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幕府情幽 下章
第10章
 有时候,有些事情你越想忘,它却偏偏像烙了痕似的…

 但也有时候,有些事你以为刻骨铭心,却不知记忆已随岁月悄悄淡去…

 他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光是在何时?本以为那是他一生中,最永难忘怀的时刻,但为什么回忆起来,是那么模糊?

 遥远的记忆中,童年的一切就如梦般,曾发生过,却一点儿也不真实。

 不只一次的,在梦中他可以感受到娘亲那纤细却又是那么温暖的手,但梦里却总是瞧不清她的脸庞,细细回想,这才惊觉自己早已遗忘──忘了曾是自己最爱的娘亲的长相。

 因为没有记得的必要吗?

 总说那人冷血,没想到自己也不过如此…

 朦胧间,梓似乎看见了一个约略六七岁,身穿白底红花和服的小钕孩,独自一人在玩着手中的球。

 因为那小钕孩低着头的缘故,所以梓并没有办法看清楚她的脸孔,只觉得一股似曾相识。

 好熟悉…

 那件白底红花的和服…那抱着球玩耍的背影…为什么这一切感觉起来是如此的熟悉呢?

 好象在哪看过似的…

 不自觉地,梓悄悄走近那女孩,而那女孩似乎也没有发现到他的走近,仍是径自拍着手里的球。

 啪──啪──啪──啪──啪──

 拍球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不曾间断过的响着,而除了拍球声,空间里仍是一片静谧。

 这女孩究竟是谁?他应该见过的,为什么会想不起来?梓不停地搜索脑海里的深处记忆,无奈似乎效果不大。

 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一定见过她。

 就在梓骛自思索时,那小钕孩似乎到现在才发现了他的走近,停下了拍球的动作,将球抱在怀中,缓缓地抬起头朝梓的方向看去,而她的这一举动,也让梓得以看见她的脸孔。

 白里透红的脸颊,水灵灵的大眼眨啊眨的,写了好奇,立的俏鼻,如樱桃般红润的粉,仿佛上天特别打造一般,一看就知道长大后必是个大美女。

 很漂亮的孩子,只是为何熟悉感会如此强烈呢?

 他以前曾见过这孩子吗?突然,一张神似的脸庞划过脑海,而这念头也让他猛然一惊。

 “难道…”闪过的脸孔,是自己童年时代的脸孔,除了眼前女孩的瞳孔是如墨般的黑外,几乎是一模一样。

 可眼前的孩子并不是自己,那就只有唯一的可能。

 “舞…是你吗?”他喊出了这他许久不曾喊过的名讳,而那女孩也果然看向了自己。

 这孩子真是舞?

 在犹豫的瞬间,眼前的景象突地模糊,先是女孩的身影渐行渐远,远地让他瞧得不真切,再来周围的景致也变得一片朦胧,直至黑暗…

 &&&

 “舞~~~!”再次睁开眼,看见的却是陌生的房间,从摆设中不难看出应该是一间寝房。

 刚才的舞…是梦吗?

 已经多久不曾再见过舞了?久到自己都以为已经遗忘了…

 梦中的舞,是童年时代的脸庞,但如今呢?舞应该跟自己同年才是,但梓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舞的长相。

 还是和自己一模一样吗?

 “唉…”轻叹了一口气,梓不回想着,如果十年前没有发生那件意外,也许现在在这儿的将是舞而不是自己。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赶快清楚自己现在是在哪儿比较重要。

 “咦~!你醒来了啊!”在梓四处打量时,一个声音突然从门边响起。回头看,意外的居然是那在御花园见到的丰臣律也。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下意识的,梓问出了他的疑惑。

 这儿不是宫吗?

 “这儿可是丰臣府,如果我不在这里,那你说我该在哪儿呢?”笑着走近有些不明白的梓,他轻挑的牵起梓散落的一簇青丝,靠近边轻吻着。“这儿并不是宫,是沙德将你带过来的。”

 本以为会看到梓的惊慌失措,没想到别说是惊讶了,梓甚至连表情仍是一贯冷漠也冷静。

 沙德…看他对自己的眼神,早该知道他是如何的痛恨自己,没想到居然到了这地步。

 为什么?!真怕自己会琣走上绝路吗?

