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蝠魔箫 下章
第八章 情是何物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没有人能够回答。

 有的夫相敬如宾,白头偕老,为四邻所羡,可他们自己心中却因为同异梦而对当初的结合痛悔不已。

 有的人不过遥遥一望,情思便刻骨铭心,挥之不去,乃至绕一生。

 有的人为了殉情而自杀,有的人不堪情变而杀人,有的人因象生痴,因痴生狂,因狂而自弃,自弃而弃人,因弃人而落于幡然醒悟,最后遁入空门。

 据说地狱之中设有薄命司,就是专为为情所困的人准备的。

 有的人终其一生,至死未悟,情是何物。有的人明白了,却又眉间心头无计超脱。这些人据说只有到了薄命司中,才似乎能得到最后的解

 尘世的幸福却只属于那些根本就不去想情是何物的人。

 那些自以为明白了情是何物,其实却极不明白的人,自然就是世上最最痛苦也最最令人痛苦的人。

 因为他们不仅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

 了然和尚一向都以为自己是个明白人,所以他认定自己皈依律宗是一个错误。他本该是禅宗中人,因为他讲究顿悟。

 他一向认为自他反出五台山清凉寺那一刻起,就已顿悟了这大千世界,茫茫人生。

 所以他大赌特赌、大嫖特嫖、大杀特杀、大吃特吃,因为他认为佛既已常在心头,放形骸、惊世骇俗便就是最好的修行。

 所以他觉得他是世上最达观、最明理的人,自然也是最开心的人。

 今天这位自认为最开心的了然和尚却很不开心。

 他醉醒醒地晃出了媚香院,袒着膀子,拎着禅权,一面横着身于走,一面骂骂咧咧。

 “还他的红牌香角儿呢,跟只死差不多,真他妈晦气!”

 自从见过杜若后,了然和尚再看其他女人,不由得有一种“革囊众移”的感觉。倘若他也能视杜若如此,或者也可算得大悟。可惜现在他早已不愿成什么正果了。

 他只愿死在杜若身上。

 只是他这个愿望恐怕永远也实现不了。所以他只有愤愤不平地骂张桐,骂风淡泊。

 “的,便宜了这些王八羔子小白脸!”

 了然正没好气,一个梳着朝天辫的小男孩笑嘻嘻地面跑了过来:

 “大和尚、胖和尚、独眼龙和尚,给你道喜了。”

 了然愕然止步。

 他还真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小孩,居然敢当面唤他“独眼龙和尚”

 可了然也实在生不起气来,因为这小男孩笑得实在太天真、太可爱了。

 了然独眼一瞪:“洒家喜从何来?”

 小男孩笑嘻嘻地道:“你不就是那个叫什么‘惊世骇俗、一目了然’的和尚吗?所以我才给你道喜呀!”’了然将禅杖往地上一顿,皱眉道:“你个小兔崽子,谁告诉你洒家名头的?”

 小男孩大声道:“你个老兔崽子!是我姐姐说的。”

 了然更吃惊:“你姐姐说的?你姐姐又是谁?”

 小男孩骄傲地道:“我姐姐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她今天恰巧从窗户里看见了你,有心请你去会会。喂,你到底去不去啊?”

 了然眼睛瞪得溜圆:“你…你是拉皮条的?你个大点的娃娃,居然也会拉皮条?”

 这实在比他这个酒和尚还要“惊世骇俗”

 小男孩不耐烦地道:“说那么难听作甚?”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有事办事,废话少说。”

 了然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男孩傲然道:“我料你个北方侉子野和尚,也没见识过真正的女人!实话告诉你,我年纪虽小,见过的女人却多如牛。从未想过这世上还有比我姐姐更漂亮的女人。什么媚香院哪、金谷园哪、软红轩哪、横陈楼哪、凹凸馆哪,所有的女人加起来,也未必有我姐姐一半漂亮!你信不信?”

 了然当然不信。弟弟替姐姐拉客,自然说得天花坠。

 但小男孩接下来一句话马上就让他相信了。

 “我姐姐是陈思思。大和尚你听说过没有?”

 了然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不但听说过,而且连耳朵都听起茧子了。

 常在青楼走动的人,若有谁不知扬州陈思思,那就准是个土得掉渣的土包子。

 陈思思容颜稀世,艺双绝。陈思思一笑,可以惑城、下蔡。陈思思一颦眉,可以令你生令你死。

 陈思思爱的是风蕴藉的才子,多情潇洒的雅士。陈思思的芳名,据说已上达天听。

 可自从三年前一场大病之后,陈思思已销籍谢客了。据说从那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她,也有人说她早已离开扬州城了。

 这样一位名动天下的美人,如今竟肯青睐于他,了然怎能不感到受宠若惊?

 他也顾不得多虑自己是不是风才子、多情雅士,只一迭声道:“快,快带路!”

 小男孩却一点也不着急,不慌不忙伸出一只小手:“拿银子来!”

 了然脸堆笑:“当然当然,你要多少?”

 小男孩一撇嘴道:“我要多少?我要一百万两你给得起吗?——五十两!”

 五十两就五十两,了然都快乐疯了。

 陈思思但肯让他一亲芳泽,他一辈子的吹牛本钱就不愁了。

 待到真的看见了陈思思,了然反而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直勾勾地看着她,张大的嘴巴半天没有合上。

 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女人。

 杜若虽也美惊人,但其中太多危险,太多魔。陈思思的美则完全是另外一种。

 那是一种恬静的美、清的美、空谷幽兰的美。

 一种微风拂煦的美。

 小男孩推了他一把,笑道:“大和尚,犯什么楞啊,光用眼睛看可不值五十两银子呢。”

 陈思思微微一笑,娇容在窗口一闪而没。

 了然定了定神,深一口气,慢慢走了进去。

 小男孩吹了声口哨,摸出那锭银子,一下抛得老高。

 了然的确不是什么多情才子,风雅士。

 他是个急的人。他从来就不知道怜香惜玉。但这一次却似有些不同。

 进门之后,他竟似有些犹豫,不过终于不住陈思思的回眸一笑。他暗一咬牙,放下禅杖,正要扑将过去,忽觉身上一紧,背后伸过来两只铁一般的硬手,箍住了他的双臂。

 了然挣了几挣,不仅没挣开,连原有的一点儿力气也挣没了。一回头他就看见了一个消瘦的中年人。

 那人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道:“了然大师,幸会。幸会!”

