心嘛…”大哥侧耳听了我说的话,略有所感,对我笑了一笑,看样子是放松了一点。圆桌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气氛开始活络,让家人之间更能互相了解。胡小严这开心果功不可没!

 ***综观辜英家人对大哥的接受能力,从聊了一晚上话观察,接受度最高的应该还是辜伯母和辜大哥吧。

 是不是能生孙子的就是好媳妇?辜伯母一晚上抱着胡小严不肯放手,对我大哥嘘寒问暖的充分展现关心,叫辜大嫂的脸色冷了一晚上,辜大嫂这一晚上所说的话没超过十句。

 辜大哥抓着我和小朱搞小团体,好奇中掩不住的兴奋,老是问我们孩子怎么生的。我又还没生过,我怎么知道,但大哥生胡小严我是在场亲眼目睹那状况,便把大哥怀了孕后的状况和那晚生孩子的情形讲给他听,他也不管辜大嫂脸色有够难看的还频频给他使眼色,津津有味地听着。

 听到大哥与辜英的育儿经,辜大哥脸上也出羡慕,还告诉我们说,他和辜大嫂夫三年了却还膝下无子,去年过年辜英回家来才让辜英给他跟辜大嫂算过,结果他们夫俩的婚姻是倒吃甘蔗型,婚后七年才会生孩子,而且之后多子多孙。

 辜大哥说听到这推算结果后,夫俩也不急了,因为急不来,可看到胡小严那活泼可人的样子,他又钦羡的紧,辜大嫂脸上却有极力掩饰的落寞…

 辜伯伯对大哥的接受度应该是其次吧,只看他一晚上挨着辜伯母总拉着胡小严的小手不放,就知道他其实很高兴有这个孙子的吧,只是他时不时就用不慎满意的目光向我大哥,嘴里还叨叨念着干嘛第一个孩子就姓胡啊以前辜伯母生孩子不也很辛苦可没有一个孩子沿用母啊等等,每次一抱怨胡小严的姓就引来辜伯母一白眼…

 这怎么就让我觉得辜家人的个性应该都蛮逗的吧…反而是辜英的妹妹辜婷、弟弟辜群用着有礼的审慎眼光盯着我们,两姐弟还不时偷瞄我们说着悄悄话,总是看着大哥、我和小朱,兀自偷笑着。

 我说啊,你两姐弟到底在说我们什么?神情那么古怪,辜家人果真都蛮逗的!就在这种和乐的气氛当中,外头快步走进来一老先生一老夫人。老先生劈头就问:“听说辜英回来啦?”

 “左老!”、“左伯伯!”左…?左逢的爹娘?年纪这么大?看样子都可以当辜伯伯辜伯母的父母辈啦!“哎!”

 两老一走进来就自动自发地坐在空着的雕花圆凳上。大圆桌上的晚餐早被辜大嫂、辜婷小妹撤走了。现正泡着茶呢!“小英啊!你回来,我家逢有没有托你带信回来啊?”左伯伯心急地问。果然是左逢的父母。

 “有。信还摆在车里的行囊里呢,我本来想明天拿过去给您的,左伯伯。我现在就去拿去。”

 “好!好!”左伯伯看着辜英跑出去,这下才缓过劲来看着其它人,脸上带着笑,一眼瞄过我们这些生人,最后把视线落在辜伯母怀里笑咯咯的婴孩。

 “哎唷!这谁的小孩是呀?唷唷!不怕生呢!”“是我们阿英的孩子,单名一个严字,你看这孩子多灵动啊!”辜伯伯现宝似地笑着,那样子可真得意啊!“小英?!小英成亲啦?”左伯伯惊讶地说。

 “呃…嗯!”辜伯伯看了眼我大哥似乎意识到必须介绍一下辜英的子。“孩子也带回来啦,那小英的子呢,怎么没看见人?”左伯伯四处张望,果然问了。

 辜英拿着封信跑了进来,显然他也听到了左伯伯的疑问。辜英把信交给左伯伯:“左伯伯,这是逢给你的家书,还有,左伯伯,”他伸手把大哥拉了起来两人排排站,接着说:“左伯伯,这位是胡兴,他就是我的。”  m.wXIaN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