 “那他带我来此做什么?我相信应该不是请我来做客吧?!”

 “呵~~如果你要这么想我倒也不否认,不过我希望你能够长远地留下来,我不会亏待你的。”手抚上梓的脸庞,再慢慢地下滑至颈上精致的锁骨,满意地发现这触感一如想象般的美好。

 “然后直到你厌烦为止?”梓冷冷地看着律也几乎可说是冒犯的举动,但他并没有阻止。

 “不反抗?”梓的柔顺让他大感意外,但也起他更大的兴趣。

 这男人果然有意思,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

 “我一向懒得做白费力气的事。”力量的差距他还不至于看不出来,既然没用,那还有什么好反抗的?

 “呵呵~~~你果然很有意思…”笑着说,律也的手反而更加放肆的下移,探入的梓的衣襟内,大胆地来回抚摸他前的突起,感觉到怀中的身子一震,他笑得更为放肆。

 牵起梓纤细柔软的纤手,律也细细地吻上上头的每一指节,间或再用牙齿轻咬着,感受那份柔软。

 “你的身子十分感,看来殿下可是将你调教地非常呢…”灼烫的气息在耳边挑逗着,梓的表情虽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微微的颤抖还是了他的感受。“有感觉了是不?”

 冷然地看着律也除去自己的衬衣,感觉到律也的手抚过自己身上的每一处,连最私密处也不放过,无法抑止的,是自己也跟着扬起的望。

 当律也的望深深入他体内深处时,他再也受不住似的随律也而动作,承受着教人无法抗拒的快

 火烧似的灼烫,撕裂般的疼痛,但掩不住的,是充气味的情

 不是早该习惯的吗?对男人而言,自己不就是个性爱工具罢了,但…为什么心还是会如此疼呢?

 因为抱自己的不是那个人吗?

 蓦地,他悄然闭上了双眼,拒绝去看他不想看的,秽的自己。

 从以前就是这样…只要遇到不开心的事,只要闭上眼咬紧牙关,一下子就会过去了…

 所有的痛苦…很快就会过去了…

 琣回到了宫,却已不见了梓的身影…

 “奇怪了,他会去哪儿了?”梓喜欢静,所以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会待在宫,很少会离开的。

 就在琣思考的当时,门边传来一侍女的声音。

 “殿下…”

 “有什么事吗?”琣转身去看那位侍女,并认出她就是服侍宁宁的贴身侍女。“是有关公主的事吗?”

 “嗯…”侍女点点头。“公主说她已找到些许您拜托的资料,请殿下移驾至滟晴阁找她。”

 “那你知不知道梓少爷是否在滟晴阁?”也许梓是去找宁宁了。

 “奴婢出滟晴阁时并没有看到梓少爷。”

 “这样啊…”那梓到底是去了哪里了?

 不知道为什么,琣心里一直有股不太对劲的感觉,好象发生了什么他绝不会乐于见到的事。

 会跟梓有关吗?毕竟梓从不曾这般一声不响的消失过。

 不只梓,就连一向跟在自己身旁的沙德也离奇的失踪,整整一天也没看见人,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算了,先去宁宁那儿好了,也许梓也已过去了也说不定。

 打定了主意,琣随手拿起了搁置在一旁的直衣,并将之披上肩头,转头对侍女道:“可以走了,你领路吧!”

 “是,殿下…”低头领命,侍女也顺从的走在前方,两人就这样一路来到了宁宁公主的别院──滟晴阁。

 不同的是,这次宁宁已经在滟晴阁的门口接他们。

 只见宁宁仅对琣稍点头做为招呼,便转身对侍女吩咐道:“你可以下去了,待会我和殿下有要事商讨,传话下去,叫所有的人都不许接近大厅。”

 “是…”微欠身,侍女随即离去传达公主的命令。

 “这么急着找我?”待侍女离开,琣才对表情似乎有些凝重的宁宁问道。“梓没来找过你?”

 “他是有来找过我,不过我没见他。”

 “为什么?”

