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王一后 下章
第06章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我每次出于好心,都会干坏事呢?…如果不是三王的爱恰好在我脸上,我想我会愿意尝尝它的。

 于是,三王继大王之后,成为其他七王的嘲笑对象,而最无辜的七王,他的男剑要整整三天才恢复。

 当时,他还强忍着疼痛,将胡乱拍击踢蹬的我抱到溪边,用冰冷的溪水将我洗干净。

 那天,我为什么会再度歇斯底里发作呢?难道那个打火机,除了点燃了柴火外,也点燃了我的火吗?

 那天,我为什么会再度歇斯底里发作呢?难道那个打火机,除了点燃了柴火外,也点燃了我的火吗?

 在溪边疯狂了一天,我窝在六王的怀里回家。一行人回到巨大的山里面,坐下休息。没有,只有石头。奇怪他们也不些兽皮野草什么的来垫垫。我有一个睡袋,可是没有必要拿出来用。

 我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现在下午三点了。我在这里养成了午睡的习惯,今天错过了午睡时间,我困了。六王熟练的抱着我躺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我摆成一个舒服的姿势。不到三分钟,我就沉沉的睡着了。

 我在睡梦中转身,赤的小腿碰到了旁边冰冷的岩石,冷得我缩了一下。我双腿重新摆上他健硕的长腿上,身下的男人用他散发着高温的大手,准确的在我受凉的肌肤上来回的摩擦。

 我又死死的睡了过去。

 躺坐在身边的王,担忧的对视了一眼。

 “看来,小宠物的身体还没有改造完全。”五王说道。

 “是的。她应该不需要进食了。可是现在她居然要用火,要吃加热的食物。”

 “就是。她收了我们身体少量溢出的法力,体质应该更好才是。”

 “可恨我们无法冲开封印,否则,以我们其中任何一个的实力,强化一个人类的身体,简直轻而易举。”

 “还有一件更严重的事,”五王说“我发现她怀孕了。”

 “什么?”他们惊呼起来。

 “嘘…”大王最快反应过来,发出噤声:“小声点。你们想吵醒她啊?…幸好小宠物听不懂妖话…”

 六王再度小心的确定我睡得很,就做出手势让他们继续发言。

 “是的,”五王重复道:“凭着医圣的称号,我可以确认这是真的。”

 “那你可以确认这个孩子是谁的吗?”

 “很难。是谁的并不重要,重要的事,她可能因为这个孩子而死。”

 …

 沉半晌,他继续:“人类和我们妖不同。他们的孩子是在母亲的体内成长,收母亲的血气,到最后发育成的时候,才离母体。而在这个期间,这个继承了…呃…我们…的能量的胎儿,可能会危及母体的性命。”

 其他七王听到,脸都发白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趁这个孩子还没成,就将他毁灭。”大王咬咬牙说。

 在妖界,父母相爱,就会在母亲的体内生出一个魂胎儿,父母就会运用法力将结晶品(好像一个透明的卵)取出,随着自己的喜好放在不同的位置,布好结界,然后就撒手不管了。

 任由魂自己收大自然的华,自己破壳而出。整个过程可能近百年,也可能上千年。能发育成功的幼体,才能够现出形体,从而被专管繁衍后代的祭祀发现和收养。不能成功的,就会风化消失。

 在风中养育大的,将来就成为能够掌控风元素的风之子;放在岩浆中孵化的,就成为火之子。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能够存活下来的妖小孩只有十分之一,自然是最强壮的种子。如此,妖的强横可想而知了。

 “我本来也打算这样”五王想了想,说道:“但是现在…”

 “怎么?”九王着急的问。

 “毁灭孩子,也会伤害到母体…我很想知道人类是用什么方法杀死腹中胎儿的,可惜我对人类的知识有限。”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大王问道。

 “人类怀孕到生子,大概300个太阳,时间不多了。”五王回答道。

 他们面面相觑,久久无言。

 “可以不怀孕的吗?呃…你知道…我们以后还会和她合体…”二王问道。

 “可以。但是要等待她的身体完全改造完之后。”

 “你是说,她的寿命可以和我们一样吗?”七王不可置信惊喜的问道。

 “原则上是这样,”

 稍后,神色凝重的五王补充道:“呃,怀孕这段期间,我们不能和她合体。否则她的身体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伤害。”

