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幕府情幽 下章
第02章
 德川家就是一切…

 没有德川家就没有你,你是为了德川家才出生的…

 你的存在…只是为了德川家…

 十年后…德川府

 “梓少爷…将军要您去见他…”

 “告诉他,请他等会儿…”

 “是…”

 平静地任侍女为自己梳发,琥珀的眸子冷冷瞧着眼前静中绝美的身影,冷漠的脸庞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那人…又在找自己了…想必又有事求于他了吧?!

 精致的脸颊浮现一抹淡笑,只可惜笑意并没有传进琥珀的眼眸中,说是笑,却是那种会让人发寒的冷笑。

 不是第一次了,反正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不是吗?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小蝶,别梳了,帮我把琴拿出来。”微欠身,他淡淡地吩咐还在为自己梳发的少女。

 “可是将军…”那被叫做小蝶的少女似乎有些犹豫。

 “让他等!”不给小蝶犹豫的机会,他冷冷一句话说明了他的不容忽视。

 “是…”没多说什么,小蝶乖乖的依言离去。

 看着小蝶的背影,他的眼中浮现出了满意。小蝶和一般女子不同,她话不多,除非必要,否则和他一样,能不说话便不说话。

 起了身往直门走去,未盘髻的青丝随着他的动作垂落在浅紫的直衣和服上,在他启手拉开直门时,随之飘在薄风中,如般摇曳成弦。

 如果可以这般随风飘去,该有多好?

 “少爷,琴。”不知何时走来的小蝶递上了手中的古琴。

 “谢谢…”

 伸出纤细修长的指,他轻轻抚上琴上头的弦,脑海里回忆着这琴的由来。

 那是在某一次他完成任务之时,那个人问自己要什么做为奖赏,他想了想,说他想要一把琴。

 当他这么说时,那些以为他会开口要求许多金银珠宝的人们,脸上所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至今仍是记忆尤新。

 那个人以为自己要的是怎样的稀世古琴,千方百计收购了许多价值不菲的古琴,有千年檀木所制,有上头镶嵌是翡翠与夜明珠,当那人命令将之一字排开时任他选时,其耀眼之至足以教任何珍奇异宝黯然失

 但,那个人猜错了,他真的只是想要一把普通的琴罢了。

 一把能够弹的琴罢了…

 当时,所有的人都屏息以待,好奇地想知道自己究竟会选哪一把寻常人或许一辈子也没机会瞧上一眼的珍琴,而结果…也让他们差点跌下了眼珠子。

 他指了一旁助兴的歌姬怀中的琴,以再清晰不过的音道:

 “我只想要一把普通的琴,不如就这把吧!”

 后来,所有的人都认为他疯了,而他也不曾再拥有过其它的琴。

 他要琴,不过是要弹罢了,不管如何地贵重,琴始终是琴,不可能有其它用途,华丽的装饰品对琴来说,不过是份累赘。

 轻轻地拨那崩紧的细弦,听着单声的音节由手中出,再点滴地织成首乐章,在沁空的房中并没有添上丝毫的生气,反而更显空

 唰────

 背后响起了纸门被拉开的声响,没有犹豫的动作说明了来人对这屋子以及主人的稔,但他并没有回头,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改变。

 “小梓,别任了…”来人沉着声地道。

 “任吗…?”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他仍是没有看向说话之人。“秀彦,你该知道有求于人时,任是可被允许的吧?!”

 当然,那个人也更该明白才是。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小梓…”

 “别说那些了,秀彦,美景当前,你就别扫兴了。”缓缓转过身,他这才正眼看向那叫〔秀彦〕的男子。

 精致的脸庞,倒映着自己身影琥珀的眼眸,让来人略失了神,握紧了拳头,似乎是在强下想为眼前绝丽人儿佛去零落浏海的念头。

 “可是将军…”他似乎还想挣扎。

 “你说…是那个人重要…?还是我重要…?”浅浅的媚笑,他太清楚自己的魅力,也十分有把握──绝不会有人能抗拒他的笑容。

 多少的君臣父子兄弟之情就是毁在他的笑容之下,太多太多的例子,让他太明白自己的魅力,以及…人心的脆弱…

 只要他一笑…

 看来人心还真是不可靠,连至亲也无法幸免…他在心里下了个结论。

 “当然是你…”“那就好…”亲了下樱,满意地看到眼前男人不自在的神色。

 唰────门再度被拉开。

 “泉川梓,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让将军大人等你,而你居然还在此悠哉悠哉~!”进来的是一名身穿粉红和服的少妇,她一进门便不分青红皂白地大吼大叫。

