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群爱人生 下章
第12章
 秦强努力站稳身子运力在茱丽送着,茱丽用部划着圆来使秦强硬头充分刮她的腔,嘴里发出畅快的叫。秦强一边干着茱丽,一边欣赏着她在水中如白玉般洁白的身体,随着茱丽的摆动,她的一对大房上下拍打着水面,起阵阵水花,金色的在水中一聚一散十分好看。做了一会儿,也许是不适应水中做的节奏,秦强感觉还是难以驾驭这疯的白妞,正好戴维游过来茱丽的房,便示意由他来接班继续和茱丽做,自己则筋贲张的具爬上岸。

 上来后秦强抖了抖身上的水,回身想找沙滩却早已不知去向了。一抬头看到强森抱着肖青说笑着向大厅走去,而那野女孩却在一旁椅中呻着抠摸自己的。野女孩一眼看到秦强硬具便跳下椅子,上前拉着秦强向大厅跑去。秦强跟着如矫捷的小鹿般的女孩跑进大厅,环顾四下待者都不见了,只有在沙发上、地毯上扭动着的一对对男女在用各种姿式,整个大厅充一种诡异的气息。

 野女孩紧挨着一对正在的男女坐在长沙发上,高举大开健美的双腿召唤秦强,秦强具兴奋的上前,伴随着女孩一声悦耳的喊叫把具深深的刺入她的。秦强与女孩颠狂的合着,女孩快乐的嗷嗷叫喊着,不时递上感的双与秦强热吻,她双手紧紧扣住秦强的,长长的指甲刺入他的皮肤。噢,太刺了,秦强大喊着:“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他用手捏着女孩的头,一边快速如打桩般冲撞女孩的,一边环顾四周。只见男人女人们运用着各种姿式在享受着爱的悦,不时有一对男女分开与另一对男女重新组合。也有两个男人干一个女人的,也有一男对二女的。男人女人发出的息呻声与体相发出的声响在大厅每一寸空间。

 秦强翻转女孩的身体使她侧卧,女孩一把搂住对面的女人接吻。秦强架起女孩一条腿在臂弯,一只脚踏在沙发上狠狠向下向侧面用具刮撞她的。过了一会儿,又运足劲用强硬的具在女孩里采用先环刮腔三圈再一冲的方法,次次都使女孩发出高吭的叫,不长一会儿功夫,女孩便混身颤栗着达到爱的高

 秦停下动作在女孩身上休息了片刻,具寻找下一个目标。转脸看到一个身材妖娆骑在男人身上扭着部的女人,他着强悍的具凑上去,用具在她的菊眼上磨几下后猛进去。女人大叫一声,使劲摇摆股,而她身下的男人往上看着嘴里大声叫好。两人一上一下在女人前后里缓急送,秦强一边揽着女人的上身她的房,眼睛却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一个漂亮的少妇咯咯笑着从几个男人中间爬过来,秦强在身下女人的菊眼里猛烈送了几下,便具回身一把搂住那个漂亮少妇,漂亮少妇一把摸到秦强硬似铁铸的具,嘴里发出似哭泣般的呻,翻身躺下拉着具送入自己淋淋的里,秦强伸手捏住她小巧的尖,具奋力冲顶她热的秦强就似发情的公牛般游走在人群中,也不知道身下的女人是他第一次干还是第二次干。

 怀里女人的身材或苗条或丰娆,手中的房或是丰或是小巧,或是紧或是松他什么都记不清了,此刻充斥大脑的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摸到女人就干,而他的具也一直在强硬的起状态中。时间一分分过去,绝大多数男女都已经停止了这场搏战,终于秦强也腿酸软跌坐在沙发里息着,可他的具还是亢奋的翘在间。

 他面前还有两男一女在拼命合着,女子低头跪伏在身下男人前,承受着男子具向上冲顶。在她身后一个胖子骑跨着她的部,部一的像是在女子菊腔里送着。女子大声呻着抬起汗津津的脸,秦强一看竟然是肖青。

 肖青看了看秦强以及他仍旧起着的具,用惊骇的语调说:“唉哟,秦强你可真是铁人,来,到我身边来。”秦强起身跪在她身前的地毯上,肖青握住他的具送入口中,随着另外两个男人的送晃动着着秦强的具,细滑的舌尖挑勾他的头,手握茎部一紧一松使秦强好不舒服,没一会儿功夫秦强再也憋不住了,在极度的快中将一注浓浓的排到肖青口中。

 客人们渐渐散去后,秦强抱起已然是离状态中的肖青上楼。在浴室双人大浴盆里秦强刷洗自己和她的身体。不知为什么,疯狂过后秦强看着肖青青愈发粉的面庞和身体,心里却不升起阵阵悲哀。诚然,肖青现在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与尊贵,但她却永远也不会拥有平常妇人那种为人母的甜蜜与幸福。她只有在感官上的充实,而内心却是极度寂寞与空虚的。

 秦强擦干她的身体抱她上,一遍遍看着、抚摸着、亲吻着肖青的身体。肖青感动的着泪,嘴里不停的对秦强喃喃的说:“我爱你,我爱你,留下来别离开我。”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秦强看着沉睡中的肖青,突然心里升起一种强烈的回家望。这里的生活就像是有毒的罂栗花,美丽有害且令人上瘾。

 肖青已经不是当年的肖青了,留下来自己也只不过是她玩偶中的一个。然而最令秦强难过的是肖青一直在他心里的那圣洁的身影已然被现实打碎了。他悄悄起身穿好衣服带好行李,走出了肖青豪华的别墅,步行了很长一段路才找到一辆夜的士赶到机场。买好机票后他蜷缩在候机大厅长椅上,时睡时醒中等到了自己的航班,回家了!