 到了此刻,了然再笨也已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他的是什么人?把洒家诓来做甚么?”

 中年人微笑道:“我姓秦,叫秦凉,秦灭六国的秦,世态炎凉的凉。我把大师请来,是想打听一件事。”

 了然怒道:“什么鸟事,洒家一概不知。就是知道,洒家也不会告诉你一个字!”

 秦凉悠悠道:“是么?那么大师请便。大师若能走得了,只管走好了,秦某决不再找你的麻烦。”说完便松开了手。

 了然哼了一声,刚迈出一步,忽地仰天跌倒。

 一直微笑着看热闹的陈思思居然像个孩子似的拍手笑起来:“凉哥,这回你可看走了眼,这大和尚原来不想走,怕是赖上你了呢!”

 了然躺在地下大叫道:“姓秦的,有种就给洒家痛快一刀,暗箭伤人,嘿嘿,算什么英雄好汉!”

 秦凉装出很吃惊的样子:“谁告诉你姓秦的是英雄好汉?

 英雄好汉又有什么好处?你倒说来我听听。”

 了然说不出话了。

 陈思思偎近秦凉,浅笑道:“凉哥,你当然是英雄好汉。”

 她的一双眸子里似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秦凉脸上倏然闪过一丝凄凉的神色,缓缓道:“我不是。”

 陈思思妩媚地笑着,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一下,嗔道:

 “你不是英雄好汉,谁是英雄好汉?”

 了然突觉炉火上冲,大喝道:“不要脸的狗男女,少在佛爷面前不三不四的!”

 秦凉身影一闪“啪”的一声,了然脸上已然着了一掌。秦凉盛怒之下出手极重,了然无法闪避,竟被这一掌打晕了过去。

 陈思思跟着拿起桌上的茶碗,狠狠砸在了了然的头上。

 茶碗碎了,了然的光头也破了,但他已觉不出。

 痛的反而是砸碗的人,挥掌的人。痛的是他们的心。

 陈思思勉强笑道:“凉哥,臭和尚的污言秽语你可别往心里去。刚才我只是…只是一时忘情,我不是有意要做出那种样子来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可是我…忍不住…”

 秦凉突地大声道:“你怎么这么烦人?”

 陈思思惊惶地看着他,嗫嚅道:“你…你怎么了?”

 秦凉目光一黯,叹了口气,柔声道:“对不起,思思,我不该如此对你。”

 陈思思知道,秦凉突然生气,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可她却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

 陈思思认识秦凉,是在两年前夏日的某一天。

 那一天早晨醒来时,她发现自己不是睡在自己的上,而是在一辆大车里。她知道那是一辆大车,因为她第一眼看见的不是雪白的花板,而是乌黑的车篷,耳中听见的也不是窗外的鸟叫和鸣,而是马蹄的疾响和脆亮的鞭花。她还感到了颠簸。

 有那么一会儿,她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她随即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已被捆住,口中也被进了一团布。她的脑中飞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被绑架了!

 陈思思一想到这一点,马上就感到灰心丧气。她并不怕死,因为她活着本就无趣,但她担心会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所以她还是感到了恐惧。

 她想大声叫喊,可根本出不了声。她试着挣扎,可根本无法动弹。这时她听到了两个男人哑的声音:“那娘们好像醒了。”

 “算来药劲已过,也他妈该醒了。”

 “喂她点吃喝?”

 “省省吧!再有一天工夫也就到了,还能饿死了她?要是这娘们叫起来,误了老大的好事,你担当得起?”

 “也是。…要说也怪,老大要找个寨夫人,黄花闺女有的是,干吗非大老远的抓这个什么陈思思?”

 “你干吗不自己去问老大?”

 “话又说回来,娘们倒是真够…嘿嘿!”

 “你老小子少打鬼主意,要是老大晓得你偷偷揩油,你还想活吗?”

 这两人口中的老大是谁?

 这“老大‘’又为何要大老远地绑架陈思思去当寨夫人?

 陈思思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她已因惊恐而陷入了恍惚之中。她仿佛已看见一个青面獠牙的大胡子正朝她张着血盆大口狂笑,一双泛着磷光的黑手正伸向自己的脯…

 她听说过许多这样的传说,但她从未想过这样可怕的事有一天也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一声暴喝:

 “停车!”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不知怎么竟使已陷入极度沮丧和的陈思思平静了下来。她感到了一种已很久没有过的莫名的信任和依赖,仿佛一个孤儿忽然见到了亲人,又好似一位闺中怨妇突然盼到了归来的良人,她心中甚至隐隐有一种夙愿得偿的感觉,她自己也不明白这种感觉由何而生。

 她只是想,这个男人一定会救她。

 车上的两个男人跳下了车。一个喝道:“穷酸,滚一边去!”另一个吼道:“瞎了眼啦?连老子的事你也敢管?”

 只听那个沉厚的声音一字字道:“放了车里的女人,我饶你们不死。”

 “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陈思思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她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紧张。她相信那个人肯定会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对那个人如此有信心。

 果然,她很快听到了那两个押车人和车夫的嚎叫,听到了那个人低沉有力的声音:“回去告诉你们连寨主,最好打一辈子光。他要是再敢强占民女,我就端了他的微山十二寨!”

