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她,和别人做 下章
第09章
 有些事情,总要去面对。

 我胡思想。

 想干什么?难道他知道了?知道我和可可过去的亲密?

 或者…

 或者本来他们就是一伙。他派可可对我实行打击报复,现在任务圆完成,该向我摊牌?…荒谬!

 我瞎想了很多,种种可能,提出,又被否定。

 我很矛盾,一方面,我想知道答案。另一方面,我又畏惧答案。

 …

 我使劲晃着头,把这些想法扔出脑中。

 现在,我该考虑的是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

 …

 西北狼。

 着烟,坐在角落的位子上。

 昨天,我和可可也是在这个位子。

 我眼皮不自觉的跳着。

 他见我来了,对我招了招手。

 我坐下,看着他。

 他问我要吃什么。我说随便。

 他随意点了点东西。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拿出520点上。

 沉默。

 我们好象谁都不愿意先张口。

 我等着他说,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

 “AK,我一直没告诉你我是做什么的对吧?…我是一私生子,老头子很有钱,在美国。他每个月会给我和我妈一大笔钱,毕竟,我也是他的血脉。所以咯,我不用工作。”轻笑着,咂巴了两口烟。

 “前几个月,我去了次美国,老头子死掉了,我好歹也该分点家产…纵然那边有些人阻挠,但遗嘱公证过了,我拿到我因得的那一份。”

 “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妈是二,是被包了的情妇。老头子死掉后,我才知道,我妈是被…强…然后才生下了我。”

 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平淡,只是眼神中出若隐若现的恨意。

 他又说了很多,都是围绕着他死去的老爸。

 我仔细的听着,想从中找出与我、与可可有关的蛛丝马迹。可没有。

 我听不出个所以然。这些,与我无关。我不知为何他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个。

 他今天叫我来绝不会是唠家常。

 若是放在以前,我会安慰他,我会说,你个蠢货早该告诉我,害我以为你靠当鸭为生。

 但现在。我只能静静的听着。

 我在等,等着他给我一个答案,或是别的什么。

 “AK,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把你和刚子当兄弟看,只有你们不是因为钱才和我在一起。”

 望着我,眼神复杂。

 我心狠狠的一跳,进入正题了。

 我看着他,没有言语。心里想着说辞。

 “我和可可结婚了,我想真心对她好,不管你们过去发生什么,我希望都到此为止。”

 没有多余的掩饰,的话直击要害。

 我哑口无言。

 “AK,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希望你不要再着COCO。”

 …

 未再多说什么,朝我肩膀轻拍一下,走了。

 这一下,重若千斤,我几乎被垮。

 …

 他,全都知道!

 他甚至知道我还对可可还怀有情意。

 于是他拿出“结婚”这张王牌,轻易的击中了我的软肋。

 我无力还击。

 还能说些什么?

 心渐渐沉了下去。

 我苦苦追寻有关可可的谜底似乎成了一个笑柄。

 这一切,有那么重要么?

 不管可可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用假名,假住址…等等一切,它都过去了,已经成为了一段往事和历史。

 我何苦要象福尔模斯那样,把事情搞的一清二楚?

 就算我把这些烂帐翻出来,结局能有什么改变?

 她还是他老婆。

 而我?…只能再一次的得到痛苦。

 我的确不该再去纠

 …

 也许若干年后我会把它当作一个故事,讲给我的子孙听。

 等待他们去找到谜题的答案。

 现在的我,好累。

 真相对我已经不再重要。

 我又向NANA姐请假了。

 我现在这个状态根本无法工作。

 NANA姐在电话中训了我一顿,叹了一口气,只能准假。

 我租了大堆喜剧片。然后买了大堆零食。津津有味的看着。

 跟随着剧情花好月圆。

 我很少看周星星的片子,不喜欢那种嬉皮笑脸,恶搞无厘头的风格。

 但现在,我看的手舞足蹈,天喜地。

 我打了个电话给刚子,邀他一起看片。

 他醉汹汹的不知说了句什么话,挂掉了电话。

 我懒得理他。

 一个人也好,自娱自乐。

 …

 《大话西游》我笑得前伏后仰、眼泪溢出,从来没觉得星爷的片子如此的搞笑。

 手机信息震动响起。我按下暂停键,将电视画面定格。

 是来的短信。

 我紧张的打开一看,一行字让我心惊跳:

 AK,晚上到我家来吃饭,你嫂子给你做了好吃的。

 他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叫我去吃饭?

 我愕然,然后明白。

 他让我去,好让我彻底死心。

 他好狠,每一步都想的如此周密,连气的机会都不给我。

 …

 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他知道可可和我的关系;他知道我们的过去;就连和可可在西北狼见面,坐哪个位置,他也知道。

 他在蚕食我最后那一点可怜的自尊,彻底击垮我。

 好深的心计!