 “我查了一下关于德川家康这个人,结果发现了一件十分惊人的事实,在告诉你之前,我不想见他…”宁宁边领着琣到滟晴阁的赏厅中,一边说着琣拜托自己查的事。

 “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接下来我要说的事,绝不是你会乐于听见的…”

 &&&

 结果琣回到宫时已是黑夜,而梓…却依然没有回来…

 自从在滟晴阁听了宁宁对他说的话后,琣就始终是一声不吭的,似乎是在思索,但更像是风雨前的宁静。

 为什么?

 为什么命运总是该死的巧合?

 诺大的宫殿空的,本以为早已习惯,但为何如今却觉得凄冷异常?从没想过,少了一个人的体温竟会如此地冷。

 “梓…”不自觉地,他喊出了这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名。

 梓…为什么你总是离我如此远?就在当我以为我已得到了你,为何却又让我不得不认清你我的差距?

 轻叹了口气,琣望向庭中的夜樱。

 这十年来,自己总是痴痴的望着这株樱木回忆着如梦幻般的意境,在残酷的宫廷斗争中,那是他心中唯一的慰藉,没想到梦醒后,现实中的梓却让他觉得比梦还不真实。

 刺骨的寒风包围,心…已冷…

 “又在想他?”直门被拉开,-走入的,是同样一脸淡漠的沙德。

 “我今天不想跟你吵架,别来烦我,沙德。”看也不看沙德一眼,琣仍是一贯的冷然。

 “脾气这么硬,他对你而言真那么重要?”不理会琣身上的低气压,沙德径自走到琣的身旁,并跪坐下。

 “我说别来烦我!”

 “假如…我知道他去了哪儿呢?”他知道这话题绝对可以引起琣的注意。

 “真的?!”果不其然,琣马上看向他。“他去了哪了?”

 看着琣紧张的样子,沙德仍是不急不徐的样子,与琣的紧张呈很大的对比。“每次只要一扯上那男人的事,你就会像变了个人似的,这对你而言…可不是个好现象。”

 “告诉我…”沉下脸,琣用冰得不能再冰的语气道。

 “好吧~~!”耸耸肩,沙德倒是没有再卖关子,很爽快地说出答案。“他在丰臣府。”

 “丰臣府?!”怎么可能?!

 梓好好的待在宫,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到了丰臣府?难道…琣的视线不往沙德的方向看去。

 “你想的没有错,的确是我送他去的。”没有丝毫顾虑,沙德倒很大方的承认,对琣难看的脸色完全视而不见。“丰臣律也对他很感兴趣,所以我就顺势将他送到了丰臣府,我想…你朝思暮想的人儿恐怕已在别的男人身下呻了。”

 “你…”恨恨地看着沙德,琣从未想过,原来沙德的心机是如此重。

 “忘了他吧!琣,别让一个男人绊住你。”无视琣对自己的怨恨,他唯一坚持的,是自己的决定。

 就算自己这么做真是错的,为了他最珍爱的人,他无悔。

 “丰臣一族你得罪不起的,律也也绝不会亏待他的,就到此为止了好吗?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向你劝告。”

 “朋友?!”听到这词,琣讽刺地笑了。“你曾真心拿我当朋友看待吗?你接近我,难道就没有其它目的吗?”

 “我…”

 “我爱上梓是不该,那你呢?就因为你一句承诺,宁宁她为了你错过婚期,为什么你仍不愿放手?”

 “她是我真心爱上的女子,我不想放弃…”别过头,在谈到宁宁时的脆弱,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不想放弃…不愿放弃…明知可能不会有结果,却仍不愿放手,我还以为这道理…你该比我更清楚才是…”

 “东宫之位,我从不曾留恋,你要的舞台…对不起,我给不起。”深深地看着沙德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琣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明知也许只是错过,明知也许唯有背叛,但他选择在那一刻任自己在梦境里放纵,只为了那稍纵即逝的贪恋,至于梦醒后…

 人生难得胡涂,就别想那么多了吧!

 而看着琣离去的背影,沙德不自问:

 他…真做错了吗?  M.WxiAnXs.COm
上章 幕府情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