 不久之后,那个人上车替她松了绑,掏出了口中的布团;;他做这些时显得极其认真而仔细,而且动作很轻,似乎生怕痛了她。陈思思默默地注视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已被吓呆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那个人个子很高,而且很瘦,一身肌却很结实。他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也刮得干干净净,身上穿着件细布青袍,模样像是个教书先生,但神情看起来似乎又不像。

 他的神情有些忧郁,又有点漫不经心和玩世不恭。他看上去虽然岁数不大,眼神却显得深沉而世故,好像已是个历尽苍桑的老人了。

 她在心中对自己说:他就该是这个样子。

 可他却只冷漠地扫了她一眼,淡淡道:“你是陈思思?”

 陈思思还是不说话,只点了点头。她的目光却一刻也未离开他的脸。

 他似乎有点局促地道:“我赶车送你回去。”

 陈思思又点点头,仍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直到现在陈思思也仍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会那样下死力地盯着他看。

 他坐到车夫的座位上,将大车调转头。

 他就是秦凉。

 陈思思默默地坐在车里,默默地想了他一路。

 然后她感到头晕眼花,四肢忽冷忽热,忍不住呻起来。

 她病了,病得不轻,也病了很久。

 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也从未提起过秦凉,好像世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件事,这样一个人。但在她大病痊愈之后,她就正式销了籍,不再倚门卖笑。

 她要等他,等他来找她,带她远走高飞。她相信他就在扬州城里的某个地方,相信终有一他会来找她。

 有一天夜里,她忽然醒来,没有动,也没有睁眼。因为她感觉到有人,就站在她前,而这个人一定就是他。

 她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真像…太像了…”

 从那一刻起她就已知道,她长得像某个她不认识的女人,而他深深地、痛苦地爱着那个女人。

 她当时闭着眼睛,平静地道:“我这里有好酒,你想不想喝一杯?”

 他僵立半晌,才缓缓道:“当然想。”他没有走,这让她非常高兴。他们安安静静地对坐而饮,直到天明,他才悄然离去。

 他不问她什么,她也从不问他。

 他们就像两个没有过去的人,而且好像也没有将来。

 自此以后,他常在夜间来看她。他们渐渐熟悉了,有说有笑了,但他始终规规矩矩地坐着,她也文文静静饮酒。他们谈论的话题很多,但众多的话语中照旧没有他们的过去。

 直到去年除夕夜之前,他们都一直这么相处,没有不安,没有情,夜般温柔而宁静。

 她本已足于这种宁静。

 但这种宁静却并未持续太久。

 除夕之夜,因为有了她弟弟陈喜儿在一旁跳来叫去,他们之间更多了些融洽,他们甚至像小孩子一样取笑对方。陈喜儿虽是第一次见到秦凉,却很快就喜欢他了,不过陈喜儿还是很乖觉,早早就回自己的小屋睡觉去了。

 陈思思记得当时他们已经喝了很多酒,也许太多了,房里又生了一大盆红红的炭火。她觉得很热,心跳很快,她预感到可能要发生什么事。

 果然,他站起身,说他该走了,她生气地扯住他的袖口,不让地走。

 结果她抱住了他,哽咽着劝他留下来,留在她身边。她已不记得当时都说了些什么话,只记得说了很多很多,她感到热得要命,又冷得直哆嗦。

 他终于没有走,一声不吭地只喝了很多酒,越喝眼睛越亮,越喝神情越冷,越喝脸色越白,越喝越让她伤心绝望。

 当她重又哭着扑进他怀里的时候,他暴地搂住了她,疯狂地亲她她。她欣喜若狂,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她呻着道:“带我走吧…带我走,无论…到哪里…”

 他的手忽然僵住,他的亲吻也停了下来。他冷冷看了她半晌,推开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本以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失魂落魄,伤心之极,她觉得他已把她的一颗心带走了,她已是无心之人,无本之木,虽生而犹死。

 她又病了,她不想吃饭,也不愿吃药,整躺在上,一言不发,谁也不理。陈喜儿急得直哭,但她好像连自己的弟弟也不认识了。

 没想到正月初三晚上,他居然又来了。什么话也没说,就坐在边看着她,神情依然那么冷漠。可她却似一下活了过来,乖乖地张着嘴,让他喂饭喂药。

 然后她就微笑着说:“你要不来,我就不吃饭,我就生病而且不吃药。”

 他冷冷地道:“你想必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我根本不能算是人,只能算是畜生。”

 她听了不但没有吃惊,反而着泪,坚决地道:“你要是狗,我就是母狗。你要是猪,我就是母猪。”

 他看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

 现在秦凉看着陈思思,还是说不出话来。

 陈思思柔声道:“凉哥,是我不该…不该又说那种话的,是我不好。”

 秦凉无语,头却垂了下去。

 陈思思嫣然一笑:“可不管你怎么骂我,不管你如何待我,我就是不离开你。我定你了。后倘若凉哥有了夫人,有了公子,我还可以给你们带孩子,对不对?到了那时,你就是想撵我走,只怕嫂夫人也舍不得我这个不要工钱的好保姆呢!”

 秦凉的脸色渐渐变得灰败不堪,牙齿也咬得格格直响,样子十分可怕。陈思思终于住了口。

 她本是有意去桶“马蜂窝”的,可一旦真捅了,原来还是有些害怕的。

 秦凉却并未发作,半晌之后,他只勉强一笑,低声道:“我有些事要问这个恶和尚,去去就来。”

 陈思思低声道:“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现在就说。”

 秦凉转开目光:“你说吧。”

 陈思思幽幽道:“这些话,我一直想跟你说,可实在鼓不起勇气。今天我…我豁出去了。我想告诉你,我并不奢求能…能嫁给你,我知道我不配。可我…我…总归是你的…两年来,我一直…一直等着你,只等你…反正我总是…等你,我只希望…你不高兴的时候,就来找我,…我会…会让你…让你…”话未说完,两行珠泊却已悄然滚落。

 秦凉怔怔地瞪着她,良久之后,突然大笑道:“我真没想到,世上还有你这么傻的丫头。”

 他的脸色居然有点红了,眼中也闪出了熠熠的神采:“你也不想想,要是我一不在,你就生病,而且不吃药不吃饭,我还怎么敢离开你?”

