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轻的代价 下章
第02章
 李主任也没有想到俩人年龄不大,对一个孩子下手这么重,心中也有点同情,但毕竟肖英男的做法很难让人不生气,特别是对女人、且是未婚的女人来说,因此只好做合事佬的说:“这太不象话了,下手这么重,毕竟是个孩子,话又说回来了,小林啊,你也不要太气了,毕竟女孩子看到那样的辱骂,都会受不了的,这事呢我明天一定会批评她们的。”

 林冰雯也是看过了儿子写的东西,说真的她很吃惊,特别是看到要用烟头汤女人的部,没由来的浑身一颤,仿佛自己被烫了一般,她不明白儿子是怎么想到的,那信上的话确实会令女人感到愤怒。

 知道错在自己的孩子,但母爱的护短还是让她说:“那也不能这么打孩子。”

 “你放心,我一定会严厉的批评她们的,你也消消气,给孩子冷敷一下,明天就先别去上学了,我会给班主任说的,等好了再去吧,”李主任冠冕堂皇的安慰着母子俩,其实他还有另外的想法。

 林冰雯的丈夫的事他是有耳闻的,因此他不敢确定那个领导会不会帮忙,所以还是不要得罪林冰雯的好,他又说了些安慰的话便告辞了。

 林冰雯坐在那里看儿子写作业,她已经不怪儿子了,李主任走了后儿子已经告诉她,完全是因为俩人议论父亲的事,气不过才写了那东西,儿子也把那本小册子交给了她。

 但是看着儿子青紫肿的脸,心中的疼爱使她还是气不平,想了想还是给那领导打了个电话,希望学校不要再为难孩子,当然哭诉是免不了的。

 那领导本就感到亏对她们,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打电话给校长,毕竟子弟学校,行政上还是企业管的,校长也知道这件事,接完电话又问了李主任,还另有想法的去看了肖英男。

 这件事校长第二天找到程倩华合桐吉梅,先是对发生这样的事表示了同情,接着对二人的出手太重做了批评,二人都是女人又都年轻,也感到了出手重了,但程倩华对受到的羞辱还是耿耿于怀,校长只好强行的要求俩人出于对肖英男以后的学习考虑,不允许再追究此事,对外也不许再有议论。

 事情也就过去了,林冰雯也鉴于儿子错在先,也就没有再追究老师打人的事情,若是没有后面的事,也就过去了。

 肖英男成绩不错的升到了初中,这件事也已经被人淡忘了,而且学校也有好多人不知道这件事,因此在分配代课时都没有注意,结果程倩华给肖英男和其他另外一个班代物理。

 学校开学,当程倩华站在讲台上的那一刻,就感到了一股仇恨的目光,也很快的找到了目光的来源,当她看到肖英男那令她浑身发冷的目光时,被淡忘的记忆又回来了,高高在上的老师的地位使她没有找学校换班,有点倔强的性格让她选择了用老师的权利来报复。

 其实作为一个老师找到学校,说明情况换个班就没有事了,作为老师应该宽容,应该用爱心对待学生,可是那极度侮辱的语言,让她失去理智的选择了报复。

 而作为学生的肖英男,错本就在自己,只是被那样的痛打,加上一个男孩被女人打耳光,这对他来说无疑是羞的,因此他会仇恨的看着对方,心中在暗下决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以后程倩华利用一切机会在学生面前羞辱肖英男,专捡比较难的题来提问,一旦肖英男回答不了,或是回答错误,程倩华都会用恶语讥讽,或是罚站,这一切的作为,在肖英男的心中深深的种下了复仇的种子,同时也连带着对桐吉梅的仇恨。

 ----

 升到初二时,一次同学来肖英男家里玩,林冰雯知道了程倩华对儿子的种种恶行,气愤的找到了学校,校方当然会维护老师的立场,同时那个维护林冰雯的领导已经上调到了局里,林冰雯也不想去找他,因此肖英男只有转学一条路了。

 林冰雯连续几天的努力,找到了市立的一所中学,通过托人几次交谈,那个校长周林终于吐口让林冰雯晚上到家里谈。

 林冰雯事先也打听好了,一个学生入校要给多少的礼钱,可联系的人说要单独的谈,对于一个女人有着非常感的感觉,联系的朋友也告诉了她要做好对方提出要求的准备,因为这个校长有此爱好,她做了充分的准备后,来到了校长家。

 周林给林冰雯的第一映象还不错,,还算俊秀的脸上透出一丝的清癯,使他显得有些知识分子的儒雅,颇有风度的谈吐很有吸引女的本钱。此时穿着质地良好的土色衬衣,笑着将林冰雯进了门。

