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子录 下章
第02章
 承飞见她房微颤,小腹只觉一阵燥热,那话儿又渐渐抬起头来。他强望,了口水,问道:“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加班?”

 江群埋怨道:“还不是你嘛,叫我明天一定要拿出这个方案,所以我才加班的。”

 “哦!原来是那个方案,确实要得有点急,不过为了补偿你加班到这么晚,我决定陪你一起加,几下搞完了你也好回家休息。”

 “好的,有你帮忙,相信一会儿就能完成!我们开始吧!”江群雀跃的说,接着却不听话的打了一个呵欠。

 承飞趁机说:“也不急于这几分钟,你也累了,到我办公室喝杯咖啡提提神吧。”

 江群道:“好的。”

 承飞悄悄的将办公室的门反锁,走到江群身后。由这个角度看她,恰好可从低开的领口窥见江群深深的沟和房随着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着,心中一,道:“江群,你的部好美!”

 江群闻言,见他的视线盯着她低开的领口,顿时俏脸一红,用手掩住漏的春光,气道:“主任,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呢?”

 承飞感到下身的具正在以千倍的速度起,笑道:“江群,我一直都在暗恋你,你难道一直都没有察觉吗?”

 江群听到承飞的虚情假意却有点高兴,一个三十岁的已婚妇女还能吸引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的暗恋,怎么能不心动呢?

 江群道:“不可以,我是有家室的人,不可以。”

 承飞双手按在她肩上,坚决的说道:“江群,我为你疯狂,我?意为你做任何事,今天请你答应我。”说完双手开始解她衣服。

 江群一惊起身躲开,惊恐的说:“不要这样,你不能来,我会告你的!”

 承飞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宝贝,过来,你一定不会告我的,因为我会让你死。”

 江群见到承飞那直的一时,开始失控了,大声尖叫:“救命呀!救命呀!”

 承飞脸色一变,忙拿起李修平的罩,一个健步上前就堵住了江群的嘴,使她叫不出声。然后将她推倒在办公桌上,一只手按住她的头,一只手掀起她的短裙。江群双手撑在桌上想起身,可是力气没有承飞大,由于背对承飞,也抓不到他。

 承飞深知强女人的技巧,没有进入体内时,女人会拼命反抗,一旦进入之后,女人就会放弃抵抗,所以当务之急是将入江群的体内。

 他也不下江群的内,只是将它掀到一边,道口,大的具就进入。江群感到一个热热的圆头触到自己的户,知道那是茎,扭动得更厉害了,肥大的股来回晃动,不让它进入。

 承飞几次想入港但都没有成功,恼羞成怒,抓起她的头,往桌上“砰砰”直撞。江群有点头晕了,晃动得也不那么厉害了,承飞把握时机,用手扶正茎,一下子就道中,感觉非常好。

 江群感到自己终于被强了,一种羞辱的感觉油然而生,也不反抗了,只想他快快结束这一切。

 承飞的茎熬了一个晚上终于有了归宿,他缓缓地动着,上身伏在江群背上,对着她耳朵道:“群,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现在去掉你口中的罩,希望你不要叫。”

 江群口中解放,求道:“求求你,快点结束吧!”

 承飞调笑道:“那么说,你不反对我在你体内进进出出了吗?”

 江群哀鸣一声,再不说话,默默承受这一切。承飞的茎在江群温暖的道中慢进慢出,突然用力,将长长的茎尽数入,一下子顶到江群的子,江群惊叫一声:“啊!”承飞对自己的那玩意一向非常满意,15厘米长,柱体比常人一圈,关键是头比柱体又大一圈,完全起时,就像鸡蛋一样。

 承飞的腹部紧在江群的部上,感受着它的柔软,坚硬的挠着江群感的门。不知不觉中江群的上衣和罩被解开,承飞一把抓住柔软的房,开始捏。

 江群被承飞在身下,身体承受着他的重量。而下体感到异常的充实,门被他体挠得不住收缩,一股麻、、涨的感觉充斥着她的全身。

 江群是一个成的女人,对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茎缓慢的,但每次都轻轻的顶到子,这像挠的滋味非常不好受,江群内心中希望承飞狠狠的上几次。心中有此想法,不由自主的出了水了。

 承飞马上察觉,道:“群,你好像水了。”

 江群一听,羞红了脸,小声否认:“没有!”

 承飞将舌头在江群脸上,非常诚恳的说:“群,请原谅我,我太喜欢你了,我实在控制不了我自己!”