 陈思思吃惊地瞪着他,一刹那直想大哭大笑,直想跳起来,飞起来:“难道这是真的?我有没有听错?”

 秦凉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一弯拎起了然,道:“我去地窖。”

 *****

 了然一醒过来,就看见泰凉那双冰冷的眼睛。四下光线很暗,那双眼睛却十分明亮。

 了然叹了口气,苦笑道:“洒家究竟何处得罪了施主,竟劳施主使出这种名闻天下的奇毒?”

 秦凉冷笑道:“如此说来,你已知道你中了什么毒,想必也知道了我是谁?”

 了然涩声道:“不错。”

 秦凉喝道:“你既已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我会有多少种手段对付你。现在我问你话,你老老实实回答。杜若是什么人?辛荑又是什么人?风淡泊现在又在何处?”

 不想了然双眼一闭,竟然做出一副等死的模样,无论秦凉怎么大喊大叫,他就是不理不睬。

 秦凉冷冷一笑:“看来你是不想说了?那好吧,你先吃点东西,或许就有力气说了。”

 出手捏住了然的下巴,将一粒小药丸进他嘴里:“我保证你会喜欢它。”

 药丸下喉,转眼之间,了然便觉体内犹如万蛇噬心一般,忍不住嗥叫起来,声音凄厉之极。

 秦凉温言道:“了然大师,你这又是何苦呢?你为人家卖命,人家却不过当你是条狗。难道你的命真就不如一条狗值钱?”

 了然尖声骂道:“你他妈根本…哎哟…就别想…

 啊…”秦凉冷冷地看着了然,悠悠道:“只要你回答我的话,我马上放你走。了然大师,虽说人死了一了百了,可人世间所有的温柔滋味,你也就无法享受了。”

 了然的叫声越来越哑,也越来越低,双眼也渐渐凸出,眼见就要断气。秦凉这才叹了口气,柔声道:“了然大师,难道你就不想活着将杜若或辛荑到手吗?”

 这话说得恰是时候。

 了然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嘶声道:“我…说…”

 秦凉暗中松了口气笑道:“这就对了。我马上给你解毒。”

 解毒之后,了然有问必答,断断续续把什么都说了。

 秦凉沉道:“就这些?’”

 了然气道:“就…就这些,要是骗你,我不得好死。”

 一说完这句话,了然就看见了自己的禅杖,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他已来不及去想那是不是就是头骨碎裂的声音,便已倒了下去。他虽未骗秦凉,却也不得好死。因为他终于还是忘了,面前这人并不是一个英雄好汉,他本不该相信他的话。

 了然很少受骗上当,上了一次当却就丢了性命。

 秦凉刚出地窖,陈思思就了上来,笑着问道:“那和尚都招了?”

 “都招了。”

 “人呢?”

 “死了。

 “死了?你…你…”陈思思面色惨白,连退了好几步,吃惊地瞪着秦凉:“你…你竟杀了他?”

 秦凉冷冷道:“不错。”

 陈思思颤声道:“要是官府…知道了,可…可怎么办?”

 秦凉道:“不会有人知道。”

 陈思思觉得有些头晕:“非杀不可吗?”

 秦凉上前扶住她,柔声道:“思思,你太善良。不知江湖的险恶。今我若不杀他,后他必定会伺机报复。假若我正好不在,你和小喜儿怎么办?再说,这和尚本是狠残暴之徒,手上犯下的血案不计其数,如今死在我手上也是罪有应得。这样的恶人,杀一个少一个。你用不着去怜悯他们,因为他们从不知道怜悯别人。”

 陈思思这才松了口气,柔声道:“凉哥,我有了你,什么也不怕。”

 秦凉苦笑道:“其实我跟了然比,也好不到哪儿去,谁杀谁都不犯天条。”

 陈思思握着他的手,轻轻道:“凉哥,是不是心里不好受?

 要是心里不好受,就…就…”脸上忽地一红,嗫嚅道:“我就去给你烫壶酒,好不好?”

 秦凉微笑道:“你不就是酒么,比酒还能醉人。”

 他的声音实在很低,陈思思却还是听见了,羞得低下了头,声若蚊蚁地道:“思思只是下酒的小菜。凉哥,你等着。”

 她松开他的手就跑,慌张得像个黄丫头。

 “别去了,思思。”秦凉低唤道:“到这儿来。”

 陈思思一回头,看见秦凉正微笑着张开双手。

 她好像突然不会走路了,蹒珊着迈了两步,一下倒了过来,倒进了秦凉的怀里。

 秦凉的双手紧紧搂住了她的肢,将她抱得双脚离地。

 思思楼紧地的颈子,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

 “凉哥…抱紧思思,思思好冷,好冷…”

 秋风起,黄叶落,寒蝉离枝。

 秋风中的人呢?

 陈思思不是蝉儿,也不是树叶。她是人,活生生的女人。

 她还没有感觉到秋风的吹临,可她为什么也会觉得冷呢?

 就算是躲进秦凉温暖的怀抱里,她也还是觉得冷,似乎那一种冷冷的萧瑟并非来自这秋天的寒意。

 那么又是来自何处?

 是不是心灵的最深处?