 仔细看不难看出她是一名相当美丽的少妇,只可惜高涨的气焰折损了部分身为淑女的气质。

 “嫂嫂,别那么大火气嘛~!”秀彦看气氛不对,赶紧来打圆场。

 “我说错了吗?将军大人要见他是他的荣,他算什么东西,竟敢让将军大人等他?!”

 “嫂嫂…”秀彦似乎还想说什么,只可惜又被打断。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那么嚣张,当心我德川千加代给你好看!”葱指一指便指向从头到尾根本没看向他的梓,当她看到梓那无关紧要的神情时,火气顿时更加上升。“你那是什么态度?!你给我小心点!”

 “嫂嫂,别这样…”

 “请问…你要如何让我〔好看〕呢,千加代夫人?”慢慢转过身看向千加代,他缓慢却又清晰地道。“绪真少爷在时我还没话说,请问…现在的你要如何让我〔好看〕呢?”

 无限轻蔑的口吻,讽刺的媚眼,为了赶走这扰到他安宁的疯婆子,他不在乎多说点话。

 更何况…也该让这女人认清何谓现实了…

 “千加代夫人,我想德川家的事应该是轮不到你来手才是…”

 “你…”被他的话吓到,让她一时语,不知怎地接话。

 千加代本是军官世家──上杉府的千金,为了拉拢上杉与德川家,她被许配予德川家的长子──德川绪真,后来生下一女,因为丈夫的关系,使他在娘家的小姐脾气完全不知收敛,但在德川府仍保有女主的地位,加上娘家的势力,连德川将军都必须敬她三分。

 但好景不常,先是丈夫去逝,家族中的决策权落入身为次子的德川秀彦手中,在加上德川家与上杉家恶,使她在一夜之间女主的地位变得有名无实,心中有气无处发,同在府中的梓自然成了她的出气对象。

 她不甘心,德川将军已经多久没正眼看自己了,凭什么这恶心的男人却可以名正言顺的取代她?!

 “千加代夫人…我劝你还是回你的晴轩的好,要是被将军发现你擅闯枫樱阁,可不是闹着玩的喔…”他指了指长廊末端的身影。

 “呃?!”惊呼了声,她赶紧拉起和服的衣端往反方向跑去,连梓讽刺的话都顾不得,只祈祷不会被人发现她到枫樱阁的事。

 在当时,女人尤其是已婚的妇女若是在出现在男人的屋阁是很严重的罪,就算见面也一定要隔着帘幕才行。

 她已经失去太多,若再被冠上这罪名,她一辈子就完了。

 而屋内好不容易一个离开,另一个却又不请自来…

 不意外的,那个人的声音在不久后,随之响起。

 “敢让我等到亲自来见人,你可是第一个,梓…”平静的语气出自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口中的将军──德川家康。

 以残忍的个性及手段所扬名的丰臣家臣。

 “那还真是抱歉,将军大人…”没诚意的语气谁都听得出来,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梓…”看不惯梓的态度,秀彦赶忙低声暗示。

 全天下也只有梓一个人敢用这种态度来面对德川将军了,只是这常常搞得自己几乎心脏麻痹。

 而意外的,德川将军并没有动怒。

 “你应该知道我找你的目的吧?!”

