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
第五章缠绵绯恻姐弟恋
 自从和两位妈妈商定以后,我就开始注意寻找机会,向两个姐姐和小妹“求爱”了。

 大姐翠萍和我住的是隔壁,因为她仅比我大了一岁,年龄相当,有许多共同语言,所以我们俩无话不谈,加上大姐对我关怀体贴,慈祥如母,所以她在我面前也没什么避讳,为了照顾我,经常穿着睡衣、短在相邻的我俩的卧室之间两头跑,久了倒也不觉得什么。但正因为如此,也在无形中制造了机会,开始了我们之间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这天晚上,我走进大姐房中,因为天气热,她只穿着衣和短,因为她对我从不避讳,所以并没有因我进来而披上外衣后来我闲着无事时猜想,这是不是她从潜意识里在为我制造机会?或者是因为她对我早已情深种,所以在心目中早已把我看作她的丈夫、男人或情人,所以才会在我面前身着亵衣而仍是从容自然?也许二者兼而有之,后来我把这个猜测向大姐提出来,她细想过后笑而不答,从她那暧味的神情中我知道了答案,不过我清楚她从小为照顾我而形成的习惯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从前看到大姐的这种“半”倒不觉得什么,仅仅是觉得大姐真漂亮,但是今非昔比,现在的我不再是个不解风情的浑小子,而是已和两位妈妈尝过了甜头、懂得怎样欣赏女人的、真正意义上的男人,今天再用男人欣赏女人的眼光来看大姐,觉得大姐真是感极了:圆圆的脸蛋,弯弯的柳眉,水灵灵的丹凤眼,红润润的樱桃口,明眸皓齿,冰肌雪肤,显得高贵雅丽,风姿万千;在小衣外面的圆润的胳膊和丰的,散发出迫人的青春活力;高高耸起的,似乎受不了那件小衣的束缚而要破衣而出似的;虽然被三角头紧紧包住,却也肥得像座小山丘,看上去比两位妈妈那人的成透了的东西还要丰、还要人。我不看呆了。

 大姐见我一双眼色地只往她前和下身盯,不羞红了脸,转过身去,娇斥道:“你怎么用那种眼光看我?”

 “我是看大姐长得太漂亮了,将来不知谁有福气娶到你。”

 “讨厌,你敢取笑大姐?”大姐娇嗔着。

 “说真的,大姐,你有男朋友没有?要不要我帮你找一个?”

 “不要!你这孩子,真无聊。”

 “那怎么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都快二十了,怎么能不说男人?小弟都替你着急,无论如何今天我非给你介绍一个不行!”

 “你想替大姐说媒吗?还无论如何非说不可?那好吧,谁让你是姐最亲爱的小弟弟呢,姐就给你这个面子。你说吧,先让姐姐听听,看你说的是哪家的臭小子,比不比得上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原来你心目中早就有了白马王子?是谁呀?”我明知故问。

 “就是你…就是你最讨厌,要问这么多!”姐口而出,说出了她的真心话,但由于羞涩,马上机警地改了口,紧接着又转移了话题:“你到底说的是谁呀,你还想不想说?再不说姐可就不听了。”

 “就是你面前的臭小子,你的小弟弟我,怎么样?”

 “少胡闹,你怎么可以?”大姐骂道,可眼角边分明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笑意。

 “谁说不可以?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就行!”说完,我走到她身边,伸手搂住她细细的肢,涎着脸看着她。

 “去你的!敢对大姐动手动脚!”大姐羞红了脸,挥手推了我一下,由于我正魂不守舍,不防她这一下,被她推了个趔趄,碰到了桌子上,我故意惊叫了一声:“你怎么回事呀?痛死我了!”

 “碰到哪里了,让姐看看…”姐关心地拉着我的手问。

 我故意不怀好意地捂着下身,说:“姐,碰到宝贝的宝贝儿了…”

 这下姐不好意思了,转过身去,低声说:“对不起,姐不是故意的,要不要紧?”

 “没关系,还没有被你打掉下来,不过有点痛,姐,你要安慰安慰它。”我耍起了赖。

 “安慰谁呀?怎么个安慰法呀?调皮鬼,净说些姐听不懂的话来难为姐!”

