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9章
 “…”“以后不准你再跑到这种地方来!”“知道了…”本来看着我不好意思而发红的脸蛋,现在却低下头去尽看着他双手绞在一起的手指。“其实,也不必了…我再也不会去了…”

 什么意思?我眯起了双眼。“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懂,你说清楚点!”他惊慌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腼腆中带着难过…这是什么表情?“没事,是家里的事情…”

 家里的事?家里的什么事?我很好奇,非常好奇,好奇他家能有什么事让他出这种表情说着些我一点也不明白的话!虽然我喜欢他,但不表示我有资格介入他家的事情。所以我尊重他,所以不加以追问,他想说自然会说…

 我当然也希望他能跟我说说心里话,只是他就这么停了嘴…刚才做的时候,不是那么大胆地一个劲儿说着喜欢我吗?这会儿怎么就没那气魄了?“我们刚才…亲热时,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我歪着身子靠在他身上问。“…是真的。”我心里笑着,原来你只有那种时候才大胆啊…“答应我以后不让别人碰你。”“…嗯。”“包括小征爷爷!”“…嗯。”“洗完澡的小朱身上好香啊…”香了他颈子一下。“…”“回到家再继续吧!”嘴巴是这样说,但我手掌却伸进他层层外衣里,摸着他单薄的膛,划着他霎时硬的小小头。“三…三爷…”他呼吸又开始了。“别慌…我们有一整晚…嗯,不,是一整节的时间呢…”

 他惴惴地了口气。哈哈!知道怕了吗?亲亲小朱宝贝别怕,三爷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回到家门,时间已经很晚了。“三爷,我看我这就回家去…”小朱说着就想告辞。

 “不行。就算因为股痛,今晚什么都不能做,我还是不能让你走!”我握着他的手不放,把他拉进我家。从大门到卧房一连好几进院落,仆人一路向我问安,我也一路要仆人们记得:“这是朱爷。”

 回到房里,关上门。这才狠狠瞪了小朱一眼。因为这一路走得辛苦啊!被做后的疼痛开始发威!他被我瞪得瑟缩了一下。“睡觉!”我命令他。他为难地看了我一眼,又看看门。“不用看了,今天不会让你回家了。快上!”

 他可怜地和衣坐上了缘,脸上出现忍痛的表情,我想他跟我一样,那里一定也很痛。“掉外衣趴着睡吧,我想今天晚上就算我们有胆也什么都做不了了。”

 亏我刚才还下定决心要把他做到下不了,现在却连动一下都觉得疼痛万分。唉…就先记在帐上好了,等我好一点,看我不把你做到动不了,我就不姓胡!

 我掉外衣,把他往里面推,自己摸着趴上。他还楞楞地僵在那儿。“你不衣服,难道是要我动手为你服务吗?”

 我假笑着问。他这才如梦初醒,绯红着脸笨拙地下外衣,趴了下来。我拉上锦被盖着我们两人,在被里靠近他,侧趴在他身上抱着他,还把腿伸进他两腿之间蹭着他。“小朱…”我看着他的后脑。

 “嗯…”“你把头转过来看着我。”等了好久,他还没转过头来。他这是睡着了,或是不想理我?“快点!”

 我有点凶地命令他。他这才缓缓地转了过来,脸红得像透的柿子,视线躲着我。原来他是在害羞啊…这么可爱…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我说:“你啊…就这样跟我在一起吧,好不好?”

 他脸更红了,连耳廓都红得不象话。“三爷…那不太好吧…”“怎么不太好?你告诉我。”“我们…都是男的…”“那有什么?我大哥跟辜英、我干爹和师爹,有哪个是女的?他们不都过得很好!哪里不好了?”“…我爹娘不会赞成的。”他脸上又出现那种难过。

 对啊…小朱是有爹娘的。就像我先前一直排拒着嫁给男人这档事一样,他们当然不可能会赞成小朱跟个男人在一起。怎么办?有些想刁难他,我故意赌着气问他:“你不是喜欢我吗?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

 他也急着表明心志,只是语气有些结巴:“我想啊!我怎么可能不想?…我今天…会跟朋友去那个…楼,也是因为…我觉得我…不可能…真正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了,才…想去体验一下,然后死心去成亲…给自己留下…一个回忆…”

 “你要成亲?”中闷痛陡升。“我娘已经托了媒婆…”“你要成亲?!”我冲着他耳朵大喊。“那我呢?!我怎么办?!”心好痛啊!“三…三爷…”

 我也不管身后的疼痛,用尽全身力气把他转过来让他正面贴着我,死紧地抱着他,用力地吼:“你别想你别想你别想!你永远都是我的人!你别想跟别人成亲!”

