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刁妻 下章
第8章
 难道他就是我的命定之人吗?我从小到大也没对谁有过这种感觉的…刚才冲动地问了辜英小朱家的地号,吃完饭后,就冲动地跑到天玉大街保巷来找小朱。

 这巷里的房屋都是比较小的三合院落,找到了小朱他们家门,碰碰地敲着门。来开门的是个比小朱高一点、白一点的年轻人。这应该就是小朱的弟弟吧。脸上挂着笑,我问:“请问朱喜在吗?”

 “请问您是?”他快速地把我全身瞄过一眼。“我是辜英的家人,小朱都叫我三爷。”他这才放下戒心带着些歉意笑着说:“我哥和朋友出去了。”“能请问他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耶。他只说要和朋友出去逛逛散散心。您要进来等他吗?”“不了…麻烦你跟他说,我会再来找他。”“好。真是抱歉…”“哪里。我告辞了。”

 哎!想找他,却竟然扑了个空!闷啊!不想再回大哥那儿了,又还不想回家…我看我去放歌楼找更珂喝一杯吧!让小陈驾车前往放歌楼,途中,我把窗上的帘子掀开挂在窗边,一路无心地看着从眼角流逝而过的街景、行人。

 马车转进江南街,这里就是京城有名的风化街,放歌楼就在街道的正中央地段,放歌楼有南北两楼,临街的北楼专养绝美女,后进的南楼专养绝小倌。

 马车还没行到放歌楼门前,眼角就撇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小朱!他跑到风化街来干什么?!跟朋友出门逛逛散心?你跑到这儿来散心?还让你朋友把手搭在你肩上?!心里有阵火气上冲…好,我看你来这儿干嘛的!“小陈,停车。”

 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我等着他们经过我的马车,在他们身后下了车,吩咐小陈把车拉到放歌楼的马厩,就可以先离开了。

 我跟在小朱这群人身后,冷冷地看着他们。他们竟也是朝放歌楼去,到了放歌楼,鸨母易妈妈招来几位姑娘服侍小朱一群人,把他们进思君厅。

 只见小朱躲躲闪闪地避开姑娘们的靠近与触摸,那一脸无措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这,才让我心情好一点。易妈妈看见我就快速地飘了过来,柔柔地说:“胡大当家的!今儿个又来捧更珂的场了?”

 “本来有这打算,但我看到一位朋友…”我的视线没离开过小朱,他现在正向朋友打恭作揖要离开那个厅。算你懂得洁身自爱,快回家啊,小朱!

 小朱并未走出来,相反的,他离开思君厅后,就往后头进去。小朱…要去解手吗?“大当家的朋友…”“易妈妈,我去找朋友,等会儿待他上更珂那儿…”“好啊,更珂今晚空着呢!我去告诉她先准备准备。”

 “有劳易妈妈了!”说完,我就跟着往小朱逸去踪影的方向走。他没去茅厕。他坚定的脚步迈往南楼!你要去找男人?!?!?!给我停下来!停下来!这是真的吗?他竟然…要去给我找男人?!轰的一声,我全身怒火直窜。跟在他身后,看他迟疑地踏进南楼,南楼掌柜苗姿仙﹙这当然是个男人!

 ﹚马上就了上去,还在小朱耳边轻声细语!从背后,我看不到小朱的表情,但我就是可以知道他肯定全身红透了!小朱点点头,苗姿仙一招手,涌上来三个不同型的美男子,对小朱又是抱,又是亲的!我…我看够了!“朱喜!”

 我放声一喊。小朱马上转过头来,一看到我,他原本棕麦色的脸瞬间刷白。我走过去,就想抓着他走人。可那个碍眼的苗姿仙竟然一跨步挡在小朱身前。“今在下真是三生有幸了!英伟俊的胡大当家是来关照本楼知名小倌的生意吗?”

 苗姿仙那绝不逊于更珂的美丽脸蛋上挂着副生意人的笑容。我常来放歌楼走动,曾与苗姿仙打过照面,所以彼此也算认得。

 要用生意人的方法解决吗,苗姿仙?我当然是没问题的!脸上瞬间也出现了生意人的笑容,回答他:“是啊!我带着朋友来呢!怎么知道他跑得这么快,一晃眼没见着他,他就跑到这儿来了。”

 我越过苗姿仙的肩膀盯着脸色惨淡的小朱。“哦…原来朱公子是跟您一起来的?失敬失敬!”苗姿仙退了开来。

 在这,一看来客的装扮,也知道谁有钱谁没钱,有钱的就是大爷,说话就能大声。我说是我带朱喜来的,谁敢怀疑!我跨步站在小朱面前。

 “闹够了吗?”我故意面无奈地问着小朱。很显然地他不懂我指的是什么,因为他一脸惑。我当然也没打算让他懂我在干嘛:我正演着戏想办法把他出去!“三…三爷…”

 他苍白着脸,又像只途羔羊般地看着我,怎么内心就汹涌无比地冒出一股望,想紧紧地栓住他,再也不让他逃掉!“闹够了,我们就回去吧!”我伸手抱揽着他的肩膀就往外走。他却一脸惭愧的惑,被我带着走出南楼。过了半晌,我们已经走进北楼,登上更珂的琴阁。推抱着他走在我前头,不给他机会逃走。