 姐娇羞地问。

 “你连这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惊讶起来。

 “什么真的假的,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姐是真的不知道才问你的嘛!”姐一脸茫然,看来是真的不知道,真是个纯洁的好姑娘。

 “我的好姐姐,你真可爱!”我指着我两腿之间那已经稍微有些隆起而显出了轮廓的东西说:“我说的就是它,我们男人的宝贝,也是你们女人的宝贝,至于怎么安慰嘛…”说到这里我故意停下来,不怀好意地看着大姐笑着,她被我的话逗得脸通红,娇羞万状地低下了头。

 我出其不意地抓住她的一只玉手,按在我的上,说:“我要你用手向它说对不起。”

 大姐温柔地轻捏了一下我的大,又连忙将手拿开,嗔道:“可以了吧?

 小鬼,真坏,光想吃大姐豆腐!”

 此时,我裆底下的玩意儿迅速地暴涨起来,将子高高顶起,像支了一顶帐篷,大姐好奇地看着我那里,脸羞得通红,看上去越发动人,我走过去揽着她的柳,稍一用力,整个人便倒进了我的怀里,她挣扎了两下,我却搂得更紧,并低下头去,看着她那美丽动人的脸庞、吹弹可破的雪肤,红得像三月里盛开的杜鹃,可爱死了。大姐温柔地躺在我怀中,不再挣扎,只是默默地、柔顺地凝视着我。

 “姐,我好爱你呀!”我喃喃着,慢慢地低下了头,姐闭上眼,静静地接我的亲吻。越来越近,两张嘴终于胶合在一起了。

 就像一股电,侵袭了我,也侵袭了她,我吻得好狂热、好绵,姐也抱紧了我。我想把舌尖探进她口中,谁知她闭着嘴并不合作,我转而过去吻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声说:“好姐姐,你就给弟弟吧!”

 大姐睁大了漂亮的眼睛,不解地问:“什么给你呀?”

 原来大姐什么也不懂,看来这是她的初吻了!我兴奋极了,低声说:“就是你的香舌呀!好姐姐,让弟弟尝尝嘛!”

 姐娇羞地看着我,我又吻了上去,这次姐不再闭着嘴了,我的舌头轻易地伸了进去,着她的香舌吻了起来。

 一边亲吻,我的手爬上了大姐那神圣的峰,刚摸上去,就被姐姐拉住了,问道:“这一切,你是跟谁学来的?”

 “好姐姐,这种事,怎么向别人学呢?就是想学,也没有人好意思教呀!”

 说完后,我拉开姐的手,温柔地抚摸起来,姐好像触电似的,全身不由自主地开始抖动,并哼出小声呻。又摸了一会儿,她渐渐地浑身酥软了。我抱起姐的娇躯,她微闭星眸,柔若无骨似地瘫软在我怀里,我趁机把她抱进了卧室。

 我把大姐放在上,轻吻着她那的玉肩,衣的带子一松,整个滑了下来,雪白、柔软、香的脯上嵌着两个圆鼓鼓的房,红润人,我一头埋在高的上,口含着一个,又,右手抓住另一个,轻捏那感的蓓蕾,只一会儿工夫,姐的就起了,晕也扩散了。

 我左手顺着她的腹摸下去,她的小头很紧,手不进去,只好在外面抚摸,她的十分温暖,像出笼不久的小馒头似的。我感到姐的头已被润了,分明已经动情,于是我不再犹豫,把手从侧面硬伸进头中,在她的上轻轻抚摸,她的早已慢慢涌出,了我的手。大姐被我摸得双颊生,急剧起伏,一种麻酥酥的快从两腿之间油然而生,双手抱紧我的头,用力地按在她的之间。

 我趁机去姐的头,却被她及时地拦住了,她说:“好宝贝儿,不要,好弟弟,不要,我是你的亲姐姐呀!到此为止吧,姐只能给你这么多!”

 “姐姐,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对不对?”

