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的游戏 下章
第14章
 “噢,…,不。不觉得杜斌斌那雪白而丰房,把靖民给住了,事实上,你应该担心你子,他们之间会克制不住地干出那事儿的。”安妮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子的房的确很漂亮,我很高兴我子能施展魅力勾引你丈夫,哈哈!

 ”冯霖德笑呵呵的说:“这充分证明了,斌斌虽然是一位已经生过孩子的少妇,可是她依然充了对男人的吸引力,没有几个女人能跟她相比。”“冯霖德,你说得没错,你们夫俩都很具有魅力。尤其是,我特别着你的…,你的…,噢,我说不出口…”安妮语无伦次地说。

 “哈,哈!你指的是我的大巴,不是吹牛,许多女人都被我的大巴吓傻了,不过,她们每个人都想体验一下,我的大入她们里的感觉,无论是已经结婚的少妇,还是情窦初开的女孩儿。话又说回来,有的女人就是喜欢小巴,有的女人既喜欢大巴,也喜欢小巴,幸好,大部分女人都喜欢拥有大巴的男人,也许女人觉得只有大巴,才能让她们的尽情地体验的快,我子杜斌斌是一位另类女人,她喜欢尝试各种里的感觉。不过,安妮,我猜测你是喜欢大巴的女孩儿,你可能从来没有体验过,像我这么大尺寸的里的感觉。”冯霖德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冯霖德,你说得没错,我长这么大只跟我丈夫一个人过,我曾经梦想他能拥有一个硕大无比的大巴,就像你的大巴一样,我想象不出来,这么大的入我的里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噢,你的大巴看起来实在太大了,就像我以前买过的假茎!”安妮眉飞舞地说,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说出这么多下的词来。

 “安妮,我的漂亮女孩,自从那天晚上见到你,我就深深爱上你了,我看得出,你很喜欢我的大巴,过来,我要让你尽情地看一看,我要足你的好奇心,我要让你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东西。你不用担心我子斌斌,她是一个很宽容的少妇,我们是一对开放夫,我们可以在婚外寻找伙伴。”冯霖德笑着说,然后他将赤的身子向安妮靠过去。

 安妮警惕地向周围笑了笑,然后她又偷偷地向湖面望去,只见靖民和杜斌斌正赤身体的尽情游泳,于是,她伸出小手摸了摸冯霖德那硕大无比的大茎,安妮兴奋得哼了一声。她出于女人的本能,她用小手扣住冯霖德的大茎,她觉得冯霖德他的大茎并没有完全起,而且还不是硬。安妮轻轻地捏着大茎杆,她觉得冯霖德的大茎很富有弹,她慢慢的抬起大茎放在他的小肚子上,她觉得大茎很重,尽管大茎没有完全起,可着他的大茎头快要顶到他的肚脐上了。

 安妮轻轻地摩擦着大茎杆,她学着杜斌斌的样子,将大茎杆上的包皮向后一,只见冯霖德那李子般大的紫红色大茎头从包皮里翻出来,厚重的包皮里在大茎头后面的大茎杆上形成一圈褶皱的皮肤。她觉到冯霖德的大茎很重,她慢慢地用小手摩擦着大茎杆,她发现冯霖德的大茎慢慢的变长变变硬了,她觉得男人的大茎很奇妙,远远超过女人的,她将小手向大茎的部摸去,冯霖德和杜斌斌一样,他刮掉了,他的大腿部的皮肤光秃秃的,这让安妮觉得他的大茎更加感十足,这时候,冯霖德盯着漂亮的安妮,他慢慢的分开了双腿,安妮伸出小手托住了他那鸡蛋般大的丸。

 安妮用小手托住一颗大丸,冯霖德的丸实在太大了,以至于他的大丸装了安妮的整个小手,安妮用小手掂了掂沉甸甸的大丸,她觉得冯霖德的大丸很重,而且很大,她轻轻地捏着囊,她感觉大丸在囊里滑动,她知道丸里装了让女人魂牵梦萦的。安妮仔细端详着冯霖德的大茎和丸,她觉得他的大茎和大丸很相配,而且,她觉得冯霖德的大丸比她丈夫靖民的至少大两倍。安妮痴情的盯着冯霖德的男生殖器,他的大茎像一门大炮似的高高起,直直的立在他的大腿部上,安妮觉得冯霖德的大茎比她丈夫的要壮观得多,她渴望体验眼前这个硕大无比的大茎,入她的道里的美妙快

