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15章
 …他知道我浑身没力?不然怎会很小心地施力抱着我?诡异!奇怪!我睡的不是我的房间,看小朱高兴的样子,我好象睡了很久…可是我现在干渴得说不出话来,等会儿再问他好了。“你慢慢喝,别喝得太快了…”

 “喔…”可我连抬手拿杯子的力气都没有。“小朱,你喂我喝…”他喜孜孜地靠过来,扶着我偎在他前,小心翼翼地喂我喝完那杯水,喝完后仍觉得不解渴,我便说:“还要…”“好。”

 他又下去给我倒了水。我就这么喝,喝了将近一整壶水才觉得干渴稍微解了些,饥饿感也被一整壶水冲淡了些。小朱才把杯子拿回去放到桌上,房门就被推开。“小三醒啦?”

 是二哥。二哥怎么来得这么快?“二哥…?”我不明所以虚弱地喊着,根本还没来得及问小朱前因后果,二哥这一来,让我又不免加深了疑惑。“你还真能睡啊,大哥那时睡了五天,你小子更厉害睡了八天,你是存心要急死大伙儿啊?”

 我睡了八天?!难怪我会那么饿!又有人冲了进来急着喊:“小三真的醒啦?”是大哥。大哥也在…那辜英不可能不在…“醒了醒了!醒了就好!”大哥冲到边来高兴地看着我。

 呃…那个…“我怎么会睡八天啊?”我的声音是不干哑了,可是声细如蚊。大哥二哥都把锐利的眼光向小朱,连才抱着胡严走进来的辜英也把视线落在小朱身上。

 那么小的声音,难道辜英也听个一清二楚?小朱脸红了,还不好意思地直傻笑。“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八天的状况跟大哥房后那几天的状况一模一样啊?”二哥取笑说。

 “啊?!”心里杂七杂八地冒出一堆感觉:我要怀孕了吗?!我从没在乎过能和我相合的生子八字真这么碰巧让我遇上?我不也不管有没有后代,怎么一遇上小朱好象都变成理所当然?怀孕啊…开玩笑!我一个大男人怀孕成什么体统?!低头看了盖着被子的肚皮,肚子里马上发出好大声响。

 饿死我啦…我抬头用乞怜的眼神看着辜英,拼了命用力发出比较大的声音:“辜英,我肚子好饿啊!”辜英这才笑着说:“行!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他随手把胡严到小朱怀里,转身就走。一把眼光定在抱着胡严、温柔地对胡严笑的小朱身上,从心里就漫开一股震,直达四肢百脉,连脑顶也被震得晕乎乎的…

 那感觉彷佛一波接着一波柔软的拍打着我,温柔的连我的心都跟着柔软了,只想同化为花尖的泡沫跟着他一起退去,任他的温柔将我湮灭…像是意识到我的视线,他抬头看我,对我温柔一笑,然后神情变得惊讶、无措、惊慌…

 干嘛惊慌啊你小朱?“小三你怎么了?好端端的干嘛哭啊?辜英不是答应要些东西给你吃了?”二哥傻了眼地问。

 我哭了吗?一抹脸颊,手上沾泪水,是刚才的感动令我落泪?我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难怪小朱出那种担心惊慌的神情…我笑了,跟大家说:“没事…”再望向小朱,我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笑容,心里有种坚定,我知道这世上我只愿意为他生孩子!我只想生他的孩子!

 ***我醒后,大家七嘴八舌地告诉我说拜我昏睡之赐,小朱爹娘愿意让我嫁进门去,大哥二哥跟他们把嫁妆都谈妥了,让我把我家送给小朱,婚后让小朱举家搬到我家去,如果小朱想搬出来,辜英原本那座宅子就送给小朱当结婚贺礼。

 我想只要成了亲,要我住那儿都没问题…其实只要成了亲,不躲皇帝也行吧?可这皇帝比左狐狸还狐狸,要是他知道了我跟小朱的事后难保他不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刁难我们,所以经过考虑,我还是跟辜英说了,绝对要去丽山。

 辜英说那就要快,早些成亲,早点上路去丽山。在我昏睡时,左逢已经向皇上通报说我每三年都会到全国金玉楼巡视一趟,今年又到我巡视全国分楼的时候了,他看我这么多天不在楼里,猜测我大概出远门去了。

 他在皇上面前这么帮我,我又不是不知好歹的无之徒,自然对他的反感顿减三分。再加上左逢当了出力的媒人,帮着说服小朱爹娘让小朱能娶我,这反感当下又折掉三分。

 再加上大哥二哥都把左逢当成自家人了,左逢也把我和小朱当自家人一样帮忙,这反感倒真是七七八八地去了个完整…于是我现在会这么考虑着:我是商人嘛!在商言商,这么思虑周密的人还是拉拢来当靠山总比当敌人强得多是吧?