 *****

 对于徽帮扬州分舶的舵主魏纪东来说,这些日子过得实在很不是滋味。近来他时常觉得脖子上凉嗖嗖的,仿佛有人在那上面架了把钢刀。

 以前没出事的时候,扬州分舵简直就是个天福地,一向由他魏纪东说了算。就算每年帮主禇不凡要来巡视几次,也不过就那么十几天工夫,一年中的其他三百多天里,他魏纪东就是这里绝对的老大。

 现在他虽也还是这里的分舵主,可他恨不得自己从未来过扬州,从未做过这要命的分舵主,他真心希望禇不凡把他撤了,最好把他一橹到底去当个不起眼的庄丁。

 禇不凡并没有撤他的职,却也没有再当众给过他难堪。

 禇不凡只是不走而已,好像他已打算在扬州长住了。

 要命的是,禇不凡根本就不理他,就好像徽帮扬州分舵里没他魏纪东这号人。禇不凡每天都和帮里其他兄弟说话,就是不理魏纪东和于狂、于放两兄弟。

 魏纪东肚子的苦水没处倒。他更不敢去找于氏兄弟,他生怕帮主会把他和于氏兄弟牵扯到一起。即便路遇于氏兄弟,他也不敢打招呼。魏纪东只希望事情赶快过去,帮主赶快离开,至于他还当得成当不成这个分舵主,那倒还在其次,他只想早点结束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魏纪东不敢找于氏兄弟,于氏兄弟也不敢找他。

 于狂于放一向形影不离,现在自然也还是老样子。只不过曾几何时他们跟在魏纪东后面,威风凛凛,没人敢惹,现在却总像两只结伴而行的小老鼠走在光天化之下,谨小慎微,左顾右盼,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一不小心招来一片喊打声。

 要依他们原先的脾气,他们早就远走高飞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江湖中人,谁受得了这种气?可他们现在不敢走,甚至连一点要走的意思都不敢出。否则的话,禇不凡不杀他们,别人也不会放过他们。再说他们真要一走,岂不等于不打自招?

 所以他们只有硬着头皮,呆在扬州分舵里,平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过。一到晚上,他们更是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连他们彼此之间的交谈都已少得可怜。

 他们睡觉的时候都不敢熄灯,总怕别人起疑心说闲话。

 他们甚至连房间的窗户也不敢关,简直就像两个守寡的小媳妇。

 不关窗户,要出事也照样出事。

 这天晚上,于氏兄弟不明不白地着了一个蒙面人的道。

 二人只觉得脑中一阵阵晕眩,说不出是难受还是畅快,根本来不及反抗。

 蒙面人一手一个,挟着于氏兄弟,飞鸟一般掠向围墙。

 离围墙还有十余丈远的时候,巡夜的庄了惊叫起来:

 “什么人?站住!”

 一阵刺耳的哨声响起,墙头倾刻间竖起了密密麻麻的火把弓箭。这徽帮的扬州分舵,防范果然极严,蒙面人一声轻嘿,身影一闪,掠进了花木丛中,将于放扔在地上,两手抓住于狂的两只脚,力贯双臂,微微一哼,于狂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向南面院墙外飞了出去。

 一阵梆子响过,箭如雨,于狂却还是无声无良地飞出了院墙。墙头众人一阵鼓噪,一拥而下,向南呼啸而去。

 蒙面人挟着于放一溜而出花丛,眨眼间便到7院外,向北掠去。

 突然他顿住身形,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一棵老柳树。

 “好,好,当真是静如处子,动若兔。”

 只见老柳树下转出来一个老头,沉声道:“阁下好眼力,好身手,好心机。禇某人好生佩服!请问阁下掳走于放,意何为?”

 蒙面人微一沉,反问道:“禇帮主早就在此等在下吗?”

 禇不凡道:“那倒不是。老夫也是听到哨声才随同弟兄们一同赶来的,只是老夫脚快先到几步而已。你以于狂之躯声东击西,老夫早已料到,所以在此静候大驾。”

 蒙面人笑道:“禇帮王果然高明。只是,禇帮主又怎知在下一定会往北而遁呢?”

 禇不凡笑道:“往北人家稀少,正是用私刑的好地方。”

 禇不凡不愧是老江湖,似已看出蒙面人心中所想,蒙面人不由暗暗吃惊。

 “禇帮主,你准备怎样?”

 “老夫也不想怎样,阁下夜掳于放,必有要紧事问他,老夫只想知道阁下究竟想问出些什么来。”

 “禇帮主,在下不愿说慌,也不能明言。”

 “哦?”“因为魏纪东和于家兄弟的性命攥在你手上。你若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阁下想使反间之计?”

 “在下用不着用反间计。禇帮主其实早已怀疑他们了,对不对?”

 禇不凡微微一怔,道:“你还知道些什么,能否都告诉老夫?作为换,老夫答应为你做一件事。”

 蒙面人沉片刻,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禇不凡大笑道:“禇某虽已老迈,却不是小人,阁下尽可放心。”

 蒙面人沉声道:“禇前辈,在下告诉你之前,想先请前辈回答三个问题,不知前辈可否应允?”

 他已将“帮主”改成了“前辈”敌对之情显己大减。

 禇不凡道:“只要是老夫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

 蒙面人缓缓道:“禇前辈,你认识乐无涯,对不对?”

 禇不凡一怔,随即苦笑了一下,叹道:“不是认识,而是生死之。他救过我的命,我也救过他的命。”

 蒙面人点点头道:“那在虎丘剑池边,风淡泊与假乐无涯手之前,你便已经知道那人不是乐无涯,对不对?”

 禇不凡颌首道:“不错。乐无涯从不用剑。”

 蒙面人又道:“那么那几夜间潜入来鸥阁的人,会不会是乐无涯?”

 禇不凡一呆,缓缓道:“不知道。但想来多半不会是他。

 若真是他,应该不会不见我。”

 蒙面人低头想了想又道:“蝙蝠坞的路径,禇前辈可否相告?”

