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她,和别人做 下章
第06章
 回来之后,我大病一场。

 我们相识在暑假,分手也在暑假。

 哦,不对,我已经没有暑假了,我毕业了。

 在别人忙于找工作的时候,我却浑浑噩噩,整天闷在家里不出去,窝在上。象极了一条垂死的老狗。

 我知道我这样颓废下去不行。可没办法,我想她,我爱她,我脑子里面全是她。可想起她那句“你要怎么才能不纠我”的话,我心如刀绞。终于,忍住,没有再联系她。

 我一向认为我很成,至少和玲子(我前一个女友,去国外的那个)分手后。我认为我成了,对爱情不再趋之若骛。

 面对酒吧女们,我所向披靡,洋洋自得,自以为是个中老手,是比同龄人老练的多的男人。

 可现如今,我这个样子算什么?…自暴自弃?

 和刚子来看过我几次,说我这样,不是因为爱她,而是因为从一个情场老手,落魄为被一个小自己三岁的大一女生给甩了,反差太多,说我自尊心一下子不能接受,才会如此。然后他们扬言要带我威风一下去,重拾当年火手三客的威名。

 我拒绝了。

 现在,我就想躺在上,什么都不想干。

 我终于想明白一件事情,爱情与成无关。在她面前,我所谓的成全都了阵脚。

 玲子离开的时候我也很难受,但绝没有颓废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只是用过度的夜生活去忘却与她的感情。

 而和可可分手,我无法再用以前那种放纵、醉生梦死的状态去遗忘。我只想躺着,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撒的时候撒

 我只想这样。

 我不知颓废了多少天,等待开始变成绝望。

 有若干次,我再也把持不住相思,想打她电话。可忍住…不忍,又能如何。再一次去自取其辱?

 这个薄情的女人,她,现在怎样了。

 我狠狠的着烟,直到恶心。

 电视开着,我不停的换着频道,然后把遥控器砸在墙上。

 画面定格。

 电视中介绍着海南的风光,主持人深情并茂的讲着天涯海角的种种故事,传说。并说那是恋人们不该去的地方。…听到那,我双眼一直,爬了起来,打开电脑,上网,查机票。

 当天晚上,我就拿着问刚子借的2000块钱,跟了个旅行团,直飞三亚。

 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否有用,我不知道去那个天涯海角是否真的可以让我遗忘。

 但我情愿相信。

 我选择那个地方作为一个了结,了结我和她发生的一切。

 我要在那埋葬这段莫名其妙的爱情。

 也许是自欺欺人,可我只能甘心认命,至少,可以暂离这个带着可可气味的城市。

 海南五游,我玩的很尽兴,潜水,游泳,去植物园。品尝槟榔,椰子各式各样的水果。海南的“小妹”很热情,似乎已经习惯了用假惺惺的笑容来招待大批的游客。

 赫赫有名的天涯海角,其实是两块岩石,一高峨一矮小,它们之间距离相差很远,意味着有缘无分。

 我不顾导游的劝阻,爬到了“海角”之上,大声叫嚣着连自己都听不懂的词语。吹着海风,心情舒不少。

 登山容易,下山难。下去的时候,上来的落脚地儿,如今全象是失了踪迹。

 于是,我一个不小心,从“海角”上栽了下来,多亏我身手敏捷,再加上细软的沙子和导游扶助,所幸无大伤,只是脚脖子微微扭了一下。

 导游少不了数落我一顿。

 我拍了拍他的肩“兄弟,这一跤,摔的值。谢谢了。”

 准备回去的时候,是在海美兰机场搭的机,我带了大堆的当地特产,什么茶叶,咖啡,等等。而照片我只照了两张,一张是在“天涯”上,一张是在“海角”上。

 不得不说的是,海美兰机场的厕所特别的脏,和当地景完全不成对比。

 我请导游在这肮脏的厕所前再帮我照张相片,寓意着,我把过去,把那段该死的爱情,全部丢在海美兰的厕所里。

 回去后,我会重新做人。

 登机之前,刚子给我来了个电话。

 “AK,娘的,我好象也恋爱了!”