 “是的,我爱你,事到如今姐也不怕你笑话了,姐爱死你了,直到永远姐都爱你。刚才姐不是说心目中已经有白马王子吗?你知道吗,姐的白马王子就是弟弟你呀!姐早就爱着你了,要不然会对你那样好吗?要不然你的亲姐姐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让你调戏、让你亲、让你摸?可是,姐再爱你,也不能让你再继续下去了,因为你是我的亲弟弟呀!”

 “不让我再继续下去?我再继续下去会干什么呀?你不是什么都不懂吗?”

 我打趣地问她,以缓解目前的窘况。

 “说实话,对男女之事本来我真的是什么也不懂,一窍不通。就在这两天,妈无缘无故地给我讲了些这方面的知识,我才略有所知,不过还是一知半解,要不刚才怎么会听不懂你的话?姐也不怕你笑我胡思想,你接下去是不是想把我光后发生关系?老实告诉姐!”

 “不错,因为我太爱姐了,所以才想和姐作爱呀!”我直言相告,因为我面对温柔善良贤慧的大姐从来没有撒谎的习惯和勇气。我心中暗暗感激姨妈,她已替我作准备工作了,所以才会给大姐作启蒙。

 “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姐实话告诉你,你想怎样都行,就除了这个!”姐斩钉截铁地说,手拉紧自己的头,没有私毫回旋的余地。

 我心中顿凉了半截,哭丧着脸哀求道:“姐,你不要难为我好不好?求求你了,好姐姐!”

 姐软语相劝:“好宝贝儿,好弟弟,姐不是故意难为你,姐是那么地爱你,怎么会难为你?姐虽然爱你,可你终究是我的亲弟弟,我终究是你的亲姐姐呀!

 咱姐弟俩作了那种事你让姐如何作人?好弟弟,让姐亲亲,姐实在是无能为力,这件事你就放过大姐吧,除此之外,今天姐让你随便亲、随便摸,好不好?”

 我一听这话,心中又有了希望,于是就采取迂回战术:“那好吧,既然我的好姐姐这样说,就听你的,不作那种事了,不过,我想看你的全身,想亲你的全身,想摸你的全身,可以吗?”

 “臭小子,花花肠子真多,不就是想姐的头吗?你念念不忘的不就是姐头里面的那个小东西吗?好吧,谁让姐这么爱你呢?谁让姐答应让你随便亲、随便摸呢?今天特别迁就你,姐破例成全你这一次,来吧,你来吧!你亲姐姐的头吧!”姐又让了步,做出了爱的牺牲,松开了紧拉着头的手。我刚要去,她又拉住了:“不过你记住,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好,下不为例!”我忙连声答应,心中窍喜:“只要你让我光,再让我在你那里亲亲、摸摸,凭我的本事加上你对我的爱,不怕你不让我上!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不愁没有第二次、第三次,什么下不为例,到时候你会离不开我的!”

 姐终于又松开了手,我下了她的头,姐已是一丝不挂了,的玉体仰躺在上,我的目光在这美妙的上尽情扫描:只见姐姐那凝脂般的玉体,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犹如一尊粉雕玉琢的维纳斯卧像。洁白如玉的皮肤,光滑细腻;若桃李的面容,娇媚人;富有弹的,圆润拔;修长丰的大腿,晶莹;两腿之间的高高隆起,像座小山包,浓密的覆盖着朱砂似的,非常悦目,那条如牡丹盛开,微显濡丽无匹!

 “姐,你可真美呀!”看着姐这散发着迫人青春活力的美妙,我不由得发出由衷的赞叹。我伏下身去,先轻轻地吻了吻她的柔,然后是眼睛、鼻子、耳垂、脖项,接着又吻上了她那拔如峰的,又由峰顶一路吻下去,沟、小腹,直到她那高高隆起的。我轻轻地吻上去,姐如遭电击,战栗着起了肢。

 我轻她的,然后是,接着分开,舌头轻轻她那粒红润的核,这下得她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开始息起来。我用牙轻嗑着她的核,舌头顶着核头尽情地动,接着,我又用舌尖在她的整个中用力地来回刮动,刺着她的小内壁和核及口。她被我挑逗得娇躯不住抖动扭曲,酥急剧起伏,脸腥红,息不已。

 我双手分开她那娇的花瓣,舌尖顶着她那狭小无比的桃源口就往里伸,才刚刚伸进一点,姐就气若游丝地轻声道:“不要…不可以…哦…不要这样…”姐口中虽然如此说,却把粉,以方便我的行动。

 我的舌在她的三角区不住地打转,过了一会儿,姐的得更多了,双腿也不住地并紧又岔开,娇躯也剧烈地扭曲着。我知道她已经被我将高高挑起了,就开始更进一步的进攻了:

 “姐,我亲得好不好?你舒服不舒服?”