 禇不凡眯起了眼睛,惊讶中仿佛带着几分嘲:“你想找死?”

 蒙面人冷冷道:“人总归有一死,死于乐无涯之手,也未尝不是件快事。何况在下有一好友身陷蝙蝠坞中,换作前辈,难道会见死不救?”

 禇不凡眼中的嘲渐消:“好汉子!不过老夫确实不知。喂,该老夫问你了吧?你只说问三个问题,怎么问了四个?”

 蒙面人咧嘴一笑:“反正禇前辈也不知蝙蝠坞怎么走,就当在下没问第四个问题好了。禇前辈有话请讲。”

 禇不凡想了想道:“魏纪东他们投靠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个晚辈倒不清楚,不过晚辈知道一点,关键人物是一个天仙丽人,年纪约模二十出头,爱穿紧衣,擅箫管,善魂摄魄。”

 “此女有何名头?”

 “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有不少化名,比如杜若和辛荑。”

 “乐无涯…他是不是也属于那个组织?”

 “据我所知,他应该是。”

 “他们为何要杀凹凸馆的人?”

 “那个女人当时正在凹凸馆中。可能是凹凸馆里的某个人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了不该听的,这才连累一干无辜者招致杀身之祸。”

 “了然和那个什么华良雄那天晚上在不在凹凸馆中?”

 “据我所知两人都在。只是华良雄袖手作壁上观,没被人发觉,了然则直接参与了杀戮。”

 禇不凡冷笑道:“果然不出老夫所料…李之问又是何人所杀?”

 蒙面人仰天打了个哈哈道:“禇前辈自己不是看过伤口了吗?怎么还来问晚辈?”

 禇不凡干咳一声,道:“老夫也无法确认一定是乐无涯所为。世上并非只有他杀人杀得那么干净。”

 蒙面人道:“禇前辈自然也该知道,给杜若保镖的那两个自称是‘赵氏双雄’的人,其实就是于家兄弟。”

 禇不凡点头道:“这个自然。所以老夫才派他二人去李家,明说是监视李之问动向,实则是想让他二人自行暴,不料李之问竟会因此送命。他并非武林中人,老夫对此深感内疚。”

 蒙面人想了想道:“于家兄弟是贵帮的人,张桐怎会不认识他们?”

 禇不凡苦笑道:“这两个杂种是最近才投到魏纪东手下的,而且…而且老夫的扬州分舵,已经快成人家的老窝了。

 老夫并非不知情,只是还不想这么快就动手。”

 “所以你虽然知道乐无涯参与了这两件事,却并未告诉知府大人?”

 禇不凡叹道:“乐无涯救过我的命,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出卖他。”

 蒙面人默然。

 禇不凡还在叹气。似乎有叹不完的气。

 半晌之后,蒙面人才笑道:“禇前辈若没有别的吩咐,晚辈告辞了。”

 禇不凡不叹气了,却笑道:“还有一事相烦。”

 “于放吗?你放心,我不会杀他的,问完话,我自会放了他。”

 “不是于放是解药。”禇不凡笑道:“你抢了上风口,当老夫不知道?”

 蒙面人掏出一个小瓷瓶,道:“我带走于放,解药给你,”

 小瓷瓶抛出,落在禇不凡脚边。

 禇不凡看了看脚边的小瓷瓶,苦笑道:“年轻人,你最好还是放下这个人,好歹他现在还是我帮中的人。我还没来得及赶他出门,只好先救他。”

 蒙面人长笑道:“你若想追我杀我,就尽管试试。告辞。”

 禇不凡想跳起来冲过去,刚跳了半跳,就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伸手去模小瓷瓶。

 *****

 陈思思笑着对陈喜儿喝道:“小弟,快去叫大哥起来吃饭。”

 陈喜儿嘻笑道:“要叫姐夫吃饭啊,你自己去。”

 陈思思在他头顶轻打了一下,嗔笑道:“小孩子说什么!”

 陈喜儿一闪,躲到一边咧嘴道:“你还嘴硬!昨天下午你和…”

 陈思思俏脸飞红,赶过去揪他耳朵。陈喜儿兀自笑道:

 “姐,我可没偷看啊。我只是在门口给你们放风,可声音太大…哎哟”

 “还说不说了?”陈思思气急败坏地道:“再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小嘴。”

 陈喜儿一挣挣脱了,捂着耳朵跑了出去:“姐,我出去转转,找几个老朋友蹭一顿去。”

 *****

 秦凉睡得很不踏实。

 他一直在做梦,那正是他的梦一样的过去。梦境似乎和真正的现实相仿佛,荒诞地纠在一起,令他恐惧,恐惧得无处藏身。

 现在他已经醒了,身冷汗,汗睡衣。

 他睁大眼睛躺在上,看着窗外正午的阳光。

 正午的阳光明亮妩媚。桂树翠绿的叶于显得十分拔,生机盎然。麻雀喉啾着轻快地从窗口飞过。

 一切都那样清新可喜,可他的心为何总是被苦难的呢?

 他觉得头痛得厉害,好像得了风寒之症,脑袋里仿佛有个臭鸡蛋,一动就晃,浑身又酸又麻,怎么着都提不起劲。

 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无论他怎么想否定自己的过去,也都无济于事,过去还是会来找他。即使他管得了现实,他也管不了梦。梦总是很固执地为过去打开大门,让过去溜进来或干脆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指着他的鼻尖大骂。

 *****

 思思从来没做过别人的子,不知道子应该怎样对待丈夫。她只是凭着女人温柔的本,像服侍小弟弟一样服侍秦凉,给他穿衣,替他洗脸、梳头,为他倒酒,有时还喂他吃菜。

 思思觉得只有这样.她才心满意足。秦凉当然不愿扫她的兴,更不愿伤她的心。

 他看着低眉顺目、十分姻静的陈思思,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不值得思思如此善待。因为他只不过是个骗子。

 没有人会愿意受骗上当,可思思看起来却似乎十分愿意。

 对她来说,也许这并不是一生中惟一的一次受骗上当,但肯定是惟—一次心甘情愿的受骗上当。

 也许他不该再继续骗思思,而应把自己的过去原原本本地全都告诉思思。

 但思思会相信吗?

