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的游戏 下章
第05章
 “啊!安妮,我了…,我了!啊…!”靖民兴奋得嚎叫着。

 安妮感觉到靖民将一股炽热的进了她的道深处,靖民用力将大茎深深的道里,一股白色的粘糊糊混杂着安妮道里的,从道口和大茎之间的隙中被挤出来,淌到安妮的两片细的小上,也淌到靖民的大丸上。夫俩赤的身子紧紧地扭在一起,他们俩尽情地做,然后,他们俩筋疲力尽的躺在温暖的沙滩上,直到夕阳西下落西山,夫俩穿好衣服,准备返回自己的帐蓬,他们俩的生殖器上粘了粘糊糊的

 当安妮和丈夫重新回到宿营地的时候,她发现那座豪华的帐蓬前坐着一对夫,安妮并没有理睬他们,而是径直回到自己的帐蓬里,她疲惫的躺在垫子上休息。那对夫向靖民礼貌的打招呼,靖民走过去与他们交谈起来,那位男人取来一把折叠椅子,请靖民坐下来聊天。

 “嗨,你好,我叫冯霖德,这是我子杜斌斌,我们从上海来,你们是从哪儿来的?”那位男人礼貌地问。

 “噢,我们从济南来,那是我子安妮,这儿环境真是幽雅而别致啊!”靖民说。

 “是的,对于我们这些喜欢自助旅游的人来说,这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游客稀少,气候适宜。上个星期,我们跟另一对夫来到这里度假,他们昨天早晨回家了,许多白领都特别喜欢这个自助旅游度假村。”冯霖德说。

 靖民偷偷地打量着这对夫,冯霖德二十七、八岁左右,人长得英俊而成,而杜斌斌二十五、六岁左右,长得非常端庄秀丽,漂亮而人,她身上散发出少妇特有的人魅力。靖民和这对夫漫无目的聊天,他总是情不自地偷看杜斌斌,他想象着眼前这位端庄秀丽的少妇,跟她丈夫冯霖德做的样子,显然,他们是一对恩爱夫,他们是一对标准的时尚白领夫

 冯霖德身高1米七八左右,他的身材很健壮,微微的有一点将军肚,他梳着标准的背头,头发油光锃亮,而他的子杜斌斌身高1米七左右,她的身材很匀称,她的一头秀发盘在脑后,她最吸引靖民的是她那高高起的丰房,有点像白人女人的房,她如果不戴罩的话,房会微微的下垂,她的房是那种最吸引男人的标准房,杜斌斌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说话的声音像银铃,她的浑身上下充散发出人的感,靖民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着一股想跟杜斌斌做的冲动。

 靖民和这对夫饶有兴趣地交谈,没过多久,他们就彼此互相了解了,靖民发现杜斌斌总是下意识地摸冯霖德的大腿内侧,她甚至毫不顾及靖民的在场,而冯霖德总是报以亲密的微笑,靖民和这对夫之间的谈话,渐渐地涉及起目前最流行的换游戏,这是一个很刺的话题。不过,他们之间的聊天都很含蓄,尤其是杜斌斌,她似乎很愿意跟靖民聊天,她谈论的话题很广泛,从流行时装到换游戏,从待游戏到派对游戏等等,她尤其喜欢谈论换游戏和派对游戏。

 靖民在跟这对夫交谈的时候,他偷偷的注意到冯霖德的大茎情不自起了,将短顶起得高高的,而杜斌斌依然在摩擦着丈夫的大腿内侧,她的小手有意无意地碰到冯霖德的大茎。靖民继续跟这对夫谈论着情的话题,他的大茎也情不自地变硬起了,毕竟,他在跟一位漂亮的少妇谈论换游戏和派对游戏的时候难免会起大茎,这也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

 靖民微微的侧过身子,他不想冯霖德和杜斌斌发现,他的子已经被起的大茎顶起了,他感觉有点尴尬,他们又聊了一会,靖民就匆匆返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然而,冯霖德却拦住了他,他们俩继续攀谈起来,而杜斌斌扭动着感的股回到了自己的豪华敞篷里,这时候,只剩下靖民和冯霖德,他们谈了一些男人的话题,冯霖德告诉靖民,他的发电机是德国制造,质量很好,他已经使用两年多了,冯霖德询问靖民是否喜欢探险旅游,他们俩饶有兴趣地聊天,直到深夜。

