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幕府情幽 下章
第11章
 丰臣府

 夜凉如水,本应是万籁俱寂时分,偏偏却多了位不速之客──如果说半夜带着一票侍从闯入他人府邸也算〔客〕的话。

 丰臣秀吉并不在府邸,大多的男丁也紧守在自己的岗位,所以被惊动而出外接洽的,自然是目前镇守丰臣府的丰臣律也。

 剑拔弩张的气息仿佛一触即发。

 “我可是相当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大事,竟劳驾东宫殿下在这半夜三更的时刻来拜访敝府?”丰臣律也身上仅着一见浴衣,衣带随意系着,出大片结实的膛,放的打扮竟意外的适合。

 呵呵~~!比想象中的还发作的快。

 “废话少说,我的人在府上,我来带走应该不为过吧!”

 “是不为过,但…如果我不放人呢?”他并不认为琣会为了一个男宠而开罪丰臣一族。

 难得遇上了这么个尤物,要他放手可没那么容易,梓无异是他曾碰过的美少念里最优的一个。

 尝过了梓的滋味,他可是上了瘾了。

 “何况…殿下应该不会希罕一个被别的男人玩过的男宠吧!”律也最后一句故意说的特别小声,低了声在琣的耳边喃声道,满意地看到琣的脸色大变。“他真可说是极品了,尤其是他在我怀中呻哭泣的模样,是那么的…我想是男人都会忍不住的吧!”

 “你碰了他?!”琣的双手不自觉握紧成拳,强下想痛殴律也的冲动。

 “呵呵…反正我也不是第一个碰他的男人了,你也不是吧?!”律也笑得十分张狂。

 “…”“呵呵~!我猜对了?!”没想到一个男宠就可以把一向沉稳的东宫殿下得方寸大,早知道就早些这么做了。

 在拥兵自重的丰臣一族里,律也其实是唯一的文官,这也让人有种错觉,以为他很好说话。

 当然,如果真正了解他的人才会明白,究竟谁才是那个得罪不起的人。

 也许可说是和家庭教育有关,律也的个性相当会计仇,偏偏又仿佛笑面狐狸似的,教人些许警觉心也无,背地里再暗自给你捅一刀,还懂得借刀杀人,一点也不脏自个儿的手。

 总之开罪他的人下场绝非个〔惨〕字了得,更可怕的是,你连何时开罪他,甚至为何落到这地步是谁害惨的也不知。

 “即使如此,但他仍然是我的人,我要带他回宫。”

 “很抱歉,办不到。”简洁有力的一句话,丰臣律也倒是很干脆地送了琣一个闭门羹。

 “那就别怪我强行抢人了!”琣的语气中隐含着一触即发的怒气,很明确的表示──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抢得了就请自便!”一挥手,从待客厅的两旁即走出许多做武士貌的男子,身上无一不佩有武器。

 想在他的地盘上抢人?!下辈子吧!律也戏的眼光很明确的表达出这样的意思。

 “可恶…”看到这光景,琣也只能咬牙切齿。

 他本以为丰臣府上只有身为文官的丰臣律也,必定不会有太多的武力,但没想到…看到现在的情形,琣也不慌了手脚。

 他不是笨蛋,这儿毕竟是丰臣律也的地盘,想硬碰硬对自己绝无好处,但如果要他放弃梓,他做不到!

 天人战的琣陷入两难中。

 理智告诉他,他必须到此为止,不然得罪了丰臣一族,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但偏偏情感上却不允许自己那么做,即使梓已被律也玷辱。

 而相对于琣的挣扎,律也反而是一派的好整以暇,而环绕的侍卫们则因没有主子的下令而不敢轻举妄动。

 刹时,待客厅里仿佛静得唯有呼吸声的存在。

 突然…

 “律也…放了那男人吧!”在一片窒人的静肃中,一清甜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的是一双纤纤素手掀开了门帘,一位高雅的女子走入。