 即使思思相信了,并且原谅了他,他难道就有权利让思思来分担他的恶梦吗?她自己的恶梦难道还不够多吗?

 思思瞟了瞟他,飞快地夹起一个进他嘴里,柔声道:“吃饭的时候别想其他事。否则饭吃不好,事也想不好。”

 秦凉嚼着九,突然开怀大笑,一把抱过她,放到自己腿上。

 思思脸上飞红,口中不依,却一点也没有想下来的意思,反而,双手紧环住了他的脖颈,嗔道:“快,放我下来,小喜儿快回来了,当心他看见。”

 秦凉微笑道:“你以为他没有回来?”

 思思的脸更红了,作势挣着,却被秦凉抱得更紧。

 思思啐道:“好好吃饭,犯什么病!”

 秦凉笑道:“我的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小喜儿刚才是回来了一趟,就躲在那花丛后面,等你夹着九喂我时,他又笑着溜走了。”

 思思恨恨地瞪着他,突然凑上去在他嘴上咬了一口。

 秦凉忽地将她推开,门外已传来了小喜儿的笑声。

 思思起身要追出去,却被秦凉拉住了。

 秦凉喝道:“小喜儿,进来!”

 陈喜儿从门边探出头来,嘻笑道:“秦大哥,九子味道好得很吧?”

 秦凉点点头“的确好得很。”突然板起脸,喝道:“我让你办的事,你办了没有?”

 陈喜儿背起手,老气模样地道:“凹凸馆好像没来什么扎眼的人物,禇老头儿那边也没什么动静。”

 秦凉沉道:“这倒怪了…魏家大院的后门呢?”

 陈喜儿道:“听我的朋友小三子说,后门也未见有人出入,至于于家兄弟,连影子都没见着。”

 秦凉点点头道:“知道了,你吃饭了没有?”

 陈喜儿苦着脸道:“吃倒是吃了,可惜没人喂我丸子。”

 他大笑着跑开:“我再去看看。”

 思思面上的红云好半天都没退下去。嗔道:“都是你惯坏了小喜儿。”

 秦凉微笑道:“姐夫若不惯着小舅子,只怕日子会很难过。”

 思思啐了一口,忽又吃吃笑起来,偎过来将下额顶在他肩上,轻轻道:“凉哥,我像不像小媳妇?”

 秦凉想了想,摇头道:“不像。”

 思思似乎有些失望,勉强笑道:“我哪一点不像?”

 秦凉怔怔地看着她,突然大笑道:“你哪一点都不像,因为你早就是个如假包换的小媳妇。”

 思思的眼睛一下亮了。

 两人依偎着不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思思才轻声道:

 “凉哥。

 “嗯?”

 “等你力完了这件事,咱们去哪儿?”

 “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不,我要你说。”

 “为何非要我说?”

 “人家都说,嫁,嫁狗随狗。思思既是大哥的小媳妇,自然要听大哥的。’”

 秦凉大笑道:“我却是娶,娶狗随狗,自然跟别人不一样。”

 思思抿嘴一笑,想了想道:“去乡下,好不好?”

 “好。就去乡下。”

 “大哥知道吗,思思会种菜呢!”

 “哦?”“思思种过各种各样的花,会种花的人,想来也该会种菜。

 对不对?”

 “对。”

 “咱家得买两头牛,一百只,两百只鸭子,三百只鹅…

 嗯,再买一条小狗崽了,养大了,好看家。”

 “有道理,好。”

 “还要买十亩地,盖十间大瓦房,围个大院子。院子外面要挖个大池塘,将来好养鱼,放鸭,也好种些莲藕菱角。”

 “不错。

 “等小喜儿长大了,须得给他说房好媳妇儿。”

 “当然。”

 思思伸指戳了戳秦凉的额头,嗔道:

 “你别尽点头,倒也拿点儿主意啊?”

 “主意倒有一个,而且是个好主意,只怕你不听。”

 “什么好主意?”

 秦凉故意沉着道:“买地盖房倒不急,眼下最要紧的是买一个架椅。”

 “什么架椅?”

 秦凉终于忍不住大笑道:“就是给小宝宝坐的那种架椅呀!”

 思思的脸一下红了,眼中却绽出异样的神采,轻轻道:

 “嗯,要买就买两个。”

 “买两个?”秦凉似乎吃了一惊“买两个做什么?老大用了,老二还能接着用啊,一个就够了”

 “不,不够!”思思紧紧偎着地,声音已低得听不清“我要给你生一对双胞胎。”

 秦凉看着她微微仰起的绯红的脸,不觉痴了。

 恍惚间他好像真的走进了一个青砖砌就的农家大院,一晾衣绳上,晾着大人的衣裳和小孩的片。思思就坐在两个架椅间补着衣裳,架椅里睡着两个玉雪般可爱的孩子。

 思思的悄语打断了他的遐思:“哥,说话呀!给你生对双胞胎,好不好?”

 秦凉嘘了口气,低下头,在她上轻轻吻了一下,又抬头看着她,冷冷道:“不好。”

 “不好?”思思惊讶了“为什么不好?”

 秦凉一本正经地道:“你最好一次生十个,我就一次买十个架椅…”

 思思气极,一下扭进他怀里“你说我是母猪,你说我是母猪!”

