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幕府情幽 下章
第13章
 午后,琣为自己上了药后就匆匆离去,原因是天皇大人也就是琣的父亲紧急召见琣到正宫中商讨。

 而百般无聊的梓只好独自一人跑到院子里,坐在了樱木下骛自思索着。

 丰臣秀吉的大势已去了吧!他有预感,那个人一定采取了行动。

 丰臣家的政权早已是名存实亡,如今,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琣了…

 那个人不可能会放过琣的…

 “唉…”无力地叹了声,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凭自己的力量有办法阻止那个人的野心吗?

 也许每个人都曾有过理想,但现实是残酷的,为了生存,什么都可以不要,包括自尊,为了生存,你必须屈服于现实,抛弃那虚幻的梦想。

 很悲哀,但你不得不低头。不认命的下场,唯有失去自己的生命。

 虽说人生自古谁无死,但但又真正有几人能做到置之生死于度外?

 抬起头,看着从远方朝自己方向走来的人影,他不再次叹了口气。

 人影越来越近,不出他所料,是沙德…

 而走到梓面前的沙德也不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梓,似是有许多话想说,却又不知该如何问出口。

 而面对沙德的无言,梓也只是上他的视线,并没有做任何的响应,他知道沙德有话要说。

 沉默,回在这原本就宁静的花园里更显窒人。

 良久后…千言万语才化为一句疑问…

 “…为什么?”看着坐在地上抬头望着自己的梓,沙德总算说了出口。

 很短的一句话…但除了这句,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

 难道要问为何不就这么让他自个儿自尽,而要阻止自己和琣?

 但对梓而言,这么短短的一句就够了,他知道沙德想问什么,而自己想告诉沙德什么。

 “如果你死了…琣会快乐吗?”他反问沙德。

 假如沙德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明白,那他会后悔阻止琣杀了沙德了,因为这样的人根本不懂得感情。

 “这…”琣会希望自己死吗?这问题他也自问。

 从小,他就是身为琣和宁宁两兄妹的伴读,甚至说是最亲密的人也不为过,对自己而言,他可以把生命付给琣也在所不昔。

 那琣呢?他和琣之间的情谊是否是对等的?还是说对琣来说,自己始终只是个伴读和部下罢了?

 “看来…你还是不懂…”梓有些嘲讽地笑着。

 许是因为见过的人多,一个人内敛的情感他往往一眼就可看得出来,几乎无法逃过他的眼睛。沙德的疑惑,也许也只有他这旁观者清吧!

 “总之…如果放琣一个人孤独地活在这残酷的世界,我…舍不得,所以我希望有人能够一直地在他身边支持他…”闭上眼,他的脸庞浮现一抹淡淡地笑容。

 当然,他也不愿见到琣的懊悔与自责,还有宁宁的伤心。

 支持?恐怕琣他须要的不是自己吧?!沙德苦笑。

 “但即使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到现在,我仍不认为该留下你,留下一个德川家献上的男宠!”昨梓和德川秀彦的对话,他可没有忘记。

 但出乎意料的,梓并没有因为他这番伤人的话而动怒,相反的,梓反而出淡淡的笑颜…

 “呵…”“你笑什么?!”为什么面对这样的指控他仍笑得出来?!

 刹那间,他有点想问梓,为什么他可以活得如此肆且洒

 “我笑,是因为我总算遇到了脑筋清醒的人了。”梓解释着,脸上仍是未褪去的笑意。

 “什么意思?”

 “你该明白的,任何一个头脑清楚的人都知道不该留下我,幸好在这时代里,脑筋清醒的人并不多,我才得以生存下去…”梓顿了下,继续道:“你是第一个希望除去我的人,可惜…也是独醒之人…”

 众人皆醉我独醒。这就是沙德和琣不同的地方,琣的话,他是绝不愿做个独醒之人的。独醒有何好?人生短暂,能在醉梦中度过不也是美事一桩?如果是琣,他定会这么说。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如此,只可惜他沉浸的,却是醒不了的恶梦。

 “你…很特别…”沙德为他下了定论。直到此刻,沙德才真正地去思索有关梓的一切。

 “呵…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琣和宁宁,千姬和秀彦,甚至是丰臣律也也曾如此说过。

 沙德似乎并不打算再和他说下去,转过了身不让梓看到他的表情。

 “无所谓了,我要走了…”

 “等一下~!”梓突然大喊。

 “怎…?!”本想问为什么,没想到梓却突然朝自己扔了块白色的物体,话还来不及说完,身体就先下意识地接下。

 那是个微冰凉的硬物,他往自己的掌心看去,是块白玉。

 玉的质地其实并不是很细腻,一点也不像皇室里会有的奢侈品,但他却一点儿也不陌生,世上千百块玉中,唯有这块玉他可以一眼认出,甚至可以笃定自己绝不可能错!

 但为何…这块玉会在梓的手中?他惊呃地朝梓望去。

 “宁宁公主要我转告你,说你对她说的话,她从不曾忘记过~~!”梓朝沙德的方向喊话。

 他不怨沙德,因为他懂一个人为了自己最爱的人所付出的努力,宁宁是他的好友,所以,他衷心地希望宁宁可以拥有幸福。

 只因沙德真的爱宁宁…为此,他愿意原谅沙德。

 “…”自己的犹豫,就连宁宁也看出来了吗?可是就算是面对这样怯懦的自己,宁宁仍愿意支持他吗?