 那女子显然说话很有份量,她一来到,连律也也不得不有些敬畏。

 “可是嫂嫂…”律也似乎还有些话想反驳。

 “那男人是德川家的人,我们丰臣府开罪不起,如果不想惹事生非的话,赶快放了那男人。”严厉地看了律也一眼,她冷冷说出了为何不能留下梓的原因。

 德川家的势力已逐渐扩大,如今已不是丰臣家所能驾驭,她可不希望因为个男宠而挑起两大家族的战争。

 更何况…她也不想伤害到他…

 “知道了…”丰臣律也看来仍是十分不甘心,但一听到梓竟是德川家的人,似乎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真是抱歉,殿下,我已派遣了侍女照料他,请殿下随我来。”转身对琣微欠身,她示意琣随她而走。

 “喔…谢谢!”事情转折的太突然,琣直到现在才慢慢回过神来,谁能想象刚才还剑拔弩张的,转眼事情竟发展顺利的出呼意料?

 眼前的女子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才是,但为何自己今天才知道的事,这女子竟能够毫不犹豫的指出?

 这女子到底是谁?琣这才有机会细细打量这女子。

 她并不很美,不似芸姬的丽,也不若宁宁贵雅,更没有梓那令人不敢直视的精致,素素静静的,很普通的一个女子。

 但奇异的,她很吸引人,身上散发的,竟是和梓相仿的宁静气息,很容易让人产生安全感,进而依赖。

 这女人的气质与梓很类似…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那女子似乎现在才想到这问题,原本走在前方的她突然对琣笑道。“我叫丰臣千姬,是丰臣尹正的子。”

 “你…”他想问为何她会知道梓的事,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是想问,为何我会知道梓的事吧!”看到琣的言又止,千姬了然于心地说道。

 而琣给她的响应,是无语的点头。

 此时,千姬已经领他走到了一个看似寝室的房间,轻拉开了直门,梓正在里头沉睡着,而千姬则是继续道:

 “因为我还未出嫁时,我的本名叫做德川千姬…”

 “德川…”难不成…?!

 “你想得没有错,我的确是德川家的人,家父正是已逝的德川绪真。”

 “你…”纵然心里早已有数,但在乍听之下,琣仍不免错愕。

 而他更想不到的是,早在皇室一族还未发觉之时,德川家族竟已然悄悄渗入各大政权,德川一族势力扩张的速度与范围铁定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

 芸姬,千姬,就连梓也是,德川家族究竟有何魅力可让这些人心甘情愿的效劳甚至不昔卖命?

 “这些还是先别说了,我相信现在的梓很需要你…对不起,我没能及早发现律也的企图并阻止他。”打断琣的话,千姬转过了头看着仍在睡中的梓。

 琣的眼神,唤醒了她遥远的记忆,十2岁那年,也有个男人,也许该说男孩比较适合,曾用这般的眼光看着自己。

 梓…你大概不知道你有多幸福吧?

 只是这幸福…又能维持多久呢?

 好小的时候,母亲大人曾告诉她有关巫女的诅咒,因为巫女们注定得不到幸福,所以她们妒嫉怨恨着幸福的人儿,于是她们下了咒语,要她们诅咒的对象得到幸福后,再硬生生地失去。

 得到…失去…再得到…再失去…

 当时的她尚年幼,只晓得对巫女的恐惧,但如今…却为了她们添上了抹悲哀的色彩…

 人们只知苛责巫女,又有谁体会了巫女们的伤悲?

 无法得到幸福的巫女是用怎样的心情看着别人捧着幸福却又不珍惜呢?

 曾经,她也以为自己是受到了巫女的诅咒,但现在…她却觉得自己更似传说中的巫女,永远也得不到幸福的巫女。

 看了梓几眼,她叹了声。“等他醒后,你就带他离开丰臣府吧!好好地珍惜他,别再让他受伤了…”

 “梓从不曾需要我的珍惜,或者该说,他从不曾需要过我才是。”轻抚上梓秀丽的脸庞,琣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反驳千姬的话。

 “但,你会因此而不在乎他吗?”