 冯霖德挪动一下身子,他的大丸也随之左右摆动了两下,不过他那又长又又硬的大茎杆依然高高的起,摆出一副好斗的样子,直直的对着安妮那白皙而漂亮的脸蛋儿。正在安妮走火入魔的盯着冯霖德那硕大无比大茎的时候,她忽然感觉房一阵温暖,她猛然醒悟过来,只见冯霖德伸出大手捏着她那雪白而结实的房。

 “我可以吗…?”冯霖德轻声地问。

 “嗯,…”安妮应了一声,她本能地想退缩,然而,她还是没有挪动身子,任凭冯霖德捏她那雪白而细房,冯霖德继续用大手捏着她的头,她感觉一阵快从她的房里辐而出,她兴奋地哼了一声,她无法抗拒这种快惑,她紧张得扭头向湖面望去,只见靖民和杜斌斌依然在赤身体地在游泳,于是,她大胆的起雪白的房,任凭冯霖德的捏,此时,她已经不在乎丈夫是否看到了,她尽情地体验着一种奇妙的快乐,那是一种偷情夹杂着一丝恐惧的快

 冯霖德尽情地玩着安妮那坚硬而感的红褐色头,他觉得安妮的头像少女一般细腻,暖暖的,富有弹。他仔细端详着安妮的头,安妮的头很漂亮,头周围有一圈粉红色的晕,当安妮增强的时候,她的头会从房上起,微微的变长变硬,她的房也会肿起来,他特别喜欢观察,眼前这位年轻漂亮少妇达到时,房的奇妙变化,事实上,冯霖德喜欢观察任何女人达到房的变化,这也许是他的一大癖好吧。

 冯霖德用两大的手指轻轻地捏着安妮那细头,他看到头和晕的颜色慢慢的变深了,粉红色的晕变成了深红色,红褐色的头变成褐色。

 冯霖德轻轻地揪住安妮的一个头,他将头从房上扽出一段,他一松手,头又缩回去,他又更加用力地重新揪起头,头被从房扽出得更多,他觉得安妮的一对头太奇妙了。

 安妮兴奋地体验着从房里传来的一阵阵快,她很喜欢冯霖德玩她的房的感觉,她探出头紧紧地盯着冯霖德那高高起的硕大无比的大茎,那个大茎距离她的脸的近在咫尺,她看见大茎头上的裂口像小嘴一项一张一合,她用小手摸了摸大茎赶上的波纹,她感觉男人的大茎有一种梦幻般的美。

 安妮伸出舌头大胆的了一下大茎杆上的波纹,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她用舌尽情地着大茎杆的部,她的舌头一点一点向大茎头的方向移动。

 她用小手紧紧握住大茎杆,将大茎头抬起,她直直的盯着大茎头上的裂口,她知道这个裂口是男人的孔,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作用就是,安妮知道男人的白色正是从这个孔里而出,进女人的道里,让女人体验做的快乐,同时也让女人怀孕。

 安妮用舌头尖着大茎头上的裂口,她试图将舌头尖伸进裂口里,她用舌头着大茎头的每一个细节,不一会儿,冯霖德的大茎头上粘了安妮的唾,大茎头在阳光的照下闪闪发光,接着,安妮用舌头茎杆和丸的界处,冯霖德兴奋得哼了一声,他的大茎在安妮的面前颤动了一下。

 正在安妮尽情冯霖德那硕大无比的大茎的时候,忽然,她的身后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她赶紧扭头一看,只见靖民和杜斌斌赤着身子从湖里爬上岸,一瞬间,安妮羞臊得脸通红,她赶紧将大茎头从嘴里退出,她假装若无其事地闭目躺在气垫上,她大口大口地气,她那雪白而结实的房一起一伏,她紧紧的夹住赤的双腿,她在竭力抑制从她的道里出,然而,她并没有发现,她那黑色而卷曲的早就被了,胡乱地贴在她的大腿部上。

 杜斌斌抓起来一条巾给靖民擦干身子,安妮眯着眼睛偷看了杜斌斌的一举一动,杜斌斌一边给靖民擦干生子,一边将她那雪白而丰房贴在靖民的身上,她那一对坚硬的头摩擦着靖民的身子,而靖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尽情地体验着丰房和坚硬的头摩擦身子的快。安妮看到靖民的大茎渐渐地起了,直直的对视杜斌斌赤的大腿部,仿佛就要入杜斌斌的道里似的。这时候,杜斌斌伏下身子,她毫无顾忌地擦拭靖民的大腿,她的小手不时地碰一下靖民那高高起的大茎,她似乎很喜欢男人高高起的大茎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感觉。  m.wXIaNxS.coM
上章 浪漫的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