 这两天雅琳休假带儿子回娘家小住。秦强乐得自己独居两,可第一晚陪客户吃饭时喝酒喝的太多,连去夜总会玩儿的计划都被迫取消了,怎么被助手送回的家怎么上的都醉的一概不知。第二天下午秦强正盘算晚上和谁吃饭,在哪里过夜时却意外接到张海的电话。

 其实若不是因为柳月的关系,秦强与张海是不会有任何交往的,首先他们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再者秦强自视颇高,平时也不屑与张海这类人接触。张海邀请秦强晚上去一家新开的酒吧喝酒,秦强有些好奇,心想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喝酒的话题?但也爽快的答应了。

 晚上八点半秦强驱车到了酒吧,正巧在门口碰到张海,两人进去找了个角落点小菜要酒。秦强借口要开车只点了一杯低度的尾酒细品,而张海却要了一杯白酒独酌。谈起话秦强才知道张海邀请他的目的,是要他帮忙说服柳月来缓和她与张海之间趋僵冷的夫关系,可为什么是这样的局面张海却不说明,只说柳月喜欢秦强,肯定听他的劝。

 张海边说边喝,秦强边吃边听,不顾秦强的劝阻,张海喝光白酒又喝完三瓶啤酒,直至酩酊大醉。没有办法,秦强只好买单并送他回家。

 到张海的家时已是夜里十一点。秦强费力的架着滥醉如泥的张海下车,摸索出他的门钥匙开门并架着他上楼来到卧室,秦强腾不出手去开灯,仅凭印象把张海放入沙发继续昏睡着。秦强抖了抖麻的肩膀准备离开,一转身却借着门厅幽暗光线看到原以为并不在家的柳月在上睡着。秦强心里一动,心想还真没见过柳月睡的样子,便轻轻的摸过去。朦胧中柳月穿着睡裙如婴儿般蜷在的一角,双手枕在脸下,在黑暗中显的十分纯洁与神秘。

 秦强轻轻坐在沿顺着柳月光滑的小腿一路摸进睡裙里,细细的抚摸她柔软的肢和内出的光滑富有弹部,闭目体会着女人皮肤的滑腻。为了不惊醒柳月,秦强小心的把手指顺着内边隙探进去,在她光洁无浅沟里滑动,不时轻触她,想象着那白净如蚌、开合间一片红的漂亮,不感觉从小腹阵阵热力涌来。

 正摸着,柳月轻哼一声后缓缓转身放平身体。秦强小心翼翼的出手慢慢褪下柳月的内起她的睡裙到部,上骑跨到她身上俯身伸手向上摸索,柳月并没有带文,秦强一下便握住柳月那对令他最最中意的丰盈房。

 柳月富有弹的半球型房在秦强手中滑动着,那份润滑的手感逗得秦强的具暴,紧紧绷在内里起劲隆着。秦强用手掌心轻轻柳月的头并使它渐渐硬,伸手指捏住细细的体会头上那的突起。正在秦强沉浸在快乐的黑暗冥想时,一只手伸过来按住他的手,令他吃了一惊。

 原来柳月被秦强的抚惊醒了,黑暗中她用手使劲拔开秦强抚在她房上的手,嘴里低声叱道:“别碰我,我讨厌你,滚到一边去!”秦强没出声,伏身用身体住柳月并寻着声音的方向吻去。柳月奋力想掀秦强下去并努力扭脸不让秦强吻她的

 挣扎了几下,柳月突然停止反抗,她好像嗅到了什么,抬手摸向秦强的脸。秦强也停下动作,任她的小手细细的抚摸他的额头、鼻子和脸颊。柳月摸索片刻后发出一声嘤咛,把脸向男人贴过去,秦强把脸凑过去,两碰触在一起便热烈的亲吻起来。

 长长一吻后,柳月紧紧搂着秦强,低声问道:“亲爱的,怎么会是你在这儿,张海呢?”秦强贴近她耳边说:“张海喝多了,我送他回来的,现在就躺在沙发上睡着。”柳月抬起身借着门厅透入的灯光看了看斜躺在沙发中昏睡的张海,回身偎入秦强怀里,拉着秦强的手夹在两腿间嗔怪的说:“你真坏,我的内都让你掉了。”

 秦强笑着说:“亲爱的,说实话我一见到你手脚就不听大脑支配了,当然还有它。”说着用隆起的裆部顶了顶柳月柔软的小腹。柳月轻轻解开秦强的带伸手进去握住起的具捋动着,贴近秦强耳边小声的说:“我想它了,亲爱的,让它要我吧。”秦强不狂喜。  M.WxIAnXs.COm
上章 群爱人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