 不让他走,永远都不让他走掉!他的手臂终于也抱着我了,还安抚我:“好,我别想…我不想…我…永远都当你的人…”

 忽然想到他刚才在马车里所提到的家事,不会就是这个吧?!气死我啦!都已经是我的人了,竟然还想着跟别人成亲?!我不准!“你要是不跟家里把这事情解决掉,我跟你没完!”我凶狠地威胁他。

 “三…三爷…”他为难地看着我,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从了我:“我去想办法…”

 既然他说了要想办法,那就表示他的心确实在我这边…怎么办?好高兴唷!我也放软了语气:“我也会帮你一起想…”听到我这样说,他脸上慢慢绽放了一个明朗的笑容,像是放开了桎梏,不再为事所困。“也许需要一段时间…”他轻轻地说。

 “反正这事一定得解决!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不管要花多少时间,我都陪你!”我坚决地说。

 “嗯…三爷…”他看着我的眼神清澈,温和的小脸蛋上尽是诚恳。我第一次看他用这么毫不掩饰的、没有羞涩、没有恐惧的正表情直视着我。心里有股震撼迅速蔓延开来。

 “什么?”我轻轻地回问,一点也不想惊扰他而毁掉这个表情。他认真地说:“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我不幸福啦!呜…今天一开小朱上工后,就忙得不可开。辜英家多了他太师祖和胡小严,小朱就得多伺候两个人,根本没一刻空闲。

 我要是跟前跟后盯着他还会被小征爷爷骂,等到小朱稍微得空了,小征爷爷还总是霸着他,又是摸他抱他又是牵他的手,搞得我极度不平衡!小征爷爷,你如果那么需要体上的接触,麻烦你另外去找个情人吧,别肖想我家的小朱!

 呜…你们看看,他又拉住小朱的手不放了啦…笨小朱!都跟你说过不能让小征爷爷碰了,你还不当一回事?!看我怎么治你!问题是,我根本找不到时间治他啊…他跟我睡了的隔天就必须回家,否则他家人会担心,所以我让小陈驾车送他回家。

 我的股一直痛着还没好,所以就在家里休息了两三天。好了后本来想去找小朱的,没想到小柱子倒先来通知我说干爹请我过去。到了辜英家,才知道大哥已经开始肚子痛,我还去找二哥来,到了半夜,大哥就生了。

 胡小严出生,大家折腾了一整夜几乎都没睡,二哥兴奋一把的,简直比刚当爹的大哥和辜英还要高兴。

 我知道他是确定了辜英所算完全无误,心里那块大石落了地。虽然我们都从辜英那里知道我们三兄弟是两个男人所生出来的小孩,但对两位爹爹的印象都太模糊了,一点真实感也没有,直到大哥的孩子真的在我们眼前降世,再加上辜英太师祖对我家祖上如数家珍,我们才惊觉自己的身世与胡家祖坟不可思议的力量。

 那时,看着辜英与太师祖,我心里顿时冒出个疑问:是否我胡家后代都必须看好时辰出生、然后嫁给男人才能昌盛家族啊?

 我没敢问,因为怕得到肯定的答案…不过为了胡小严的甫出生,我们都兴奋地手忙脚,根本没时间再去想起这问题。

 等所有事情都安顿好了,我就想马上告诉小朱胡小严出生的好消息,但那时才寅时末,天都还没亮,这时候去打扰人家好象不大好,所以打算先回家睡上一觉,养足了精神后再去找小朱。

 我一觉醒来后去找他,他们家却没人在。又白跑了一趟。小朱不在,感觉好寂寞唷。想想干脆再上干爹家吃饭,他们那儿热闹着呢!

 有他们在,我就不会觉得寂寞了吧…隔天、再隔天、再再隔天﹙就昨天啦﹚我连三天都去小朱家敲门,他家硬是没一个人在家。

 我慌了…是不是举家迁走了?小朱不是说要跟我在一起,为什么找不到人呢?他会不会回去就告诉了他的父母我们的事,他父母为了要拆散我们所以不让小朱见我,举家搬走了呢?

 或是…他根本就故意在躲我…我甚至…昨天甚至去了他家五趟…还问了辜英小朱什么时候回来工作…今天一大早我就迫不及待地赶来,看到小朱进门的那一刻,才发现身上所有不对位的地方好象瞬间归了位,心安了。

 可我又不想让其它人看出我对他的在乎,自己硬是矜持地不问他这几天到哪里去,让我担心死了…等到他向所有人都问过安,他才来跟我打招呼,脸上带着腼腆,红扑扑的脸蛋对着我笑。

 我真恨不得立刻把他拥进怀里,才不管辜英他们一家老小,想拐了小朱就远走天涯!可…这根本就痴心妄想!小朱才害羞地叫了我一声三爷,马上就被小征爷爷与仙人太爷爷给架走!

 太爷爷对我挤眉眼的,小征爷爷对我不屑地笑着…这算什么?!哪有人这样抢人的?!呜…我的小朱!呜…给我还来啦…“小三,倒茶。”太爷爷叫着我的魂呢,把我的神从小朱身上拉回来。  m.wXIaN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