 “姐被你的浑身不知怎么回事,既舒服又不舒服,好奇怪的感觉,难以言表。”这时姐已经火攻心,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姐,我都亲你摸你了半天了,你怎么不亲我、摸我?这可不公平,我可吃了亏!我已看过、亲过、摸过你这宝贝东西了,你还没有见过我的,你不是也吃亏了吗?咱们怎样才能互相都不吃亏?”

 “去你的,什么公平不公平、吃亏不吃亏?拐弯磨角变着法儿想让姐上你的当呀?不过事到如今,姐也不瞒你,姐确实好奇,不知道你那东西什么样子,既然今天咱姐弟俩破了一次例,那就索玩个痛快,你就把你那东西亮出来,让姐也开开眼,长长见识,不过你休想干那种事,绝对不行!”姐真的是被我挑逗得火烧身了,要不怎么会让我得寸进尺?不过她还坚持着自己的态度,以确保最后的防线。

 我乐于遵命,迅速地去衣出了下的庞然大物“哇,好大呀!我好怕…”姐姐惊呼着。

 “别怕,弟弟会很温柔的。”我拉着她的手,让她去感受大所发出的青春热力。姐娇羞地摸了一下,马上把手拿开了,可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又慢慢地把手伸了过去,终于触到了我的,我怕她再次松手“逃跑”,就用我的手去“帮忙”,圈住她的手握住我的,而我的手握在她的手外面,上下滑动,带动她的手去上下滑动着捋我的。

 姐先是被我这一招得不好意思,但不大一会儿就已恢复了她温柔体贴的本,白了我一眼,嗔道:“松手,我自己会来。”

 我奉命松开了手,姐开始自己摸索,先是轻碰,轻抚,轻捏,最后终于不再怕羞,玉手一圈,握住了当然合不拢,只能算是半握,上下套动,不停地抚摸起来。不大一会儿,就把得更更长更大了,姐吓得忙放开手,不知所措地问:“怎么更大了?这可怎么办?”

 “怎么更大了?因为它太想你了嘛!怎么办?让它进去就行了嘛!好姐姐,你就让宝贝儿来一次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行不行?”说着,我就要开始行动,姐忙一手掩着自己的,一手拉着我的说:

 “不行,你怎么出尔反尔?早知道姐就不和你玩了!好宝贝儿,你冷静点,听姐说,你爱姐,姐也爱你,这种事不光你想,说实话,姐也想!特别是现在姐被你得更想!可是,我们是一父所生的亲姐弟,无论如何不能干这种事!你不懂事,姐不能也不懂事,如果让别人知道,咱们如何作人?你就饶了姐吧,好不好?”

 “别管那么多嘛,只要你我真心相爱就可以,难道你不爱我吗?如果真心相爱,就应该无所顾忌,勇往直前!记住,姐,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将永远真心相爱!重要的是我们将永不分离!”

 “弟弟,我爱你!好吧,为了你,为了爱,姐就豁出去了,只要你高兴,姐就让你,哪怕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来吧…”姐呢喃着,那双原本拉着我的和掩着自己门的手,紧紧抱住了我。

 我温柔地把姐放倒在上,慢慢地了上去,轻她那浑圆的,她那粉红的,抚摸她那隆起的,一会儿工夫,那丰的就更有弹,也更涨大了,姐受不了啦,浑身发烫,拒无力,在沉中低声哼着:“宝贝儿…嗯…好弟弟…”

 我着坚硬的,慢慢地靠近了玉门。那两片丰隆的,掩映着红蒂,玉户中充的津。我用在她的蒂上缓缓摩擦,得她全身颤抖,轻咬我的肩头。这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鲜花,让人不忍摧残,我万分怜惜地轻柔地将往里徐徐送,她蛾眉紧蹙,银牙错咬,似痛苦万状。

 “宝贝儿,好痛呀!”