 沙德沉默了…

 “宁宁公主她…其实一直都不曾改变过,也许,真正改变的人,是你也说不定…”

 “也许吧…”意外地,沙德示弱似的承认了。

 那天,宁宁曾说过,也许真正在乎两人间阶级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那时他嘴硬地逞强,但对梓,他无法辩解。

 也许是因为梓的肆让他自惭形秽,无法否认地,在梓的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远比自己透彻,一种仿佛没有任何可以逃过法眼的自信。

 他有些能体会琣对梓执着的缘由了…

 转过身,他再次踏步离去,而梓也并没有阻止他。

 只是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在他的脸上,浮现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轻轻的,淡淡地,充斥着足。

 “呵呵…真是别扭的人…”被留在原地的梓看着沙德的背影,浅笑着说。“你说是不是啊?!”

 随着语音落下,一道人影竟从樱木后走出,似乎已是将他们俩的对话一字不地听了进。

 只见那人轻轻走近了梓,在梓的身旁坐下,似是相当疲累般地将身子倚靠在梓身上,头颅也顺势地枕在梓的颈窝中,取着体温中混合着的淡幽香。

 “别怪沙德,至少…他真的很爱很爱宁宁和你…”梓放轻声音道。

 “也许他对宁宁是真心一片,但他接近我,难道不也是为了我身为东宫之位?”他反驳。

 呵…当局者似乎就是如此…梓不摇头。

 算了~!有些事也不是他这局外人能解,既然当事人都深陷疑惑,他还是别手的好。

 更何况有些事并不是明白就能解决的了,也许不明白反而是种幸福也不一定…

 他只能为琣排忧解愁。“也许吧~!但在这时代里,有谁有那资格去奢求呢?”

 “说的也是…”琣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的身子倚靠着梓,却不让自己的重量着他。“我好累…”

 昨天为了带回梓而大闹丰臣府,又为守着梓而几乎一夜没阖眼。今天又发生了许多事,包括他擅闯丰臣府而开罪丰臣家的事又被人拿来大作文章,现在的他可说是身心俱疲。

 “既然累了,就休息一下吧~!”仍是浅笑着,他将自己温暖修长的手抚上琣的额头,企图使他放松绷紧的神经。“你昨晚守了我一夜,为了报答你,我就暂时当你的抱枕吧!”

 “呵…”拿下梓搁在自己额上的小手,并将之放在自己的上轻吻了下,琣这才闭上了眼。

 徐风缓缓,只是在宁静中又充斥了份淡淡的幸福…

 &&&

 “不好了~~~~殿下~~!不好了~~!”一声声的呼喊,打断了这短暂的宁静,让正闭目养神的琣皱起了眉。

 而一旁的梓也思忖着发生了什么事,在一向静谧的宫廷里居然会有侍女不顾礼节的大声喧嚣,肯定是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琣…”他低下头轻唤了声,希望琣能够起身去瞧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别理它!”难得可以享受这份宁静,被打断了的琣口气十分不悦。

 该死的~!天知道他已经多久没能好好休息了,是谁敢那么不识相地打扰他?!现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引不起他的兴趣!

 “可是…”万一是要紧的事…还未说出口的话被琣封住自己的手给咽了回去。

 “我说别理它!”

 “但…呜…”拿开手,琣这次倒是很干脆地直接以口封,成功地堵住梓本还想说服他的嘴。

 趁着梓因惊讶而微张时,琣成功地入侵,满意地看着梓变得朦胧的双眼。

 自从知道对梓而言,吻是那么地生涩后,他三不五时就喜欢偷吻梓,滋味美好地仿佛教人上了瘾一般。

 看着梓微微地轻,他才放开了梓,但仍是留恋般地轻那片粉

 “你要是再说一个字,我就用这方法来堵你的。”琣爱怜地抚摸着梓因自己的吻而更显红润泽的

 看着梓因自己的举动而错愕,琣不有些得意。

 原来这方法那么好用,看来自己以后可以多用这法子了。

 “那你可能无法如愿了…”好不容易回过神,看着从远方奔跑来的侍女,他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殿下~!不好了~~~~”

 “不管是什么事,总之我现在没兴趣,你退下吧!”不顾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侍女,琣冷冷地斥退。

 “可是…”那侍女似乎还有话想说。

 “我说我没…”才刚要发火的琣,没想到竟被梓打断了话。

 “是不是公主出事了?!”打断琣的话,梓仿佛被侍女的慌张给感染了,也不等侍女的反应。

 只因为他认出了眼前的女孩正是宁宁公主的贴身侍女,如今她的慌忙难道会和宁宁有关?不祥的预感陡然升起。

 而侍女则是因为总算有人愿意听她的话,赶紧大力的点头。

 听到〔公主〕两个字,原本不耐烦的琣也瞬间清醒,气急败坏地拉过侍女询问。“你说公主发生了什么事?!”

 “我…”

 “琣,你别这样她,让她慢慢说。”看气氛不太对,梓赶忙柔声安抚着琣方寸大的心。

 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清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急也没用。

 “别急,你可以口气再说…”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刚才公主突然一直咳嗽,还边咳边吐血,吐得地都是鲜血,御医已经在帮公主诊断了,只是公主仍不停地咳,还要奴婢赶快找殿下和梓少爷去见公主。”顺了顺气,侍女连换口气的时间都不浪费,一口气说完自己来到宫的目的。

 “什么?!宁宁她…”

 “琣,先别管这些了,我们先到滟晴阁去再说~!”拉了拉琣的衣袖,梓示意侍女回到宁宁公主的别院。

 “嗯…”宁宁…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m.wXIaNxS.coM
上章 幕府情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