 整洁干净的客厅,优质的实木地板,显示了周林的富足,林冰雯在周林的指引下换上一双拖鞋,林冰雯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双新拖鞋,样式也非常的洋气,客套后林冰雯等周林将茶拿来,才礼貌的落座。

 朋友告诉她不要喝饮料,林冰雯明白朋友善意的忠告,心中希望能快一点解决,所以坐下后就说:“周校长,不知道孩子的入学还有什么需要办的。”

 周林已经见过林冰雯了,第一次见面就被吸引,倒不是林冰雯有天仙般的容颜,而是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成,知而优雅的气质,健康白皙的肌肤和女那特有的丰韵的身材,周林就已经决定了要得到她。

 多年官场和女人的交道,使他深知擒故纵的道理,因此交谈了几次,委婉的表明了自己想要的,此时见林冰雯的到来,让他心中感到了成功的可能,于是也不再想拐弯抹角,待林冰雯问完,对着林冰雯笑笑,直视着她说:“我这个人啊看着文,其实我喜欢直,想必你也知道我的兴趣,你也看到了我的经济还算不错,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对你有一种特殊的感觉,约你单独的谈是不想别人打扰,也是为彼此不会因为有人在而尴尬。”

 林冰雯在来之前想了多种情况,可是没有料到他如此的直接,又不失礼貌,让自己完全了解他的要求,又不会令自己感到难堪,说明了自己不要钱,只要身子,这让林冰雯有点局促。

 林冰雯在来之前已经决定了,如果对方用强,或是令自己有不好感觉就走人,再找其他学校,尽管这所学校是最理想的,离家不远,主要是学校是重点,而且升学率在市里也是列前的。

 若是自己感觉对方不是那么的令人讨厌,为了儿子只好出卖自己的体,尽管这是她不愿意的,可是儿子现在的处境,让她不能不尽快的为儿子找到一个好的环境,同时为了儿子她愿意付出一切。

 见林冰雯的犹豫和思考,周林没有打扰,只是提醒般的让她喝茶,同时看着她沉思的样子,令他心跳不已,真想扑过去抱在怀里。

 无言的沉默,林冰雯尽管已经决定了为儿子,愿意付出一切,可是真的让她就这样答应,心理上还是有些不甘,常情的期望有侥幸的事情发生,不由的抬头四处寻找。

 周林见她的样子就明白她在找什么,便装作不知的问:“你需要什么吗?”

 “啊,不,怎么没有见你家里人?”林冰雯期待这时他的家人出现,可是转念一想,进来好一会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心中也明白既然他会要她,怎么可能让家里人在。

 “噢,孩子上大学,她去外地了,”周林有意的用一个看似外人的称呼,不想用暧昧的字眼刺到林冰雯。

 林冰雯当然明白他说的她是指谁,心里不由对他的细致感到了一丝的欣慰,看了一眼他,见他正用火热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由有点难为情,想到自己会把身子给对方,一股背叛的刺令她感到脸红,同时多年没有的生活,让她产生对的渴望。

 周林看到林冰雯白皙的脸上浮出的红润,经验让他知道对方的心思,不由站起来,坐到了林冰雯的身边,大胆的伸手就搂在了她的肩上说:“只要你答应我,你儿子的事就放心。”

 当周林的手搭上林冰雯的肩头,林冰雯还是本能的扭身躲了一下,没有躲开后她反而放松了,一丝男的味道冲进鼻腔,令她有些醉,但还是认真的说:“就这一次,我这样已经对不起丈夫了,你能答应我吗?”

 周林将她搂到自己怀里说:“我们不要想那么多,那会破坏气氛的,总之我答应你,我会在学校照顾孩子的,我真的很喜欢你,至于以后过了今晚你可以自由的选择。”

 林冰雯也明白,只有这一次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别的,就说儿子在他的学校里,他就可以用儿子要挟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错了,她不愿多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儿子能有出息,自己的付出就值了。

 因此当感觉到一只手在时,她没有做任何的反抗,而是闭上了眼睛,多年了没有被男人抚的身子,且不说体上的刺,在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抚,况且是被迫的屈从带来的精神层面上的刺,就使她压抑的情被挑起。

 随着周林的,她感到他的手指从扣中的侵入,皮肤直接的接触到丈夫以外男人的身体,使她不由的有些颤抖,那滑过部的手指,给她带来了久违的酥麻,身子变的无力,不知不觉的已经倒在周林的怀里。

 周林嗅着少妇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忍不住吻上了林冰雯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嘴,双的接触,令林冰雯如触电般的惊醒,矜持的躲开了,说躲开也只是转头而已,身子依然埋在周林的怀里。  m.wXIaNxS.coM
上章 年轻的代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