 “姐,第一次都是会痛的,把腿用力分开会好点。”

 姐姐依言慢慢挪动,也随之分开,我又往里进,感到前似有什么东西挡道,不让我的宝贝进去享受,这挡道的一定就是大姐那宝贵的处女膜了。我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用力一,全而没,一下子顶进了她的子

 姐“啊”地一声惨叫,娇呼连连:“啊!好痛呀!不要动,弟弟,好像裂开了,痛死我了!”她那美丽的丹凤眼中出了晶莹的泪珠。

 我急忙按兵不动,不住地亲吻她、抚摸她、刺她,终于,她不再推我,也不再叫痛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我的好大姐?”

 “坏弟弟,现在不太痛了,刚才差点没把姐姐给痛死!你怎么那狠心,要把姐给死呀?”姐幽怨地望着我。

 “怎么会呀?我是那么地爱你,怎么舍得死你?这只不过是处女开苞必经的程序罢了,并不是弟弟狠心。”

 “去你的,什么叫“开苞”?是不是欺负姐姐不懂,又在拐弯儿磨角儿地占姐姐的便宜?”

 “什么呀,这下你可冤枉弟弟了,姐,你不知道,所谓“开苞”,就是处女第一次和男人,第一次被男人。你想想看,你们女人下身那东西,不像是一朵美丽的“花朵”吗?而处女的“花朵”,从没对人“开放”过,不就是“含苞待放”吗?第一次被男人用进去“花朵”不是“开放”了吗?这不就是“开苞”吗?”我胡言语地解释一通。

 “不听不听,不听你这些污言秽语,越说越难听,又是、又是、又是,真不要脸!再说这些下话,大姐就不和你好了!”大姐被羞得脸红到了脖子

 也难怪,一向端庄斯文的大姐被我如此调戏,怎么会不生气?我害怕了,连忙求饶:“好,好,弟弟不说了,好不好?”

 我轻轻地送着,姐低低地呻着。

 “大姐,舒服吗?”

 “嗯,舒服。”大姐娇羞地说,又白了我一眼:“你坏死了!”

 “慢慢你会更痛快的,那时候你就不说我坏了。”我知道大姐已经不再疼痛了,便发挥雄风,毫无顾忌地送起来。大姐的生的很浅而且角度向上,送起来并不吃力,每次都能顶着她的花心,直至子,尤其狭窄,紧紧地套着我的,柔软的把摩擦得麻酥酥的,有无上的快

 “好了吧,弟弟,姐全身都被你散了。”姐娇吁吁,吐气如兰,星眸散发出柔和的光,一次次地出,灼烫着我的,传布我的全身,使我有飘飘仙的感觉。如汐起伏,风雨去了又来,来了又去,一阵阵的把两个融化在一起。

 “好弟弟,行了吧?姐姐不行了。”姐姐在我耳边呢喃着,确实,初开苞的她已经被我得大了好几次了,确实不行了。

 四片嘴又一次胶着在一起,臂儿相拥,腿儿相,她的紧紧地夹住我的,我再也忍不住,一股如海排山而出,进她的花心深处,全身都觉得飘了起来,有如一叶浮萍,随波而去,她也一阵痉挛,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意。

 我趴伏在她身上,紧紧地搂着她、亲吻着她,她也回吻着我,我们俩抱在一起,享受着过后的那种余温未尽的快

 “弟弟,当心受了寒,快起来整理一下再睡。”姐姐慈爱地抚着我的发际,吻着我的腮颊。

 我懒洋洋地从她的玉体上滑下来,她坐起身子,用一袭白绢擦拭着下身,一片处女红散染在雪白的单上,那腥红点点,落英缤纷,使人又爱又怜。

 “看这像什么?都是你害的。”姐姐娇嗔着,她那娇的又红又肿,当她擦拭时,频频皱着眉头,像是十分疼痛,我也于心不忍,没想到初开苞的大姐会这么柔而经不起“开采”