 秦凉突然搂紧了她,思思马上不动了,身子又软又沉,眼睛也闭上了。

 她知道马上会发生什么,她感觉到秦凉正抱着她往一个地方去,他们又会变成一对生死冤家。

 她在他耳边用央求的语气道:“只生两个,好不好?”

 *****

 夜已很深,喧闹的扬州城已进入了沉寂的梦乡。月的清辉悄悄洒落在每一户人家的屋瓦上,似是上苍对每一户人家默默的祝福。思思在秦凉耳边悄声问道:“哥,你又在为救人的事犯愁了?”

 秦凉轻轻叹了口气:“是,也不全是。”

 思思支起身子,伏到他身上,软绵绵地散开四肢,她的声音如月光般温柔。

 “哥,思思说过,不高兴的时候,你就要我。思思会让你快活起来,忘记所有不快活的事情。’

 秦凉没有动:“思思,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思思道:“什么事?”

 秦凉叹道:“我是在想,是不是该让你知道我的真面目,我不想总是骗你。”

 思思将下頦扣在他下巴上,凝视着他的眼睛,深情地道:

 “可思思甘愿被你骗。”

 秦凉道:“骗几天可以,骗几年也可以,但不能骗你一辈子呀?!”

 思思翘翘嘴儿,颤声道:“哥,你真的肯一辈子都要我?”

 秦凉伸手搂住她,沉声道:“是的,一辈子不离开你。”顿了顿,又微笑着加了一句:“天天晚上都这样。”

 思思忍不住流泪了。

 秦凉轻轻抚着她,柔声道:“我先告诉你我是个什么样的大坏蛋,然后你好好想一想,还愿不愿意嫁给我。如果你愿意,咱们今晚就拜天地。”

 思思的体一下僵硬了。她吃惊地瞪大了泪眼,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拜天地?

 对思思来说,这三个字实在是世上最动听最人的话了。

 她一直幻想着有朝一能拜天地,能正大光明地成为某个人的子。

 自从她认识秦凉后,这“某个人”便具体到秦凉身上了。

 即便秦凉不娶她,她都情愿陪他到老,那么秦凉要和她拜天地,她怎么能不欣喜若狂呢?

 思思突然急促地笑了一声,一挣而起,跳下,伸手猛拽秦凉的胳膊,急叫道;“起来,快起来!”

 秦凉被她扯下了:“干什么这么急?”

 思思急切地道:“拜天地啊?!”

 秦凉苦笑道:“我还没告诉你我有多么可恶,你也还没想好。”

 思思坚决地道:“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愿意跟你,我早就说过了。”

 秦凉道:“可是…”

 思思突然间又失去了自信和勇气:“算了吧!其实拜不拜也无所谓,我…我不该…这么要求你,我…”

 思思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哭得浑身抖。

 秦凉轻声笑了:“喂,我说,擦干眼泪,哪有哭哭啼啼拜天地的新娘子?”

 思思哭声一抑,很听话地揩去珠泪,可总也拭不尽,只好由它去了。

 秦凉拥着她,低笑道;“而且世上好像也没有光着身子拜天地的夫。但咱俩就要这么拜天地,对天地袒我们的身心。”

 思思哽咽着点点头,软软地滑下来,跪在了地毯上,秦凉随着也跪了下来,他们的眼睛都闪着动人的光彩。

 世上曾有过如此简陋、如此坦诚、如此神奇的婚礼吗?

 他们默默地向天地鬼神祷告,祈求上苍降福于他们。

 他们又默默地拜,祈求对方始终不渝的情意,并对他或她的祈求给予永久的保证。

 当他们抬起头时,都发现对方已泪面,他们就那么对面跪着,跪在窗前的月光里,久久地凝视着对方。

 思思低呼了一声,软软地向前栽倒,栽进了他怀里…

 他们已经找到了共同的归宿,他们勿须再那么急不可耐,勿须感到时不多,机不可失。

 从今往后的夜夜,他们都会相儒以沫,他们都深知对方对自己的情爱和许诺,更知道自己给对方的会是同样美好的东西。

 他们有长长的未来,有美好的未来,世上已没有什么东西能把他们拆开。

 月光已移出窗。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已不再沐浴月光的,他们都没注意到。

 绵绵的爱,难道不就是他们心中妩媚温柔的月光吗?

 秦凉静静地躺着,静静地感觉思思绵绵的情意,忍不住想起了一句极古极古的诗:

 “今夕何夕,对此粲者?”

 他默默地品味着诗句,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

 恰在这时,他听见了思思温柔的叹息;

 “今夕何夕,对此…良人?”

 不过短短的六天,风淡泊已形销骨立,两眼深陷,面色苍白泛青,但他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盛,也越来越疯狂。

 他在熊熊的火中整整燃烧了六天六夜,在茫茫的海中整整遨游了六天六夜。他就像个大梦方醒的人,贪婪地食着送到他嘴边的食物,又像是刚睁开眼睛的婴儿,好奇地探索着这个新奇的世间。

 他已不再有过去。他的“新生”到目前为止只有六天,可在他心目中,这短短六天就是他全部的过去。脑海中那些模糊的影子已离他而去,他已不需要再去为那些影子烦恼不安,他只要辛荑。

 火越烧越旺,风淡泊恨不能这火永远烧下去,恨不能化在她身上,无休无止地与她相亲。

 可点火的人却已翩然而去。

 第七天早晨。

 风淡泊一觉醒来,惊惶地发现辛荑已不在他身边,孤独和恐惧一下紧紧地抓住了他。

 “辛荑,辛荑!”

 他惊叫着跳下,四下一看,顿时如浸冰雪。

 此处已不是船房,而是一间阴暗热的石屋,三面石壁,一面铁栅栏。他睡的也已不是那张柔软芬芳的大,而是既窄又硬的小.房中哪里还有精美的地毯摆设,有的只是一只破破烂烂的马桶。  m.wXIaNxS.coM
上章 灵蝠魔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