 这时候,杜斌斌又从帐蓬里钻出来,冯霖德示意子杜斌斌领着靖民,参观一下他们那豪华气派的帐蓬,杜斌斌会心地一笑,她重新钻进了帐蓬,她着丰房站在帐篷的门口,她示意靖民先钻进帐蓬,靖民偷偷地瞥了她一眼,他看见杜斌斌穿得一件薄薄的丝绸连衣裙,映衬着她那人而匀称的身材,她的连衣裙的开衩很高,几乎快到间了,她的一条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微微的出来,靖民隐隐约约看到,杜斌斌似乎没有穿内,她的连衣裙的领口很低,几乎出了一半房,她的房雪白而丰,她的一对房中间的沟很深,很显然,她没有戴罩。

 靖民跟随着杜斌斌走进了帐蓬,杜斌斌扭动着感的股走在前面,靖民情不自地盯着她那感的股和若隐若现的雪白大腿,他的大茎又情不自起了。杜斌斌领着靖民钻进了一间房间,这间帐蓬看起来很豪华气派,地上铺着地毯,里面摆放着两张沙发,帐蓬的中间摆放着一张餐桌,隔壁是一间小厨房,各种餐具应齐全。

 杜斌斌用银铃一般的声音一一向靖民介绍,她不时地用手模靖民的身体,杜斌斌是那种喜欢一边跟别人交谈一边用手摸别人的女人,她的举动让靖民的大茎更加起了,靖民感觉到杜斌斌似乎发现了他那已经被大茎顶起的子,他感到很尴尬,此时,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离开,逃之夭夭。然而,杜斌斌却并不希望靖民过早的离开。

 杜斌斌领着靖民走进了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浴室,杜斌斌示意靖民先走进去,当靖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故意用丰房蹭了一下靖民的膛,靖民的心一下砰砰狂跳起来,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杜斌斌那起的坚硬头。

 杜斌斌领着靖民来到了走廊的尽头,她示意靖民打开浴室的房门,靖民拽了拽房门的门把手,可是没有打开,杜斌斌嘀咕了一句,她觉得房门可能锁上了,于是,她挤到房门跟前看个究竟,可是由于走廊实在过于狭小,她不得不将丰部顶在靖民的膛,也许她是故意这么做的,此时,靖民能够感觉到杜斌斌的一对坚硬头,紧紧地顶在他的膛上,他下意识地低头一看,杜斌斌那雪白丰房几乎出了一半,他甚至可以看到头周围的晕,此时,他才真正确信,杜斌斌果然没有戴罩。

 靖民本想扭过头去,可是他却无法抵挡杜斌斌那雪白而丰房的惑,他感觉到杜斌斌的头顶在他的膛上,感觉的,他真想伸手摸一下杜斌斌的房。这时候,浴室的房门终于被打开了,杜斌斌率先钻了进去,她向靖民一一介绍浴室里的各种设施,浴室的有一个很大的浴缸,旁边还摆放着一张特大号双人。杜斌斌不断的向靖民介绍,她的脸上挂着人的微笑,而靖民总是情不自地盯着她那雪白的房,这时候,杜斌斌伏下身子,靖民清晰地看见,她的一对头一下子从领口探出来,靖民的大茎情不自地高高起了,将子顶得高高的,他情不自地深深一口气。

 “靖民,这是一间专供夫俩一起洗澡的浴室,你觉得怎么样?”杜斌斌笑呵呵地问。

 杜斌斌领着靖民在浴室里转悠了半天,她似乎很愿意向靖民炫耀她的浴室,过了一会儿,她走到靖民的面前,她面对着靖民,她的脸上挂着人的微笑,她猝不及防地伸出小手轻轻地拍了拍靖民的大腿部的隆起,此时,靖民的大茎已经完全起。靖民一怔,他感到不知所措,很显然,杜斌斌在挑逗他,而她的丈夫就在帐篷外面,她把靖民当成了情人,或者是伙伴,也许她正渴望跟靖民上发生关系,然而,让靖民感到困惑的是,杜斌斌怎么能公然背叛她的丈夫呢。

 靖民回到了自己的帐蓬,他告诉了安妮隔壁邻居冯霖德和杜斌斌夫的情况,包括他们的年龄、职业和兴趣爱好等等,他说冯霖德的帐蓬非常豪华,她应该空去看看,他还告诉安妮冯霖德和杜斌斌是一对很有趣的夫,最后,靖民告诉安妮,杜斌斌是一位非常感的少妇,她甚至告诉安妮杜斌斌主动勾引他的事情,靖民一想到这些,他的大茎又情不自起了。

 安妮听完丈夫的话,竟然哈哈大笑起来“老公,我一看见杜斌斌,就是到她是一个风的女人,她唯一让人羡慕的就是她的房,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喜欢玩儿女人的丰房和坚硬的大头,也许我应该吃胖点,长出一对大房,让你尽情地玩儿。”安妮说完,咯咯地笑了起来。  M.wxIanXs.coM
上章 浪漫的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