 “如果我做得到,我就毋须如此了…”回忆着与梓相处的点滴,他无法恨梓,唯有选择沉默。

 又一个矛盾之人…

 一抹苦笑,很清很淡地,她扬起了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辩驳的?”淡淡地留下了句似嘲讽的言语,千姬起了身离去。

 早该觉悟了是不?

 离去时,她不忘拉上了直门,她知道现在的殿下,须要宁静去思考。

 只是这疑这惑,解得了吗?

 如果解得了,就不会有痴傻二字了吧!

 也许正因为有这两个字,人生到了尽头之时,才会有许多值得回味之事,似梦萦余香般,似已淡去,却仍是掩不了的浓郁。

 跳下长廊,有些不符女子该有的形象,但独自一人时,她允许自己放纵。

 青葱长指轻轻抚上被熏风拨微的发,她抬起脸庞享受着微风抚上脸颊时特有的抚触。

 也许…今晚会有场好梦也说不定。她想。

 &&&

 “梓…醒醒…”轻轻摇着梓的肩,琣温柔地轻喊,希望沉睡中的睡美人能快些清醒。

 而很快的,梓那长得不可思议的睫眨动了几下后,随即缓缓地张开,出上等琥珀的光泽。

 但即使如此,那双琥珀的珠子却没有任何的焦距。

 他还没有醒过来吗?为什么他好象听到了琣的声音呢?

 那声音好温柔,好令人眷恋…是琣到了他的梦里吗?还是说…是他到了琣的梦中?

 “梓…”轻拍梓的脸颊,琣又喊了声。

 这次,梓总算是张开了眼,而在瞬间地对上了琣的眼。

 “真的…是你…?琣…”有些不敢置信地,他伸出了手抚上琣的脸庞,就像琣对自己做的一般,他必须用实质上的感觉来感受琣的存在。“琣,真的是你吗?不是在做梦?”

 在闭上眼前,最后看到的该是丰臣律也,怎一睁开眼,看到的却是琣?他不怀疑,该不会那只是场梦罢了,一场恶梦。

 “不…你的确是做了一场恶梦,但不要紧的,醒来了就好…”任梓抚着自己的脸,他无限柔情地望着那深不可测的眼眸。

 恶梦?!

 梓苦笑着。他的恶梦自十2岁那年就开始了,至今的他仍未清醒,只能可笑地在这挣脱不了的梦境里做着垂死的挣扎。

 “那…我醒来了吗?”眨眨眼,抚着琣的玉指顺势滑下脸庞,轻点着琣的。“告诉我…我真醒了吗?”

 而面对梓的疑问,琣并未马上回答,他只是无言地将梓的上半身扶正,从后方强硬却又不失温柔地将梓纳入自己宽大的怀抱中,让梓的脸庞倚靠着自己,倾听着自己沉稳的心音。

 噗咚──噗咚──噗咚──

 一声接着一声不曾间断的心跳声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让人以为,〔永恒〕是真实存在的。

 就似着心音一般,也会永不止息吧?!

 “嗯…”淡淡地,梓足地笑了…

 他知道,自己并没有清醒,自己仍是在梦境之中,但这梦境不同,至少在恶梦中,这是一个得以让他暂且栖息的美梦。

 他已多久不曾做过美梦了?但毫无疑问的,这是他有过的梦境中最美的一个…

 也许有朝一,他们不得不分开时,他会独自一人细细品味着这段梦幻,回味着余韵,直至终老…

 “走吧!”浅浅地笑着,他朝琣伸出了双手,示意琣拥抱自己。“我们回宫里去…”

 对他的主动,琣先是楞了会,随即出了然的笑容,顺着梓的意,他弯下身一使力,将怀中的梓打横抱起。

 “嗯…我们回宫里去…”  m.wXiaNxS.COm
上章 幕府情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