 “三…三爷…我不明白…”“你不用明白!”进了琴阁,更珂正站在门口等着我们。“更珂,可否借你的琴阁一用?”我问。更珂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朱,脸上出了然的笑容。

 “请自便。”说完她便退出房门,还帮我们把门给带上。我把小朱推坐在软榻上,开始发飙。冷冷地问他:“你背着我来找男人?”***

 啥?我…背着…背着三爷找男人?三爷这句话让朱喜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只是朱喜从没见过冷然得能冻伤人的胡翟,也被三爷冷酷的神色吓到。“不回答我?”胡翟欺上朱喜,脸都快贴到朱喜脸上了,他正尽力控制着愤怒的气息。

 “…没…没找成…”朱喜紧张害怕地闭上眼,心上人的脸庞近在眼前,虽然太近了而有些模糊,但他吹到自己脸上的气息还是叫自己躁热地红了脸。听到朱喜的回答,胡翟气翻了天,随即猛力跳坐到朱喜身上,紧紧着他,愤怒大喊:“你还敢说没找成?!”

 “啊…”朱喜吃痛倒在牙上,却仍紧闭着眼,一丁点也不敢松开眼皮,嗫嚅着:“三…三爷…我不懂…你为什么说我…说我背着你…找…找…”

 一语惊醒盛怒中的胡翟,翻腾的怒火灭了一大半。对啊…我还没告诉他呢,还没告诉他这些天我有多想他,还没让他知道我有多喜欢他,还没通知他最好给我挂着个生人勿近的警告标牌!

 看着小朱近乎惹人怜爱的羞愧表情,胡翟残留的怒火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心的疼惜与从未如此急切爆发的火。

 将瘦弱的朱喜抱进怀里,胡翟埋头于朱喜的颈间,引起朱喜全身动的胡翟的就贴在朱喜耳下,只听见胡翟耳语地说:“小朱,我喜欢你。”朱喜闻言一个惊,全身炽热陡升。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是我的。因为你是我的,所以你不能找别人,不管是别的男人,还是别的女人,都不准你。…你想要,就只能找我…你之前找过别人没有?”

 “没有…”朱喜内心的狂喜与不信几成正比。可胡翟一说完,就开始吻他,吻了他的耳后,叫他全身快急速奔驰,让他无法思考,全身被惊涛骇般的快意冲刷着。

 朱喜只感觉到全身孔亢奋地张了大开,神经却紧拉地绷着。三爷的吻引爆的刺太大,滚滚的热像洪一样侵着他,皮肤末端如同被大火火舌席卷地噬着表面,隐隐灼热地刺痛…

 朱喜的呼吸声了,那狂的呼吸声里充望与快的隐忍,听在胡翟耳里,只是越发让自己的呼吸因望而加倍沉重。

 亲吻从耳下,沿着朱喜的颚骨,来到朱喜的边。彼此渴望的舌一贴上,就再也分不开了。两只剩只能以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互相吃了对方…***

 躺在温暖琴阁里的牙上,抱着累到睡着的“瘦弱”小朱。我百思不解…小朱哪里“瘦弱”了?!他是瘦、是小没错,可他哪里弱了?我只温柔地做了他一次,他竟然就跃跃试用那种神力把我掀倒,还哄得我半推半就晕陶陶的就对我强来?!喔…痛啊!一点经验也没有,他的技巧烂到家了!

 下次我要是再让你哄得神魂颠倒的,我就不姓胡!我下次要是再让你得逞,我就跟你姓!踏的!﹙桃:话不要说得太…小三TF桃ing…﹚更珂绝美的脸庞突然出现在我眼前,还调皮地对我眨眼,轻声地说:“呐,胡大哥,我已经叫人把洗澡水准备好,你们…要不要洗一洗啊?”

 “也好…”小朱也醒了,逃避着我的视线,把脸埋进里。你是不好意思是吗?愧疚是吗?有那个胆量做就别没那个胆量承认!痛死我啦!一想到自己被,我不是誓死不让臭男人在下面的吗?!呜…气死我啦!可如果你知道他是怎么哄我的…

 一想起他是怎么亲我的,我自己就先脸红啦…有人可以这么快就能生巧吗?!真不知道我是该佩服自己教得好,还是嘉奖他学得快…

 你想知道他怎么亲我、怎么哄我的啊?不…告…诉你!气死我啦!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让你们知道?!哼哼哼!反正没有下次就对了!

 等等回家,看我怎么把他折腾得下不了!哼!痛得我咬牙切齿地洗完澡,还等他洗好了,拉着他回我家!

 我请易妈妈找个马夫给我赶车,我和小朱坐在车厢中。我们两人后头都是第一次,两个人都龇牙咧嘴地歪坐着,都怕痛而不敢坐实。

 看他跟我一个样的狼狈,噗叱一声我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也就不那么气了。他也被我吃了不是?听到我的声音,他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懦气地说着:“对不住您…”“知道对不住我啦?”  M.WxiAnXs.COm
上章 刁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