 姐让我起身,她换了一条单,把那条染有她处女红的单和那条她擦过下身的白绢仔细地叠好,锁进了她头的小柜中。

 我惊奇地看着姐的一举一动,终于忍不住问:“姐,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亏你问的出,那可是姐保存了近二十年的贞呀!”姐娇嗔着和我并肩躺在上,我万分温柔地抱住她,轻吻她的红,轻抚她的。

 “弟弟,姐现在可把什么都给你了,从此就是你的人了,你倒是想个法让我们长相厮守一辈子呀!你可要怜惜姐姐,别把姐玩过了就扔掉,以后就想不起姐了,那你就害死姐姐了,姐可真的只有去死了。”

 “姐,你是不是后悔了?”我故意问她。

 “去你的,到现在你还不相信姐姐对你的心吗?为了让你痛快,姐连命都不要了。要知道,刚才姐答应让你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一旦让外人知道或者你变了心,姐就要以死殉情!”姐言辞烈。

 “姐,我知道你对宝贝儿好,我是逗你呢,姐,你放心,你对我那么好,把一切都给了我,我怎么会辜负你对我的一片深情呢?从此以后,你就是弟弟的女人了,弟弟会负起作为丈夫的责任,会一辈子敬你、爱你、、疼你保护你的。我是那么爱你,怎么会玩过就不要你呢?!”

 “你这么说,姐姐就放心了,姐因为太爱你了,一时控制不住,拚着性命不要,和你做出了这种事,你叫姐以后如何做人?让两位妈妈知道了,不打死姐才怪!”姐姐双臂拥着我,轻抚我脊背,在我耳边轻声呢喃,不时轻咬我的耳垂。

 “姐,才不会呢,她们同意我们这样做!”

 “你怎么知道她们同意?净胡说!你是想哄姐姐开心吧?”

 “真的,我不骗你,她们要知道了,只会高兴,不会生气,弟弟敢打一万个保票。”

 “真的?你就敢这么肯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越说姐越糊涂了。”姐惊奇地睁大了那双美丽的丹凤眼望着我,越发美丽动人。

 “因为是她们让我来向你求爱的,几天前她们已经把你们姐妹三个全都许给我了,她们也早就和我干过这种事了,刚才我亲你摸你时,你不是问是谁教我的吗?我没好意思说,其实就是她们教我的。”接着我把与两位妈妈发生关系的始末及她们的决定全都告诉了姐姐。

 “真的?你不是在骗我吧?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好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姐一下子有点不敢相信。

 “我怎么会骗你?要不是真的和她们有那回事,我敢这么说吗?我敢造自己亲妈、姨妈的谣吗?何况还是这么下的谣?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呢?要不这样吧,我想你也见过她们的身体,要不要让我给你说些她们身上最隐密处的特征?

 说不定那些地方你还没有我熟悉呢!你要不服气咱们来打个赌,看看谁对那些地方更熟悉!”

 “去你的,谁和你打这么下的赌!我承认那地方你比我熟悉,好不好?我相信你了,行不行?怪不得这两天妈会无缘无故地给我灌输一些知识,原来是这么回事!”

 “姨妈是怕你什么也不懂,和我做不成爱,所以才要给你上课的,你不知道吗?每个女儿出嫁前母亲都会给她上这种课的!”

 “呸!你真坏!妈真是杞人忧天,你这小鬼这么会勾引人,就算是个啥也不懂的小姑娘也会被你挑逗动心的,何况是那么爱你的大姐我?你真讨厌!怎么不早说清楚,害得姐又爱又怕,难作主张?害得姐要豁出命来才敢和你好?害得姐怕妈妈们知道打死我,空担心一场?”