 情愿这么想后,我晓得这份情我欠大了,可让你这么帮着我是心怀感激又不甘愿啊!所以,左狐狸,你就等我从丽山回来后再签字襄助你吧!哼!然后,在我还虚弱着,体力没完全恢复的当儿,很多事情如火如荼地展开。

 醒后两,从大哥家嫁出,风风光光地嫁入朱家。大哥向外一律宣称是把府中丫环嫁给府中管家,杜绝上达天听,免得引动皇权前来干预。

 平安无事地在小朱家住了三天,爹娘…喔,就小朱的爹娘,我也得叫爹娘的,爹娘知道我是个男的,也不要求我做什么家事了,同样的,我也想让爹娘享福,想着让他们搬到我府里让人伺候着。

 所以这三天里,我也跟他们聊着说我是金玉楼的大当家,每三年得全国走一趟巡视各分楼,过两天就得出远门了。

 他们认为我已经怀孕﹙虽然我有些怀疑啦﹚,建议我缓一缓,我说无妨,但是小朱得跟我一起上路照顾我,我们回来后,我再叫家丁过来帮忙搬家到我那个大宅。

 这三天就光是说服他们我会没事就够我累的了,我可以体会当初大哥怀孕时辜英一天到晚紧张,难怪大哥会那么不耐烦的样子,哈!

 婚后第三天我跟小朱说要回大哥家一趟,于是遮遮蔽蔽地坐了雇来的轿子进大哥家(左逢都已经跟皇帝说我在巡视全国分楼,总不能自己馅出现在京城吧,所以当然不能光明正大地走进去),找辜英商讨上丽山的事情,辜英也说他早就准备好,正等着我和小朱。

 我请辜英帮我去我家调一两个下人去小朱家服侍爹娘,还有请他叫马夫小陈立刻赶闲放在家里那辆卧铺式大车到小朱家,如此我和小朱就能马上动身,辜英全都应允下来。

 爹娘家里有多一两人照应,我想这样小朱也会比较放心,况且朱晴也开始当大哥家的管家,会懂得管理下人的。于是我们约好出了城外再会合,约定后天午时在京城西方通易市里的金玉楼分楼会合。

 回到家,马上收拾好行囊,与小朱双双拜别了爹娘,娘一直嘱咐我要我小心身体注意腹中胎儿,关心之意殷殷之情溢于言表,我首次如此深刻感受到亲情母爱温柔的呵护…

 在这种温柔的照顾下成长的小朱,骨子里也有这种温柔的性格,难怪他放不下家人,现在连我都有点放不下爹娘了。

 我还是跟娘一再保证,自己会好好注意,而且身边有这么细心的小朱,绝对不会有事的。离开家门登上马车时,爹娘神情担心地直呼要我好好保重,在外面受不了苦的话就快回来。说实话,虽然才一起生活了三四天,还不算有多亲,但听到这种出自他们内心的关心话语,要我不感动都难,眼眶也不热了。和小朱一直保证着,对爹娘说好道别,小陈这才启动马车,往巷外走去,离开了家门。

 出了城门,我和小朱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也缓缓地放松了。一路向西的官道上三三两两的有行人经过,马车倒是很少。

 离京城有两个时辰路程了,我们才把车窗边的帘子掀开,透透空气也看看山水。这时我也不怕脸了,离开有皇帝哨探的京城,城外应该比较安全了,哨探总不可能布天下吧!“这样好吗?”

 小朱已经第三次问我掀开帘子到底安不安全。“放心,这车窗就一尺见方,从外面看进来黑嘛嘛的一片,绝对没人瞧得清楚里头人的样子!”

 就算瞧清楚了,难道就知道我是谁了?心情一放松下来,看到小朱那付依然担心我见犹怜的表情,我那个唾就急速分泌,心都起来了:“就算我们在车里恩爱,外头的人也瞧不清楚!”

 我们本来是肩并着肩靠在一起,说完那句话的同时,我已经翻身抬腿一跨,把他在我身体下面了。靠着他,下身迅速膨

 “三…”他的表情有些惊慌失措:“大马路上,不大好吧?”“大不了我再把帘子放下…你知道我们多久没爱了?”

 我用坚硬的下身蹭着他的鼠蹊,感觉他也逐渐变大。他了口口水,才说:“好几天了吧…你都很虚弱啊…连拜堂那天,你都还要人扶着…”

 “我现在不虚弱了。”说着就吻上他,拼命地他、咬他解气:“房那晚,你都不理我!”他挣脱我的嘴,一只手撑着我下巴,挡着我在落下咬吻,语重心长地说:“你听我说啊!

 你那晚根本没力气,我舍不得动你啊,总得先让你恢复元气吧,你一睡八天,不吃不喝,铁打的身体也不起这等折腾,更何况你没像大爷有练武,细皮白的,八天饿下来也只剩一把瘦骨头,我看得都心疼死了,我要你好好养回来,别还没完全养好又耗掉精力,万一白白赔上健康,那就得不偿失了。

 养好身体等固本培元了,我们爱怎么亲热就怎么亲热,都不会对你有所损伤啊。”我听他说着,也不强力对抗那只撑着我下巴的手了,他也自然把那只手绕到我的脖子上勾着。

 听完他所说的,我…激动不已!下身硬梆梆的,你让我怎能不爱你啊小朱!“我还以为…你怕在家里亲热,怕会去碍到爹娘或小晴、韵芬的眼,所以在家里都不碰我…我一碰你,你就躲得远远的…”我哀怨地抱怨。  M.wXIaN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