 “***,你给我滚,你这牲口只懂得配,你知道啥是个恋爱,你少来这套,哥们今天回来,你给我来接机,今天到MUSE(一酒吧)…我要重出江湖。”

 至此,我决定我再也不要相信爱情其实,有的时候悲痛并不源于事件本身,而是来源于自以为是。

 我自以为是的认为可可深爱着我;我自以为是的认为把持了她的第一次,她就会为我如何如何;甚至自以为是的相信爱情。

 1这些,全错了。

 那天,刚子和一同来接的我。

 刚子开车送我和去了MUSE,他自己却没去。

 他说家里有点事。

 这货不是说谎的料,再者和他多年兄弟,哪有不知道的,他似乎佳人有约了。

 他开车时大呼小叫,唱着什么向前进,向前进的,不知哪八辈子的老歌,一路歪歪扭扭的把车开到终点。

 那夜,我喝的酩酊大醉。依稀记得那货背着我去了宾馆,帮我开了个房。

 醒来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个女的。掀开辈子一看,衣服虽,可还穿戴着。

 我暗叹一口气,又是干的好事,这厮专门干些灌醉良家妇女,然后拖到宾馆里面的勾当。当然,这些良家妇女,也并不是什么好货,正经人家谁会把持不住而被灌醉?谁又会1,2点还不回家,垂连于酒吧?

 按照以前的习,昨夜没有完成的活儿,早上我会补足。可现在,我没了心情。

 也许这一年,已经被可可调教的安分守己了吧?

 要想扔掉这一切,关于她的一切,谈何容易?…我叹了口气,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回到家后,我打了份简历,开始找工作。我得生活,我得还钱,我还欠着刚子2000块钱!

 刚子请客是一回事情,我欠他的钱又是另外一回事,两者不能混淆。

 我拿着简历四处碰壁,我才明白,我此时找工作有点晚了。

 找了四五家公司都不尽如人意,他们对我这样一个腹草包的家伙根本不屑一顾。

 而生活的脚步从来就不会停止。一哥们推荐了我去面试健身房教练,做私教。我去了,好歹我的肌条子也能拿出来唬一唬人。

 面试我的是一30岁左右的女人,一身运动装,身材保持的很好,只是面容反映出了些岁月的印记。

 她貌似是教YOGA的。据传是这儿的私教部经理。

 她打量了我一阵,聊了一会儿,对我基本满意,握了握手,让我第二天就过来上班,试用一月,底薪1200,外加带私教课的提成。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人人都叫她NANA姐,是一个死了老公的狠角色。对待那些完不成指标的私教们,从不心慈手软,连训带骂。

 而我,自从上班后,从来没有被她骂过。因为我在私教部门的业绩是最好的,人缘也还不错。

 我几乎一个礼拜从不休息,只是卖私教课——上私教课——再卖——再上,这样一个循环往复。有时候一天,上10个小时的私教课,我知道我是在用这样一个算不得高明的方式去逃避,去忘却什么。

 这样做的结果使我得到了个“拼命三狼”的美喻,而此时,我每月连底薪带提成,基本月收在8000左右,差一点4000,好一点有10000多。

 拿到手的第一笔工资是5000块,在新人当中绝对是凤麟角,连NANA姐这严格的人也对我刮目相看。

 我请刚子和等一甘兄弟吃了顿饭,还了刚子的2000块钱,晚上又在夜店包了个卡座供众人娱乐。而我,却早早回到了家。

 刚子那货不知怎么也没驻留在夜店,反是开车送我回了家。

 “AK,我恋爱了。”刚子自己咂上一烟,并甩了一给我,中华。

 “知道了,你TM上次说了。”把中华撂在一旁,摸出520点上。“怎么着,兄弟,玩真的了?”

 “恩,她很好,对我很好…如果可能,这几个月就会结婚。”

 刚子的话,刺到了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本来想说点什么爱情不可信,不要过早的捆绑住自己的话。

 可未想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那,刚子,你对她是认真的?”

 “恩。”

 “刚子,好好把握,好女人不多了,你觉得她好,就不要考虑太多。结婚的话,哥们给你当伴郎。不过叫你老婆给我找个漂亮点的伴娘,腿一定要长点,呵呵。”我打趣道。

 我看的出,他是真爱那个女人。

 我和刚子又聊了一阵,他成不少,过去那种痞子气似乎收敛了很多。

 刚子走后,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嘴边的520有了种苦涩的味道。

 可可,她还好么?  M.wxIanXs.coM
上章 她,和别人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