 “这次又是谁?”没多问什么,他冷冷问了个最重要的问题,其它的,他不想也没必要知道。

 “东宫琣翊太子…”

 “我知道了…”冷淡地应了声,他随后转身走出长廊,走到隔间,丝毫不见任何对大将军的敬意。

 他讨厌那个人,讨厌到无法多忍受有他在的空气一分一秒。

 但即使如此,他更讨厌听命于那个人的自己…

 “呵~!这孩子还真是傲呀~!”从墙边传来的,是被自己丢下的将军和秀彦的对话。

 “爹…你别怪小梓,他无意的…”

 “呵~!我怎么会怪他呢…”

 无力的倚靠在墙边,他自嘲地笑了笑,他自问这世上有几人敢这么对待人人畏惧的德川家康大将军?

 而他明白…他,离不开德川家,但德川家康也绝对离不开自己。

 他讨厌那个人,那个人想必也讨厌自己吧!

 抬起头来,不意外地看到悬挂在墙上的一符绝代侍女图,画中人巧笑倩兮,不难看出一代绝佳人。

 不自觉地上前抚上了画,看着画里和自己神似的脸庞,他的琥珀的眼中闪过了怨恨,厌恶,但更多的是悲伤。

 “呵…这样…你就满意了吗,娘?”

 &&&

 德川家康有意取代丰臣秀吉,这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的事实。

 木然地坐在木制的长廊上,只见梓独自一人倚靠着雕柱,望着夜琉璃般的天空发呆沉思。

 千加代夫人看不起自己,整个德川家族的人也看不起自己,甚至…连他也看不起自己。

 而可悲的,是自己根本没得逃…

 “梓…”一男音响起,是秀彦的声音。“在这儿很容易着凉的…”

 没等梓接话,轻轻从后方拥住他,德川秀彦温柔地想藉由自己的体温温暖怀中的人儿。

 “…”没说话,梓只是闭上眼将全身的重量往后,举动中说明了他对秀彦完全的信任。

 “你会怪爹吗,梓?”感觉怀中柔软的身躯低得可怕的体温,他低声问着。

 “我有权怪他吗?毕竟我可是为了德川家才出生的不是吗?”讽刺的口吻说明了他心中多少的怨,但又能如何?

 在这个动不安的时代,唯有实力者才能生存,德川家族亦是如此。

 尤其是…在丰臣一族逐渐没落之时…

 没有天理,没有正义,这是个混乱的时代,只要有实力,军权在手你就可以为所为,而弱者…除了被消灭之外,就唯有选择依附强者为生…

 德川家康就是典型之人,狂傲霸气,甚至不昔培育自己的孩子来作为自己的武器。

 从小,每个在德川家长大的孩子都接受了不同的教育方式,然而相同的是,他们都被灌输了同样的想法。

 没有德川家就不会有你们…

 你们是为了德川家而出生的…

 娘亲在临死时,仍念念不忘地对他再三代,但也因为如此,让他不得不继续留在德川家。

 三年前,年仅十3岁的千姬出嫁时,曾对自己说过:

 “如果说…我们是为了德川家才存在的话,那假如没有了德川家,我们究竟算什么?”

 这答案…他不知道…

 德川千姬…德川家康的孙女,千加代夫人与德川绪真的独生女,却仍逃不出被当作棋子的命运,那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好怨的?

 “梓…”

 “别说这些了,我明天就要到宫了,你没有其它话想跟我说吗?”浅浅地媚笑,只见他轻巧地翻了个身,大胆地攀向秀彦的颈项,有意无意地勾引着眼前俊逸的男人。

 “呵…”对怀中人儿的挑逗,他似乎不打算拒绝,一反身即将梓在身下,埋入了他的颈窝,汲取着属于他特有的清幽。

 “我爱你…我美丽的梓…”完美无瑕的身躯随着他的动作呈现在他眼前,在赞叹的同时,也情不自地弯下身去,用吻膜拜着这上天的佳作,在上面印下一个个属于自己的印记。

 除了自己…还有谁碰过这纤细的身子呢?

 而似乎沉醉在秀彦吻中的梓,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琥珀的眸子,楞楞地看着上方琉璃的夜空,但正取悦自己的男人并没有发现。

 天空…好远好远…  M.WxiAnXs.COm
上章 幕府情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