 诚恳的语气骗倒了江群,她小声说:“你快点结束就是了!”

 “那怎么行?我爱你,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的待你,让你享受享受!”

 江群不由得想起她老公,那东西是比承飞的小很多,以前还有感觉,但是自从生了小孩之后,夫间的房事少了,而且入也没有什么感觉,那像承飞那话儿一样入就感到的。这时道更加润了,她道:“那你可不可以让我起来,这姿势太羞人了!”

 承飞一听,忙问:“这姿势,你没有试过?”

 江群羞道:“没有,从来没有!我不喜欢这样,让我起来吧!”

 承飞笑道:“这姿势女人最能获得快,你想想,你把股撅起,我从后面入,可以使…大的茎完全入你的道内,又可以非常快速的动,给你带来巨大的快摩擦。我浓密的可以在你的眼上摩擦,丸可以撞击你的蒂,哪里不好?”

 承飞故意说些秽的词语,江群结婚10年从来没有听过这些骨的情话,只听得心头砰砰直跳,心想:怎么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但却是希望他继续说,因为那些话使她非常兴奋,水也得更多了。

 承飞开始正常的冲刺了,一手摸着江群肥大的股,一手捏着她的房,还不忘说:“群,你的房真是柔软呀,摸在手中真是非常舒服呀。”

 江群又想起她老公自从生了孩子,就很少摸她了,不由得问:“真的吗?”

 “那当然,你的房好绵软,你的股好滑腻!”

 江群喜欢听这些夸奖,完全忘记她是被强的了,出的粘了大两边的细细。江群趴伏在桌上,一边体会着户中进进出出的美妙感觉,一边回想她丈夫是如何的不视情趣,想到承飞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又是她的上司,那话儿又是那么的骄人,想到自己已年过三十的容貌,竟使年轻自己几岁的男人那么着,心中一阵甜蜜,舒服的发出人的呻声。这声传到承飞耳中,更加来劲,下体更加用力送,小腹撞击着江群的肥发出“啪啪”之声!

 江群感到一阵久违的感觉即将遍布全身,她无力的叫道:“飞,快一点…我…”承飞明白,双手从她身后各捏一个房,将她上身拉起,自己也站立起来,股不住的向上耸,江群粘粘的透明了她人的

 终于江群感到由蒂向全身漫出一股股强力的电,电得全身趐软,就想马上死去一般舒服。瞬间电传至大脑,昏了过去。

 道中肌不住收缩,承飞苦忍了一晚上的终于完全爆发出来了,他将头死死顶住江群的子,把涌的体一滴不剩的入了她的子中…然后茎不离道,抱着她坐到谢谢上休息…江群转过身来,搂抱着承飞,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直视着他,想要把他看透一样。承飞抵不过她那厉害的眼光,别过头去。

 江群道:“你刚才是骗我的吧?”

 “啊?”不料她由此直接一问,有点慌乱:“不,不,我是真的喜欢你!”

 江群道:“你不要骗我了,从你眼神中看得出来。”

 经过片刻的修整,承飞恢复本:“怎么会?你是那么的人,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你难道感觉不出来你是多么的吸引人吗?”说完,故意将蠢蠢动的动了动,江群“啊”的一声,眼带,瞥着承飞,好像惊叹他的能力如此之强。

 “我们继续保持这种关系好吗?”江群幽幽的说。

 “当然,我求之不得。”

 “那你还想要吗?”江群问道。

 承飞一把捏住她软软的房,播着上面褐色的头,笑道:“我还想要3次行吗?”

 江群惊呼一声,笑道:“看你说大话!”

 接着一室皆

 门外有一个人在偷看,还不时拿着照相机藉着百叶窗的隙照着像。

 江群就这样坐在承飞的身上,搂着他,任由他将自己身上衣服一一剥掉。片刻之后,江群就身无片缕了,承飞一手托着她肥大的股,一手把玩她的房。

 江群乃良家妇女,和丈夫结婚10年从来没有这些花样,今天被承飞玩了,才发现竟有如此多的快乐。这时的她就像一个初尝果的怀少女,对此乐此不疲,跃跃试。搞不清是承飞强她,还是她强承飞了。

 江群坐在他身上,感到那火热的的更深了,出的水浸了承飞的小腹和丸…承飞道:“群,你真美,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  m.WxiANxs.COm
上章 浪子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