 我除了以一个失败者的姿态向他纳贡品之外,还能做什么?

 …

 可这一切到底TMD为什么?…他妈被强暴,他老爹死了,他是私生子——关我鸟事。

 就算可可过去和我有一腿,可现在,我没有做出任何事情。

 他又何必如此,连苟延残的余地都不给我?

 …

 我开始洗澡,然后穿上体面的衣服,然后拦了部车,然后向他家驶去。

 敲门。

 开的门。

 可可在他身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刹时明白。

 可可,她,并不知情。

 我请兄弟过来一起吃饭,你不介意吧?

 当然是咯。可可笑笑,象个贤惠的主妇。可我,能看出她的尴尬。

 我向可可点点头,笑西西说,嫂子好,然后坐在沙发上。

 我不得不应战。

 我配合着可可,让她以为,我和她没有在面前出任何马脚。

 我配合着,让自己彻底死心。

 …

 不愧是居家好男人,在厨房里金戈铁马,却打发可可陪我在客厅聊天。

 我冷笑,这招好毒。

 而我,只能演下去,别无他选。

 我和可可聊着天,不咸不淡。

 “咱真能干啊,嫂子,你真有福气。”

 “是吗?…对,他是个好老公。”

 “嫂子,有了,你都不用上班了,安心做个全职太太…呵呵。”

 我刺她。

 “当然,他…是最好的老公。”

 她淡淡回应,望着我笑。

 我再也忍受不住。

 低声轻轻叫了一声“夏。”

 可可呆住。

 本来以为,看她这样吃惊的表情,我会开心。

 因为我让这个女人明白了,我不是傻瓜,她骗我的一切,我已经知道。

 可现在,不知为什么,我毫无拆穿阴谋诡计的快

 …

 端着菜出来。

 六菜一汤,有鱼有,荤素搭配得宜。我从来不知道他还会这样一手。

 “COCO,别光自己吃,给AK多加点牛——那可是我的拿手好菜。”转身向厨房还准备点什么出来。

 “他不吃牛…”可可顺嘴答了出来,发现不对,赶忙收住。

 原来,她也记得,记得我饮食的习惯。

 她骗了我,但仅这一句话,就叫我无法生恨。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怕会爆怒,把一切摊牌。

 一旦摊牌,除了羞辱,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还会得到什么?

 她以为什么都不知道?她把别人都当作蠢货,就她聪明?

 …

 可笑,我还在为她设想!

 …

 没有发火,好象没有听到。只是我明显可以看出他颈脖上的青筋暴起。

 …

 之后,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可可竭力讨好,象是弥补着什么。

 老公,吃块牛。老公,我要吃那个。老公我…

 我只能听着。

 每一声老公都象是重锤一样狠狠的敲打着我。这个称呼,以前,是属于我的。

 我笑,不停的搀和着。

 你们好恩爱。来年,生个孩子认我做干爹。

 可可脸终于变的苍白,丢下碗筷,面无表情的走入卫生间。

 我不知道说错了什么,无法再继续拙劣的演技,便起身告辞。

 一人送我下楼。

 “我们过得很好。”他看着我。

 “我知道,你放心。”我微笑。

 他知道我的意思,他知道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他。

 我成全他们,无意在做纠

 好累。

 …

 回到家中我洗了个澡,看了下表,9点,时间尚早。

 我靠在沙发上,发现之前的《大话西游》还未看完。

 于是我按了下播放键,继续看。

 …

 “曾经有一段…”

 …

 我一直认为<大话西游>是喜剧。

 现在,却发现,是悲剧。

 原来,先前的喜乐成分,全是在为后面的悲情做铺垫。

 …

 周星星终于戴上紧箍咒,变身孙悟空。

 2点,毫无睡意,片子却已看完。

 我找了个发廊,在门口公用电话拨通110。

 然后我进去嫖

 **来查时,小姐慌忙的叫我穿衣服,我不穿。

 罪证确凿,我被关进了局子。

 我主动告诉他们我不是第一次犯事,我是惯犯。

 他们怀疑我有精神病。

 我说我没有,并告诉他们,我只是想改归正,难道坦白从宽也要被怀疑成神经病么?

 我的话怒了办案的警*员,他似乎想在旁边警花面前逞逞威风,大义凛然的望着我,你犯了事还这么嚣张?

 我淡然的望着他,我主动代错误,怎么嚣张了。

 他们要通知单位,我极为配合的把NANA姐的电话给他们。

 NANA姐来后,托了人,又费尽口舌。终于,了3000的罚款,搞到天明才把我捞了出去。  m.wXiaNxS.COm
上章 她,和别人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