 “那我们怎么办? 随时可能会被封印在体内的法力反噬啊。”

 原来在与女体合体之后,他们发现体内的炙热平息了些:那被封印的能量随着爱传送了一些到女体体内;同时从女体体内被动收到了一些极为凉的能量,中和了他们体内炙热的翻腾。

 每次做完后,他们感觉都好了些,如同发高烧干渴的人喝了一瓶冰凉的水一样。可是,喝完之后,过一段时间,又觉得渴了…这种高烧干渴的难受,可能要封印被解开时才能够解

 “现在我们只有继续分两步走,其一,改造她的身体,其二,寻找能量石。”大王说。

 “那和我们现在做的有什么不同?”三王强力压抑自己的烦躁,问。

 “一,不能与她合体,只能用其他方式。二,带着她一起上路。每天回来这里休息,实在太浪费时间了。现在我们只有人类的速度,要寻遍这座森林,可能再要60个太阳。再找不到,就要离开这里,进入人类聚居的地方了。”

 “唔”其他几王表示听从,他们心中暗暗为不可预知的人类世界做好心理准备。在他们看来,对于丧失了法力的妖来说,那里并不是一片坦途。

 想到这里,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七王怀里的小宠物,看着她甜甜的睡态,心想:“无论如何,我都要保小宝贝的周全。”

 看着看着,也受传染似的,感觉到困了,纷纷的靠在岩壁上睡着了。本来他们下午应该立即出去寻找能量石的,可是,千金难买一好睡,不是吗。明天再搬家吧。

 在这一刻,他们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他们认同了这个尽管不完美,然而,有她,的人类世界;他们甚至生出一种归属感。这是他们来到这个异世界以来,睡的第一个午觉。

 不见了个片断:

 在岩内帮九王手身寸。米青,最后晕倒的片断

 以前,我从来不是一个任的人。现在,我却任到了极点,自己想怎样就怎样。

 在城市工作的时候,我对别人总是笑脸相;有求必应。常常做一些分外的事,只要别人语气强硬一点,一些我不情愿的事,我也会答应帮别人做。人,又有能力。所以,在出版社,我的人缘最好。

 其实,我自觉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我不是不知道他们想自己轻松,将份内的事情推给我干;但是,由于我孤身一人,也就在意花时间帮他们一下。只要能够凭自己的能力,在这个城市,这个公司,平平稳稳的一直工作下去,我就足了。

 有些时候,明明是我付出的劳动,获得功劳的却是他们,我心里也没有什么不平。剧烈竞争的工作环境我不喜欢,勾心斗角我更加不会。即使别人瞧不起也是如此了。我也不在意。

 因为本来我就是个无大志的人。我人生的唯一愿望,就是能在有生之年周游世界,在各大洲自由穿行。

 可惜,没有钱。没关系,先从国内开始吧。在准备了一年之后,全身武装的我踏出了人生的第一次…东北原始森林。

 我将自己的身体锻炼得很好。表面看去,我和普通女孩子没什么不同;实际上,我能够50公里的马拉松,我能跑完全程;1万米距离,我能一口气游完;也能够五天五夜不睡觉而保持清醒。

 一个人孤独而艰苦的锻炼、一个人在斗室内静思和写作,勇敢的直视自己的内心,我觉得我会孤独的一个人感受生活的全部,包括生老病死。一个人这样活着,没有什么不好啊!看着别人谈恋爱、结婚、生子、育子,我觉得很麻烦。干嘛不自己一个人过更自在呢?

 当然,作为一个完全发育的女人,我自然也有。在出于好奇心看了几部A片之后之后,对男女爱失去了兴趣;即使在看第一部的时候,冲击力还是蛮大的。有需要的时候,我就用万试万灵的一招来解决:到浴室里,捏住水管,出水柱,冲击我的蒂,很快就能达到高。我甚至以为,这种高,比与男人做舒服多了。

 …原始森林的九个男人,证明我错了。他们以强大的男魄力,以男独有的宽广的怀;包容我,爱我。虽然他们不懂我的语言,但是却能容忍真正的我。

 就这样,他们好象商量好一起来拼命宠坏我一样,令我无法离开他们。而我,发现自己也同样发自真心的关心他们。

 原来我不是无爱,而是没有找到值得爱的人而已。

 现在我感觉,如果命运要他们消失,而我又不能追随他们同去的话,我宁愿在他们消失之际,在他们的怀里死去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搬家。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只是将我的自己带来的一些零碎东西装好在背囊里,就上路了。他们一个跟一个的前行,留给我高大的背影。背囊已经被他们其中一个拿了。五王留在最后垫底。他蹲下身来,朝我拍拍自己的背。