 “是不是我早说出来,你就早让我了?”我调笑她。

 “呸!去你的,真是个下坯子!什么话都能够说出来!你说我会不会早让你…”姐也和我调笑起来。

 “会的,一定会的!姐,我真爱死你了!”我抱着她吻了一下。

 “什么?你想再来一次?你…”姐惊异地问,同时双眼也怀疑地向我下望去。

 “你不是什么都不懂吗?那你怎么知道男人不能接着马上来第二次?你见过谁不能接着来第二次?”我故意逗她。

 “去你的,我见过谁?!怎么,你们男人不能马上接着来第二次吗?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刚才那么疯狂,又了那么长时间,我已是一万个足了,你怎么还不足,所以我才惊奇,才那么问你,你怎么能怀疑姐和别的男人…

 姐在你心目中就是那样的女人吗?”

 “姐,弟弟是和你开玩笑的,弟弟怎么会怀疑你呢?弟弟相信你是个贞洁的好女人。好了,不说这些了,弟弟告诉你,一般普通的男人在来过一次之后,是不能接着就来第二次的,因为他需要时间来准备再来第二次所需的子、精力,所以,他们在之后,那就软了下来,在一段时间内,是不会再起的,不论女人怎么刺也不行,这就是我们男不如你们女的地方。那起,就什么也干不成,而你们女人因为是被动的,所以不需要做什么准备,随时都可以来,随时都可以接受男人的。”

 “你又放肆起来了,又胡说八道起来了,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说这些刺人的字眼。你说一般男人都不能接着马上来第二次,那你呢?你怎么又…”大姐望着我下那又翘得半天高的大,不好意思问我的怎么又硬起来了,就又找到了代名词:“你怎么说你又想再来一次了?”她狐疑地望着我,等着我的解答。

 “我和一般男人不一样,你的弟弟我是男人中的男人,与众不同,从和两位妈妈干的这些次的情况看,我不但能而不倒,就是说过一次后并不萎缩,能接着就来第二次乃至第三次,而且萎缩后如果想继续再来,能立刻就重新起。你看,我的不是又翘起来了吗?”

 我对大姐解释着,并且长、短照说不误,因为我知道大姐虽然口中说不想听我说那些刺人的字眼,其实听到情人这样骨挑逗的话,心中还是感到很刺、很过瘾的,女人都是这样。

 “真拿你没办法,口脏话怎么说也改不了。”果然,大姐无计可施,只好认可了我这么说。

 “大姐,你看我的小弟弟又翘了,我想…”我抓住大姐的手,让她摸着我的,去感受那种雄的力量。

 姐吃吃地娇笑着捏我的:“这是你的小弟弟吗?那它也是我的小弟弟了?那你又是我的什么人?对了,你是我的好情人、好丈夫,我好爱我的小弟弟呀!”

 “那么你是爱“你丈夫”呢,还是爱“你弟弟”?”

 “两个都爱,确切地说,是因为我太爱你了,爱屋及乌,所以也爱它。”姐越说越爱,情不自地吻了“她的弟弟”一下,这下可好,让我得更难受了。

 “那好,好子,快让“你弟弟”和“我姐姐”亲近一下吧。”我摸着姐的玉户逗她。

 “去你的,你倒会以牙还牙。”大姐大发娇嗔,从此以后“弟弟”和“姐姐”就成了我和大姐之间对具的代称了。

 “姐姐,你要是还痛,那就算了。”我忽而想起了大姐刚开苞,已经让我疯狂地了好半天,现在再来,怎么受得了?

 “不,谢谢你对姐的关心,为了你,姐连死都不怕,还会在乎这么点痛吗?

 今晚姐豁出去了,随便你,就是把姐死了姐也甘心!来吧!来你的亲姐姐吧!”大姐也放肆起来了,说完,就自动躺正身子,一双星眸望着我。那神情,是慈祥,是温柔,是体贴,是爱恋,是期待,是渴望,是给予,是索取,是惑,是挑逗,诸般恩爱,尽在其中,令我如醉如痴。

 我痴痴地看着面前这千娇百媚、容光人的亲姐姐,不由得看呆了。大姐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娇羞地说:“看什么,刚才还没看够呀?像个狼似的。”

 “我就是个郎,不过,我可不是那种狼,而是新郎的郎,我是你好的新郎,你是我漂亮的新娘。”我一边调笑,一边伏上了大姐那人的玉体…  M.WxiAnXs.COm
上章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