 “去!本姑娘自己没有腿吗?我比你更有耐力!”我气愤的推开他,大步走在他的前面。

 我乘兴走路,他们的方向是森林的深处,在冬季是被封山,止游人进入的。这是我早就向往的地方,自己一个人不敢走,现在可有机会进去一探究竟了。什么清规戒律,我才懒得理它。

 越往前行,就越难走。巨大的古树纵横错,还有垂下的千年藤蔓,我们沿着以前开发过的小路走。

 地上的积雪深及膝盖,每踩下一脚,都发出“格兹”的声音;除此之外,森林一片寂静,连鸟叫声也没有。

 开始的时候,还可以看见他们以前留下的痕迹;后来,大片大片的雪干净得像一张崭新摊开的图画纸,好像几万年都没有任何生物踏足。

 不见了个片断:

 夜晚在岩外被五王抚摩部,进热能的片断

 一路上,只要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九王都用嘴含或者用大手按摩我的部,尽量发他们的热能,也不断改变我的体质。我往往被挑逗得水淋淋的,可是他们怎么也不会进入我的身体。可能是他们约好了在赶路的过程中要节制吧。可是,我不知道,要到了很久很久之后,我才再次有和九王做的机会。

 我只穿着一件防寒内衣、一件外套,一条牛仔。可是一点也不觉得冷。看看手表…41℃,怎么可能?我并不知道,自从身体收了九王溢出的能量后,体质已经大大的增强,无惧寒冷了。

 我们一直走,翻越了一座不高不矮的山。太阳慢慢的从东边移到正中了。

 “好,我们停下休息一下”领头的大王停下来,回头对我们做了个手势。我立刻脚软了,一股坐了下来,这时才发现自己有多累。

 他们看我这样,都笑了。他们都就地躺下来,用厚厚的积雪将自己身体覆盖住。我讶异的看着他们,发现覆在的肌肤上的那部分积雪,瞬间融化为水珠,然后下雪地,消失了。他们像抛入水的铁锚,再将身体往雪里沉,然后才神情放松的舒了口气。

 现在这么冷的隆冬季节,他们都需要不断的用积雪降温;可能他们来自一个极为寒冷的地方吧!再过半个月,天气转暖,冰雪融化,万物回,他们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了?我的心第一次为他们恐慌起来。

 不觉担心的皱起眉头。

 “怎么了?”躺在我身边,一直留意着我的五王问道。

 “春天…”我说了一个词,不知该如何往下说“你们知道,过几天,这里,会很热的…热!你们受得了吗?”一边说,一边做出头顶冒烟,吐出舌头气的动作。

 五王先是困惑的皱起眉头,而后恍然大悟“噢…”愉快的点点头。趁我还在保持这个动作的时候,闪电般的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我的舌头。

 “唔…唔…”我想缩回舌头,可是却动不了,于是恼怒的用指甲掐他大的手背。

 “哎哟”他松手,捂住手拼命,很痛的样子。

 其实一点也不疼,用了多大力气,难道我不知道气吗?我为他们担心,他竟然还作我?!

 我气结的抓起一把雪,就向他扔过去。正中他的脸,瞬间化成细点点滴滴。好玩!我又跑远几步,蹲下做雪球,准备掷他。

 他好奇的跟上来,想学我的动作。可是每次都不能成功,他的手一握住雪,就在手心化了,根本不能成形。他只好在一边看我做。我偷笑,做好两个后,一手握住一个,飞快的跑开几步,就向傻傻蹲在地上的五王掷去。一个打中头,一个打中肩膀。

 看着他狼狈的脸雪花,我“格格”的大笑起来。

 他大手一抹,缓缓的出一个笑脸,向我追过来。“啊…”我尖叫一声,赶紧逃跑。他不紧不慢的追着,故意抓住我的衣角,吓我发出尖叫声,却又轻易的让我挣脱了。

 我继续跑,一边跑,一边躲闪五王掷过来的“雪水”一边叫,一边笑。  m.WxiANxs.COm
上章 九王一后 下章